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五章 魯珀特 默多克

萬勝和安妮塔有近三個月沒見了。

小別勝新婚,三個月時間也有點太長了,當晚兩人回到住所就雲雨一番,其中美妙羞怯自不必多說,第二天早上,兩人梳洗打扮完畢,又回到了紐約國際機場,一起登上了去往洛杉磯的飛機。

紐約到洛杉磯,幾乎橫跨了整個美國。

即便乘坐飛機也要五個多小時,不過由於兩地存在三個小時的時差,所以到了洛杉磯以後,要減去3小時的時差,相當於隻飛行了3小時,但很科學的‘計算’是3個小時,時間上還是有點長的。

等兩人到了洛杉磯之後,已經是下午時分了。

萬勝就和安妮塔一起去了默多克家族在洛杉磯的莊園,這也是他們來洛杉磯的主要目的--看望安妮塔的父親,也就是新聞集團的傳奇掌舵人魯珀特-默多克,目前魯珀特-默多克就在洛杉磯的莊園裏修養,他的妻子鄧文迪也在這所莊園裏。

因為鄧迪文的緣故,安妮塔並不喜歡來這裏,她總覺得那個女人,是貪圖父親的錢財。

但這一次她和萬勝商量好,要來看望魯珀特-默多克,魯珀特-默多克也早已知道了她在和萬勝交往,一起想要看看這個‘準女婿’,於是兩人還是按照計劃來了。

默多克家族在洛杉磯所擁有的這一座莊園非常豪華,占地麵積也非常大,從入門走到別墅有近五百米,快走到近前的時候,就碰到了等在那裏的鄧迪文。

鄧迪文隻有不到40歲,打扮靚麗十分年輕。

萬勝仔細打量著鄧迪文。

這個女人看起來也隻比安妮塔年長一點點,說是她的姐姐一點都不為過,可她卻是安妮塔的後母,另外,魯珀特-默多克也是因為鄧迪文,才和前妻安娜。也就是安妮塔的母親離婚的,也怪不得安妮塔不喜歡她。

見麵之後,安妮塔根本沒理鄧迪文,就直接朝房門走去。

鄧迪文也一點都不在乎。

在這個家裏。不止安妮塔一人如此,包括她的兩個哥哥子拉克蘭、詹姆斯以及大女兒伊麗莎白都是如此,他們根本不承認家庭成員裏有鄧迪文這個人。

萬勝禮貌的對鄧迪文點點頭,介紹性的說了一句,“我叫萬勝。是安妮塔的男友。”

“你好,萬勝,我聽過你,你可是中國的名人。”

“謝謝。”

萬勝客氣了一句,心裏想著眼前的女人,其實才是真正的傳奇人物,因為她素有“一個傳奇的中國女人”之稱。

前世萬勝對鄧迪文的了解並不多,但有一點是記得的:她和魯珀特-默多克離婚的原因,牽扯到了英國首相布萊爾,也就是說。這個女人或許和英國首相布萊爾有染。

當然,這是網絡上一些人的猜測,具體情況怎麽樣,除了當事人雙方,其他誰也不知道,。

萬勝也隻是當個八卦來聽罷了。

他可沒心思參與到默多克家族的財政爭端中,也對鄧迪文和年長她36歲的丈夫魯珀特的感情問題不感興趣。

現在他隻是和安妮塔一起來看看魯珀特-默多克。

魯珀特-默多克是個傳奇人物,但關鍵他是安妮塔的父親,萬勝想和安妮塔結婚,最好是能夠得到魯珀特的祝福。

看的出來。魯珀特的精神還不錯。

當看到萬勝和安妮塔一起走進來的時候,正看到魯珀特在傭人的攙扶下,在客廳裏慢慢走著,樣子顯得很有精神。看到安妮塔走進來,他走過來笑道,“安妮,你來了。”說著就看到了一邊的萬勝,打量著道,“你就是萬勝。安妮的男友?”

萬勝點點頭,“是的,默多克先生。”

這時鄧迪文也正走進來,看到傭人沒在攙扶魯珀特,趕忙過來挽住他的手臂,同時埋怨傭人道,“怎麽不知道攙著魯博。”

“是我不讓他們攙著的,自己多走走,身體才會好。”魯珀特解釋道。

鄧迪文立刻道,“那也要注意點!如果你出了事,我要多擔心啊!”

“好的,好的。”魯珀特笑著應了。

安妮塔不屑的撇撇嘴,小聲說了句,“作秀!”,萬勝聽罷一笑,也沒有多說什麽。

扶著魯珀特坐在沙發上,鄧迪文趕忙吩咐傭人準備飲品,幾人就圍坐在小桌旁邊聊了起來。

魯珀特-默多克正在遭受病痛折磨,他甚至不知道自己還能活多久,或許後者的精神折磨才是最關鍵的。

他的一生很輝煌,但人都有年老的時候,每當這個時候,就會想很多事情。

比如現任妻子鄧迪文,魯珀特沒有說出來,其實他心裏也想著,這個女人是真的愛自己,還是更喜歡自己的事業和錢財?

