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戴上了黃金麵具天空就化名阿金來到西海岸。可是到了西海岸之後一番打聽卻沒有斯帕克等人的消息,由於諾斯瑪爾的事情讓斯帕克等人隻是在“泛阿拉德大陸勇者擂台賽”即將開始前才趕來,而這段時間便是天空接觸到比爾蓋茨的時候。

本來天空是打算在西海岸留守等待,畢竟“泛阿拉德大陸勇者擂台賽”開賽的時候斯帕克等人肯定會來,可一個巧遇讓他遇見了比爾蓋茨。天空之前從辛達那裏帶來的金幣已經在路上花的所剩不多,再這樣等下去就要挨餓了,好在有黃金麵具在,天空不擔心被人查出,畢竟阿拉德大陸什麽牛鬼蛇神都有,他這個戴著金色麵具晃悠的人也並沒有引起太多的注意。正在為盤纏發愁的時候卻看到一張告示。告示上說由於“泛阿拉德大陸勇者擂台賽”的召開,組織這次比賽的商會招募實力強勁的護衛,而天空除了戰鬥和少年時做扒手的本領便什麽都不會了。此時見有這麽好的事情幹嘛前去報名參加,如果成功不僅可以解決燃眉之急更是可以在擔任護衛的時候等待斯帕克等人的到來。

來到公告上所寫的地址,天空便看到了那巍峨的天空之城,隨後走進的天空說明了來曆便被帶到實力測試房間。來到房間的天空首先麵對的是一名實力達到三階的戰士。對於這種實力的對手天空自是輕鬆獲勝,隨後又麵對四階、五階的實力。待勝過那名五階高手之後,工作人員也是十分恭敬的將天空直接帶到了比爾蓋茨麵前。阿拉德大陸以實力待人,像天空這樣的實力自是可遇不可求的,接待的比爾蓋茨在見到天空的那一刻便讓天空專門擔任他的貼身護衛,而天空也是隨意想了個名字:“阿金

。”

隨著跟隨比爾蓋茨的時間越來越長,天空也發現了一些奇怪之處,比爾蓋茨對待他的態度不可謂不好,每到一個地方都會讓天空跟著,甚至會給予天空遠比傭金高上數倍的賞錢,這一切都讓天空受寵若驚。直到有一天比爾蓋茨將天空帶進那間密室,待比爾蓋茨拿出收藏的六把柯爾特左輪的時候,天空知道這人一定在盯著斯帕克他們,隨後便一直潛伏下去希望可以幫助斯帕克等人。為了不暴露身份在斯帕克等人參加“泛阿拉德大陸勇者擂台賽”的時候他也是不敢貿然亮出身份,直到上一場瑞貝卡上場比賽天空終於有些按耐不住了。如果不是看瑞貝卡勝券在握,恐怕當時的天空已經跳出將自己的妹妹救下,本以為瑞貝卡勝利之後便相安無事的天空卻在隔天被比爾蓋茨命令暗殺自己的妹妹!直到這一刻天空知道自己的身份再也無法隱藏了。在遠處看到妹妹那開心的笑容,天空感覺之前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忽然發現有人要對妹妹不利天空也是不再隱藏及時出手,解決了敵人之後,天空看著自己的妹妹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些什麽好。畢竟他許久未見到瑞貝卡,本來沒有打算這時和妹妹相認的天空也是慌了神逃也似的離開。

一陣趕路之後,天空也是緩緩降低著自己的速度,現在最緊要的是如何解釋自己沒有暗殺瑞貝卡的原因,思前想後也沒有解決之法的天空忽然見幾個黑影擋在身前,當下一陣戒備問道:“你們是誰?有何貴幹?”

