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三章上官家出手

“那好吧!有需要你找我。”看見上官雪那一臉豪氣的樣子,流逸雲對著她笑道。

“恩”點了點頭,就在上官雪有些不知道應該說些什麽的時候,一道大笑聲從她身後傳了過來。

“哈哈哈,逸雲你也來了啊!怎麽樣,和我家小妹聊的不錯吧!”

尋著聲音看去,流逸雲看著走到自己麵前的上官雄,有些好奇的說道:“上官大哥,你怎麽也來了?”

“哎。。。,還不是那賞金獵人的事情嘛!也不知道這賞金獵人發了什麽瘋,一直和我們上官家作對,我們家族已經有好多人遭到襲擊了,所以這次我爺爺和小妹出來,我特意帶了些保鏢陪著他們。”

上官雄臉上的表情有些陰沉了下來。

“這倒也是挺麻煩的。”流逸雲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說道。

“好了,不說這個了,這次是我們各大家族齊聚,我想那賞金獵人也不敢出現,走,逸雲我有些事情要和你說。”擺了擺手,上官雄對著自己小妹笑了一聲後,拉著流逸雲就離開了這裏。

見狀,上官雪有些不滿的皺了皺自己的鼻子。

“怎麽了,上官大哥?”看著上官雄把自己拉到宴會的角落裏,流逸雲有些疑惑的問道。

“還不是那亞特蘭蒂斯的事情嘛!”看了流逸雲一眼,上官雄對著他說道:“你這幾天有時間嗎?我已經準備好了,三天後我們就出發。”

“我倒是沒有問題,一直有時間,但是你們家被賞金獵人盯上了,你就這麽和我離開,不怎麽好吧!”流逸雲有些困惑了。

揮了揮手,上官雄一臉霸氣的說道:“你放心好了,我們上官家可不是吃素的,對於賞金獵人,我們都已經布置好了,要是他們敢來的話,嘿嘿,我保證他們有來無回。”

感覺到上官雄語氣中的殺氣,雖然有些好奇他說的布置是什麽,但是流逸雲還是沒有去詢問。

看著上官雄,流逸雲聳了聳肩說道:“既然如此,那我們就三天後出發吧!對了,在哪裏集合?”

“我會去找你的,這次我們可是要出海了。”上官雄對著流逸雲笑道。

“恩,我還沒有出過海呢!希望不會讓我失望吧。”笑了一聲,流逸雲有些期待的說道。

“放心好了,大海絕對會讓你驚歎的。”上官雄一臉向往的說道。

“好了,我還有事就先走了,逸雲你好好的玩吧!”說完亞特蘭蒂斯的事情,上官雄拍了拍流逸雲的肩,直接就離開了。

見狀,流逸雲歎了口氣,再次一臉無聊的逛了起來。

過了好一會,這讓流逸雲煎熬的宴會終於是結束了,和老爺子坐在車上,流逸雲有些好奇的問道:“爺爺,你和那些家族的家主都在聊些什麽?”

“嗬嗬,不就是那些丹藥的事情嘛!還有就是你的婚事。”老爺子一臉笑容的說道。

“噗呲,我的婚事?”流逸雲的嘴角有些抽搐了。

“恩,沒錯。”看看著流逸雲,老爺子摸著胡子說道:“你是劉家的繼承人,那你的婚事應該早點定下來,本來我和上官家那老東西已經說好了,如果你不願意的話,我從新幫你找一家。”

“這還是算了吧!爺爺,你知道我有喜歡的人了。”流逸雲一臉的無奈。

“有喜歡的又怎麽樣,你作為我們劉家下任家主就是多娶幾個都沒有事情的,而且作為劉家家主,你的正室必須是門當戶對的人,至於其它人,就隨便你了。”老爺子一臉霸氣的說道。

“我本來就不想當什麽家主。”對此,流逸雲小聲的嘀咕了一聲,隨即看著窗外發起了呆來。

見狀,老爺子有些鬱悶的搖了搖頭。

“等等,停車!”突然,隻見流逸雲雙眼一凝,急忙在車內喊道。

“怎麽了,逸雲?”叫司機停下了車後,老爺子有些不解的問道。

“沒什麽,爺爺你在這等一會,我去去就來。”來不及解釋,流逸雲急忙走下車,向著前方跑去,隻留下一臉疑惑的老爺子。

來到距離車子100米遠的地方,流逸雲手上冒出了一層金光,一拳就向著自己麵前的空氣打去。

“哢擦,哢擦”一陣陣玻璃破碎的聲音傳來,隻見流逸雲麵前的空間一陣晃動,隨即顯現出了兩隊人馬來。

其中一隊帶頭的正是上官雄,在他身後還站著上官家的老爺子上官霸和上官雪,以及一眾的保鏢。

而和他們對立的則是一群手持槍械的外國人。

“逸雲,你怎麽來了?”看著突然出現的流逸雲,上官雪有些驚喜的喊道。

而那一群外國人眼中則是露出了凝重的和疑惑,他們明明記得這處空間已經被封鎖了,這華國人是怎麽出現的?

