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天生的助手

眼看著沃特福德追回一球,迪亞馬雷斯有點不知道該怎麽辦了,他想過要換人,可下半場比賽才剛剛開始,更何況,是換進攻球員加強進攻,爭取拉開比分差距,還是換上防守球員加強防守,守住這一分優勢呢?

要是讓他自己做決定,肯定會選擇後者。

有一個進球優勢,選擇防守,就算被對手再入一球也有一個積分在手,平局肯定是可以保證的。選擇進攻也有好處,隻要能拉開比分差距,他們肯定是能拿到三分。

具體該怎麽選擇,迪亞馬雷斯猶豫不定。

現在他忽然想想,要是有萬勝在就好了,如果萬勝在的話,這種問題他肯定會直接下結論。

那萬勝會怎麽選擇呢?

進攻!

迪亞馬雷斯對萬勝還是相當了解的,他知道在這個年輕中國人心裏,平局估計可以和失敗劃等號的,所以他一定會選擇進攻。

但想到換人......迪亞馬雷斯又忽然想到,自己的判斷應該是錯誤的,若是萬勝的話,現在肯定是按兵不動,至多走到場邊去叮囑一個球員,根本不會去換人......因為下半場比賽才剛剛開始啊!

很快迪亞馬雷斯就不用思考這個問題了,因為場上的德比郡球員已經幫他做出了選擇。

這是一波從左路發起的進攻。

裏貝裏帶球突破了底線,隨後傳出一腳弧線直墜禁區右側,波頓雷特跟上把球頂向左側,剛剛跟上來的莫瑞斯直接起腳打門。

球進了。

莫瑞斯幫助球隊打進第三個進球,也幫助球隊再次領先對手兩個球。

有了這個進球,迪亞馬雷斯就不用糾結什麽了。

球隊又有了進球。說明球隊目前的狀態很不錯,他根本沒必要做換人調整......就是這種情況,更讓迪亞馬雷斯感到鬱悶。他坐在這裏糾結了這麽長時間,結果發現根本用自己幹什麽。比賽場上的球員就能解決一切了,同時他這麽努力的思考也都成了無用功,白白浪費了很多腦細胞。

但今天他到底做了什麽有意義的事情?

迪亞馬雷斯想不出來。

他發現把自己換成吉姆,估計都和自己差不多能做的一樣,根本不會有什麽區別,因為比賽實際上和他並沒有什麽關係,賽前他沒有給大家說一些鼓舞士氣的話,球隊也隻是按部就班的在比賽。他白白努力又緊張的準備比賽,結果比賽證明,他的擔心完全沒有任何用處。

在莫瑞斯的進球後,迪亞馬雷斯終於不用想太多了,他就坐在教練席上,什麽也不想的看著比賽。

接下來的比賽也沒什麽了,德比郡壓製沃特福德在進攻,沃特福德想找機會製造反擊,結果每一次反擊都以失誤告終,就這樣比賽時間慢慢過去。

最終德比郡也沒有在進球。比賽以3:1結束。

打贏這一場,德比郡聯賽排名有了變化,因為同時進行的另一場比賽中。諾維奇戰平了對手,比賽途中看台上就有不少球迷知道了這個消息,他們為球迷占據聯賽榜首而歡呼。

德比郡球迷根本沒想到球隊也會有這樣的成績,或許未來還是有可能的,但那是未來而不是現在,現在的德比郡剛從英超掉落一年多,卻麵臨球隊十幾年來最大的危機--沒錢、整體實力弱等等,這些糟糕的問題同時出現在了德比郡身上,也導致德比郡隻能把目標放在保級上。

結果呢?

八輪聯賽過去了。德比郡升到了聯賽第一!

這真是不敢相信!

也由此可以想象德比郡球迷的心情了,他們想不到球隊會取得如此好成績。結果在看台上肆意狂歡。

比賽結束後,迪亞馬雷斯也知道了這個消息。不少俱樂部的其他人見到迪亞馬雷斯都說上一句,“夥計,幹的不錯!”,迪亞馬雷斯也朝他們笑笑。

當知道球隊甩開諾維奇排在聯賽榜首,迪亞馬雷斯的心情也變得好了起來,重要的是,諾維奇戰平對手發生在自己帶隊比賽中。

這是什麽?這是運氣!

