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五章 決戰(四)

天空片片白雲飄,地上滾滾黃巾潮。

終日緊緊的關閉著的金門城大門終是被城裏麵的黃巾軍給主動的打開了,裏麵一波又一波的黃巾軍士卒氣勢高昂的排著整齊的隊列喊著口號大踏步的走向約戰之地。

而另一邊,精選了麾下四萬步卒,七千騎卒的李存孝所部則是早早的列陣在這裏等候著慢吞吞的黃巾軍大軍。

“氣勢高昂啊,也不知道等到一會兒戰起來的時候,他們到底能夠發揮成什麽樣子呢?”

遠遠的眺望著黃巾軍那浩浩蕩蕩的人馬先頭部隊已經趕來列陣的士卒,李存孝頗為感慨的說道。

“是啊,也不知道張角那妖道的妖術效果到底如何,方才讓他們這般的氣勢瀟瀟。”

用手做一個涼棚遮住太陽光往前望去的徐庶,很是讚同的說道。

“嗨!情報上寫的倒是挺厲害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假把式,我的畢燕撾可是早早的便渴求一戰了!”

拍了拍自己右手上的獨門兵器畢燕撾,李存孝頗為期待的望著眼前漸漸越聚越大的黃巾軍陣團。李存孝武力超神的情況下,渴望一場艱苦的戰鬥想法自然就不言而喻了,往日裏不是平推到底就是被張角的妖術所纏,根本打不痛快,如今好不容易逮住一個張角願意正麵交鋒的時刻,不好好的練練手如何是好!

“雖然我們漢軍比之黃巾軍這群烏合之眾強出甚多,但是今日一戰還需小心謹慎,否則就算勝了的情況下折損卻超過了四成。那我們真是白費了諸多的心思了。”

望著明顯便是精氣神爆表的黃巾軍士卒,徐庶還是擔憂的說道。雖然他們兩個定計要與黃巾軍在原野上痛痛快快的打上一場。力爭在此消滅掉黃巾軍的主力大軍以求攻城時的方便,但是黃巾軍中張角三日前的那場妖術也正是他所擔心的。若不是張角有必勝的把握。他如何能夠如此霸氣的直接給漢軍下戰書呢?

知道是知道這一點,但是迫於久久的拿金門城無奈,他們還是答應了張角的挑戰書。要知道,如果張角賴在城裏不出的情況,漢軍就算拿五萬大軍的命去填都不一定能夠攻得下來,還不如在原野上憑借士卒出色的訓練和將領完美的指揮來拿下黃巾軍呢~

“一會兒開戰的時候,元直隻需要維持戰陣一直往前穩步的推進即可。不必要追求什麽速度和效率,我則是帶領精選的一千騎兵直突敵軍中軍大營,力求早早的斬掉張角的頭顱結束這場戰鬥。”

‘一招鮮。吃遍天’,李存孝的方法依舊是這一套斬首行動。不過憑借著其超越常人範疇的武力,這一招也卻是最適合他來用。雖然徐庶於戰陣指揮不甚明了,但是也是接觸過戰場的徐庶維持一下陣形的前進還是沒有多大的問題的。

“喏!注將軍馬到功成!”

微微在馬上欠了一下身子的徐庶,一邊應聲回答,一邊對著李存孝祝福道。

雖然張角能夠召喚出來在一定範圍內拖住李存孝的‘紙將’,但是李存孝還是堅定不移的選擇了這一個方法。一方麵是戰陣突襲根本沒有祭壇給張角使喚,更何況張角他還一定不一定能夠再施展法術了呢。若是張角因為過度施法而死在了戰場之上,那才叫一個好玩呢~

兩人默默叨叨的討論接下來各種情況的應變之法後。那邊的黃巾軍似乎早已列好了戰陣。一個方塊、一個方塊的戰陣雖然沒有什麽攻擊加成,但是瞧著那一個個氣勢洶洶的黃巾將士,李存孝便知道此刻,不好打!

……

“漢將何在?大賢良師在此。還不速速出來回話!”

在二人的目光中,一群黃巾軍的士卒推著一個車攆慢慢的走了出來,而走了一段距離後。一個黃巾軍統領打扮的人打馬跑近了漢軍大陣高聲叫道。

“本將司隸校尉李存孝,反賊張角還不速速授首。更待何時!”

和徐庶對視了一眼的李存孝,還是打馬慢慢走出了大陣回應道。雖然張角是一個反賊。但一個成功的反賊也是有能力的人,所以李存孝也是給他麵子的出陣說了兩句場麵話。

“李將軍這樣的俊傑隻是一個司隸校尉麽?”

馬車裏傳出來一聲淡淡的聲音,其中伴隨著為李存孝的可惜和對他能力的讚歎。

“哼,吾皇英明神武,自有分段!你張角一個反賊,還敢妄論朝廷大臣!”

雖然自己心裏也是有點不滿自己的這個職位,但是李存孝還是知道什麽時候說什麽話的。

“嗬嗬,我張角真的是反賊麽?”

聽見了李存孝的話後,車攆裏的張角沉默了半響然後自言自語的喃喃道。

“李將軍,此戰過後,不管是勝是負你我終究會有一人倒下,到時可否不趕盡殺絕乎?”

張角雖然信心滿滿的與漢軍一戰,但是他知道就算是自己勝了,失去了他的黃巾軍也逃脫不了覆亡的局麵,所以他拉下臉來替他的徒子徒孫求求情,這也算得上是他用心良苦。

“好!”

雖然渴望一戰,但是李存孝也不是一個喜歡殺俘虜或者是不抵抗人的將軍,所以對於張角的這個算得上請求的‘約定’,他也就毫不猶豫的答應了下來。

“哈哈,好!李將軍是一個爽快的人,那麽就讓我張角領教一下將軍的高招吧!”

聽見了李存孝的回話,似乎終是放下了心裏所有擔憂的張角笑的很是愉快。

“哼哼,權且再寄上你的頭顱片刻!”

充滿敬意的再次深望了一眼張角後,李存孝狠狠的揮舞了一下手中畢燕撾似乎在證明自己的厲害。

“戰!”

車攆中的張角少有的充滿豪情的怒吼了一聲。

“哼!”

冷哼了一聲的李存孝,調轉馬頭打馬回陣,準備這最終的一戰。而那邊的張角則是少有的站在馬車上親自打著馬匹走到了黃巾軍的大陣之前。

“黃巾必勝!殺!”

揮舞著馬鞭張角,將馬鞭一指漢軍大陣,隨即呼喝著全軍進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