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七章 祈禱

剛剛傳球給馬丁-彼得羅夫的伊萬-克魯愣住了,他沒想到自己一腳長傳,就能早就一個進球。

我們領先了?

這個西班牙人還真是不賴啊!

“怪不得教練讓我傳球過去。”伊萬-克魯瞬間想起了剛才萬勝的叮囑,也把進球的功勞大部分歸功在了萬勝身上。

這或許是因為,他和馬丁-彼得羅夫並不熟悉,後者英文發音不是很好,在球隊裏也隻和幾個球員說過話。

但這並不阻礙伊萬-克魯的興奮!

“幹的漂亮,馬丁!”他率先衝過去一般抱住了彼得羅夫。

其他曼城球員也和他一起,紛紛跑到前場爭相和彼得羅夫擁抱。

馬丁-彼得羅夫沒有任何一刻比現在更幸福了。

————

“這是馬丁-彼得羅夫幫助曼城在聯賽打入的第一粒入球!”

“自加盟曼城之後,他在比賽裏表現不差,但卻一直沒有進球,對一個邊前衛來說,進球少並不是問題,但作為一個重要進攻點的球員,進球也是非常重要的。”

“恭喜他能打破自己的進球荒,我們也希望他今後能給曼城帶來更多的進球!”

貝爾巴特的話說進了萬勝的心坎裏。

萬勝很清楚馬丁-彼得羅夫的個人屬性能力,他的個人技術能力很出色,尤其是盤帶和速度,在全隊裏都是突出的,射門能力也不差,但他就是一直沒有進球。

原因是什麽?

剛開始萬勝並沒有發現這個問題,經過很長一段時間後,隨著一場場比賽的進行,他就發現馬丁-彼得羅夫有點德國人的古板。

他似乎對於進球並不渴望。很少插上去助攻,自己也不會帶球尋找機會,在邊路隻會不算的給隊友傳球製造機會。

這種做法沒有錯。但一點不自己找機會,就是個問題了。

萬勝要求彼得羅夫多傳球。他就在場上不斷傳球,要求他突破,他就尋找機會突破。

這兩方麵他都做的不錯。

萬勝沒有要求他自己尋找機會,自己去插上助攻完成進球,彼得羅夫就不會去那樣做。

這就太古板了!

當注意到這個問題之後,萬勝就開始在訓練時,叮囑彼得羅夫有機會的時候,也可以自己來尋找機會。現在能看到彼得羅夫打入進球,他感覺自己的工作有了成果。

這種工作的成就感和球員完成進球又有不同,不是激動,不是興奮,而是一種成功的感受。

當曼城慶祝進球的時候,萬勝就站在場邊,臉上帶著喜悅的笑容。

他為彼得羅夫的進球感到欣慰。

————

看到足球飛入球門,曼城興奮的慶祝進球,切爾西感覺就不太好了。

切爾西球員都沉著臉。

主教練阿夫蘭-格蘭特嚴肅的看著球場,他沒想到給進球會是對方左邊前衛馬丁-彼得羅夫。

格蘭亞對曼城還是有一定研究的。

論進球來說。曼城場上最有能力進球的球員無疑就是前鋒達倫-本特,再有威脅的就是厄齊爾、席爾瓦、伊萬-克魯等球員,再往後甚至羅伯特-卡洛斯、萊斯科特。都要比馬丁-彼得羅夫強,他們本賽季至少有過進球,馬丁-彼得羅夫是一個進球都沒有。

他沒想到馬丁-彼得羅夫能利用機會,打破自己的進球荒!

能說是切爾西運氣不好嗎?

格蘭特搖搖頭,他知道是球隊有些疏忽大意的,曼城右側和中路的進攻太強勢,左側馬丁-彼得羅夫大多表現出的是突破和傳球,這一場更是這樣,他們的防守對曼城左路疏忽了。

想到這裏。格蘭特立刻叮囑球隊要注意左側。

不管格蘭特想要彌補的做什麽,曼城已經打進一球領先了比分。

這是事實。

曼徹斯特體育場的歡呼聲可以說明一切。

現在格蘭特必須考慮。切爾西如何追平比分,或者說。他們怎麽樣才能在曼徹斯特體育場全身而退的問題了。

————

雖然丟了一個球,但對於切爾西來說,還沒有到肯定輸球的地步。

上半場還沒有過去,他們還有時間追回來。

比分落後,切爾西也沒有驚慌失措,他們依舊打的很穩,可他們卻不知道該怎麽球突破曼城的防守,主要是巴拉克被限製住了。

艾拉諾-布魯默對巴拉克的防守太嚴密了,那感覺像是防守‘生死仇敵’一樣,甚至在無法防守的情況下,他根本好不猶豫的選擇用犯規來阻止。

這種防守讓巴拉克根本無法正常發揮。

切爾西其他球員對艾拉諾-布魯默的做法很憤怒,他們希望幫助巴拉克分擔防守壓力,把巴拉克從布魯默的‘魔爪’下解放出來,可布魯默完全認準了巴拉克,即便其他球員在身邊拿球,他也不‘放過’巴拉克。

這就讓切爾西其他人和巴拉克都很無奈了。

布魯默的防守明顯是賽前的布置,布魯默的防守能力相當出色,即便巴拉克甩開了布魯默,要麵對曼城比平時穩固的多的防線也不容易。

切爾西場上球員很頭疼,作為主教練的格蘭特也很頭疼。

他不由得看向一側。

那個中國人好像隨時隨刻都站在場邊,很少回到教練席坐著。

那感覺像是……和球員一起‘戰鬥’一樣!