相比之下萬勝的運氣就沒有自己好了,他一直能帶隊勝利,結果競爭對手也一直勝利。

迪亞馬雷斯感覺自己終於找到一項比萬勝強的地方了,那就是運氣,要知道,在足球比賽裏,運氣也是重要的。相比其他運動來說,足球比賽裏的‘運氣’更加重要,有時候運氣這個東西,還很戲劇性的關係到球隊的大事,比如那些瀕臨保級的球隊,都希望運氣能降臨,同時希望競爭對手的運氣糟糕一直輸球,再比如成績好的球隊,也會希望競爭對手運氣差,同時希望自己的運氣好。

單單一場比賽裏,運氣也相當重要。

有些比賽裏,雙方怎麽努力都無法進球,但也許一次失誤的射門,卻能製造出經典的進球,這就是運氣好。運氣糟糕的表現也很明顯,腳腳都是門柱,這在足球比賽裏可不少見,結果占據場上絕對優勢的球隊,會就因為一次次不進球,輸給弱於自己的球隊。

現在運氣就站在迪亞馬雷斯這邊!

至少迪亞馬雷斯自己是這麽看的,他帶領球隊取得勝利的同時,諾維奇也戰平了對手,結果就憑借對手的運氣糟糕,德比郡擠開諾維奇占據聯賽榜首。

就這樣,在一場‘帶隊什麽也沒做,就贏下勝利’的比賽結束後,迪亞馬雷斯臉上終於露出了笑容。

不過到了新聞發布會上,迪亞馬雷斯的心情又重新‘恢複’過來,因為整個新聞發布會,都再沒有記者關心他問題,甚至球隊的問題,反倒是都是關心萬勝的問題。

“萬勝在哪?”

“這場比賽萬勝做指揮了嗎?”

“賽後你見到萬勝了嗎?他高興嗎?德比郡可以成為了聯賽榜首!這發生在他遭到禁賽期間。真是太神奇了。”

迪亞馬雷斯疲於應付這種問題,此時此刻他多麽希望有記者能問上一句,“你對德比郡的勝利怎麽看?”。或者“對球隊成為聯賽榜首,你有什麽想說的嗎?”類似的問題。關鍵就在於‘你的看法’、‘你的想法’,而不是‘萬勝高興嗎?’、‘萬勝怎麽怎麽樣’。

但顯然記者們不理解迪亞馬雷斯的想法,他們依然問著自己關心的問題。

對他們來說,迪亞馬雷斯怎麽想、怎麽看,確實也不重要。

迪亞馬雷斯沒發現的是,其實記者們這樣問,他反倒是鬆了口氣的,他沒去深想記者們真的按照自己的想法。問到相關問題,他會怎麽去應付。

但實際上,他內心深處很清楚。

若是有記者問及,‘你現在是什麽心情’,他在有些滿意的同時也會變得很緊張,因為他不知道具體該怎麽回答,是說出自己真正的想法?還是說一些虛偽的假話來應付記者的提問?

這又是個選擇問題,他根本不知道怎麽回答才是最好的。

經過這場比賽後,迪亞馬雷斯在球隊裏有些沉默,他臉上的笑容少了很多。

和球員交流沒有笑容。日常訓練變得很嚴厲,偶爾球員和他開開玩笑,他都以木訥的表情對待。

結果就是讓球隊不少人有點怕他。

迪亞馬雷斯有三十五歲了。他本來就比球員的年齡大一些,現在他又天天這幅樣子,很多人都覺得他不好相處,同時也讓他在球隊的威嚴提高了不少,這倒是對球隊每個人認真訓練是有利的。

在迪亞馬雷斯的監督下,這幾天球隊的訓練態度倒是認真了不少。

萬勝發現了迪亞馬雷斯的變化,不過他沒有去說什麽,他知道這是迪亞馬雷斯太在乎帶隊比賽的結果,隻要他跨過這個檻就好了。若是他能夠改變一些,正視工作上的壓力。認真努力去麵對困難,到時也許還真能有出現個新的迪亞馬雷斯。他也許就真有希望未來成為主教練,如果邁不過來......他還是正常的迪亞馬雷斯,一個和球員相處的不錯,工作做的非常突出的助理教練。

