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佩服了。”

蓋世笑著搭著東郭晉的肩:“我們還是找個地方,坐下來喝兩杯,隨便談談正事。”

“這會不行,工作時間,二掌櫃要是發現我開小差的話,會扣我工錢的。”

東郭晉說:“晚上我去客棧找你們。”

“得了吧,東郭,你在這幹一年,,抵得上咱們在唐門賺的零頭嗎?”智慧說。

東郭晉搖搖頭:“那可不一樣,在唐門賺的再多,那也是大當家的,在這裏賺的再少,也是我自個兒的。”

“東郭,你缺錢嗎?我借給你吧,看在大家怎麽熟的份上,三分利息。”

吳雙說。

“我再窮也不找你借。”

東郭晉硬邦邦的回她一句,轉過臉不看她,調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緒:“幾位,時候不早了,出大門右轉三條街的那家旺得福得三鮮包子可是一絕啊。”

“知道了,晚上記得來吃晚飯啊,我要和你好好喝兩杯。”

蓋世看他這個態度,真是覺得又好氣又好笑,跟在他身後往外走。

剛走出展廳,他們又看到兩個熟人,白如風和倪俏俏!倪俏俏正纏著白如風在撒嬌:“師兄,你就讓我進去見識一下嘛。”

白如風已經看到了蓋世,他的臉色立馬就變了,一把推開倪俏俏就拔刀,東郭晉他們急忙閃開,蓋世施展“八卦遊龍步”和白如風在展廳前的小院裏兜圈子。

東郭晉在一旁,裝作很著急的喊:“白捕頭,這位是我們節節高的客人啊。”

倪俏俏白了他一眼:“這個人是江洋大盜,朝廷通緝的要犯,你知道嗎?”東郭晉裝作害怕的模樣,縮了一下肩膀,不敢說話了。

吳雙又沒有扮作良民,才不吃她這一套,冷笑著說:“如果不是這個江洋大盜,某人的小命恐怕早就丟在西湖了吧?”倪俏俏聽她提及杭州那段往事,咬咬牙,麵罩寒霜:“若不是你們,堂主怎麽會不相信我?本姑娘福大命大,根本不用你們這些小賊多事,別以為這樣我就會對你們手下留情,你們到這裏來,是不是打這次的展品的主意?”“這幾位是來賣東西的。”

東郭晉裝做打圓場的樣子,其實是故意要讓倪俏俏知道吳雙把暴雨梨花針給賣了。

“你知不知道他們是賊啊?你居然敢收賊贓?”倪俏俏指著東郭晉的鼻子質問:“他們賣的什麽東西?交出來!”“哎喲,好大的聲音,耳朵都快震聾了,我好害怕喲。”

吳雙推開東郭晉,走到倪俏俏麵前:“某人好像並不是六扇門的人吧?有資格命令這家由朝廷認證的拍賣行嗎?”倪俏俏當然沒有那個資格,她跺跺腳:“師兄!”這邊白如風連蓋世的衣角都碰不到,心裏也正冒火:“等會再說!”蓋世一臉悠閑的施展身法:“白捕頭,這次你怎麽沒帶上賀天翔來幫忙呢?看你能把我怎麽辦?還想抓我去吃牢飯?做夢吧!”白如風咬牙切齒的說:“大膽小賊,還不快快束手就擒?”蓋世聽他這麽一說,忍不住笑出了聲:“白捕頭,白大叔,你是老糊塗了,還是把我當傻子啊?我肯束手就擒的話,還用的著午飯沒吃,餓著肚子和你在這裏跑的一身是汗嗎?”倪俏俏看白如風久鬥不下,亮出長鞭:“師兄,我幫你製住他的同夥!”吳雙往旁邊一跳,天極將她拉到自己身後,東郭晉這時在智慧背後推了一下,智慧站到了倪俏俏對麵。

智慧隻好硬著頭皮,雙手合十:“施主,打架傷和氣啊。”

倪俏俏不和他羅嗦,一鞭子就抽了過來,智慧忙用少林拳中的一招“黃鶯落架”閃過,倪俏俏的鞭子在空中一抖,又向他打了過來。

吳雙躲在天極背後冷笑:“那個某人,有件事我要和你說一下,那天你受了傷,就是這位大師為你寬衣解帶,包紮傷口的哦!”“什麽?”倪俏俏聞言,臉立刻紅的像猴屁股一樣,鞭法也失了剛才的淩厲。

智慧趁機欺近身去,點了她的穴道,然後飄身退開,雙手合十,大念佛號:“阿彌陀佛,女施主承讓了。”

倪俏俏又羞又惱,卻又動彈不得,她急得眼淚都快掉出來了:“那天……真的是你……?”智慧雙手合十,又宣了一聲佛號,一臉嚴肅的說:“不是。”

吳雙從天極身後跳了出來:“我騙你的。”

她動手拔倪俏俏的發簪,取倪俏俏的耳環:“你自己都說我們這些人是無恥的小賊了,無恥小賊的話你也信?”她滿意的看著手裏的首飾:“看來你蠻有錢的嘛,上次才拿了你這麽多東西,現在又有新款了。”

她將發簪插在頭上,轉過身去,笑著問天極:“好看嗎?”天極將發簪扶了扶:“嗯,真好看。”

吳雙又走到倪俏俏麵前:“我戴上比你戴好看多了。”

“哼!”倪俏俏雖然不能動,卻轉開眼睛不看她。

“你若是不服氣,也可以找機會點了我的穴,將東西拿回去啊。”

吳雙對她做個鬼臉,美滋滋的將其他東西收進荷包裏。

她回過身,看到蓋世還在帶著白如風滿院子亂跑,她扯著嗓子喊:“哥,該吃午飯了!”蓋世一邊多白如風的刀,一邊說:“白大叔,商量一下,我們吃完午飯再打行不行?”白如風也有些微喘,可手下的攻勢卻一點也沒停:“我一定要將你緝拿歸案。”

東郭晉對蓋世使了個眼色,蓋世將白如風往他這邊引,就在白如風背對著東郭晉,而且離他隻有一尺遠的距離時,東郭晉施展“隔空點穴”,白如風舉著刀站在那裏變成了雕像。

東郭晉為了繼續隱藏身份,在點住了白如風後,推了智慧一把。

智慧笑嘻嘻的走到白如風麵前,雙手合十:“施主,俗話說的好,捉賊拿贓,這裏並沒有失竊,我們大當家也沒有犯案,你捉他的理由和證據都不充分哦。”

白如風瞪著智慧:“你是那間廟裏的和尚?居然和這些竊賊為伍,真是不知廉恥。”

“阿彌陀佛,施主此言差也,職業無貴賤啊,貧僧乃是西方如來座下的弟子,施主若有疑問,不妨上西天找佛祖說說。”

智慧嬉皮笑臉的說。

蓋世笑嘻嘻的跳過來補充智慧的話:“他的意思是,你自己拿刀一抹脖子,就能上西天見如來了。”

說完,他摸著肚子往外走:“好餓啊,去吃午飯!”“酒肉穿腸過,佛在心頭坐。

大當家,為了讓佛祖常住我心頭,中午吃點好的吧?”智慧忙跟著蓋世往外走。

“見到佛祖的話,替我問他老人家好,順便告訴他老人家,我在人間挺好的,不用急著找我去陪他。”

吳雙笑著和天極從白如風身邊走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