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進球

全場記者和球迷都看向德比郡替補席前方。

那個年輕的中國教練正在那裏,雙手比劃著向前推的動作,這個動作代表什麽含義他們不清楚,但可以肯定的是,這一定是德比郡製定的什麽戰術變化的暗號,就和剛才祖-萊爾指揮比賽是一樣的。

記者和球迷紛紛針對性的討論起來。

“難道他的意思是要打反擊?”有人說道。

立刻有人反駁,“不,肯定不是,他們連半場控球都做不到,怎麽打反擊?”

“也許這個中國人就是再想收縮防線防守……”

“對,肯定是的!他不敢進攻!”也有記者肯定的說道。

另外還有記者惡意揣測著,“沒準他就是在學祖-萊爾進行模仿秀……哈哈哈哈……”說著連他自己都跟著笑了出來。

一看這名記者手裏話筒的標誌就知道,他是來自《德比郡體育報》。

……

就在記者和球迷談論的時候,場上伊普斯維奇完成了一波進攻,最終前鋒奧萊爾踢了一個‘飛機’式的遠射,進攻也以此終結,接下來球權交到了德比郡腳下。

由於剛才是對方球員射門出了底線,這是一個門球,由德比郡門將奧克斯來發球。

在之前出現這種門球,奧克斯都是一個大腳開向前場,由於德比郡在前場並沒幾個球員,足球很快又會回到伊普斯維奇球員腳下。

伊普斯維奇球員都有些踢習慣了。現在他們展開陣型進攻,陣型推的有些靠前,後衛線都在禁區前十米開外,就像是在等著奧克斯把球‘傳過來’,以便他們繼續進攻。

但他們沒想到的是奧克斯沒有大腳開球,而是把球傳給了自己的後衛隊友--隊長馬庫斯。

伊普斯維奇前鋒奧萊爾立刻跑過來搶球,馬庫斯表現的很鎮定,等奧萊爾趕過來,他才一腳橫推把球轉移給年輕搭檔艾爾弗雷德,艾爾弗雷德拿球,沒等對方球員過來,就一腳推給了邊路韋伯爾森。

韋伯爾森快速帶球向前衝去。

緊跟著他跑動的節奏,整個德比郡前鋒、中場、後衛三條戰線,全都向伊普斯維奇半場壓了過去。

德比郡的進攻正式拉開了!

波頓-雷特早就衝在了前麵,他身後跟著伊恩-泰勒、莫瑞斯、伊萬-克魯。

韋伯爾森已經帶球過了半場,他一腳把球踢給橫向推了過去,那裏是快速衝過來的中後衛馬庫斯!

從觀眾席上看去,德比郡三條戰線,就像是橫衝著向伊普斯維奇半場移了過去,那種大舉壓上的場麵,極其吸引眼球,讓現場球迷都屏住了呼吸。

等伊普斯維奇球迷反應過來,就開始為球隊擔心了。

……

伊普斯維奇球員完全沒想到德比郡會忽然全線壓上,這種壓上比他們加強攻勢還要來的猛的多,就像是放開手不要防守,全部都投入進攻一樣。

德比郡的陣勢甚至令他們感到窒息。

他們不覺有些慌亂。

對方這種孤注一擲的壓上,令他們感到措手不及,完全沒想到,完全沒有準備,就這樣看著對方全線壓上。他們有些驚奇,感到不可思議,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反應。

德比郡會大舉壓上去進攻?

怎麽可能的?

