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胡同遇襲

平靜的聽著課,流逸雲有些留戀這種生活,但是他有一種強烈的預感自己以後的生活可能沒有這麽平靜了。

“鈴鈴鈴”一陣響亮的鈴聲打破了流逸雲的思緒。

看著老師離開了教室,流逸雲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書本,隨即向著學校食堂走去。

“喂,流逸雲你等等我。”突然身後響起的聲音使得流逸雲一愣,隨即有些好奇向著身後看去。

隻見左夢容抱著書本,有些氣喘的小跑了過來,胸前的堅挺在奔跑中一蹦一跳的,看的流逸雲有些眼熱。

壓下自己的欲望,流逸雲一臉淡然的向著剛剛到自己身旁的左夢容問道:“怎麽了?左同學你找我有什麽事嗎?”

“哼,沒事就不能找你嗎?今天本小姐給你麵子和你一起吃飯,你高興去吧!”看見流逸雲無視自己的樣子,左夢容不由的嬌哼一聲,一臉嬌蠻的說道。

說完,不等流逸雲回答,直接拉著流逸雲就向著學校食堂走去。

看著左夢容拉著自己流逸雲不由有些苦笑,她現在可不想招惹這個麻煩。

走在校園裏的其他人看見自己的女神學校的校花,竟然和流逸雲走在一起,都不禁有些目瞪口呆,看著流逸雲的目光想要噴出火一般,恨不得把流逸雲一腳踢開換成自己。

看著周圍同學那充滿仇視的眼神,流逸雲有些苦笑,現在自己可成為全校男生的公敵了。

舒了口氣,流逸雲掙脫開左夢容的手,有些不悅的說道:“左夢容,左同學你有什麽事就直說吧!現在拉拉扯扯的對你的形象也不好吧!我都快要成為全校男生的公敵了!”

“哼,本小姐拉你是你的福氣,這麽不高興嗎?至於其他人我才不管呢!”聽見流逸雲的抱怨,左夢容瞬間就發飆了,大聲的嬌哼道。

隨即一言不發的拉著流逸雲就向著食堂走去,完全無視了周圍所有人的眼光,“哎。。。”流逸雲苦笑了幾聲,也隻好跟了過去。

在他們走後,一個人影慢慢的出現在了他們的位置,看著他們離開的背影暗暗地咬牙切齒道:“好好好,該死的左夢容老子要你做我女朋友,你不樂意,現在竟然和一個窮屌絲這麽親近,你給我等著,還要那個流逸雲我要你好看,哼!”

說完,拿出手機就打了個電話出去,對著電話裏的人交代了幾聲就放下了手機。

掛了電話,他臉上露出了一抹猙獰的笑容,對著流逸雲的方向暗哼了一聲,隨即慢慢的離開了。

陽光撒在大地上,流逸雲慢慢的向著家的方向走去,想起今天中午不由感到十分的鬱悶。

中午左夢容把他拉到食堂後就直接離開了,壓根沒有要和他一起吃飯的意思。

可是現在恐怕他和校花在一起吃飯的消息早就傳遍了整個學校了,以後在學校的日子可就麻煩了,想來這才是她的目的吧!

想起這個流逸雲就恨的牙癢癢,要不是在學校裏,他早就把她拉過來打屁屁了,竟然敢來算計自己。

平複了一下思緒,看著自己來到了一個昏暗的胡同,流逸雲想都沒有想直接走了進去。

這可是他回家的近路,雖然有些昏暗陰冷的像是鬼胡同一般,但他從來都不信這個,再加上不想多走個二十分鍾的路,所以他一直是走這裏的。

剛剛來到胡同裏流逸雲突然看見在胡同一邊猛的跑出來一群人,瞬間把他包圍了起來。

看著突然出現的人,流逸雲一驚,隨後細細的感應了一番卻發現都是些小混混,並不是什麽修煉者和異能者。

隨即放下了心去有些好笑的看著他們,他倒要看看是誰要和他作對。

“哼,小子你還在笑,等一會我們要你哭出來!”

領頭的一個魁梧中年壯漢走了出來,看著流逸雲臉上的笑意,仿佛受到了什麽汙染一般,一臉囂張的叫道。

看了他一眼,流逸雲搖了搖頭,語氣清淡的說道:“好吧!現在告訴我你們是誰,找我幹什麽?”

“哼,小子你聽好了我是狂狼幫的大頭,這次有人出錢要買你一條腿,你乖乖把腿伸出來讓我們打斷還可以少些皮肉之苦,不然的話就不是一條腿這麽簡單了!”

那領頭的大漢大頭一臉傲氣的說道。“哦,是嗎?不知道是誰竟然要我的一條腿,可以告訴我嗎?我十分的好奇啊!”

