空竹苦笑道:“我現在的情況完全是任人宰割,有什麽信得過信不過的?來吧!”掀開被子,在床中央盤膝坐好。

袁叔永脫鞋上丶床,在空竹後麵坐下,卻不急著開始,輕聲道:“非法八式中有一招叫做有漏皆苦。二爺說此招的主要的威力不在攻擊上而是在於能迷人心智,破解之道很簡單,不過‘放下’二字而已。法師,你為何總要將痛苦翻出來不斷咀嚼?殊不知你咀嚼一次,就是再被傷害一次,何不試著放下”

空竹驚奇地回頭看著袁叔永,似乎今天才認識他。

袁叔永不好意思地低頭道:“大人別看我,道理我是懂,可我也做不到,班門弄斧,惹人恥笑。”

空竹急忙搖頭道:“不是,你說得非常好。我隻是奇怪,當初我為何沒發現你的好?若早發現,不管你怎麽說,我一定想辦法將你留在身邊,不會白白送給天悚。”

袁叔永傻笑:“佛說心物一元,道曰天人合一,我們三爺說九九歸一,其實佛道都是一回事,修佛未必不及修道。”

空竹失笑:“‘心物一元’和‘天人合一’與‘九九歸一’可是並不完全相同的概念。你在胡說八道這一點上,真的很像天悚。來吧,你早點完事,回去也好和桃子說一聲,讓他也來看看我。”

話音剛落,莫桃就在外麵應道:“不用,我現在就來了!”同樣是穿窗而入。

袁叔永急忙起身讓位子,尷尬地道:“二爺,原來你跟著我。我說我過來的這一路怎麽總覺得心裏發毛,還好,我沒說你的壞話!你不是和三爺一起睡的嗎?三爺知道你來嗎?”

莫桃道:“我點了他的通天穴,他要睡到明早才會醒。空竹,你受傷也不告訴我一聲!幸好我跟蹤小永過來看見。躺著!”

空竹的情緒顯然比剛才好多了,仰麵躺下,笑著道:“你暗算天悚?小心別被他暗算了!你們都擠在我這裏,讓外麵的啞巴童兒看見不好。”

莫桃伸手撫上空竹小腹,一邊送出拙火一邊道:“放心,剛才小永進來的時候就給他點了一支香,我們這裏就算是吵翻天,他也不會知道。現在穀大哥還在外麵放哨,有人來了,便會通知我。”這是他第三次利用拙火給空竹療傷,輕車熟路,幾句話說完,傷也療得差不多,收回手道,“阿曼的掌力震來隙虎,笑言啞啞,後力綿長。經絡我是都幫你打通了,但你的身體正虛弱,要想痊愈,還得用藥物調理調理。可惜這個隻有天悚才擅長。而我還不想讓天悚知道,你看要不要去找阿曼要些藥來?”

空竹道:“沒關係,我有叔永給我的甘露丸,養兩天就沒事了。桃子,恕我好奇多嘴,聽命穀究竟發生什麽了不得的事情,你居然要瞞著天悚?”

莫桃朝袁叔永看去,顯然是示意他出去。

可是袁叔永非常不識相,反而躬身抱拳道:“二爺,不就是梅師姐失蹤嗎?我早從孟恒那裏打聽出來!”原來白天離開空竹以後,袁叔永總覺得在聽命穀裏,孟恒實在沒理由時時刻刻都流露出惶恐之色,轉彎抹角套孟恒的話。

孟恒在京城的那幾年,幾乎天天都跟著袁叔永,對袁叔永的感情比難得見麵的父母還深,一點防備都沒有,還不是幾下子就被袁叔永把所有的事情都套出來?

梅翩然的確是因追畫眉而不在聽命穀,但她出去以後就沒有一點消息,早和聽命穀失去聯係。原本是孟道元和徐晶睫一起在外麵找他,發現莫天悚要來之後,孟道元怕莫天悚察覺,不得不回來應酬。歐溪崖發誓不出穀,這時候也隻好出去和徐晶睫一起尋找梅翩然。孟道元還是不放心,昨天陪完莫天悚,一早叫兒子過來纏著他們,自己又出穀去找人去了。可惜孟恒的任務完成得一點也不好。袁叔永探聽出來以後非常著急擔憂,第一反應就是事情和三玄島有關係,忙擺脫孟恒後就來找空竹,發現空竹的情況很不好,下午給他療傷以後什麽也沒問成,非常不放心,夜裏便又冒著被發現的危險悄悄過來。

空竹恍然大悟,喃喃道:“我說阿曼為何總背著你們偷偷來找我,原來是投鼠忌器!你們所有人都懷疑翩然失蹤和我們三玄島有關係,對不對,桃子?”

