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白玉骨劍

“嗬嗬,你小子怎麽又來了?我叫你辦的事情怎麽樣了?”剛剛進入異空間,流逸雲還沒有來得及打量一下,就聽見一聲嬌媚的聲音傳入了他的耳中。

聽見這嬌媚的聲音,流逸雲一顫,隨即有些不爽的說道:“好了,胡媚兒你快點出來吧,這裏黑乎乎的我完全看不清,還有那個女孩怎麽樣了?你沒有對她做什麽吧!”

“嗬嗬,你還真是直接。”胡媚兒輕笑了兩聲,隨即流逸雲感覺自己眼前一亮,又出現在了那個戰場之上。

看著坐在骨山上對著自己輕笑的胡媚兒,流逸雲皺了皺眉頭,四處打量了一下,發現並沒有左夢容的身影,語氣有些不善的對著胡媚兒說道:“我的那個同學呢?胡媚兒你把她放在哪裏了?我告訴你要是她出了事,我就算拚死也要和你再打一場!”

聽見流逸雲霸道的話,胡媚兒淡淡的一笑,完全不把他的威脅放在心上,調笑的說道:“哈哈,原來你這麽緊張她,不知道她是不是你的小情人啊!放心吧,她沒有事,我把她放在另外一個空間了。”

看著流逸雲聽見她的話放下心的樣子,胡媚兒語氣一轉,飽含殺氣的說到:“話說我叫你辦的事情怎麽樣了?孫天死了嗎?”

好像被她語氣中的殺意所感染,戰場上一具具的白骨骷髏都不由的嗡嗡作響,好像要複活過來一樣。感受著撲麵而來的殺氣,流逸雲有些咂舌,受傷的女人傷不起啊!

感歎了一聲,流逸雲直接從係統空間之中拿出了孫天的屍體扔在地上,一臉淡然的說道:“你自己看吧,孫天我已經幫你殺了,現在可以放我離開了沒有?”

流逸雲話音剛剛落下,就見坐在骨山上的胡媚兒瞬間來到了他的身邊,雙眼通紅的看著流逸雲腳下的屍體。“你。。。你,就這麽死了?哈哈哈哈哈,你死了,死了。。。。。。”確認了是孫天的屍體,胡媚兒渾身煞氣翻滾,有些神誌不清的呢喃道。

看著胡媚兒好像發瘋了的樣子,流逸雲一愣,有些無奈的歎了口氣,問世間情為何物?隻叫人生死相許。想了想流逸雲直接運起了自己身體裏麵的浩然正氣向著胡媚兒輸去,雖然浩然正氣是鬼物的克星,但在流逸雲的控製下,它並沒有傷害到胡媚兒,反而在進入她體內的瞬間化作了一道道的精神能量,使得胡媚兒清醒了過來。

清醒過來的胡媚兒看著自己身前孫天的屍體,又看了看流逸雲,無奈的歎了口氣。手一揮,瞬間一團鬼火出現在了孫天的屍體上,隨著孫天慢慢的被燒成灰燼,胡媚兒的神情也好了許多,但還是難遮她眼底的悲傷。

看了一眼一直站在自己身邊的流逸雲,胡媚兒一邊向著遠處的骨山走去,一邊語氣淡淡的說道:“行了,你完成了我交代給你的事情,我馬上就會送你回去,放心好了那時候你的小情人會和你一起出去的。現在你和我來,你幫了我一個大忙,我不喜歡欠別人人情,我送你一個寶物算是還了這個人情了。”

聽見胡媚兒的話,流逸雲一喜,能夠被胡媚兒這個級別的人稱為寶物的東西能簡單嗎?沒有想到自己還有這個好運。

跟著胡媚兒走了一會,看見她突然在一座骨山前停下了腳步,流逸雲有些疑惑了,難道寶物就放在這座普通的骨山裏?撓了撓頭,流逸雲隨即有些疑惑的看向了胡媚兒。

麵對著流逸雲那疑問的目光,胡媚兒好像沒有看見似的,慢慢的走到了骨山的麵前,二指並攏成劍,胡媚兒對著骨山一劃,嬌喝一聲“給我開”瞬間就見骨山中間裂開了一道巨縫,瞬間整個骨山就被一分為二,露出了其中的東西。