走到上官雄的身邊,流逸雲有些疑惑的問道:“這是怎麽回事?”

“他們是賞金獵人的人,沒有想到他們的膽子這麽大,竟然敢來截殺我們。”上官雄咬著牙說道,說完,整個人不禁晃了晃。

“你們怎麽了?”看著上官雄他們明顯不對勁的樣子,流逸雲有些皺眉了。

“剛剛他們放出了一種迷藥,搞的我們現在都是全身無力。”上官雄有些臉紅的說道,對於自己被算計,很是不甘。

點了點頭,流逸雲一臉隨意的說道:“要我幫你解決掉他們嗎?”

“這次也隻能拜托逸雲你了。”上官雄也知道現在不是逞強的時候,有些無奈的說道。

走到那些外國人的麵前,流逸雲不屑的看了他們一眼,一臉冰冷的說道:“離開或者死!”

“哈哈哈,華國小子,你說什麽?離開?你以為你是誰?我告訴你就算是華國GAJ的人,都不能這麽和我們偉大的賞金獵人說話,你找死嗎?”聽見流逸雲的話,那些賞金獵人紛紛怒視著流逸雲說道。

“看來你們是要死了!”冷笑了一聲,隻見一道雷光在流逸雲的身體上浮現,隨即向著那群賞金獵人射去。

那些賞金獵人根本來不及躲閃,直接就被雷電射中。

被雷電射中的賞金獵人,渾身一顫,隨即整個身體就像風化了一樣,漸漸的化為了虛無。

看著那些賞金獵人詭異的下場,上官雄等人看向流逸雲的目光中不由的出現了一抹恐懼。

而流逸雲的臉上則是露出了一抹笑容,剛剛那招是他剛剛想出來的,把雷電瘋狂的壓縮,使其的威力變得強大,現在看來效果很是不錯啊!

轉身走回上官雄的身邊,流逸雲手掌微微張開,一道道的金光瞬間從他手掌中射了出來,進入到了眾人的體內。

隨著金光的入體,所有人頓時感覺自己的身體恢複了力量,不再感到那麽的虛弱了。

“要我送你們回去嗎?”幫眾人解除了迷藥後,流逸雲對著上官雄問道。

“呼。。。”吐出了一口氣,上官雄一臉陰沉的說道:“這就不必了,這賞金獵人失敗了一次,接下來應該就沒有埋伏了,看來我們上官家還真是被小瞧了啊!”

說到最後,流逸雲能明顯的感覺到一陣殺氣。

“這好吧,那我就先走了。”聞言,流逸雲也沒有說什麽,打了個招呼後,直接就離開了這裏。

看著流逸雲離開,上官雄走到上官霸的身邊,輕聲的問道:“爸,接下來我們。。。?”

“叫他們都出手吧!這次賞金獵人實在太過分了,也是時候讓他們見識一下我們上官家的實力了,雖然我不能去攻打他們的總部,但是他們在華國的人一個都不要出去了,而且以後,華國就是賞金獵人的禁地!”上官霸一臉霸氣的說道。

“是,我立馬去準備!”從自己懷裏掏出一個手機,上官雄一個電話就打了出去。

因為這件事,這一晚華國可謂是相當的“熱鬧”。

各個省市地方的軍隊紛紛出動,隻要是賞金獵人的人都被抓捕了起來,就連他們的暗哨都被抓了起來。

而且,對於上官家的動作,其餘各個家族不僅沒有阻止,還都是提供了一點幫助。

在上官家的努力,和其他家族的幫助下,華國賞金獵人組織的人,可以說是被抓了個幹淨,隻留下了三兩隻小貓。

而這一切,流逸雲並沒有去關注,救了上官一家後,流逸雲和老爺子直接就回家休息了。

第二天一早,流逸雲起床洗漱了一番後,看著窗外的朝陽,有些好奇的舉起戒指問道:“陳平,你叫我幫你找肉身,你的肉身到底在哪啊?”

“你去找一張京都的地圖,我指給你。”陳平的聲音在流逸雲的腦中響了起來。

叫人取出一張京都地圖後,流逸雲把它展開在了桌子上,一臉隨意的說道:“好了,現在你把它指出來的吧!”

“恩”

流逸雲感覺自己手上的戒指傳來了一股力量,帶著他的手指就在地圖上劃了起來。

劃了許久,手指終於在一處地方停了下來,而陳平也是有些興奮的說道:“流逸雲,我的肉身就在這裏。”

“竟然是這裏!”看著陳平指出來的地方,流逸雲的臉上露出了吃驚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