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天翼看了看被緊緊捆在石柱上的火麒麟,揉了揉被撞疼得身體,對著火麒麟的腦袋就是一腳:“你先人的,差點害死我!”

查虎等人看著火麒麟一身火焰不敢太過靠近,張天翼衝著大家嘿嘿一笑,解釋說那火焰沒有攻擊力的,就是嚇唬人的。

眾人相互看了一眼,試探著朝著火麒麟走去。眼看就要到火麒麟跟前,一股熱浪襲來,眾人有些猶豫。不過想著張天翼一直在火麒麟身上都沒事,眾人試探著朝著火麒麟靠近。這才發現除了有些熱得感覺外,別的啥事情都沒有。眾人這才放下心來。

查小曼將手在火麒麟身上的火焰裏來回撥動,那火焰隨著她的手左右搖擺。看著這奇妙的場景,查小曼有些呆住了。她甚至想如果可能,不要殺死這火麒麟。

查虎上前拉了拉鐵鏈,看看還算結實,他有些放心了。扭頭朝著眾人喊道:“大家快點動手吧,萬一這家夥緩過勁,還不知道這鐵鏈能拴住它不!”

眾人聞言都抄出家夥朝著火麒麟的身上招呼過去,一時間火麒麟身上不斷冒出減生命值的字樣。

查虎看到張天翼打出的傷害別他們的都多,心裏有些疑惑,既然張天翼能打出這麽高的傷害,那麽他的級別應該比我們的高。自己帶來的人普遍都是21級左右的,張天翼的級別應該更高,看著張天翼身上的裝備,一個大膽的想法在查虎腦中出現——張天翼就是那全服第一的玩家!

看著張天翼賣力的打出一個一個很高的傷害,查虎又想到張天翼擋在自己麵前的時候,那火麒麟竟然躲避了過去不再攻擊。他看著張天翼,心裏嘀咕著:張天翼,你到底有多少不為人知的秘密裏?

張天翼這時候隻顧著埋頭苦幹,想著快點把這火麒麟給滅了。他一不小心碰到自己手臂的傷痕,看看周圍沒有人注意,將鎧甲稍微往下拉拉擋住那傷痕。

想著手臂上的傷痕,張天翼心裏駭然,那火麒麟現在的火焰是沒有傷害,但是那火麒麟發怒的時候,自己的手臂在下落過程中僅僅是碰到那火焰一下,立馬被灼傷了。扭頭看著一心都在火麒麟身上的眾人,張天翼暗暗祈禱希望能夠快點把這火麒麟給解決了。

好在也不知是張天翼在這裏的原因,還是上蒼保佑。那火麒麟除了不斷的掙紮哀嚎,倒也沒有發飆。看著火麒麟頭上的血條快速的下降,張天翼也開始懷疑是不是自己感覺錯誤了,可是手上的傷痕也解釋不了啊!張天翼搖搖頭,也不去想了,隻要能把火麒麟順利解決了就行。

眾人無話,都使勁朝著火麒麟身上招呼著,整個大廳裏隻有火麒麟慘痛的哀嚎聲,以及眾人武器跟火麒麟身體撞擊的聲音。看到火麒麟頭頂的血條快要見底了,眾人都興奮的加快了揮舞的頻率。

張天翼看著那火麒麟,也許是折騰久了。火麒麟現在已經不再掙紮,隻是趴在地上呼呼的喘著氣。看著那一反常態的火麒麟,張天翼心裏有些不安,總覺得有些不對頭!由於害怕事情有變,張天翼更加賣力的朝著火麒麟砸去。

眼看火麒麟的血條見底了,張天翼見沒有事情發生,心裏安穩了許多。他抬手抹了一把頭上的汗珠,正準備再給火麒麟來一下。隻覺得火麒麟身上突然變得灼熱起來,想起自己被灼傷的時候也是這樣,他立馬喊道:“不好,大家快撤!”

查虎他們也感覺到火麒麟的異樣,立馬朝後退去。隻見那火麒麟周身更加的火紅,原本溫柔的火苗此時變的張狂。一直寂靜不動的火麒麟緩緩的站了起來,捆在它身上的鐵鏈,被火苗快速的溶解著,高溫使得那些鐵鏈直接揮發成氣體,飄散在空中。

看著眼前這一幕,眾人都有些害怕。這溫度該有多高啊!要是他們沒有及時撤離,恐怕就要跟那鐵鏈一個下場。

火麒麟緩緩起身,仰天一聲怒吼,朝著查虎他們吐出一個火球。火球高速飛馳,一些來不及躲閃的人立馬化為白光回城了。看著火麒麟這恐怖的攻擊力,查虎雖說不甘心,但是明知道這下根本不可能解決那火麒麟了,他招呼大家撤退。

張天翼看著眼前那火麒麟頭上空空的血條,他實在不甘心就這樣放棄。為了收拾這家夥,自己差點都掛了,要是現在離開,那肯定是不行的!

查虎他們看著原地不動的張天翼,心裏很是焦急,趕忙招呼張天翼快點撤退,以後再來。張天翼看了看查虎,他搖搖頭,自己的努力不能白費,要是現在放棄了,誰知道什麽時候才能再有機會!看著眼前怒視自己的火麒麟,張天翼心一橫:“tmd,最多老子掉一級!”