迪亞馬雷斯心裏是非常不甘心的,他知道上一場比賽他做的並不好--盡管,事實上他什麽也沒做,但自己給自己的壓力,都差點壓垮了他,他真難以想象,如果當時吉-史密斯先生真選擇讓他接任主教練位置,他會做成什麽樣子。

正因為這個想法,他就更感覺鬱悶。

這就好像是一個人努力追求成為億萬富翁,但當機會終於出現的時候,卻有一個條件,那就是讓他把至今為止所有的積蓄都投入進球,成功了就能成為億萬富翁,失敗了就會一無所有。

麵對這種選擇,有幾個人敢於去賭一把呢?

以前迪亞馬雷斯認為自己是敢於押注的人,但機會真擺在麵前,他卻發現無論如何自己不敢堵上這一把,他寧願去過普通人的生活,也不願意去承擔一無所有的壓力。

他發現了這一點,所以他變得更鬱悶,能力放在一邊,這同時也就代表他現在還沒有承擔主教練工作的心裏準備。

想想自己一直想成為主教練,結果其實自己連承擔主教練壓力的心裏準備都沒做好......這是多悲哀的事情?

迪亞馬雷斯現在就在經曆這種心裏鬥爭。

幾天時間,他都沒想通這個問題。

這一天,德比郡再次迎來沃特福德,這是在聯賽杯的交戰,地點換成了維卡拉格路體育場,迪亞馬雷斯帶隊來到赫特福德郡沃特福德參加比賽。

兩隊才交手過,彼此之間相當了解了。

現在不過是換了個地點而已,賽事也從聯賽換成了聯賽杯,另外的區別就是上場球員,這場比賽德比郡采用了輪換,畢竟不能讓所有主力場場都上,那樣會容易受傷。並導致球員狀態全無,莫瑞斯、裏貝裏沒有出場,彼得-肯尼迪和伊萬-克魯有了機會。

即便陣容換下一些人。但德比郡戰術還在,在維卡拉格路體育場依然壓製沃特福德在踢。

不過這場比賽。運氣似乎沒在德比郡這邊,先進球的是沃特福德,他們利用一波推進率先攻破了奧克斯把守的大門。

下半場兩隊換位再戰,德比郡很快追回一球,但在比賽結束前,沃特福德全麵壓上,在亂軍中把球打進,最終贏下了比賽。

比賽結束的那一刻。也意味著德比郡在聯賽杯出局了。

這個結果讓人失望。

不過迪亞馬雷斯沒有感覺愧疚什麽的,因為賽前萬勝就和他說過,球隊不用太在意聯賽杯,本賽季的目標就是聯賽冠軍,聯賽杯、足總杯這種比賽,德比郡想要拿到冠軍太艱難了一點,畢竟到了最後肯定會碰到英超強隊,甚至是曼聯、阿森納這種球隊,對一支英甲球隊來說,想拿到杯賽冠軍。那甚至要比拿到聯賽冠軍更困難一些。

而且聯賽才是基礎,隻有打好聯賽,他們才能夠升級英超。杯賽拿到冠軍,也就是明年能踢歐洲賽事而已,如果升不了級,踢歐洲賽事也沒有意義。

三天後,德比郡又迎來了一輪聯賽,對手是桑德蘭。

相比沃特福德,桑德蘭要難對付一些,但德比郡仍然坐鎮主場,因為剛剛占據聯賽榜首的緣故。有很多德比郡球迷來看球,一天前球票就已經賣光了。比賽快要開始的時候,球場看台已經坐滿了球迷。