看著骨山化為兩半,流逸雲眼皮急跳,還好他沒有和她拚命,不然的話看情況,自己還得被虐一頓啊!摸了摸下巴,流逸雲向著骨山露出的東西看去,他倒要看看是什麽寶貝。

看向骨山中央,流逸雲一驚,隨即被一陣驚喜所替代。

隻見骨山原來的中央位置插著一把巨大的白骨巨劍。劍身長有2米2,完全超過了流逸雲的身高,通體雪白的骨劍並沒有那種陰惻惻的感覺,反而有著一種玉石雕刻的藝術品般的美感。

劍身上沒有任何的花紋,隻有這一道裂紋貫穿了整個劍身,給它留下來唯一的瑕疵。

重劍無鋒,大巧不工這句話用在它的身上好像並不合適,它劍鋒鋒銳,好像可以劃破虛空一樣,使得流逸雲有些割裂感。看著自己麵前的白玉骨劍,流逸雲有些驚喜的向著胡媚兒問道:“這就是你要給我的寶物?”

“嗯,隻要你可以拿到它,它就是你的了!”聽見流逸雲的問題,胡媚兒隨意的回答到。但她的心裏早就泛起了冷笑,這白玉骨劍她早就發現了,可是憑借她的實力都一直靠不近骨劍,他可不相信流逸雲有拿到它的實力。

她帶流逸雲來這裏,不過是打算讓他知難而退罷了,反正寶物已經給他了,他拿不拿的到就是他的事了,她還還了個人情。

聽見胡媚兒的話,流逸雲也沒有多想,快步的就向著骨劍走去。“嘭”就在他剛剛靠近骨劍一點時,一道巨大的劍氣突然從骨劍之中激發而出,瞬間就把流逸雲打飛了。

“我日,好疼啊!”揉了揉自己的胸膛,流逸雲一臉不爽的從地上站了起來,沒有想到這把骨劍竟然有著這麽的的威力。剛剛麵對著那道劍氣,流逸雲竟然有一種麵對天地的感覺,看著自己胸口破碎的衣服,流逸雲哭笑一聲就打算放棄了。

他總算知道為什麽胡媚兒會帶他來拿這把骨劍了,想必也是感覺他拿不起來吧!

搖了搖頭,流逸雲剛剛想要放棄離開,被他放在係統空間中的黑色晶石突然劇烈的顫抖了起來,好像遇到了什麽親人一般。看著那黑色晶石的異動,流逸雲咬了咬牙,一把把它拿了出來,或許這就是他的機會呢?

“嗡嗡嗡。。。”就在他拿出黑色晶石的瞬間,骨劍突然劇烈的顫抖了起來,慢慢的顫抖的聲音越來越大。就在流逸雲有些不知所措的時候,骨劍瞬間化為一道白光來到流逸雲的身前。

“唰”骨劍剛剛來到流逸雲的身前,那黑色晶石也脫手而出,一下子融入了骨劍之中,化為了骨劍的一部分。看著融合了黑色晶石的白玉骨劍漂浮在自己的身前,流逸雲有些謹慎的向著它抓去。

感覺到被他抓在手裏依舊沒有任何反應的白玉骨劍,流逸雲終於放下了心。來不及看看這把骨劍的屬性,流逸雲直接把它收入了係統看見之內,他可是沒有忘記這還有個胡媚兒呢?

而站在流逸雲身後的胡媚兒早就已經驚呆了。她沒有想到流逸雲竟然真的可以拿到那把白玉骨劍,看著流逸雲轉過身來,胡媚兒一揮手,直接把他送出了鬼域外,她怕過一會她會忍不住出手搶了他的白玉骨劍。

身體一輕,看著周圍熟悉的環境,流逸雲終於鬆了口氣,呆在胡媚兒的地盤他太壓抑了。

向著周圍一看,看見依舊躺在地上的左夢容,流逸雲趕緊抱起她就向著醫院跑去,現在還是離這個胡同遠點的好,而且他剛剛發現左夢容的情況已經拖不得了,得馬上去醫院讓他進行治療。

至於那些小混混嘛?嘿嘿,他可沒有看見他們的屍體,想必是被胡媚兒留了下來吧,剛好還省的他去麻煩彪虎了。

抱著左夢容,流逸雲向著市中的醫院快速的跑去。

(ps:求各位支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