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第二條龍脈

“物品:邪神晶石碎片屬性:未知能力:未知來源:未知“看著自己神視之眼給出的信息,流逸雲一驚。

自己身邊除了那神秘的血色龍玉外,這可是自己第二次發現連神視之眼都看不穿的東西了。

看著自己手裏的晶石,流逸雲發現其中有著一股詭異的能量在勾引著他,“吸收了它吧,快點吸收了吧,有了裏麵的能量你就天下無敵了。。。”一聲聲如同魔鬼的聲音在流逸雲的腦中回響,就在他忍不住要拿起晶石吸收時,

“轟”一聲巨響傳來,若隱若現的“忠”字發出了強烈的紅光,一下子把所有的魔音都驅散了。

流逸雲一個激靈,瞬間清醒了過來,看著自己手裏的黑色晶石有些後怕的嘀咕道:“幸好幸好,沒有想到差點著了它的道,太恐怖了,竟然會迷惑住我的心神,我可不想變成諾克的那副死樣子!”想起諾克變身後的恐怖模樣,流逸雲搖了搖頭,直接把黑色晶石收入了係統空間之內。

對於係統他可是無比的信任的,我可不相信進了係統空間,這晶石還可以誘惑到自己。

果然,一進入係統空間,黑色晶石就像遇到了天敵一般,頓時安靜了下來。

看著處於空間中的晶石,流逸雲向著月兒問道:“月兒,你看看這晶石裏麵能不能吸收能量點?”他現在的能量點可是很不足啊!

聽見流逸雲的話,過了一會,月兒的聲音才悠悠的傳來:“經過係統的檢測,這個晶石裏麵有著一股邪惡破壞的能量,不能被係統所吸收,宿主還是努力去尋找其他能量吧!”

聽見月兒的話,流逸雲翻了翻白眼,有些無奈的說道:“我說月兒,這個係統有這麽垃圾嗎?我找到這麽多東西,就沒有幾個可以吸收的,這我要什麽時候才可以把係統完全開啟啊!”

聽見流逸雲的牢騷,月兒有些委屈的聲音傳了出來:“這個。。。這個,宿主你也不能完全怪係統,現在宿主係統開啟度太低,隻要宿主開啟到30%,那天地間絕大多數的能量,係統就都可以進行吸收了,所以宿主請努力吧!”

聽見月兒的話,流逸雲有些無語,說到底還是因為係統開啟度不夠啊!看來以後要在去找些含能量點的物品了。

“啊。。。好疼!”就在流逸雲為了以後思考的時候,一聲痛呼使得流逸雲清醒了過來。

看著已經醒過來的狂狼,流逸雲露出一抹邪笑。慢慢的走到他的身邊,搖了搖頭,對著他說道:“這麽樣?我說你跑不了的吧狂狼,嘿嘿,現在還不是落到了我的手裏。”

而狂狼看見流逸雲走過來,起都不敢起來,雙手護胸,一副要被侵犯了的樣子。

配上剛才流逸雲說話的語氣,不明身份的人還以為,流逸雲要對他做出什麽禽獸不如的事情呢!

看著狂狼的動作,流逸雲臉上的青筋爆出來了幾根,老子又不是要上你,有必要做出這麽一副樣子嗎?忍住了一巴掌打死狂狼的衝動,流逸雲語氣不善的說道:“好了,廢話我也不多說了,告訴我你剛才和那個臭老頭說的是什麽地方,那個地方有什麽用,還有他來至的組織有什麽實力,都說出來吧!不然我要你知道什麽叫做地獄。”

聽見流逸雲的話,狂狼眼珠子轉了幾下,語氣不足的說道:“你放棄吧!老子是不會告訴你的,我還想活命呢!隻有你發誓放過我,我才會告訴你。”

