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收服彪虎

天豪酒店的門口,流逸雲有些不屑的搖了搖頭,隨即漫步走了進去。

雖然對於其他人來說這狂狼幫是個龐然大物,但在他的眼裏什麽都不是,憑他一個人就可以完全的毀了它。

來的天豪酒店的裏麵,流逸雲還沒有說話,馬上就從前台跑出來一個小混混,對著他有些討好的問道:“您是那個。。那個。。昨晚的那位吧!我叫小八,我們虎爺叫我在這等你!”

叫小八的混混本來想要好好恭維一番,但苦於不知道流逸雲的名字,隻好直接把自己的目的說了出了。

“虎爺?”流逸雲聽見他說道的虎爺有些好奇的反問道,他記得他並不認識這個虎爺啊!

看見流逸雲疑惑的樣子,那小混混有些訕笑的說道:“虎爺就是我們老大,昨天晚上見到了您的身手很是佩服,所以叫我在這裏等您,他說有事和你聊。”

聽見小混混的話,流逸雲明白了過來,原來是昨天那個黑衣老大啊!

就是不知道他找自己有什麽事,照理說他們還是有仇的。

不過以他的實力也不用懼怕什麽。隨即淡淡的對著那小混混說道:“既然如此,那我就和你去見見那虎爺吧!希望不用讓我失望!”

聽見流逸雲的話,小八一喜,有些高興的道:“既然如此我就帶您去虎爺那裏,這裏請。”說完就帶著流逸雲向著樓上走去。

二樓的一間總統套房中,流逸雲又看見了昨晚那虎爺,滿臉的橫肉,一臉的凶神惡煞加上一道刀疤從眼角劃到了耳根,一身魁梧的身材,長得就像個黑社會。

不過看見流逸雲走了進來,他馬上露出了一副討好的笑容。

輕笑的說道:“這位大俠,我是彪虎,你叫我虎子就行,我。。。”彪虎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流逸雲打斷了,

他有些不耐煩的說道:“不用叫我大俠,我叫流逸雲,我現在就想知道你找我有什麽事,照理說我們是敵人不是嗎?”

聽見流逸雲的話,彪虎的臉色出現了一絲尷尬,不過隨即他還是回複了過來,討好的解釋道:“原來是雲少啊!雲少昨晚的事真心不關兄弟我的事,那孫家和我們幫主比較熟悉,孫家大少的事我們也不好幹預。至於敵人嘛!雲少你有把握打到狂狼幫嗎?”

聽見彪虎的話,流逸雲慢慢的走到自己麵前的桌子幫,隨意的用手摸了一下,隨即轉過身來,有些邪笑的問道:“你以為呢?”

話音剛剛落下,隻見那木桌“嘭”的一聲,瞬間化作了一片片的碎片飄落在地。

看見這一幕,彪虎的眼中一縮,對於流逸雲更加的敬畏了。

咽了口口水,彪虎幹笑了一聲,說道:“既然如此,雲少不知我可不可以和你一起對付狂狼?畢竟這狂狼幫作為SH市的第一幫派,人數不少,要是亂起來對您也不好是吧!”

聽見彪虎的話,流逸雲終於知道他找自己是為了什麽了,看來這彪虎的野心也不小啊!

隨即他有些玩味的說道:“嘖嘖嘖,你不是狂狼的人嘛!竟然要和自己幫主作對,還有我為什麽要和你合作,你有什麽價值呢?還是你們都死了我省心一點。”

聽見流逸雲的話,彪虎還沒有說什麽,他身後一個黑衣人直接憤怒道:“小子,虎爺和你合作是給你麵子,不要以為自己武功好就無敵了,信不信我斃了你。”

說完隨手從自己懷中拿出一把黑色手槍,槍口直對著流逸雲。

看見他掏出了槍,流逸雲的臉色瞬間冰冷了,語氣不善的對著彪虎說道:“這是你的意思?準備的挺全的啊!我勸你們不要拿槍指著我,因為我會忍不住殺了你們。”