再比如子女繼承

,他會留下很多的財產,這些財產肯定是幾個子女繼承的,那麽財產具體怎麽分配?

另外,讓他頭疼的還有自己的兩個兒子,拉克蘭和詹姆斯都不是那種非常有能力的人,他們還沒有成熟到能夠掌控整個新聞集團,也就是說,即便他製定了某個兒子作為繼承人,新聞集團也可能出現重大變故。

在這些想法之下,魯珀特-默多克就有些悲觀了。

這些悲觀的想法,也直接影響到了心態,於是萬勝就發現,魯珀特-默多克並不像外界想象中那樣強勢,反倒像是個慈祥的父親,看到女兒找到歸宿,他感到十分高興,也不斷詢問著兩人交往的情況之類的。

期間魯珀特-默多克還詢問了萬勝的泰戈爾萬集團情況,還有些不解的談到,“我一直想開發中國市場,這方麵你比我做的好。但我不明白,為什麽你的公司,會選擇放棄在美國的資源,把總部轉移到香港?而且,好像你們的資金也大部分轉移到了中國……”

魯珀特-默多克不解的地方,也是很多泰戈爾萬集團成員,包括凱文-泰戈爾不解的地方。

要是之前有人問題。萬勝肯定隻說什麽戰略之類的,但現在沒必要了,他笑道,“默多克先生。您現在還不知道嗎?”

魯珀特-默多克沉默了下,驟然瞪起眼睛,驚訝道,“難道你早就知道美國經濟會有問題?”

說起經濟問題,魯珀特-默多克立刻精神了不少。

美國的經濟一直都很好。但9月份卻發生了一件在金融行業和頂尖企業看起來很‘危機’的事情,那就是北岩銀行出現了擠兌人潮,之後,由於北岩銀行已經借不到額外資金來償還9月中旬產生的到期債務,又沒有持續現金注入,其所經營的高杠杆性質的業務無法支撐,很快就導致北岩銀行被接管。

這並不是一個單獨的案例。

到現在,就像是很多金融人士預見的,北岩銀行出現的問題,已經輻射到了其他銀行和金融機構。甚至有人開始擔心起,受到事情影響,美國金融會不會出現大風暴。

一些底層民眾,或許還沒意識到什麽,但上層的人物,都已經有不好的預感了,進入10月份,各種專家也開始進行評估和分析。

作為新聞集團掌舵人,魯珀特-默多克自然也很關係美國的經濟問題,這直接影響到新聞集團的經營。當北岩銀行的事情發生之後,魯珀特已經對金融危機有些預見,但他並不能夠確定。

聽到萬勝這麽一說,他立刻意識到一些東西。

同時。很多其他想法也充斥到了腦子裏,比如,如何控製好金融危機對新聞集團的影響,再比如,利用金融危機再並購一些公司?這或許還能成為新聞集團發展壯大的好時機!

要是萬勝知道這位‘準嶽父’大人在想什麽,肯定會有一番感慨。果然是世界的傳奇人物,當遇到經濟危機的時候,第一時間不是去想減少損失,而是想到利用經濟危機並購其他公司……也怪不得新聞集團擴張的這麽快,旗下有那麽多的大公司。

之後兩人又談了談近來美國發生的事情,美國的一些經濟問題以及泰戈爾萬集團在中國的戰略和方向,這些話題牽扯到泰戈爾萬集團,但一般都是魯珀特-默多克在說,萬勝隻是偶爾發表一下自己的意見,但他的意見都是超前幾年的眼光,還是很讓魯珀特-默多克眼前一亮的。

期間,就連安妮塔也隻是聽著,根本插不上嘴,她雖然擔任了道瓊斯公司的首席執行官,可實際上,大部分依靠的還是家族力量,和她本人的能力關係並不大。

現在她也支持剛做事而已。

或許之前,魯珀特-默多克也隻把萬勝當成是安妮塔的男友,準未婚夫,一個相當成功的足球教練,在這番談論之後,他已經認可了萬勝的能力,甚至在考慮是不是在安妮塔結婚之後,讓出新聞集團亞洲區的一部分電視產業,交給泰戈爾萬集團,或者說是萬勝來經營。

他很看好這個準女婿。

同時,想到美國即將麵對的經濟挑戰,魯珀特-默多克也精神了很多,他驟然覺得自己的精力又旺盛起來,他還是那個能一手掌控新聞集團的首席執行官,而不是一個身具病患的年邁老人。

魯珀特-默多克對萬勝顯然相當滿意。

吃過晚飯後,他送兩人到了門口,非常認真的對萬勝說道,“安妮是我的女兒,我相信她的能力絕不弱於她的兩個哥哥,她會接手我的一些產業,我希望你能幫幫她。另外,我更加希望你能帶給她幸福,能做到嗎?”

魯珀特不容置疑的口氣,給人很大壓力,但萬勝回望他的雙眼,堅定的說道,“請你放心,我一定會的!”

魯珀特和萬勝對望一會兒,一起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