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7曰,黃蜂隊前往客場挑戰俄克拉荷馬雷霆隊。

這是他們客場之旅的開始。

經過三天假期的休息之後,球員們都比較神采奕奕,在前往俄克拉荷馬的飛機上,暫時沒有睡覺,興致勃勃地聊天起來。

黃蜂隊現在也擁有了一架自己的小型專機,這在之前是沒有那樣的待遇,隻是最近黃蜂隊的表現非常出色,讓球隊的老板下定決心給他們買了一架飛機。

雖然這架飛機的出產時間已經是上個世界九十年代了,但飛起來還算平穩舒服。

在飛機上,隻韋斯特和鍾鬱交流了一下。

“感覺怎麽樣?腳踝的地方,不疼了吧。”鍾鬱問道。

斯科特抖了抖自己的右腿,嗬嗬一笑:“已經全好了,現在我覺得自己能夠把一個籃板給直接扯下來。”

鍾鬱笑道:“那就行……今天,我們可以大幹一場了!我們可以讓雷霆隊的這些小子們好好體會一下來自我們的怒火。”

韋斯特也摩拳擦掌,說道:“這很不錯,我也打算大幹一場了。”

飛機上的氣氛都比較不錯,黃蜂隊現在的氛圍比較適合球隊的團結,每個人都在為了勝利而努力。

就算是最艱難的那段時間,因為鍾鬱的原因,大家也靜下心來,好好打比賽,讓對手在他們的衝擊之中無法抵擋。

“不過克裏斯他們暫時還回不來,否則,泰森、你、克裏斯全部歸來……”鍾鬱憧憬了一下:“那樣整個聯盟都會因為我們而顫抖!”

確實如此,黃蜂隊的主力陣容是可以威震聯盟的。

如果哪天主力全部回歸了,這將會成為聯盟其他對手的噩夢。

韋斯特也砸吧了一下那個場景,想到本賽季開始時候那威震聯盟的十二連勝,胸膛裏的血液也熱了起來。

這種沸騰的感覺,讓大家也更加活絡了。

阿裏紮和鍾鬱討論了一下搶斷的問題,鍾鬱說道:“我覺得搶斷的前提就是得不喪失防守位置,這樣,無論搶斷成功與否,都能夠不出現失誤。”

阿裏紮皺著眉頭說道:“可是有的時候,我們不得不做出一些冒險,做出一些賭博,因為時間讓我們得那麽做。”

鍾鬱嗬嗬一笑:“什麽樣的情況說什麽樣的話……你覺得最適合搶斷的是什麽情況?”

……

鍾鬱和阿裏紮就著這個話題開始了深聊。

阿裏紮身上也有著值得鍾鬱學習的地方,他在防守的時候比較強硬,而且這些強硬的防守也比較巧妙,總能夠找到對手的破綻。

阿裏紮然後問道:“鍾鬱,我很崇拜你的跳投,我覺得你的跳投很準確,你能給我傳授一些技巧麽?”

鍾鬱想了想,說道:“這個……怎麽說呢,隻能用無數的訓練堆疊起來。我偶爾會有一些訓練,就是完全蒙上自己的雙眼,有人把球交給你,你憑著自己的感覺去跳投,這個辦法,我覺得收獲不小。”

阿裏紮琢磨了一下,笑了起來:“我猜這一定會非常有用的。”

……

來到了俄克拉荷馬之後,杜蘭特說要請鍾鬱吃飯。

鍾鬱也有點兒摸不準這小子想幹嘛——難道是想灌醉自己來點什麽陰招麽?

想了想之後他就把這個想法拋出了腦袋,杜蘭特不至於做那樣的事情。他和杜蘭特也算有些熟悉的,畢竟都是同一年的新秀,在一次比賽之中他還救過這小子。

當天晚上兩個人在外麵吃墨西哥燒烤,擺著啤酒。

三月的夜晚涼風習習,兩個人拿起啤酒都喝了一口,碰了一下,然後,杜蘭特突然有點神秘的問道:“鍾鬱,雖然有的問題我覺得不應該那麽問。隻是,我比較好奇。”

“什麽?”鍾鬱問道。

“就是……聽說阿迪達斯給你爆出了5年7000萬美元的大合同,這事情是真的麽?”他們兩個人同屬一個經紀人,但是佩林卡也覺得這種事情不方便透露,就讓杜蘭特自己問問鍾鬱。

鍾鬱啞然失笑,原來他請自己喝酒就是為了這件事情!當下,鍾鬱說道:“差不多是這個數目,不過比這要高點!”