張天翼手持武神棍朝著火麒麟衝去,那火麒麟看著張天翼朝著自己衝來。本想撲上去,可是它看了看張天翼頭上的稱號,猶豫了一下,快速的朝旁邊躲了過去。身上的火焰也恢複了以前的模樣。

眾人感覺到火麒麟身上的灼熱感消失,但是剛剛火麒麟所爆發的手段深深的將他們震撼。而且看情況,好像那火麒麟有些懼怕張天翼,眾人害怕上前隻會幫倒忙,於是就站立一旁看著張天翼與火麒麟的爭鬥。

張天翼看著一擊沒有成功,給自己上了重擊的狀態。朝著火麒麟又撲了過去。那火麒麟也鬱悶,眼前這人打又打不得,想跑吧,他又死追著。搞的火麒麟憋屈的朝著張天翼怒吼一聲。

看著火麒麟朝自己怒吼,張天翼嚇了一跳。他立馬朝著一旁臥倒,害怕火麒麟逼急了朝自己吐個火球,那自己可就真不值了!

張天翼臥倒在地,看著火麒麟隻是咆哮一番,沒有動作。他站起身來,試探著向那火麒麟走去。火麒麟看著張天翼走來,一邊咆哮,一邊朝著後麵退去。

這一人一獸就這樣僵持著,突然那火麒麟身子一窒。張天翼這才發現,原來火麒麟已經退到牆壁跟前,趁著火麒麟這一停頓,張天翼快跑幾步朝著火麒麟撲了過去。手中武神棍高高舉起,用力的朝著火麒麟的身上砸去。

看著張天翼朝自己撲來,火麒麟立馬朝著一邊躲去。張天翼看著火麒麟要跑,情急之下收回武神棍,一隻手朝著火麒麟的毛發抓去。

成功了!張天翼這一抓,竟然抓住了那火麒麟的胡須!他憑空掛在火麒麟的嘴旁,感受著火麒麟嘴巴呼出的熱氣,張天翼覺得一陣頭暈。他想也不想,一隻手舉起武神棍就朝著火麒麟的嘴巴裏捅去。頃刻間,火麒麟的嘴巴裏鮮血往外溢出。

張天翼想著自己也攻擊火麒麟很多下了,那家夥也不知道到底多厚的血,怎麽還不掛啊!心裏想著,手上的武神棍更是用力的捅了起來。張天翼隻覺的手裏一軟,那武神棍竟然插進了火麒麟的上顎。

火麒麟這下可忍不住了,劇烈的疼痛使得它憤怒的咆哮一聲。一隻巨爪朝著張天翼抓去,張天翼見狀,立馬鬆手跳了下去。火麒麟試圖將插在嘴裏的武神棍弄掉,可是嚐試了幾次都沒有成功,反而使得武神棍更加深入了一些。

看著眼前的張天翼,火麒麟徹底發怒了,要不是眼前這人,自己哪能遭受此罪!今天自己就是遭受懲罰也要將此人給消滅了。它仰天一聲怒吼,嘴裏一個巨大的火球緩緩生成,朝著張天翼吐了過去。

張天翼看著這疾馳而來的火球,立馬朝著一旁撲去。怎奈火球太大,自己的腳還是被火球給碰住了,一股灼熱的感覺襲上心頭。張天翼望腳上一看,還好,隻是將自己的靴子底給融化了!

火麒麟看著張天翼躲過了自己攻擊,它又怒吼一聲,口中一個火球緩緩成形。張天翼現在可鬱悶了,那火麒麟要是再來幾下,自己可就完了!

正在這時,火麒麟附近的空間劇烈的震蕩,幽暗的大廳裏憑空出現一五彩祥雲。那火麒麟看著祥雲的出現,它渾身哆嗦著趴在地上不再動彈。

眾人看著這奇異的場景,心中十分的疑惑。隻有張天翼明白這是什麽,因為他的信息欄裏提示——玩家張天翼受到怪物攻擊,五彩祥雲特來護身!

查虎看著那火麒麟攻擊張天翼後,這空中便出現了五彩祥雲。他看著張天翼,心中有太多的疑問,這家夥難道是遊戲的程序員?可是逍遙有過聲明,自己公司的人以及涉及逍遙開發的一切人員都不會進入逍遙的。看著張天翼,查虎覺得此人太過神秘了!

“哢嚓!”五彩祥雲中一道閃電射出,砸在火麒麟的腦袋上。火麒麟在地上掙紮了一會,便不在動彈了!

眾人的身上白光升起,大家都憑空升了一級。而由於最後算是張天翼擊殺了火麒麟,他連升3級,現在達到了25級。

張天翼看著倒地不起的火麒麟,長出一口氣。終於結束了!他一下子癱倒在地上,發誓自己交完任務後,一定要下線好好睡一覺。係統的聲音突兀的在張天翼腦海裏響起

“玩家張天翼完成八星隱藏任務——梵天塔的複仇,由於玩家處於特殊地圖,不能傳送!”

聽的係統的聲音,張天翼在心裏狠狠地鄙視逍遙的設計員。周圍的眾人看著自己憑空升了一級,都歡呼雀躍起來。至於剛剛那奇特的一幕,早就忘到腦後了。他們歡呼著朝火麒麟衝去,想著估計該爆些好裝備了吧!

看著眾人衝向火麒麟,查虎會心一笑。他看看躺在地上的張天翼,心裏雖然很好奇,但他也明白,對於別人的秘密,如果人家不想說,自己還是不要過問的好。反正自己以後跟他打好關係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