莫桃皺眉道:“難道和你們沒關係?為何還在京城,你就說過事情的發展早晚會讓我們去攻打三玄島?你知道天悚不待見你,為何一定要跟我們來聽命穀?”早上他急急忙忙來找空竹,其實就是想問問梅翩然的下落,不過看空竹的態度實在不夠好,沒問出來而已。

空竹沒好氣道:“我算卦算出來的行不行?假如真是我們三玄極真天的人綁架的翩然,天悚知道還不得和我們翻臉啊?我們還怎麽指望你們幫助我們回三玄島?事情明擺著,剪嘴鴴就是信號。我本來是想直接去海州府,等待事情的進一步發展,你們早晚會來主動找我們。若不是師祖一定要我跟著你們,我才不來受這份窩囊氣呢!”

莫桃迷惑地問:“真是無涯子老前輩一定要你來的?他是什麽意思?”

空竹頭疼地苦笑道:“師祖沒說,隻是一再囑咐我順從天悚的意思。我估計師祖是擔心天悚和蕊須夫人的關係。桃子,穀正中是不是聽見什麽?為什麽你們兩個都想遮掩,阿曼更認定是我們綁架翩然的!問題是以阿曼和你們的交情,阿曼為何不直接告訴你們或者幹脆就拆穿我,反而是小心翼翼瞞著天悚?阿曼還好幾次對我說,歡迎我們三玄極真天的人來聽命穀定居呢!”

莫桃也非常頭疼地苦笑道:“那不過是緩兵之計而已。穀大哥聽見歐祥禺也是很不理解,問阿曼同樣的問題。阿曼說這是表哥的意思,簡單的說,表哥不願意這次翩然是被天悚救的,他要靠自己的力量把翩然救出來,讓阿曼先來穩住你和我們。”

袁叔永和皇上一樣認定天底下還沒有莫天悚解決不了的問題,更是從心裏佩服梅翩然的智計,並不是很擔心梅翩然。聽到此處,憋不住放肆地大笑起來:“怪不得姐夫昨天露一下麵,今天一大早又自己跑出去。姐夫一定是怕三爺來一個英雄救美,把師姐給拐帶走了,要自己來一個英雄救美,把老婆的心思牢牢地穩住!要不他就是怕三爺埋怨他連個老婆都看不住……”驀然發現莫桃和空竹都一點也沒笑,急忙捂住自己的嘴。

莫桃甚是不悅地道:“小永,我可告訴你,這事你不能讓天悚知道。道元表哥除知道翩然是追畫眉出去的以外,什麽線索都沒有,到現在還一點成績都沒有。萬一要是天悚也懷疑三玄極真天,兩邊的關係鬧僵了倒是小事,耽誤救人的方向和時間就糟了。若你師姐有個什麽差池,你就等著天悚收拾你吧!”

袁叔永尷尬地賠笑道:“我要是告訴三爺不早告訴他了嗎?我也希望三爺和師姐都能好好的,不是嗎?不過我們這樣瞞著三爺,也不知道對找到師姐有沒有幫助。”

空竹非常詫異地問:“一點線索也沒有?連翩然目前是在哪裏也不知道?不會吧,真沒線索,阿曼肯定得擔心,該和你們聯手去尋找翩然才是,有什麽理由瞞著?”

莫桃無奈地點頭:“我不敢去問阿曼,具體情況也不是很清楚,不過應該是真沒有一點線索。要是有線索,大家也不至於都朝你們身上想。”忽然眼睛一亮道,“你剛才提到算卦,要不你算一算目前翩然在哪裏,好不好?我想幫表哥在天悚沒察覺的情況下找到翩然。”

空竹看看莫桃又看看袁叔永,半天才道:“算卦隻能算出一點因頭,並不是每次都準,而且我對算卦也不是非常在行,最主要是,你是怕和阿曼鬧起來被天悚察覺才沒去問阿曼的吧?難道你不是站在天悚一邊的嗎?”

莫桃垂頭道:“我們要站在道理一邊。翩然是道元表哥的妻子,這事原本就是我們居心不良,所以要幫助道元表哥。你真的不肯算一算嗎?”

空竹完全不能理解,搖頭歎道:“真受不了你!不知道天悚平時是怎麽忍耐你的!叔永,你去那邊的箱子裏把蓍草拿來。”

袁叔永好笑,忙不迭取來蓍草交給空竹,再去外麵找出紙和筆拿進來,和莫桃一起坐在床沿看空竹推演。

空竹先取出一根蓍草放在一邊不用,留下其餘四十九根,分二、掛一、揲四、歸奇,得陽爻。

袁叔永立刻拿筆記下。空竹再推演得陰爻。袁叔永忙又記下。六次推演完成,下離上坎,是一個既濟卦。袁叔永將紙遞給空竹,大喜道:“六爻皆正,功德完滿,連柔小者都亨通順利,三爺所謀,必定能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