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還在為冠軍歡呼的觀眾都被這突然的異變吸引了目光,“難道是內訌?”所有人的腦海裏都先是有了這個想法,可隨即那聽到蒼鷹和天空的對話,他們這些不明真相的圍觀群眾也知道事情恐怕沒那麽簡單。

“我再說一遍,把斯帕克的柯爾特-黑曼巴還回來!”蒼鷹此時已經怒發衝冠,剛才天空的所作所為根本讓他找不到原諒的理由,見天空仍舊沒有將柯爾特-黑曼巴歸還的意思怒聲道:“小兔崽子,莫要叫鬼迷了心竅!”

天空聽到這些眉頭皺了一下卻沒有說話,隻是握著巨劍的手更緊了。雖然天空沒有說話,可其他人夥伴就不一樣了,首當其衝的便是尼爾斯,隻見他腳下用力一個跳越來到擂台之下,幾步衝到天空身旁,還沒有來得及說話,尼爾斯隻感覺脖間一涼,一柄血紅色的巨劍已經抵在他的喉嚨處,“為什麽?”尼爾斯看著手拿巨劍指向他的天空質問道:“快聽蒼鷹叔叔的,我們可是夥伴啊!”雖然脖間的巨劍已經有些劃破尼爾斯脖間的皮膚,可尼爾斯仍舊希望這隻是個誤會。

“還回去?”天空眉頭一挑,隨即另一隻手指向蒼鷹道:“我還要將柯爾特-火蛇奪來!”

“那我這把呢?”趕來的潘多拉從腰間摸出柯爾特-騎兵指向天空冷冷道:“你是不是也想要?”

“不錯!”麵對潘多拉手中拿順遂的槍口,天空冷笑一聲說道:“這三把柯爾特我都要!”

“你找打

!”還沒等天空有所反應,蒼鷹已經俯衝而上一腳瞬踢將天空踢出數米罵道:“給我把原因說清楚!”

一時間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天空身上,而那坐在評委席上的大陸至強五人卻沒有要動的意思,在他們看來,這個叫天空的劍士一定是為了什麽利益才與夥伴們產生內訌,至於是什麽原因就不關他們的事了,畢竟這批人裏天空根本和他們沒有交情,更不會有人無聊的去做和事老,至於一旁的比爾蓋茨卻與他們不同,隻見此時的他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天空,口中喃喃的不知道在說些什麽...天空拍了拍衣服上的塵土,一臉淡漠的看向眾人,隨即再次伸出手對蒼鷹說道:“師傅,把你的柯爾特-火蛇給我!”

“你!”蒼鷹見天空依舊如此當下就要再次衝過去卻被一旁的尼爾斯攔下,此時的尼爾斯脖間仍舊流血,隻是他根本沒有理會這些,而是默默走道天空麵前低著頭看不清表情的問道:“天空,我不管是什麽讓你變成這樣,我隻想問你一句話...”說到這裏尼爾斯已經抬起了頭,那滿含悲傷深色的雙眸看向天空接著說道:“為了那些東西你連師徒情誼,夥伴的兄弟情誼都不要了嗎?”

聽到這句話,天空那漠然的臉上終於顯出一絲掙紮,喃喃道:“我隻能對你們說...對不起了...”

“砰!”的一聲,天空隻感覺臉部一陣劇痛,隨即便倒飛出去,而這一拳正是尼爾斯所打。

“哈哈哈哈!”被打飛倒在地上的天空卻突然捂著臉大笑起來,隨即又是一陣嗚咽。這突如其來的情緒變化頓時叫在場眾人不知所措,待天空從地上掙紮而起後卻再也見不到一絲表情,隻見天空將衣服的一腳拿起,隨即在眾人驚訝的目光下右手持劍斷然割下道:“我還給你們三次拳腳,而如今...蒼鷹、尼爾斯、大家還有不在這裏的斯帕克,從今以後我與你們就如這衣服一般!”

天空這一動作便是所謂的“割袍斷義”。這一舉動便是天空與眾人徹底決裂的宣言。

那被天空拿在手裏的衣角頓時讓其他人麵如死灰,要說蒼鷹對天空的感情不可謂不深,那可是有著師徒情誼,看著天空的成長蒼鷹幾乎是帶著看自己的兒子長大般高興,雖然天空一再不說理由的要奪取他手中的柯爾特-火蛇讓他非常惱怒甚至大打出手,可在他心裏一直希望天空能迷途知返。而尼爾斯更是麵色蒼白,想當初斯帕克、天空和他在格拉卡相遇,隨後一起笑一起哭,本就沒有兄弟姐妹的他早就將天空當做了親兄弟,如今看天空如此決絕,尼爾斯隻感覺天要塌了般絕望

既然已經做到這一步,天空也不再廢話,登時巨劍朝還沒有從剛才那一幕反應過來的眾人衝來,而他的目標卻並不是蒼鷹,而是一旁的潘多拉!

潘多拉本就和天空沒有太多交情,隻是從其他人中聽說是斯帕克最早的夥伴罷了,剛才見天空那“割袍斷義”的行為雖然也是愣了一下,可也比別人緩過勁來要快上許多。此時見天空已經欺身而下也是趕忙開槍采用圍魏救趙的辦法期望對方能夠有所顧及拉開距離,可天空竟然麵對這顆子彈不躲不閃,一個崩山擊使出,實力已經無限接近七階的天空將這一招的力道把握到了極致,這一擊崩山擊根本就是才剛剛跳起便驟然落下,絲毫不理會擊穿肋下的子彈便將潘多拉振倒在地,隨後抓住潘多拉的手硬生生一掰...“啊!”潘多拉一聲痛叫,隻感覺手腕像是要被折斷一般用不出力,待她再想反抗卻發現手上的一對柯爾特-騎兵已經落入天空之手。

“你!”潘多拉本想出上去搶回,卻被天空一劍*退,兩手空空的她也隻好咬著牙盯著天空。

這時其他人也是緩過神來,蒼鷹等人見天空依然將柯爾特-騎兵搶到手,當下便紛紛跑位將天空包圍起來。

“第二把...”天空卻絲毫沒有理會其他人的虎視眈眈,將一對柯爾特-騎兵放入行囊之後冷冷一笑,看著蒼鷹手中的柯爾特-火蛇大吼一聲,身上的氣勢全部提升到最強撲去。

蒼鷹的實力有多強?這個問題在眾人心中一直是個謎,隻有在他曾經的傳言中尋找到蛛絲馬跡,那便是被譽為槍手係列巔峰的槍神之下第一人。如今見天空衝來早就憋著一股怒氣的蒼鷹也不再留守,一顆浮空彈射出,隨即吼道:“漫遊奧義:亂射!”隻見蒼鷹快速舞動著手中的左輪,子彈如潮水般密集,*得天空隻好停下腳步躲閃起來。

此時的天空已經將實力提升到七階初級,可麵對蒼鷹他還是沒有一絲勝算,更何況還有其他人的圍攻。咬了咬牙的,天空還是一個崩山擊使自己進入霸體狀態,雖然落地時受到各種傷害,但好在還不用擔心技能被打斷,就在站起的一瞬間隻見天空長劍指天喝道:“狂戰士奧義:怒氣爆發!”隻見地麵上突兀的爆發出一陣血紅能量潮天空周身噴湧而來。一時間蒼鷹等人隻感覺眼前一片紅光,那血紅能量更是將其他人的攻擊抵消下來,待眾人再次看清天空的身影之後頓時大驚失色,隻見天空已然將巨劍橫握沉聲道:“狂戰士奧義:崩山裂地斬!”隨即高高跳起,那攻擊正是朝蒼鷹而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