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你們在世俗界住的可還習慣嗎?”我坐在王座上,看著跪在地上的兩女問道,兩人聞言皆點頭,但隨即又都搖頭,最後慕容春雪開口,說道:“世俗界地大物博,比我魔族的土地要肥沃的多,但是,卻缺少血氣,不適合我魔族修行,在世俗界的這段時間,臣妾感覺到修為隱約間都有倒退的跡象。不過,在吾王回來後,這種感覺便消失了!”

我聞言點了點頭,修行了大伏魔功後,我不僅可以壓製魔族之人的戰鬥力,也可以提升他們的戰鬥力,而隻要我在,那麽,他們的境界就不會受到世俗界的影響。

“你們起來吧!”我擺了擺手,兩女聞言起身,然後走到我身上,一個人為我捶腿,一個人為我揉肩,我一臉享受的坐在椅子上,拿起了旁邊的一個高腳杯,喝了一口上好的葡萄酒後,便搖晃著高腳杯說道:“我離開的這幾年,可發生了什麽事嗎?”

“還算太平!”殷青瓷一邊給我捶腿。一邊說:“帝雲天這個人曾經一統過吞噬者,所以這些人也都服他,再加上他實力也足夠強大,足以震懾人族與魔族的一些刺頭,所以沒什麽事發生,隻不過。他們的境界都有些倒退,所以這段時間才會繼續和人族發生摩擦,好在吾王回來了,不然的話,這一場大戰,必定會讓世俗界生靈塗炭!”

“帝雲天此人,確實有馭人之才,過幾日,我會封他為魔族大將軍,掌管魔族兵馬,你們兩個,掌管錢糧和內務!”

“臣妾得令!”兩人點了點頭,接下來的幾天,我並沒有離開這裏,因為魔族實在是太需要我了,若是我離開了,那麽他們的境界就會無休止的倒退,而我在這裏,他們的境界就會恢複。

晚上,兩女自然是把我服侍的服服帖帖的,而原本勢如水火的兩個女人,也經過我這幾天的調教關係愈加的緩和,現在,幾乎親如姐妹了。

足足在魔族大營呆了一個星期。我才暗中離開,來到了人族的駐紮地內。

趙司令等人早就在等著我了,而還有一個人也在等我,卻是讓我很是意外,這是一個女人,一個,金發碧眼的西方美女,而她,自然就是美方一號長的女兒伊萬卡了。

“於將軍!”趙司令對著我敬了一個軍禮,我回禮,然後問趙司令:“是誰先傳我已經隕落在蓬萊仙域的?”

“這個……我也不清楚!”趙司令搖了搖頭,說道:“可能是你去的時間太久了,再加上蓬萊仙域內仙人無數,所以才會有人覺得,你隕落在了蓬萊仙域了吧!”

“希望如此!”之前我就在想這個問題,我甚至懷疑,是有人故意散播謠言,其目的,就是為了激起人族與魔族的戰爭,而如此一來,隻對一個人最有利,這個人,就是魔皇。

“尊敬的於飛將軍,多年不見了,您神勇更勝當年啊!”伊萬卡上前,微笑著對我伸出了手。

我上下打量了一番此女,就看到此女身著一襲風衣,那風衣一直到膝蓋,而她的腿上,還套著一雙長筒絲襪,腳下踩著一雙火紅色的高跟鞋,那一張極其立體的臉頰上,很是白皙,但嘴唇卻是異常的豔麗,這樣的女人,我相信任何男人看到都會無法自持。

我笑了笑,而後輕輕的握住了她柔軟的手,說道:“不知伊萬卡小姐有什麽事麽?”

“當然有事,今天夜裏,我會乘坐私人飛機返回我的國家,於將軍已經回來了,相信不會再爆發戰爭了!”她笑了笑。然後繼續說道:“不過在離開之前,我要與於將軍簽訂一份協議,從此以後,我國願意與貴國結成最忠誠的盟友,我國,願意屈服貴國,助貴國成為當時第一大國!”