格蘭特心裏吐槽一句,也不得不承認,對方的不年輕真是個優勢,如果是他站在場邊,集中精力的看比賽,也很難簡直一整場,畢竟作為教練是可以坐著的,沒必要一直站著。

但對方每一次比賽都是這樣。

一些媒體也很喜歡針對萬勝的這個習慣開玩笑,他們說,“曼城為什麽經常贏球?因為他們有十二個球員,總是比對方多一個。”

當然,現在不是想這些的時候。

這個中國人對比賽的布置出乎了他的意料,沉穩的防守反擊,後場大將布魯默的貼身防守,兩個針對性的變化,都擊在了切爾西的軟肋上。

他現在有些明白,為什麽對方這麽成功了。

曼城和切爾西的比賽,說白了隻是一場聯賽,可對方卻看準了切爾西最近的情況,針對性做出嚴密布置,肯定還在賽前做過針對性的戰術訓練,在這樣的備戰下,曼城場上取得優勢是很正常的。

就單說這兩個布置,就不是一般足球教練能做出來的,格蘭特不認為自己能做出如此精準的判斷,顯然對方在備戰上,有自己的深刻理解。

有能力的人,總是更容易成功。

尤其足球教練來說,經驗是很重要的,但天賦其實更加重要,有些足球教練沒多少經驗,但帶隊卻非常成功,有些足球教練,即便有過職業球星經曆,在成為主教練之後,也很難取得什麽成績。

當前世界足壇,年輕出眾的教練很多,像是穆裏尼奧、貝尼特斯,他們都是40歲左右就成功了,相對於足球教練來說,40歲還非常年輕。

這個年輕的中國人的成名更早——不到30歲,甚至回憶起來,他隻過25歲就開始走向成功了。

現在想想,這還真是天賦問題!

再回想自己也是年少成名的主教練,隻可惜大半輩子都沒有走出以色列,失去了更進一步的機會。

格蘭特有些黯然神傷,但他還是想著怎麽樣做調整才能挽回局勢。

很快隨著雙方幾波進攻,上半場時間到了,主裁判吹響了比賽結束的哨聲,之後雙方進入了中場休息。

在客隊更衣室裏,格蘭特總結了上半場比賽,並安排了下半場的打法。

簡單來說,就是加強進攻!

在落後丟球的情況下,加強進攻肯定是不二選擇,當然,怎麽加強進攻也是問題,格蘭特選擇了直接換上兩名前場——皮薩羅、喬-科爾!

喬-科爾自不必多說,他是切爾西的老隊員了,也是英格蘭的國腳,在技術和速度上十分出眾。

皮薩羅是一名秘魯球員。

1999年,年僅21歲的皮薩羅成為了德國聯賽曆史上的第4位秘魯球員。

在雲達不萊梅取得成功後,皮薩羅選擇了加盟拜仁慕尼黑,當時800萬歐元的身價,證明了皮薩羅的實力,來到拜仁後,皮薩羅延續了不萊梅時期的良好勢頭,球迷們親切地稱他為“印加之神”(ingagod)。

皮薩羅兩個賽季打入37個進球,成為拜仁奪取02/03賽季聯賽杯賽雙冠王的重要一員。

在拜仁的日子裏,無論鋒線搭擋是巴西人埃爾伯,還是荷蘭射手馬凱,皮薩羅都可以與他們很好地配合,最大限度地發揮拜仁的攻擊力。

無論球隊成績如何,他都是全隊發揮最穩定的球員之一,幾個賽季的進球數量也十分穩定。

上個賽季,拜仁在聯賽中發揮不佳,再加上皮薩羅與拜仁的合同到期結束,他選擇了自由轉會到英超。切爾西給皮薩羅提供了一份4年大合同,皮薩羅欣喜的披上了藍軍戰袍。

但是皮薩羅來到切爾西後,半年時間表現很可憐,出場10次,僅僅一個進球的數據,讓主教練格蘭特都對他失去了信心。

現在,當球隊有了危機,格蘭特又想起了這位昔日拜仁射手。

在這個關鍵時刻,他進行了一次賭博式的調整。

“希望他能給球隊帶來進球……”

當皮薩羅和喬-科爾登場的時候,格蘭特站在場邊,默默祈禱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