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黑袍人

醫院的病房之中,流逸雲有些皺眉的在想著什麽,房間裏的氣氛一時之間也變得有些壓抑。

從剛剛吳老的講述中,流逸雲終於明白他的頭發為什麽會突然之間變得花白了。

自從幾天前他和流逸雲告別後,就在一個花草小攤上看中了一株怪異的小草,隨即買了回去放在自己的房中當了一個擺設。

可是讓他沒有想到的是,就在他剛剛把怪異小草放到自己房間中的當晚就發現了恐怖的一幕。

當天晚上,吳老有些失眠,就在他剛剛起床想要去喝些水的時候,突然從那怪異小草上發出了或明或暗的紅光,在他還沒有反應過來之時,瞬間射入了他的體內,紅光把他和小草連為了一體。

就在紅光射入他體內的瞬間,他就感覺自己的生命力慢慢的向著那怪異小草中湧去,不一會他就失去了所有的體力混倒在了地上。

當第二天一大早他醒過來時,就發現自己的頭發完全變得花白了,連體力也下降了許多,可是那株怪異的小草卻是更加的有活力了。

本來他想要立即把那株恐怖邪惡的小草摧毀的,但一想起它那神奇詭異的樣子,吳老就把它封存在了一個小屋裏,每天都去研究一下,看看能不能發現什麽,但一直到了現在還沒有研究出什麽結果。

“恩,對了,吳老你可以形容一下那株小草長什麽樣子嗎?”思考了一會的流逸雲突然對著吳老問道。

聽見就流逸雲的問題,吳老一怔,隨即緩緩的開口道:“那株小草長的是挺詭異的,我記得它一共有五片葉子,每片葉子上都有著一條血紅的細絲,好像在跳動的血管一樣,十分的詭異。”

“這樣嘛!”聽見吳老的話,流逸雲又皺起了眉頭,心中自己所知的藥草一株株的閃過,但流逸雲完全沒有發現一株和吳老形容的一樣的藥材。

搖了搖頭,流逸雲有些無奈的說道:“我也沒有見過這種小草,不過既然它有這麽詭異的能力我可也想要去見識一下,不知道吳老你同不同意?”

聽見流逸雲的話,吳老笑道:“哈哈哈哈,逸雲你要去看當然沒有問題了,我剛好也要去研究一下它的特性,你的醫術比我還好,說不定還可以幫上我呢!”

“恩,那就多謝吳老了!”聽見吳老的話,流逸雲對著吳老謝道。

隨即看了躺著**的左夢容一眼,流逸雲轉身對著左淩誌說道:“左叔叔,夢容這就交給你了,我也要去上學了,等明天早上我再來看她。”

聽見流逸雲的話,左淩誌點了點頭,也知道不能耽誤別人的學習,隨即對著流逸雲笑道:“逸雲那你就快去吧,夢容這裏有我們就行。”

“恩”流逸雲點了點頭,和吳老約定了一下去他家看那株詭異小草的時間,隨即看了左夢容一眼,就離開了醫院。

看著流逸雲離開,左夢容的眼中閃過一抹不舍,隨即又立刻隱沒了下去。但是卻被站在一旁的左淩誌給看了個正著。看著離去的流逸雲和自己躺在病**的女兒,左淩誌的眼中閃爍著精光,誰也不知道他在想著什麽。

“啊。。。舒服啊!”出了醫院的流逸雲在陽光的照射下,眯著眼睛呻吟了一聲。

一邊向著學校走去,流逸雲一邊想到“希望這回不會遇到楊月吧!不然可就又有得煩了!”想起自己的班主任楊月,流逸雲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隨即加快了行走的速度。

話分兩頭,現在的賀威正在自己的房間裏瘋狂的摔著東西。

一回來他就向著自己的父親去詢問了有關那威嚴中年人的身份,但最後得知的結果差點使得他嚇尿了。沒有想到自己在醫院碰見的竟然是左家的家主。

左家這可是一個真正的龐然大物啊!據說左家的先祖是和太祖一起打天下的,在軍隊中有著十分強大的號召力,而且左家在政界和商界也有著強大的勢力,可以說是國內的一流家族了,他家這麽點身家在左家麵前可能連個螻蟻都不如吧。

反正當他父親知道這件事後,就直接禁止了他的一切行動,並且警告他不許再去找流逸雲報複。

畢竟流逸雲和左家家主認識,誰也不知道他們的關係如何,要是一不小心得罪了左家,他可是哭都沒有地方哭去。

“我艸,難道我就報不了仇了嗎!想我威少什麽時候被這麽戲耍過!”憤憤的摔下自己手中的花瓶,賀威有些發狂的吼道。

但他也知道他現在要去報複流逸雲是完全不可能的了,就憑流逸雲認識左淩誌這一條就打斷了他報複的路。

“嗬嗬,我不甘心啊!”坐在地上,賀威有些失落的呢喃道。

然而就在這時一道低沉沙啞的聲音傳到了他的耳邊:“嘿嘿嘿,小子你是不是不甘心啊!想要去報複一個叫做流逸雲的小子是嗎?或許老夫我可以幫你。”

“你。。你是誰?。。是人是鬼啊!”聽見突然出現在自己耳邊的聲音,賀威四處打量了一下自己的房間,發現沒有人,聲音變得有些顫抖的問道。

“嘿嘿嘿,你是在找老夫嗎?”聽見賀威的話,那低沉沙啞的聲音再次的響了起來,隨即一個黑袍人慢慢的出現在了賀威的眼前。

黑袍人全身穿著一身黑色的長袍,把自己的臉都遮了起來,身材幹扁,活脫脫的像個披著黑衣的幹屍一樣。

“你。。。你到底是誰?”看著出現在自己麵前黑袍人,賀威忍不住的驚恐道。

“嘿嘿嘿,小子你不需要知道我是什麽人,你隻要知道我可以為你報仇就行,想想那個叫做流逸雲的人,我完全可以幫你去解決掉他,怎麽樣要和我合作嗎?”聽見賀威的話,黑袍人發出一陣怪笑,隨即對著賀威誘惑道。

“這。。。”聽見黑袍人的話,賀威本來還有些糾結,但一想到流逸雲對著自己的戲耍,頓時怒火攻心道:“好,本少爺就和你合作了,要怎麽做你說吧!”

“嘿嘿嘿,好,既然你同意了,老夫接下來就和你好好地說一下我的計劃吧!嘿嘿嘿,記住既然合作了就不要有任何的小動作哦!不然的話,你的小命老夫就收下了,知道了嗎?”

隨著黑袍人話音的落下,一股陰風頓時在屋內刮過,使得賀威渾身有些發寒,他突然意識到和黑袍人合作似乎並不是一個好主意。

但看著黑袍人隱藏在黑袍中的那滿是殺氣的雙眼,賀威咬了咬牙,慢慢的聽起了他的計劃。

至於正在向著學校走去的流逸雲完全沒有發現,一個對付他的殺局即將到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