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宇愣了一下。蒲老卻是接著說道:“從宮廷中出來的人,氣息會沉穩,再加上步履會逐漸的形成一種習慣,每一步都是同樣的間距,可是江湖中人,卻根本不是如此的。再加上,他們的身上,有淡淡的龍氣,若不是沾染了皇族氣息,又是如何?”

“這樣也好!”

羅宇的嘴角微微的挑動了一下,聲音冰冷:“既然如此,我就將他們徹底的留在這裏!”

前方總共有四個人。

四個人東南西北四個方位,幾個人的距離也是經過了十分嚴密的計算,無論自己先攻擊誰,剩下的三個人都能夠在第一時間出手,四個人合力圍攻下,羅宇的勝算可以說是微乎其微的。

“必須先想辦法解決掉一個人!”羅宇的眉頭微微的皺了起來。

“喵嗚……”

小黑在這個時候叫了一聲,隨即身體向著四個人直接竄了過去,就如同一條黑色的閃電一般。迅速到了極致,這種速度是羅宇都不曾見到過的,他在那一瞬間也徹底的驚呆了。

“喵嗚……”

小黑的一隻爪子在瞬間向著其中一個人的臉上狠狠的撓了一下,緊接著,靈巧的轉身,向著旁邊的灌木叢竄了過去。在小黑的身上,竟然有淡淡的真氣流動,雖然說十分的稀少,可是羅宇卻能夠感覺的十分清楚。

“我靠,哪兒來的野貓?奶奶的,竟然敢在大爺的頭上動土!看我今晚不殺了你!”

那個被撓的人頓時大怒,向著野貓狠狠的追了上去。

“三弟,不要亂來……”領頭的人眉頭一皺,大聲的說道:“小心有詐!”

“你放心,不就一隻野貓麽?能有什麽詐,大哥,你們先等我一會,我去去就回!”說完之後,他就急忙的向著小黑走了過去。

領頭人還想要再挽回一下,但是仔細的思考了一下,緩緩的搖了搖頭,什麽都沒有說!大概也以為根本就不會有任何的事情,畢竟他們四兄弟的修為也算是很不錯的了,在這綠野森林之中,根本就不需要畏懼任何的人。

領頭人已經踏入了開元秘境,而其他的三個人,依舊是元嬰境界。

能夠踏足開元秘境,在這綠野森林之中,幾乎就是無敵的存在。

“一指無相!”

羅宇的聲音十分的輕微,緊接著,手指如同晶瑩剔透的靈玉一般,散發出了一縷光芒。

“啊,你……”老三還沒有來得及反抗,就睜大眼睛看著羅宇,似乎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樣,可是,身體已經越來越沉重了,想要呼喊,卻是連一個字都喊不出來。

“不好!”

老大急忙站了起來:“跟我來,老三的氣息忽然間消失了!”

說著,幾個人向著老三的地方奔跑了過去。

……

老大的臉色陰狠,靜靜的站在那裏,眼神之中帶著強烈的憤怒。而老二則是在那裏檢查著老三的屍體。

“怎麽樣?”老大長長的出了一口氣問道。

“高手,一擊斃命,指法淩厲無比,是我們從來都沒有見過的指法,一指直接戳破氣海,根本沒有任何反抗的餘地!”老二倒吸了一口涼氣,站起來回答。

老大的臉狠狠的抽搐了一下:“看一下,是蒼生指麽?”

“應該不是!”老二搖搖頭:“蒼生指霸道絕倫,其霸道程度簡直聞所未聞,若是蒼生指的話,現在的老三應該血肉模糊,是另外一門精巧到了極限的指法,氣海之上隻留下了一個簡單的孔洞,甚至連獻血都沒有流出多少!”

“不是蒼生指?”老大的眼睛眯起來:“也就是說,是羅家小子的可能性低了很多?”

“不能這麽說,因為羅宇會蒼生指,說不定還會其他的指法,而且這種指法簡直聞所未聞!”老二歎了一口氣,憤怒的說道。

三個人靜靜的站在那裏,看著躺在地麵上的老三。心中悔恨不已,剛才就應該四個人全部都過來的,沒有想到,這才眨眼的功夫,老三竟然能夠遭受此等噩運!

“我朱家人還從未受過如此欺淩,朱老三!你放心,不管是誰殺了你,你大哥我,一定會幫你報仇的!兄弟們,搭把手,把我們的兄弟送走……”

……

密林深處。

羅宇靜靜的看著自己的手指,眼睛之中露出了一絲的欣喜:“這指法果然淩厲絕倫!”

“那是當然!”蒲老打了一個哈哈:“要知道,這無相劫指就算是放在彼岸,也絕對是一門不錯的法門。無數人哄搶的,而你現在根本沒有辦法發揮出無相劫指的威力。等到你踏入開元秘境之後,才能夠真正的使用無相劫指,到了化神秘境,你才能夠完美的運用它!”

羅宇點了點頭,心中卻是不以為意,現在能夠有這樣的收貨,他已經十分的開心了。

無相劫指,自己又多了一個殺招。

他抱著小黑,然後緩緩的潛回了帳篷之中,撫摸著小黑的皮毛,輕聲的說道:“小黑啊小黑,你究竟是什麽東西?速度竟然比我都快,簡直是沒天理了!”

從羅宇得到小黑的時候開始,不管羅宇的進步有多快,但是在速度上,根本就沒有辦法和小黑相提並論。小黑就好像是一個天生的怪胎一樣,始終將羅宇遠遠的甩在了後麵。

小黑十分驕傲的昂著頭,額頭上,一枚淡淡的王冠一般的印記散發出了一絲的光芒,不過卻是在瞬間黯淡了下來。

“蒲老,你知道小黑究竟是什麽東西麽?”羅宇轉過身來,看著蒲老,輕聲的詢問著說道。

蒲老也搖搖頭:“我不知道,不過我看小黑體內的真氣運行已經逐漸的成型了,在接下來的時間裏,它的進步應該會比你快。等到他凝結成了元嬰,之後踏入開元秘境之後,你就可以自己問它了!”

“自己問它?”羅宇錯愕,撓撓頭:“怎麽問啊?”

“傻孩子!”蒲老看著羅宇窘迫的樣子,哈哈大笑了起來,而後輕聲的說道:“靈獸到了開元秘境,就可以口吐人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