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四章劉邦

“就是現在!”心中一動,在流逸雲打飛了一個騎兵,動作有些不穩時,樊噲舉起長刀,一下就來到了他的身前,對著流逸雲的脖子就是一刀砍去。

“哼,等的就是你。”暗哼一聲,流逸雲身體微微後仰,躲過了他這一擊後,一個掃腿,直接把樊噲踢飛了出去。

“浩氣引爆!”把樊噲踢飛後,流逸雲渾身的肌肉開始鼓動了起來,一絲絲異樣的波動從他的體內傳了出來。

“噗噗噗”當流逸雲的身體鼓動到一定的程度後,隻見一股強大的能量從他的全身上下激射了出來,一瞬間就籠罩住了所有的大軍。

“轟”隻聽見一道巨響傳來,那強大的能量直接爆炸了開來,爆炸產生的威力,頓時把那上萬的大軍轟的魂飛魄散。

但是詭異的是,在這威力巨大的爆炸下,流逸雲周圍的環境根本就沒有被破壞,就連那呆在流逸雲不遠處的樊噲都沒有受到一點的傷害。

“呼,這浩氣引爆果然好用,看來這神體還有許多我不知道的能力啊!我以後可要好好的探尋一下了。”看著那大軍全部被消滅,流逸雲鬆了口氣說道。

這浩氣引爆可是流逸雲這麽多天,根據自己的神體領悟出來的一種技能,在一瞬間把自己神體內的能量轉化為浩然正氣,把浩然正氣射出體外後,再把它引爆,這一招可以對任何靈體造成傷害。

唯一的一個缺點就是,對於有著肉身的生物,這一招根本就沒有一點的用處。

這也是為什麽樊噲沒有受傷的原因,雖然他是傀儡,但是他的肉身還是存在的。

“咳咳,賤民,我絕對不許你打擾大王的大事,所以你必須要死。”就在此時,樊噲突然爬了起來,一臉蒼白的說道。

“想要我死,我想就憑你的實力應該不夠吧?”流逸雲歪著頭笑道。

對此,樊噲也沒有說什麽,目光陰沉的瞥了流逸雲一眼後,“嘭”的一聲,樊噲的身體竟然直接爆炸了開來。

“自殺了?不對,這是轉生術?”有些疑惑的嘀咕了一句,流逸雲忽然想起了什麽,臉色大變的喊道。

隨著流逸雲話音的落下,隻見他麵前那樊噲爆炸後的碎肉,竟然開始一塊塊的拚湊了起來。

對此,流逸雲雖然很想要去打斷他,但是他不敢冒這個險。

要知道轉生術可是被譽為三大邪術之一的,不僅僅是在地球,就算是在仙界也是赫赫有名的,流逸雲在藏書閣就見過它的介紹。

以自己的一切作為代價,把自己轉生成為另一種生物,一旦轉生成功,根據轉生的生物不同,實力會出現不同情況的增強。

最恐怖的是,轉生後的生物具有強大的感染性,一旦有人被其傷到的話,就會立刻變成和它一樣的怪物,並且不停的攻擊人類,就和生化危機一樣。

曾經在仙界就有一個施展了轉生術的強者,差點毀滅了整個仙界,在他死後,這轉生術就被銷毀了,沒有想到在這裏還會看見轉生術。

而且在轉生術施展的過程中,是不能去打擾的,不然的話就會受到一種特殊的詛咒,雖然不知道詛咒是什麽,但是流逸雲並沒有想要去嚐試一下的想法。

“吼!”終於,那些碎肉拚湊結束了,這時出現在流逸雲麵前的是一隻和電影中的異性有些像的怪獸,鋒利的手爪和那不停搖擺著的尾巴,使得流依都有些頭皮發麻。

眼中露出了一抹金光,流逸雲瞬間就得知了它的屬性。

“姓名:樊噲種族:無年齡:無戰鬥力:600000

技能:殺戮本能、感染強化、自爆

武器:無物品:無”

看著現在那怪物的屬性,流逸雲的眉頭都不由的皺了起來,他沒有想到這轉生之後實力提升的這麽快,現在它的實力都要和自己差不多。

雖然技能隻有三個,但是每個看上去都不簡單啊!