“都是比爾蓋茨大人的手下,大人請你回去談些事情!”其中一人冷聲說道,顯然並不畏懼天空會突然出手。

看著熙熙攘攘的人群,天空即便是想要大戰一番也會有所顧忌,無奈的天空隻好跟隨這幾人前往比爾蓋茨交代的地方。幾人實力也算了得,沒過十幾分鍾便來到一處空曠之地,見比爾蓋茨站在那裏,天空也是暗生戒備說道:“敢問大人叫小人何事?”

“阿金啊,我交代你的事情辦得怎麽樣了?”比爾蓋茨卻沒有理會天空的提問,而是自顧自的問道。

“來了!”天空心中想到,隨即觀察了下身邊的幾名高手說道:“任務還沒有完成。”

“哦?以你的實力殺個小女孩還不是輕而易舉的事情?能告訴我為什麽嗎?”聽到天空沒有完成任務,比爾蓋茨也是眉毛一挑問道。

“那裏人員複雜我怕驚動其他人...”天空還沒說完,比爾蓋茨已經怒聲打斷,隻見此時的比爾蓋茨哪裏還有平日裏老好人的模樣,一副凶神惡煞的表情說道:“阿金,你跟著我的時間也不斷了,那些秘密我更是絲毫不避諱的告訴你,那些主人的獎賞有多麽誘人你自然清楚,為何還在欺騙我?還是說你做不了決斷,不忍心殺死你的妹妹?天空?”比爾蓋茨的話登時在天空心裏掀起軒然大波,看著身邊急於出手的幾名護衛,天空眉頭一皺說道:“你怎會知道我的身份?我自問隱藏的很好

!”

“哈哈!愚昧無知!”比爾蓋茨大笑一聲,隨即得意的說道:“就算你帶上那個麵具,就算你小心翼翼,可你身上那帶有刀魂之卡讚的氣息怎會逃得過主人們的法眼?”

“什麽!”天空並不是驚訝於對方知道他繼承了卡讚的力量,而是現在才得知那隱藏在比爾蓋茨身後的力量竟然能感知到卡讚的存在,要知道自從卡讚魂飛魄散之後,天空也是從來沒有感受到卡讚的存在,而比爾蓋茨身後的存在竟然可以感知出他力量的出處,這說明那些存在的實力已經到了一個恐怖的存在。

“哎!本來你資質不錯,我也一直主人們麵前誇獎與你,隻是這最後的考驗你還是失敗了,真是功虧一簣啊!”比爾蓋茨說到這裏竟然表現的像求賢若渴的樣子說道:“我還可以給你一次機會,隻要你去把那個小女孩的人頭帶來,我不僅會承認你這次考驗的成功更是可以在主人們麵前多多為你美言幾句,隻有偉大的主人們才可以讓你徹底學會如何掌握卡讚遺留的力量!”

“考驗?”此時的天空已經到了怒發衝冠的邊緣,對於比爾蓋茨後麵說的內容也是一改忽略道:“你所謂的考驗就是讓我殺死自己的妹妹?”

“不錯!”麵對天空的質問比爾蓋茨絲毫沒有感覺什麽不妥,隨即說道:“隻有狠辣之人才能得到主人們的認可,得到獎賞可不是那麽容易的,我曾經不過是一名朝不保夕的小商販,正是主人大人給予我的獎賞才讓我走上現在的成功,你應該感到慶幸,畢竟你除了妹妹並沒有其他親人,我可是手刃了家裏大小十幾口人才得到認可的啊!”說完比爾蓋茨還做出一副算你小子走運的表情出來。

可天空聽到這些話便再也控製不住心中的憤怒,為了那所謂的獎賞竟然可以親手殺死自己的親人,此時的比爾蓋茨在天空眼裏不再可以稱之為人,反而是一個吸食鮮血的惡鬼般叫人厭惡。

到了這步田地,天空也知道自己在沒有退路可走,“鏘!”的一聲手中名叫“卡讚的詛咒”的巨劍已經出鞘,一股淩厲的殺氣席卷而出,劍指比爾蓋茨沉聲說道:“你的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