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七章 郭嘉獻計 賭局!

“報~,大將軍,漢軍那皇帝小兒禦駕親征,今日一上午我西平郡的邊城連丟三座!”

一聲淒厲的吼聲將正在打算剿滅這最後一股亂匪的大將軍馬馳給一下子弄懵了。⊙,明明前幾天漢皇還在他們的京城舉辦他的封後大典呢,怎麽今天就突然在自家的領地給冒出來了,這到底是一個什麽情況?

“怎麽回事?假傳消息的代價你是知道的!”

將那個負責偵騎兵工作的校尉一把抓住衣領提起來的馬馳,大聲的對著這個校尉怒吼道。

不是他不相信這個校尉,而是這個消息太突然了,突然的讓他有些手忙腳亂的感覺。如果真的是漢皇親征,那麽這件事就必定是早就預謀好了的,鋪天蓋地的漢軍壓過來,這讓他馬馳如何去防守呢?

“是的,是的。今日一早偵騎聽見了漢關之內的震天吼聲,不久後便發現源源不斷的漢軍從漢關中湧出來。我們的邊城固然堅固,但是一有亂軍的破壞和我們前些日子攻打還沒修好,二有軍心渙散,根本來不及調集軍馬防守。所以一下子丟了三座城池,如今漢軍數十萬大軍壓境,請將軍定奪!”

校尉那驚慌失措的表情和帶遊客恐懼的雙眼明明白白的告訴了馬馳,這件事,是真的不能再真了!

“啊!”

如今心理的驚惶被證實了,猛地一把推掉手中抓著的校尉,馬馳一下子癱坐在了大帳中的地上。

如今的反應不是他馬馳膽小,也不是因為他馬馳能力不夠。隻是因為如今他手裏隻有八萬大軍。剩下的五萬大軍早就被他派出去掃蕩各地去了,如今五萬大軍未歸。他八萬人馬是肯定擋不住蓄謀已久的漢軍的。但是,這五萬人馬又不是說拋棄就拋棄的。這讓馬馳心裏是一陣的猶豫。

“是死戰?還是,撤?”

想到了如今皇帝對他的懇切信任,他就這般的把半個王國和整個西平的近10萬大軍丟下,他就有一種無顏麵君的恥辱。但要是不撤的話,他這八萬人一旦拚光,那麽通向金城的一條大陸將會暢通無比,金城那邊很難再阻止人馬禦敵域外了。說不得就要在金城展開一陣殊死的搏殺呢~

校尉看見如今將軍的神態隨即一驚,然後趕忙的悄默聲的退下了。這將軍的醜態要是讓自己看個清清楚楚,他還能有命去活?

……

聽到如此消息的馬馳。此刻心裏是異常的糾結。攤在地上的他,用盡了一切的腦瓜去想對策。但是堂堂漢軍大軍壓境,是純實力的碾壓,乃是正軍、陽謀!再說了,尚有郭嘉存在的漢軍如何會露出一點疏漏讓他去鑽營呢?

“報~,金城八百裏加急來報~!”

正在馬馳準備下定決心殊死一搏也要為後麵的布防爭取機會的時候,又是一聲拉長的稟報之聲讓馬馳眉頭緊緊的皺了起來。

就算漢軍神速行進,也應該今日晚上,甚至明日淩晨才能到了他這裏。如何能有新的戰報呢?不過隨即一聽是金城傳報的他,趕緊站起身來大踏步的出門前去禮迎特使去了。

……

“今漢軍即將大軍壓境,令大將軍馬馳整備軍馬速速撤出西平郡,於金緬郡立下防線。並。老丞相王猛大人與姚萇、姚興二位將軍前去輔助與你,聖旨到達之日,即刻啟程。不可有誤,欽此~!”

相對於平常文縐縐的、長篇大論的聖旨。這份加急送過來的聖旨是異常的簡單。總體上就是一個字,撤!

“末將遵旨!”

聽到老丞相王猛的消息後。馬馳的眼神一亮後隨即又是暗淡了下來。雖然聖旨和老丞相的到來幫他下定了決心,但是想到即將放棄的半個王國的領地和近10萬的大軍,他就是一陣的心痛。

奉令的馬馳,隨即下令讓大軍整備軍馬,一個時辰後快速奔赴金緬郡。而四周的五萬大軍,他還是盡量的多派快馬去通傳一下,讓他們盡快向金城郡靠攏,至於他們來的來不及,那就聽天由命了吧~

而馬馳的這一撤,就將整個西平城白白的拱手送給了孟離的親征大軍。各地散亂的前秦的大軍,則是被一路過去的孟離直接收割了開來。

……

“停止進軍,攻打陽平關?奉孝,這也太冒險了吧!”

求穩的孟離在西平郡的首府西平城駐紮了一夜後,清晨醒來了他,聽到了郭嘉急匆匆獻上來的意見,大吃一驚。

“陛下,如今前秦大將軍馬馳連這西平都不要了就趕忙的往回跑,隻怕是得到了前秦國內高人的指點,或者是,他們的那位‘傳奇的老丞相’蘇醒了,看穿了我們的計謀,所以我們若要繼續前進。則必定與前秦一心死守的大軍陷入拉鋸戰,得不償失啊!如果那樣的情況下,被大秦帝國抄了後路,在漢關要塞之前立營紮寨截住了我們後撤之路,那麽我們的出關大軍將再無歸家之日了!”

郭嘉也是不急,一字一眼的給孟離敘說著他的理由,而他的這番說法也是征服了孟離的內心偏向。

“那麽,這西平郡就不要了?”

皺了皺眉頭的孟離,還是有些擔心。既然對麵的那位頂尖的謀士王猛複活了,那麽,自己等人這般輕進的思路會不會被他看穿而一路直追呢?這人啊,是越老越妖!

“不,讓張遼將軍繼續統軍前進,陛下則領五萬精銳兵馬,趁夜偷襲陽平關,力爭一戰而下!”

郭嘉果然不愧是一個‘賭徒’,這番的計策聽的孟離是心驚膽顫的。若要成功,自是不必多言,自家進可攻,退可守。若是偷襲失敗,或是正麵的大軍頂不住的話,亦或是陽平關守不住的話,那麽,這就輸盡家底了!

“奉孝,且榮朕想想!此事事關重大若是偷襲不成反而引來大秦帝國的報複,那麽我們就真的要一輩子出不去漢關了,甚至有可能飲恨這西平之地啊!”

雖然一貫相信郭嘉的計策,但是孟離還是猶豫了,揉了揉腦袋的他對著郭嘉擺了擺手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