感覺到流逸雲話語中的殺氣,彪虎不禁打了個冷顫。不過想起他剛才的話,還是沒有叫手下把槍放下。

看見彪虎的動作,流逸雲冷哼了一聲,瞬間化為了一道殘影消失再來原地。

當彪虎在發現他時,隻見自己的手下無力的倒在了地上,已經沒有了呼吸。

但渾身上學看不出任何的傷口,看的彪虎有些渾身發冷。

一把槍正對準了他的腦袋,流逸雲一臉笑意的看著他,但在他的眼裏如同魔鬼的笑容一樣。

看見流逸雲眼裏那毫不掩飾的殺意,彪虎有些結巴的說道:“那個雲少,剛才隻是玩笑。。。對,是玩笑!”

“是嗎?我看你真的想要殺了我吧?既然如此,你就去死吧,說完就要按下手中的槍。

“你住在sh市,總要知道各種消息的吧!我可以幫你,幫你拿到SH市的一切情報,絕對不會有人再來打擾你。”看見流逸雲直接要殺了他,彪虎閉上眼睛快速的說道。

“嘭”子彈從彪虎的耳邊劃過,帶過的的伶俐風刃使得彪虎有些發冷。

摸了摸自己臉色的冷汗,彪虎有些虛脫的倒在了地上。“記住你自己說的話,以後你的命是我的了,我隨時可以去取,你懂了嗎?”

聽見流逸雲淡淡的卻飽含殺氣的話從身後傳來,彪虎有些膽怯的恭敬說道:“是,是,我以後一定聽您的!”

看見彪虎恭敬的樣子,流逸雲點了點頭,隨即向著他問道:“說吧!狂狼在哪裏,以後你就是這狂狼幫的幫主了!”

“呼”彪虎舒了口氣,隨後有些小心的回答道:“狂狼今天去外省了,好像要和人談什麽生意,要後天才可以回來。

不過你放心,他一回來我就通知您。”

聽見彪虎的話流逸雲點了點頭,隨即有些好奇的問道:“那個人怎麽樣了,他們是什麽背景”聽見流逸雲的問話,

彪虎有些害怕的回答道:“孫峰倒是沒有死,不過也是全身癱瘓,下半輩子隻能在**度過了,不過他們孫家倒是有些本事,他們在我們市很有財力,據說我們新來的市長,就是孫家的親戚!”

“嗯,我知道了,我先走了,以後但凡有關於我的消息你要第一時間通知我知道嗎?”流逸雲語氣有些低沉的對著彪虎吩咐道。

“是,我明白。”聽見流逸雲的話,彪虎滿臉認真的答道。

“嗯”流逸雲淡淡的看來彪虎一樣,隨即也不管他,直接從窗口飛了出去,瞬間消失在了他的眼中。

看著流逸雲的背影,彪虎舒了口氣,想要去偷偷的報複他,但一想到他恐怖的戰鬥力,瞬間打消了這個念頭。

隨即叫人進來把房間處理了一下,望這外麵的夜空,他歎了口氣,不知道自己是做對了還是錯了。。。。。。

外麵,流逸雲飛快的在房屋間穿梭,如同一隻靈敏的猴子一般。

他知道彪虎可能不是真心臣服他,可是難道他就沒有後手嗎?要知道他可是有宗師級的醫藥技能啊!

突然他麵色一凝,對著自己身後語氣不善的說道:“出來吧,從我離開天豪時你們就在跟著我了!有什麽目的說吧!”

“啪啪啪”一陣鼓掌的聲音傳了過來,洛隊一行四人慢慢的出現在了流逸雲的麵前,

流逸雲瞬間麵色凝重了起來,他可以感覺到他們的實力不凡,尤其是帶隊的中年男人,給了他一種生命的威脅。

流逸雲慢慢的凝聚起自己的真氣,戒備了起來,氣氛突然有些沉重。。。。。。(ps:求支持拉,各位讀者大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