我聞言笑了,她之所以要和我簽訂這個協議,之所以要跟我說這些,完全是害怕觸犯了我的黴頭,出手滅了她們便了。

畢竟,我是魔族魔主的同時,也是華夏的將軍,也就是說,那些魔族的大軍,完全可以被華夏所用,而魔族隻要出征,試問。有哪個國家是他們的對手?

“於將軍,這份協議我已經請示過一號長了,一號長說,看你的意思,若是你同意,那麽你完全可以代表華夏,代表他簽字!”趙司令在一旁補償。

我聞言點了點頭,這個一號長也是會做人,在向我示好的同時,也給了我足夠大的權利。

“於將軍,我們已經設宴了,不如我們入席說話吧?”有秘書過來。對我恭敬的說道,我聞言點了點頭,而後眾人入席,在席間,我看了這份協議,寫的很完整,我相信這份協議在之前一號長與趙司令肯定都看過了,我也隻是粗略的掃視了一眼,隨即便拿起筆,直接簽上了我的大名。

簽好後,伊萬卡笑顏如花,與我頻頻舉杯,我因為有修行在身的緣故,所以酒量極佳,可以說,世俗界的酒水,已經灌不醉我了,但伊萬卡卻喝的有點多了。最後,趙司令也喝不下了,便被人攙扶了回去,席間,隻剩下了我和伊萬卡。

“於將軍,我再敬您一杯。您當年一人淩空,百萬魔族同時跪拜的景象,我可是永世難忘呢!”伊萬卡起身,踉踉蹌蹌的來到了我的身前,但也不知道她是有意的還是無意的,一個趔趄,直接就撲倒在了我的懷裏,酒水,更是灑了她一身。

“啊對不起對不起,於將軍,實在是抱歉!”她一臉慌亂的跟我道歉,一邊道歉。一邊用手給我擦拭胸口的酒水,隻是,她的動作卻格外的溫柔,見我沒有什麽反應,更是極其大膽的,將手伸進了我的衣服裏。

“嗬嗬,你一個有夫之婦,也敢勾引我?”我見狀冷笑,而伊萬卡聞言卻是一怔,隨即一臉的慌張,緊忙收回了手,我見狀笑了笑,然後繼續說道:“不過呢,西方人的滋味,我還沒嚐過,尤其是你這樣的尤物!”

說罷,我便伸出手,一把扯開了伊萬卡的風衣。

……

……

當天夜裏,伊萬卡派專機送我回了燕京,回到燕京後已經是夜裏十一點多了,但大小姐等人,卻全都沒有睡,就看到,大小姐。納蘭飛雪,段青蛇,李詩冉,關婷婷,甚至是火女與紫舞也都在,見我回來後,全都是一臉的激動。

“嗬嗬,你們都在啊!”我笑著撓了撓頭,就算我在外麵再如何風光,再如何位高權重,但是當我回來,麵對這幾個女人後。便知剩下了一個身份,那就是他們的男人,他們的丈夫!

“哼,你還知道回來呀,我還以為你在蓬萊仙域有了新的女人,把我們都給忘了呢!”段青蛇開口,一臉嬌嗔的白了我一眼,其餘女人見狀也都一臉審問的態度。

最後,我當然是在幾個女人的**威之下,舉雙手投降,且付出了極其慘重的代價,而這代價,便是接下來的一個星期,我都沒有出門,甚至可以說,連床都特麽沒有下,這幾個女人輪流上陣,差點把我玩死,最後若不是我求饒,估摸著,我於飛一世英名,就要毀於一旦了。

在家裏平靜的生活了一個多月,這一日,帝雲天忽然來燕京見我,並帶來了一封邀請函。

而這個邀請函,竟然是魔皇給我發的!

我打開一看,就見上麵寫著密密麻麻的魔族文字,我是魔族的毀滅者,自然認識魔族文字,而上麵的大概意思便是,魔皇即將複蘇,特發此邀請函,邀請魔族各路諸侯在魔神殿相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