從英超降級之後。普萊德球場還很少迎來這麽多球迷,這真是一年多以來的第一次了。

但在這許多球迷的關注下,德比郡卻輸球了。

這是德比郡在聯賽的第一場失敗。

全場比賽裏,德比郡鋒線顯得有些不力,防守上兩次失誤讓桑德蘭抓住機會,結果最終,德比郡被桑德蘭2:1擊敗。

輸掉這一場,德比郡的聯賽不敗終止,聯賽積分也落後諾維奇一分,重新排在了聯賽第二。

在比賽結束之後,迪亞馬雷斯的表情讓人感到很奇怪。

上一場球隊贏下了比賽,結果成為聯賽榜首,迪亞馬雷斯臉上沒看出多少高興,而這一場輸掉了比賽,德比郡跌落聯賽第二,他卻看起來很高興。

不,應該說是輕鬆。

迪亞馬雷斯的臉上重新有了笑容,那樣子就好像重新回到了從前,甚至在大巴車上和伊恩-泰勒打趣,還談起泰勒退役後打算幹什麽之類的家常。

這實在有點......令人奇怪。

其他人不知道的是,當迪亞馬雷斯坐在教練席上,看著球隊落後的局麵,他感到深深的無助與絕望,他不知道自己能幹點什麽,也不知道做什麽才能扭轉不利的形勢。

球員在場上努力拚搏,迪亞馬雷斯在座位上絕望著......

這就是比賽畫麵。

但比賽結束時,迪亞馬雷斯忽然想通了,他看清了自己根本不適應成為主教練,這份工作對他來說壓力太大了,他的婚姻幸福、生活美滿,或許正因為如此,他根本承受不了壓力太大的工作。

即便有能力......也不行。

在想通這個問題後,迪亞馬雷斯反倒感覺渾身輕鬆了,他不需要為球隊失敗擔心,因為萬勝的禁賽結束的,這一切都和他沒有關係了。

他又能回到原本的生活。

事實上,他很享受那種沒有天大工作壓力,輕鬆而自在的生活,而現在這種壓力,還是讓萬勝來承受吧,話說,能者多勞麽。

他這個‘不能者’就追著‘能者’的腳步就好了。

萬勝不知道迪亞馬雷斯把自己歸結在了‘能者’範疇了。

如果他知道的話,他一定會吐槽一句,“男人可不能說自己不行!”,並且給迪亞馬雷斯開上一句玩笑,“你不是不能,是不舉吧。”

當然,他不知道。

在德比郡輸球的同時,他也在看著比賽,也第一時間知道了結果,他吃過晚飯,就從家裏去了俱樂部,等在了俱樂部門前。

沒過多久,俱樂部大巴車回來了。

一個個球員從車上下來,就看來萬勝朝這邊走過來,他沒有讓大家集合起來。

球員們心裏都有些忐忑,因為這一場比賽他們輸了,這還是新賽季第一場失敗,他們不知道萬勝要說什麽,但麵對這樣的情況,大家都會往壞處想。

但他們沒想到,萬勝在眾人的目光下,臉上擺出了笑容,並開口說道,“我們輸掉了比賽。”

大家低頭,沉默。

“但沒關係。”萬勝攥住拳頭,說道,“凡是比賽就有輸贏,不管任何球隊都不可能不輸球,這是早晚要遇到的事情,我們不需要特別在意。”

“但是,我們的目標是冠軍!”

“什麽樣的球隊才能追求冠軍?我來告訴你們,答案可不是實力強的球隊,當然也不會是不敢麵對失敗的球隊,那應該是永不服輸的球隊!”

“輸掉一場比賽沒關係,我們要在失敗中找到教訓,爭取下一場能做的更好,然後我們才能贏下更多的勝利!”

“你們懂了嗎!?”

萬勝說完,就宣布球隊解散,在那之前還通知了一句,“明天假期取消,繼續正常訓練。”

球員們相互對視著,歎氣的答應一聲。

整個過程,迪亞馬雷斯都看在眼裏,他知道萬勝是在給球員們打氣,同樣也知道效果是非常好的,雖然最後宣布明天假期取消的時候,球員們都唉聲歎氣,但他們的精神頭真比之前好了不少。

這就是那些話的作用。

萬勝讓他們傳達了自己對失敗不在意的信息,然後鼓勵了大家一番,並且用冠軍的目標讓大家重新燃起鬥誌,隻有取消假期......不少人或許是失望的,但那和有沒有鬥誌就無關了。

以上就是迪亞馬雷斯分析得到的,同時他也得到了結論--

或許,萬勝就是天生的主教練;而他自己......天生就隻能當萬勝的助手。

他徹底放鬆下來,完全解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