那感覺就像是看著一座沉積千年的火山,都已經淪為旅遊景點,結果當他們走上火山時,火山忽然噴發了,徹底的噴發了。

他們幾乎隻能下意識去做防守。

結果在防守時,伊普斯維奇有點失去了章法,幸好他們平日訓練、比賽,防守的思想已經刻在骨子裏,才沒有被德比郡第一波進攻打垮,可接下來他們卻不能鬆上一口氣,因為德比郡的狂攻浪潮還遠遠沒有結束。

他們阻止德比郡進攻後,想重新組織進攻進行推進,但德比郡全線壓上,在全場隨時隨刻進行反搶,足球還沒有過半場,就又被德比郡搶了回去,然後他們就又要麵對德比郡的狂攻。

別說是場上球員,就連場外媒體席上的記者們也看傻了眼。

剛才雜亂的談論再也沒有,媒體席上一片安靜,其中很多人都張著嘴看著球場,那樣子和觀眾席上的球迷一樣,他們看著比賽一時間都不知道該怎麽評論。

還是專業的足球解說員反應迅速,他呆呆的看著屏幕,最終還是憋出一句,“德比郡……進攻了!”

但這時候現場的人都看著球場,電視機前的球迷都看著屏幕,沒人去聽解說員說了什麽,所以也沒人深究他對比賽描述的準確性。

要是有注意到的球迷,一樣會糾正一下--

這哪裏是進攻,這是全線進攻,大舉進攻,突然性的把所有精力都投入到了進攻之中的進攻!

……

沒人想到德比郡會突然這麽做,就算剛才看到他們的年輕中國教練做指揮動作也一樣。

德比郡會進攻不意外,但進行這樣全麵,完全放手一搏式的進球,卻是沒人想到的,他們不敢相信那個中國人會突然這麽做,沉悶著防守了一整場的德比郡會這麽做。

要知道距離比賽結束,加上補時時間還有將近二十分鍾呢!

現在就進行這樣瘋狂的進攻,之後怎麽辦?但沒人去考慮這個問題,支持德比郡的人都希望球隊能有收獲,而支持伊普斯維奇的人都為他們的球門擔心著。

萬勝站在場邊。

給全隊下達進攻的指令後,他就一直站在那裏,動也沒動,他凝重的看著比賽,手心攥得緊緊的,青筋迸出。

這是決戰的時刻!

為了應對伊普斯維奇,他悶在辦公室裏研究了兩天,才決定下來采用這種戰術,球隊也為此準備了很長時間。

這幾天來,球隊都在做著相關的訓練。

突然做出戰術性調整,轉防守為進攻,而且是全麵徹底的進攻,光是這個攻防的節奏轉換,就不是球員容易適應下來的,為此球隊進行了很長時間的攻防轉換訓練。

看起來隻是攻防轉換,並沒有什麽困難的,可實際上,轉慢吞吞的被動防守為快速的全線壓上,光是這種比賽節奏的驟然轉變,別說對手會不適應,就連自己的球員也會不適應。

訓練這幾天,萬勝就是希望球員們能快速適應。

他希望看到球隊能很好進行比賽節奏的轉換,至少要快速適應起來,然後趁著伊普斯維奇球員還不太適應的時候,尋找機會完成進球,這樣球隊才有機會取勝。

這是萬勝想到的,對付伊普斯維奇的最好方法了。

麵對一直類型相似,很難有失誤,整體實力處在上風的對手,真不是現在的球隊能應付的。正常交手,又是在客場,萬勝估計球隊勝利的幾率不超過百分之10,而運用這種出奇製勝的方式,隻要球隊能踢好,打進一球,那麽球隊就抓住了勝利的機會。

他要把勝利希望牢牢抓在手裏,而不是去靠運氣贏下對手,他從不相信那虛無縹緲的運氣。

現在這套陣容,防守能力很一般,73點評價絕對不算高,但進攻評價卻很高,達到了78點,要說防守73、進攻78,按照這個評價數值綜合在一起來說,在英甲絕對是數一數二的強隊了,可實際上到了比賽中,想完全發揮防守,再完全發揮進攻,那幾乎是不可能的。

能發揮多少完全看戰術打法!

隻防守的話,就算進攻評價達到100也沒什麽用處,萬勝希望的就是,球隊在完成快節奏的攻防轉化後,能盡量多的發揮出進攻能力,隻有這樣才能趁著對方不適應完成進球。

現在,就到了關鍵時刻!