聽見那大頭的話,流逸雲露出一抹邪笑,輕輕地問道。

要是有真正了解他的人一定可以知道又有人要倒黴了,每次他做出這個動作就代表他真的生氣了。

“哼,小子,你不必知道,看你的樣子也不肯乖乖配合,就讓你大爺我來幫幫你吧!”

不屑的冷笑了一聲,大頭直接衝了上去,一個直拳重擊就想把流逸雲撂倒。

看見向著自己打來拳頭,流逸雲躲都沒有躲,直接正麵受了他這一拳。

“嘭”的一聲輕響,流逸雲紋絲不動沒有一點反應,但那大頭卻發出來一聲哀嚎,捂住自己的手倒在了地上,隻見他右手指上的關節嚴重的發生了扭曲,看樣子是完全的碎了。

流逸雲看他一臉的凶殺之氣,知道他平時可能沒有少害人所以直接廢了他一隻手,省得他以後出去害人。

“我擦,這小子學過功夫,大家給我一起上,我倒要看看他能打幾個!”捂著自己的手,大頭向著身後的人喊到。

到現在他還以為流逸雲隻是練了些硬氣功罷了,隻要人多就可以堆死他。

“是,大哥”身後的一群小混混,聽著自己大哥的命令,雖然有些害怕流逸雲詭異的功夫,但還是硬著頭皮衝了上去。

看著衝上來的小混混,流逸雲不屑的笑了笑。隨即腳步輕輕一跨就躲過了一個小混混的拳頭,身體隨意一擺抓住了一個小混混的手臂就把他拎了起來,隨手甩了幾下,流逸雲就把他當做一件兵器向著他們掄了過去。

看著流逸雲單手舉起一個人向他們砸來,其餘的小混混都有些頭皮發麻,單手舉起一個人要多大的手勁啊!

有些膽怯的小混混們顧不得自己的老大,慢慢的向後退著就想要逃跑。

看著他們的動作,大頭倒在地上捂著手,心裏暗暗的罵道:“一群膽小鬼,看老子以後怎麽訓你們,還要那孫易你也給我等著不是說這小子是個窮學生嗎?我日,你見過那個窮學生有這樣的身手?”

看見他們想要逃跑,流逸雲可沒有打算放過他們,手上巧勁一使,那小混混就被他當做回旋鏢一般打了出去,瞬間把其他人都打倒在地,至於那小混混早就口吐白沫的暈了過去。

看解決了這些小混混,流逸雲拍了拍手渾不在意的直接無視了他們,慢慢的走到大頭的身邊,

流逸雲一腳踩在了他的身手,語氣陰沉的說道:“現在你可以告訴我是誰叫你來打我了吧?”

可是大頭渾然沒有發現自己的處境,一個勁的叫囂道:“小子,你知道我是誰嗎?我是狂狼幫的人,快點放開我,不然你等著我以後殺你全家!”

“狂狼幫是嗎?”流逸雲露出一抹邪笑一隻手輕輕地在他身上一拂,“啊。。你對我幹了什麽?啊啊啊。。疼死我了!”大頭剛開始還沒有感覺,但不一會就哀嚎的叫道。

“好了現在可以告訴我是誰叫你來的了嗎?不然你就一直疼下去吧!”看著大頭淒慘的樣子,流逸雲淡淡的說道。

剛剛他可是直接用真氣封住了他的奇經八脈,並逆轉他的痛神經,所以他才會痛不欲生,雖然一會疼痛就會消失但他以後可也會失去所有的感覺,變成一個徹底的廢人,對於想要對付自己的人流逸雲可從不手軟。

“是。。是,孫家的二少爺孫易叫我來的,他。。。咳咳,他說你搶了他的女人,要我們打斷你一條腿給你好看!”

大頭有些斷斷續續的說道,說完他剛好感覺自己不在感到痛苦了,鬆了一口氣的同時,對著流逸雲不禁感到恐懼異常。

可憐的他還不知要不了幾天他就會失去所以的感覺,成為一個徹底的廢人。

“是嗎?難道又是那個孫家?”流逸雲摸著下巴,有些無語的說道,這幾天他怎麽感覺自己老是和孫家犯衝呢?

孫易他知道,他們班上一個左夢容的追求者,家室不凡,沒有想到他竟然這麽狠,要他的一條腿。

眼中寒光一閃,流逸雲向大頭確定道:“你說的是我們SH市,那個孫家嗎?他是不是還要一個大哥叫孫鋒?”

“是。。是,就是他們一家,他爸叫孫天和我們幫主的關係不錯,所以我才來幫忙的。”痛過了的大頭瞬間老實了許多,直接回答道。

“嗯”流逸雲點了點頭,看來是他們家沒有錯了,可是就在大頭話音剛剛落下時,胡同裏瞬間刮過一陣冷風,使得流逸雲都不禁打了個冷顫。

一陣陣的黑色濃霧刮了起來,瞬間把他們一群人都包裹了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