杜蘭特倒吸了一口涼氣,外麵冷冽的夜風就灌入了他的嗓子,和他的啤酒一起帶來了一次沉悶的咳嗽。

“這可真是讓人吃驚,我沒想到他們能給你那麽多錢。”杜蘭特羨慕地說道:“比起你來我的合同又比較小了。”

鍾鬱舉起啤酒瓶和他碰了一下,說道:“別這麽說,你的也很高了。我隻是最近表現不錯,而且阿迪達斯說了他們最看重我的地方……我猜你不具有我的那個優點。”

“什麽?”杜蘭特連忙追問,倒是也沒有理會鍾鬱說自己具有他不具有這一點的問題。

“阿迪達斯認為,我身上有著良好的品德,在街道上我會幫助老人過馬路,而且做好事不留名,為人正直、大方。這些都是屬於我的優點……”

杜蘭特愣了愣,又打了個酒嗝,這才琢磨過來,笑罵道:“你這個該死的家夥,光憑你剛剛說的那些,就證明你是一個卑劣的騙子……”

……

黃蜂隊和雷霆隊的比賽,也有很多人在關注。

其中一個原因是韋斯特重新回到了黃蜂隊。

韋斯特本賽季場均得到15.7分和10.4個籃板球,是黃蜂隊勝利的一個大助力。而且本賽季他也有意識地壓縮自己的出手次數,給鍾鬱做嫁衣。

而且他的命中率也提高了,也會嚐試著幹一些髒活累活,在球隊需要他得分的時候又站出來。

一般來說,大前鋒這個位置經常會被人們冠以‘藍領位置’的稱號,原因就是這個位置經常負責幹一些髒活累活。

而且球隊的第一進攻選擇也不在他們這裏,如果有一點一個大前鋒得分很高的話,那可能證明這個球隊的其他進攻點出現了問題。

當然這是傳統的大前鋒,他們的數據不會太好看。

在二十一世紀這個禮崩樂壞的時代,很多位置開始重合和定義模糊,大前鋒也出現了很多進攻完美的妖人。

鄧肯、加內特、諾維斯基。

韋斯特也是一個依靠中投吃得很香的大前鋒,現在他也開始盡力輔佐鍾鬱,他的回歸對黃蜂隊來說絕對是一個好消息。

另外一個原因,那就是鍾鬱和杜蘭特了。

鍾鬱和杜蘭特同樣是2007年的選秀大會之中進入聯盟,不過當時一個在天上一個在地下,兩個人也各自踏上了不同的人生道路。

鍾鬱在板凳席上掙紮沉浮的時候,杜蘭特已經成了聯盟之中表現最好的新秀,得分強勁,身高臂長,讓人防不勝防。

之後鍾鬱突然崛起,杜蘭特的最佳新秀都險些被這個家夥給搶走!

這些事情讓很多人把兩個人當成了一生的敵人。

不過,本賽季,鍾鬱的場均得分幾次飆上了40讓全聯盟的人震驚萬丈,而杜蘭特的得分也不少。

兩個07年最出色的球員相遇,當然會有不少人感興趣。

……

比賽在俄克拉荷馬的主場進行,黃蜂隊跳球輸了,雷霆隊第一次進攻就交給了杜蘭特,杜蘭特自己控球之後切入內線得分。

球權回到黃蜂隊這兒,帕科傳球給鍾鬱,鍾鬱也開始突破。

大家覺得鍾鬱將要針鋒相對和還給杜蘭特一粒的時候,鍾鬱將球傳給了韋斯特。

韋斯特就開始了傷愈歸來之後的第一次進攻。

“砰!”跳投打鐵了,韋斯特搖了搖頭,看來他還沒有完全恢複狀態。

不過,鍾鬱剛好搶下這個籃板球,杜蘭特上來阻擋,鍾鬱左轉身之後立刻做出一個跳投的假動作,把杜蘭特騙了起來,自己卻持球加速,突破到籃下,把籃球高高扔起,用一個高拋打板把籃球送進了籃筐。

比賽開始,雙方的進球是鍾鬱和杜蘭特來完成的,這果然有了些07年的恩怨糾纏到2009年的跡象。

接著,比賽繼續進行。

杜蘭特也有心和鍾鬱較量一下,畢竟作為2007年同級的新秀,而且鍾鬱現在的光芒綻放在整個地球,讓很多人為他瘋狂。

他也想要挑戰一下這個家夥。

不過杜蘭特的命中率,沒有鍾鬱高。

又是一次進攻,黃蜂隊的球權來到了鍾鬱的手中,他控球往內線強突,雷霆隊封住內線,鍾鬱把籃球從背後一扔。

這是一個非常飄逸的背後擊地傳球。

韋斯特心領神會,接到傳球就是一個跳投。

“唰!”總算拿下了複出之後的第一分。

“啪!”鍾鬱和韋斯特擊掌,韋斯特的眼睛裏,有種興奮。他總算找到了一些感覺,鍾鬱這場比賽也好幾次給他創造機會,這次他總算抓住了。

接著,雷霆隊回過頭來進攻,內線有人上來擋拆,杜蘭特逃脫,鍾鬱上來補防,兩個人對位了。

杜蘭特用自己的背靠著鍾鬱,然後打算轉身之後直接跳投。

鍾鬱卻頂得他非常死,如果杜蘭特突然轉身跳投,可能一下子就失去平衡無法跳投命中。

而且旁邊的帕科上來搶斷,杜蘭特隻能悻悻地收起籃球,然後一個後撤步之後直接跳投離手。

“啪!”他剛剛才讓籃球離開雙手,鍾鬱就精準地把握了他的跳投路線,一巴掌把籃球扇飛下來!

全場震撼。

鍾鬱直接給了這家夥一次蓋帽。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