……

伊普斯維奇一時間不適應這樣快速的節奏轉換,防守做的很倉促,趁著機會德比郡兩波進攻都取得了射門機會,差一點就攻破伊普斯維奇的大門。

球權轉移給了伊普斯維奇。

在之前的訓練中,德比郡場上除了門將外的十名球員全部都在參與進攻中,隻有這樣才能完全發揮進攻能力,作為中後衛,艾爾弗雷德的跑動位置就在中圈附近,他也是綴在陣型最靠後的球員。

他牢牢記住了萬勝的吩咐,不斷在中場跑動,利用瘋狂的跑動來幹擾伊普斯維奇的球員。

進攻防守幾乎都在伊普斯維奇半場展開了,伊普斯維奇想把球傳向前都不容易,當足球到了對方前鋒腳下時,艾爾弗雷德的幹擾起了作用,對方帶球出現了失誤,艾爾弗雷德和回撤的馬庫斯兩人直接關門斷下了球。

現場解說員立刻驚呼,“球又丟了!”

觀眾席上的伊普斯維奇球迷,本來還希望球隊能趁著機會打出一波快速反擊,但看到這一幕就隻能重新坐回座位上,繼續為球隊的球門擔心。

他們失望的神色溢於言表。

於此同時艾爾弗雷德快速向前帶了兩步球,旋即直接掄腳,把足球踢向了禁區左側!

左側是韋伯爾森!

伊普斯維奇沒有疏鬆對兩個邊路的防守,但德比郡攻的很靠前,左路除了韋伯爾森以外,還有跟上來的左邊後衛肯蒂度-考斯塔,當伊普斯維奇的防守球員過去搶球,韋伯爾森已經先一步把球頂給了考斯塔。

那名防守球員再回追,考斯塔再把球踢給韋伯爾森。

利用簡單的二過一,考斯塔和韋伯爾森兩人配合接到了傳球,還甩開了那名伊普斯維奇防守球員。接下來又有補防的球員趕過來,韋伯爾森帶球正準備傳球,可前麵的空間被阻,就隻能再回踢給考斯塔。

禁區左側兩人相互之間的傳球不斷,也讓伊普斯維奇的防守成了無用功。

觀眾席上緊跟著響起了伊普斯維奇球迷的噓聲。

也不知道他們是想用噓聲來給德比郡球員施加壓力,還是噓伊普斯維奇的防守沒有做好,而與此同時,考斯塔已經會橫向帶球朝禁區角上衝去。

“德比郡的二十一號……他帶球衝向禁區!”現場解說員提高音量大喊著,就像是要提醒伊普斯維奇做防守一樣。

但不用他提醒,附近得伊普斯維奇球員也趕了過來,考斯塔想繼續帶球向前衝很困難,他的腳下技術不是很好,也沒有想要繼續帶進禁區,於是他掃了一眼周圍就傳球了。

他把球沿著禁區線橫向踢了過去。

所有人的視線都隨著足球到了禁區另一側,那裏一個身影衝了上來,無暇去看這名球員的號碼,就看到他迎著足球來了一腳抽射!

……

“伊恩——泰勒——!!”現場解說員一聲大喊叫出了這名球員的名字。

萬勝狠狠的攥起拳頭。

臉色猙獰!

伊普斯維奇教練席上的主帥祖-萊爾噌的一下從座位上站起來。

觀眾席上的球迷有一瞬間的窒息,這一刻他們的心髒都停歇了一下。媒體席上那些記者們也瞪大眼睛看著伊普斯維奇球門方向。

全場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泰勒的右腳上!

他揮起右腳直接抽在球上!

足球從禁區線直奔球門而去,所有人的目光也跟著移動到了伊普斯維奇球門方向。

那裏伊普斯維奇門將早已嚴陣以待。

但是,他完全沒想到這腳球居然來的這麽快,而且角度這麽刁鑽,他深吸一口氣,猛地跳起朝足球的方向撲了過去,身在空中的時候,眼睛也跟著足球移動過去,可最終他還是隻能眼看著球從指間擦過。

他跟著轉頭。

然後看到足球越過門線,一頭紮進球網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