雙眼嗜血的看了流逸雲一眼,隻見那怪物兩隻有力的後肢一用力,一下就來到了流逸雲的身邊。

雙爪向著流逸雲的臉上抓去。

心中一驚,流逸雲手臂上雷光一閃,一道雷電就射了出來,直接把它擊飛了出去。

沒辦法,這怪物的感染能力太嚇人了,流逸雲可不想嚐試一下自己神體的防禦力。

“吼吼”被流逸雲擊飛在地上,那怪物立刻就站了起來,目光死死的盯著流逸雲,顯然是把他當成了獵物。

“防禦力還挺強的。”低語了一聲,流逸雲手上的雷光突然在掌心中凝聚了起來,而與此同時,流逸雲的胳膊也開始慢慢的震動了起來。

雷光在流逸雲的掌心凝聚到一定的程度後,隻見流逸雲的胳膊猛的一抖,那雷光直接就飛了出去。

雷光飛出流逸雲的手掌後,開始慢慢的變的巨大起來,一眨眼的功夫就化為了一道長達數十米的雷電,直直的向著那怪物射去。

“轟隆”一聲,地麵直接被那雷電轟出了一個長約30米的深坑來,一絲絲灼熱的氣息從深坑中散發了出來。

皺眉向著那深坑看去,就在流逸雲想要看看那怪物有沒有被消滅時,隻見一道黑影直接向著他襲來。

“嘭”腳下一用力,躲過了那黑影後,流逸雲發現那黑影就是那怪物,不過被雷電劈中,渾身有些焦黑罷了。

看見流逸雲躲過了自己的攻擊,怪物呲了呲牙,快速的來到了流逸雲的身邊,對著流逸雲就發動了猛烈的攻擊。

它的利爪,尾巴,牙齒都化為了最犀利的武器,一下就壓製住了流逸雲。

“啪”再次躲過那怪物向著自己抽來的尾巴後,流逸雲渾身突然冒出了一層層的電流,在電流中還有著一絲絲的金光存在。

反手抓住那怪物的尾巴,流逸雲手上一用力,把它向著地麵撞去,“轟“的一聲,怪物被撞在了地上。

“幽蓮冰炎,凝冰!”低喝一聲,隻見一朵藍色的蓮花突然從流逸雲的心髒部位飄了出來,一下就落到了那怪物的身上。

“嗤嗤嗤”幽蓮冰炎落到那怪物的身上後,開始散發出了一道道的寒氣來,直接把那怪物給冰凍了起來。

“呼,幸好有著幽蓮冰炎的存在,不然的話,估計真的是麻煩了。”看著那被冰封住的怪物,流逸雲舒了口氣說道。

其實對於這怪物流逸雲還是挺無奈的,這怪物的實力本來就和他相差不多,雖然沒有什麽特殊的能力,但是戰鬥的本能和感染能力實在是太過於的棘手了,再加上那驚人的防禦力,流逸雲對它也沒有什麽辦法。

現在隻能先困住它,等以後再去處理它了。

把那怪物收到自己的體內世界後,流逸雲看著那九根蟠龍柱,臉上露出了一抹冷笑。

走到離自己最近的一根蟠龍柱前,流逸雲拿出屠龍匕就要砍上去。

但就在此時,一道金光劃過,竟然把流逸雲的屠龍匕彈開了。

轉身向著自己身後看去,流逸雲發現一個身穿龍袍的男子不知道什麽時候出現在了他的身後,看著那男子,流逸雲嘴角一挑,有些不確定的問道:“劉邦?”

“哼,大膽刁民,見到朕為何不跪?”瞥了流逸雲一眼,劉邦一臉高傲的說道。

“嗬嗬,朕?漢朝都已經滅亡千年了,你還算是哪門子皇帝?”流逸雲一臉鄙視的說道。

“你知道什麽!等朕成就了不死之身,朕一定會君臨天下,再次建立大漢朝!”劉邦有些激動的說道。

“建立大漢朝?就憑你一個人,你做什麽夢呢?”流逸雲搖著頭說道。

“嘿嘿”笑了一聲,劉邦有些得意的說道:“你個刁民知道什麽,朕在建這陵墓時,就收集了百萬人的靈魂,到時候等朕的不死身一成,再把那百萬靈魂化為大軍,這天下還有誰能夠擋我?”

“百萬人的靈魂?劉邦你是瘋了嗎?你就不怕天譴嗎?”聽見劉邦的話,流逸雲有些不敢置信的喊道。

“哈哈哈,天譴又算什麽,等朕的不死身一成,這天也擋不住我。”劉邦有些猖狂的說道。

“我看你這種人留在世上就是一種禍害,還是早些死了好。”眼中精光一閃,流逸雲趁著劉邦沒有反應過來,手一揮,那屠龍匕頓時劃在了蟠龍柱上。

在屠龍匕之下,那蟠龍柱就像紙糊的一樣,直接被劃出了一道巨大的口子。

“昂”一陣帶著痛苦的龍吟聲傳來,把那劉邦給嚇了一跳。

“刁民你竟然敢。。。。。。”看著蟠龍柱上的劃痕,劉邦有些驚怒交加的喊道。

“我有何不敢的,你給我去死吧!”輕哼一聲,流逸雲再次舉起匕首向著那蟠龍柱劃去。

但是就在此時,流逸雲隻感覺自己的頭一暈,下一秒就出現在了朝堂之上。

而那劉邦正坐在最上麵的龍椅上,一臉陰沉的看著流逸雲。

“又是一處異空間嗎?有點意思。”笑了一聲,感覺到周圍沒有危險後,流逸雲渾然不在意那坐在上麵的劉邦,隨便找了個地方就坐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