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吃了雲姨

天豪大酒店,屬於SH市第一黑幫狂狼幫的大本營,用日進鬥金形容它都不為過,裏麵有著各個層次的官員,富豪,名流。

有的人在裏麵一擲千金,有的人卻在裏麵身敗名裂,這是一個黑暗與肮髒的聚集地。

天豪大酒店門口,流逸雲一臉著急的出現在了這裏,從阿諾德的別墅到這裏他一秒鍾都沒有停歇,用盡了自己的全力,但也花了足足10分鍾的時間。

要是雲姨出了什麽事情的話,他絕對不會原諒自己的。

想到雲姨,流逸雲一臉殺意的向著酒店門口走去,門口在看門的小混混看見流逸雲隻是隨意的看了他一眼,而後又互相聊了起來。

像流逸雲這種人在他們看起來就是一個老婆被裏麵大人物釣走的屌絲,這種人他們不知道處理了多少了,反正也翻不起浪花來,等會去把他拖出來就行,還可以在那些大人物麵前露個臉,說不定就被看上,飛黃騰達了。

流逸雲一臉殺意的走到酒店前台,語氣急促的向著麵前濃妝豔抹的服務員問道:“你有沒有看見一個長得1米77左右,大概30歲的女人被人帶進這裏,快告訴我他們在哪裏!”

看見流逸雲一臉著急的樣子,那服務員不屑的笑了一聲,又是個屌絲,隨即淡淡的開口道:“這位先生,我們這裏有好多人呢,不知道你找的是哪一個,而且我們是不可以泄露顧客信息的哦!”

聽見服務員的話,早已暴怒的流逸雲,一把掐住了她的脖子,把她脫了出來,雙眼發紅的怒聲道:“快的告訴我,不然你信不信你會死在這裏”

“她。。她。在。。酒店。。541號房。。咳咳咳。。快點放開我。”服務員有些缺氧的斷斷續續道。

“哼”流逸雲一把把她摔了出去,隨即向著酒店樓上跑去,“這麽久了也不知道雲姨怎麽樣了?”流逸雲有些擔心,也不管是不是驚世駭俗,直接動用了自己的真氣,化為一道殘影向著樓上趕去。

那濃妝豔抹的服務員,慢慢地緩過了氣,看著自己被摔的渾身青腫的身體,眼中劃過強烈的恨意。

看見流逸雲的背影消失,拿起電話就打了出去,“哼,敢惹老娘,你今天看你怎麽出去!”放下電話,她一臉恨意的暗罵道。

酒店541號房,流逸雲直接一腳踹了過去,把房間的大門直接被踹飛了出去。

流逸雲也看到了房間裏的場景,隻見房中,雲姨被脫得衣裳半裸,昏迷在了**。

在她上麵一個滿臉**邪的青年人正一臉**笑的在脫著他的衣服,看見流逸雲突然闖了進來,有些驚訝,不過瞬間臉色就變得陰沉了下來,對著流逸雲語氣不善的說道:“你是誰?誰讓你進來的,狂狼他們是吃幹飯的嗎?”

流逸雲視乎沒聽見他說的話,雙眼瞬間就變得通紅,語氣壓抑。

一頓一頓的說道:“你,該,死!”那如冷冽的語氣似的房子溫度都下降了許多。

看著流逸雲那好像要殺人的目光,青年也被嚇了一跳,比了一下雙方的體型,本著好漢不吃眼前虧的想法,剛剛想低個頭。

就聽見門外傳來一陣腳步聲,隨即一起黑衣大漢走了進來。

看著那群黑衣大漢,青年臉上一喜,囂張的對著他們說道:“你們是吃幹飯的嗎?怎麽讓這個人闖了進來,快幫我把他轟出去!”

“是,鋒少,請見諒,我們馬上把他轟出去。”其中一個領頭的人,站出來向著青年有些恭敬的道了聲謙。

隨即對著身後的人說道:“剛子,猛子你們去把他轟出去!”

“是,大哥”2個長得強壯的黑衣人從中走了出來,剛子一臉不屑的對著流逸雲陰笑道:“小子,乖乖的給我我們倒下吧!也不看看你是什麽東西,竟敢來我們狂狼幫的地盤鬧事!”說完他一拳向著流逸雲打去。

“啊!!”他全力的一拳,打中了流逸雲,可是自己胳膊直接被其護體真氣給反彈的筋骨盡碎,躺在地上哀嚎了起來。

“哼”看了他們一眼,流逸雲眼中帶著殺意。

隨手一拳打在剛剛靠近的猛子身上,“噗”猶如氣球爆開的聲音,猛子的心髒直接被他打成了碎片,倒在地上抽搐了兩下便死了。

看著猛子直接被流逸雲打死,房中的人一驚,那大哥剛剛想說什麽。

隻聽見“嚶嚀”一聲,姬雲慢慢的醒了過來,看見出現在自己身邊的流逸雲眼中出現了一抹喜色,開始瞬間她的臉色就開始變得通紅,雙腿開始不由自主的摩擦起來。

“哼,你竟然還敢給雲姨下來藥,很好,很好啊!”看見雲姨的狀況,流逸雲怎麽會不知道她被人下藥了,咬牙切齒的怒聲道。

“這個。。這個。。是誤會!”那青年看見流逸雲說殺人就殺人,青年有些結巴的想要解釋,可是流逸雲沒有給他這個機會,直接把他從5樓扔了下去。

“咕咕”看著流逸雲這狠辣的作風,就算是那些黑衣人都不禁咽了咽口水,有些膽怯的看著他的背影。

流逸雲看都沒有看他們一眼,起身來到雲姨的身邊,用真氣封住了她的穴道,使她先昏迷了過去,不過還是要先找個安靜的地方去幫雲姨解除體內的**毒,不然拖得太久對她的身體不好。

抱起雲姨,流逸雲看都沒有看那些黑衣大漢一眼,直接從樓上跳了下去,瞬間消失在了夜色中,隻留下一句話在空中回蕩“回去告訴你們幫主,這件事他也有責任,我會和他算賬的,叫他等著我!”

看見流逸雲離去時的身影,黑衣大漢大哥的眼神莫名的閃爍了幾下。

隨即對著身後的眾人揮了揮手叫他們退下,不過其雙眼一直看著流逸雲離開的背影,不知道在想什麽。

離開天豪,流逸雲直接帶走雲姨回到了家中,放下懷中的雲姨,流逸雲剛剛想要給她把把脈。

突然一雙玉手環在了他的腰上,一條滑膩的香舌在他的脖子間四處的遊走。

“嘶”流逸雲吸了口涼氣,有些想要掙脫,但最為一個兩世處男的他有舍不得那美好的享受。

就在他糾結時,一陣魔音傳來,

雲姨吐氣如蘭在流逸雲背後說道:“我。。。我要。。給我。。給我”聽見雲姨的話,流逸雲瞬間雙眼血紅,像失去了控製一樣向著雲姨撲來過去。

“吱吱吱”房中傳來了木床劇烈搖晃的聲音,一聲聲的魔音傳了出來,良久伴隨在一聲壓抑至極的低吼,聲音才慢慢的平靜了下來。

(ps:求求支持啊!給個收藏嘛~各位讀者大大,情節好書展開了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