“哼,你沒有討價還價的權利!”聽見狂狼的話,流逸雲怒哼一聲,手一揮瞬間就出現了幾根銀針。

狂狼還沒有反應過來,流逸雲瞬間把針刺入他的和穀穴、風池穴和肩頸穴三大痛穴之中,手指輕撚,流逸雲還打入了一道真氣進去。

看著瞬間刺入自己體內的三根銀針,狂狼一開始還沒有什麽感覺,剛剛想要嘲笑流逸雲一番,突然之間一陣劇痛就傳了過來。

“啊。。。啊。。什麽東西。。好痛啊!”看著疼的滿地打滾的狂狼,流逸雲嘴角露出了一抹邪笑,本來他隻用銀針就可以使他痛的死去活來的了,但是他竟然敢打雲姨的主意,雖然他特意在紮針時注入了一絲真氣,算是對他的一點懲罰吧!

看著狂狼在地上打了半天的滾,就在他要暈過去時,流逸雲來到他的身邊,手輕輕的劃過,瞬間就取下了他身上所有的針。

對著躺在地上,沒有力氣起來的狂狼,流逸雲淡淡的說道:“現在可以說了吧!不然我保證你等會體會到的痛苦是現在的百倍。”

“我。。。我說。。。”聽見流逸雲的話,狂狼一顫,立馬回答道。

看著流逸雲一直盯著他,咬了咬牙,狂狼虛弱的說道:“那。。那個諾克大師來自歐盟的邪神教,據說是一個神秘的邪教組織,關於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他也沒有告訴我。。。咳咳咳,這次他們找到我,就給了我一張地圖,據說裏麵有龍脈的線索,我剛剛派人找到了那處地方,就在京都的楚王墓裏。”

“龍脈嗎?”聽見狂狼的話,流逸雲一喜,沒有想到他剛剛想要去找帶有能量點的物品,就發現了龍脈的線索,上次那條龍脈提供的10萬點能量可是使他念念不忘啊!

而且就算他吸收了龍脈,也不會對華國造成什麽影響。上次吸收了龍脈後,他就問過月兒了,月兒告訴他按照地球的環境是不會產生龍脈的,可不知道為什麽偏偏就有了這麽多的龍脈,就好像是被人硬生生的安到地球上的。

不清楚怎麽回事的流逸雲也不高興多想,直接忽視了過去,反正他可以得到能量點就行。

回過神來,流逸雲看著狂狼,一臉笑眯眯的說道:“好了,既然如此,快點把地圖交出吧!”狂狼有些猶豫,可是一想到剛才的痛苦,打了個冷顫,慢慢吞吞的把地圖拿了出來。

看見狂狼拿出的地圖,流逸雲一把搶了過來,感覺到其上帶著的一絲奇特能量,知道不是假的,直接把它收入了係統空間之中。

拿到地圖了的流逸雲,轉過身來,看著自己麵前的狂狼,好像在考慮應該怎麽處理他。

“你你。。。不要殺我!”看見流逸雲眼中出現的殺意,狂狼一驚,有些驚恐的喊了一句,飛快的向著另一個方向跑去。

可是就在這時,一道真氣瞬間打入了他的身體,把他的心髒直接給打爆了,結束了他那罪惡的一生。

流逸雲最後還是感覺留著他也沒有什麽用,還容易暴露自己,就讓他去地獄配孫天做伴吧!把狂狼的屍體收入了空間,流逸雲一個電話直接打給了彪虎。

電話剛剛接通,流逸雲還沒有說話,彪虎就一臉著急的問道:“雲少,事情怎麽樣了?”流逸雲出去了這麽久,他也是著急壞了,要是流逸雲沒有殺了狂狼,他可是也得跑路了。

“嗯,你派人去接收狂狼幫吧!至於狂狼,你再也見不到他了,還有我的那件事快點去做!”流逸雲的語氣依舊是那麽的平淡,但彪虎聽了在激動的同時,對流逸雲更加的敬畏了,他可不想步狂狼的後塵。

“是”彪虎答應了一聲,語氣比之前真誠了許多。

掛了電話,流逸雲想了想也不高興再去彪虎那裏了,直接回家了,他可是記得自己有一個任務完成了,就是不知道那獎勵的《九幽禦鬼訣》到底是什麽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