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舅舅,我……”

歐陽天心的眼睛之中露出了一絲的錯愕,似乎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樣,急忙辯解著說道:“是這個羅宇欺人太甚,憑什麽讓我向他道歉?”

“憑我是你的舅舅,歐陽家族的家主!”歐陽玉的眼睛眯了起來,看著羅宇,聲音在瞬間嚴肅了起來。雙眼緊緊的盯著眼前的歐陽玉。

歐陽玉感覺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壓迫感傳出。

那是化神秘境的威壓,根本不是現在的歐陽天心可以抵抗的。

歐陽天心有些不甘心的看了一眼羅宇,有些不忿,不過礙於歐陽玉的壓迫,他隻能夠拱手說道:“對不起!”

“還是算了!”羅宇無奈的擺了擺手,眼睛之中帶著一絲的不屑:“這樣不情願的道歉,我受不起!歐陽家主,你也別再為難他了!不過,最好讓他稍微安分一些。要不然,下一次可能就沒有這麽幸運了!”

“你在威脅我?”歐陽天心瞬間怒了起來。

羅宇寸步不讓,緊接著向前跨出一步,盯著歐陽天心的眼睛,冰冷的說道:“不錯,我就是在威脅你,你又能夠怎麽樣?”

“羅宇小兄弟!”歐陽玉有些尷尬的幹咳了兩聲,而後看著羅宇,輕聲的說道:“小孩子家家的不懂事,你還是別跟小孩子一般見識了。今天這裏的事情,就這樣算了如何?我再送上一百萬紫玉。讓你在玉城好好的玩玩,如何?”

一百萬紫玉,對於一個歐陽家族來說,根本算不上什麽。

拿來做一個順水人情,自然也不會感覺到肉痛。單單玉城一天的收入,都遠遠的超出了這個數目。

羅宇點了點頭:“好,既然如此,那我也就不再追究了,小黑,我們再去逛逛!”

說著,羅宇就直接轉身,向著玉石紡之中走了進去。

歐陽天心看著歐陽玉,簡直是有些氣急敗壞:“舅舅,你看他那得意的樣子,我們幹嘛要向他低頭啊?這裏可是我們歐陽家族的地盤,若是傳出去的話……”

“這個人,不能惹……”歐陽玉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而後臉上露出了一絲的無奈,而後輕聲的說道:“我歐陽家族,還有用得著他的地方!若是招惹了的話,對歐陽家族,絕對是一場滅頂之災!”

“有這麽嚴重麽?”歐陽天心有些不屑的撇撇嘴:“在我看來,他不過就是一個運氣好點的小嘍而已,沒什麽大不了的!”

“何止是運氣好!”

歐陽玉的眼睛看著羅宇離去的方向,而後輕聲的說道:“能夠在這麽短的時間內達到四品靈脈師的境界,背後沒有一個高人的指點是不可能的。而在天元大陸,一般人,大道化神秘境五重天,就已經是巔峰的了。想要在這麽短的時間內教導出來一個四品靈脈師,那麽對方就應該比五品要高,恐怕至少也是一個六品靈脈師。你要記住,現在的歐陽家,若是和這樣的一個可怕的靈脈師為敵,那將會為歐陽家族引來一場大患,你記住了麽?”

“我知道了!”歐陽天心微微的點點頭。

歐陽玉深吸了一口氣:“你也不需要感覺到心裏不平衡,我可以告訴你的是,這個羅宇,絕對不是你想的那麽簡單,雖然你的實力比他高出兩個境界,可是真正的戰鬥起來的話,恐怕你們也隻是一個兩敗俱傷的結局!”

……

羅宇來到了玉石紡之中。

石三兩在那裏看著羅宇,羅宇忽然間感覺到,自己有些看不準這個石三兩了,從開始到剛才,他一直都沒有注意到,這個石三兩,竟然會是一個化神秘境的強者,雖然隻有化神秘境一重天,可這也已經是了不起的實力了。

在這個天元大陸之上,能夠達到化神秘境就已經是一件十分了不得的事情了,在宗門之中,已經可以登上台上長老的位置了。

“是我走眼了!”羅宇對著石三兩輕輕的拱手,而後輕聲的說道:“沒有想到,前輩竟然是一個化神秘境的強者!”

石三兩擺擺手:“什麽強者不強者,出來混口飯吃而已,怎麽?你還有興趣來這裏玩?”

羅宇點了點頭,而後看了一下院子之中的毛料,接著說道:“當然,恐怕我還要玩幾把!前輩不會介意吧?”

“當然了,打開門做生意,自然是不能夠把客人往門外趕的!”石三兩點點頭,感覺到有些頭皮發麻,把羅宇讓了進去。

羅宇十分仔細的在周圍不斷的挑選。

“老大,你今天的運氣好像不是太好,剛才看到的那個石頭,都已經是虧損的了。現在再來,會不會不好啊?要不我們等明天再來?”小黑在旁邊,看了羅宇一眼,而後輕聲的說道。

羅宇微微的搖頭,卻是沒有說話。

稍微的停頓了一下,而後對著小黑傳音道:“不要聲張,這裏麵,可不是那麽簡單的!”

還不等小黑答複,就接著傳音:“這裏的石頭有古怪。因為在剛才我看的那石頭切開之後,並沒有發現石頭之中有霧蘊逸散,哪怕是一絲一毫都沒有。可是,若隻是一塊普通的石頭的話,我不可能會看錯的!”

“所以說,隻有一個可能可以解釋!”羅宇稍微的頓了一下,從地麵上撿起了一塊石頭,卻是沒發現什麽,而後隨手扔到了旁邊:“那就是,這個園子裏,有一塊已經生出靈智的玉石。能夠誘導靈脈師將注意力集中在其他的玉石上,從而保證它自己的安全。不被人從石頭之中切出來!”

小黑的眼睛之中露出了一絲的精光。

聽到羅宇的解釋之後,緊緊地跟在羅宇的身後,竟然是連一步都沒有離開。

羅宇緩緩的向前兩步,再次從地麵上撿起了一塊石頭。

拿在手中,仔細的端詳了一下,而後微微的搖了搖頭,輕聲的說道:“看了這麽長時間,這裏仿佛是並沒有什麽比較特殊的!”

旁邊跟著的石三兩賠笑了一聲:“瞧你說的,若是這院子之中全部都是好玉的話,我也不會在這裏賣毛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