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門狗?”斯帕克疑惑道,“上麵那層有條狗?卷毛?沙皮?還是斑點犬?”

“斑你個鬼啊!”貝莎尼亞怒聲道,“你不搞怪會死?”

“額...偶也沒辦法(喂!作者你不讓我搞怪會死?)啊!”斯帕克頓時冤屈道。

“好了,既然已經變成這樣我們就一路走到底吧!最主要的是查出這裏發生變異的原因。”艾薩拉頓了一下對貝莎尼亞說道,“先把凱蒂叫醒,一路上注意照顧她!”

“好的!”貝莎尼亞乖巧道。解決了凱蒂昏迷的問題眾人便朝暗黑城第六層趕去,醒過來的凱蒂一路上一直皺著眉頭像是擔心著什麽,不過她卻沒有說出來所以眾人也不方便問,一路無話眾人來到了第六層,這裏比起前麵倒是好多了。沒有熔岩沒有食屍者也沒有泰坦,當然比較讓蒼鷹失望的是這裏也沒有給他講電影的蜘蛛。此時眾人正走在一個類似大廳的地方,四周都是用油脂做成的火盆顯得光亮了許多。而在眾人麵前的卻是一把華貴的座椅。

艾薩拉來到座椅旁查看了一下道:“這應該是曾經的城主寶座,隻是這裏好像也沒有什麽城主了呢!”正當她扭過身時一個粗獷的聲音傳來:“大膽,竟敢褻瀆本城主的寶座!”眾人趕忙朝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隻見一個身穿盔甲手持長槍,騎在戰馬上的騎士衝來,隻聽貝莎尼亞一聲尖叫眾人才注意到這個騎士竟然沒有腦袋

!

“嗚啊!鬼啊!”貝莎尼亞頓時躲到尼爾斯背後,而眾人也是一臉戒備,卻見那騎士並沒有朝眾人攻擊而是帶著一絲威嚴道:“來者何人?報上名來!”這可難住了眾人,就在這時斯帕克卻清了清嗓子喊道:“吾乃斯某,敢借過路。”

騎士虎軀一震道:“有主人文憑否?”

斯帕克也是一股王霸之氣道:“事冗不曾討得,倒是攜帶英語四級證可否?”

騎士大驚道:“吾奉主人鈞命,鎮守此地,速呈上證書來!”隻見斯帕克隨手拿出張廁紙疊了疊便交給騎士,而騎士拿起後竟然立馬改變態度倒:“剛才本城主多有得罪,還請主人貴客莫要怪罪,請通過!”說著策馬讓開了眾人前麵的道路。而斯帕克則一邊說著客氣一邊趕緊拉著石化了的眾人往前走。

“喂!你是怎麽搞定的啊!”尼爾斯悄悄問道。

“噓!別穿幫了!我隻是欺負他沒腦袋而已!”說著趕緊催促眾人。正當眾人即將踏上通往暗黑城第七層的時候,狄瑞吉那個尖銳的聲音卻再次傳來:“吱吱吱!很聰明嘛小鬼!小白還不趕緊把這些人殺了,真是條笨狗!”

“小白?”斯帕克詫異道,忽然感覺耳邊生風本能的側過頭去隻見一把長矛正朝他腦袋刺來,“媽耶!”大叫一聲的斯帕克趕忙蹲下閃過長矛,而騎士一擊不中卻沒有停手而是揮舞著長矛朝眾人攻去。斯帕克這才明白,狄瑞吉口中的小白就是這個騎士,而這個沒有腦袋的騎士便是那個看門狗!

本以為可以順利通過的眾人卻被這無頭騎士的攻擊打亂了陣腳,一個不小心保護凱蒂的貝莎尼亞便被長矛傷到胳膊處映出一片血紅,見到這一幕的尼爾斯大吼一聲掄起巨斧便殺了過去,無奈之前對抗泰坦力竭的他現在還沒有恢複過來,不疼不癢的砍在無頭騎士身上卻絲毫沒有阻礙他的行動繼續朝貝莎尼亞刺去。

“不好!貝莎尼亞小心!”gsd感應到無頭騎士的殺氣頓時撲了過去短劍舉起,“當!長矛和短劍相碰頓時將gsd擊飛數米,倒地的gsd之前背部就已經受了重傷此時更是傷上加傷頓時一口鮮血噴出。“gsd!”一聲驚呼的艾薩拉趕忙招出暴君巴拉克殺去,誰知無頭騎士卻像是先知先覺一般揮起長矛刺去

。“撲哧!”一聲傳來艾薩拉的腹部便被刺穿!嘴角流出一縷鮮血的艾薩拉不顧傷痛吼道:“死靈奧義:斷頭台!”一道黑影自上而下衝出險些將無頭騎士打落馬下,而隨著無頭騎士向後倒去掛在長矛上的艾薩拉也被甩出...“母親!”“艾薩拉!”gsd和貝莎尼亞驚叫著便要去接住艾薩拉,無奈身上有傷的他們自己動彈都成了奢望怎能接住。卻見蒼鷹忽然一個閃身接住了艾薩拉將她放到一旁的gsd處,剛要鬆口氣的眾人這時才發現艾薩拉腹部的傷口頓時大驚失色,而gsd更是一聲嘶吼的掙紮起來要和無頭騎士拚命卻被一旁的蒼鷹攔住道:“你這樣的身體狀態去了等於白白送死!接著!”說著蒼鷹從懷中取出一個小瓶子拋向gsd道:“這是活力之水應該能穩定住她的傷勢。”

看著眼前的活力之水gsd詫異道:“這不是當初你我一起得到的嗎?你沒有用?”

“嗬嗬,我的愛麗絲已經不在了,所以就沒有想過要永久的生命,倒是你啊!我的戰友,嫂子可不能再拋下不管了哦!”說完不等gsd說話已經取出柯爾特火蛇走向無頭騎士同時沉聲道:“凱蒂大人麻煩你照顧受傷的人,斯帕克!這一戰就讓我們叔侄二人來吧!”

斯帕克也走道蒼鷹身邊道:“真是期待啊!叔叔可不要托我後腿哦!”

“哈哈!那就要看你的本事了!”說著蒼鷹舉起左**吼道:“漫遊奧義:移動射擊!”無數子彈咆哮而出。

“哇!叔叔你真是不留手啊!一上來就這麽拚命嗎?”斯帕克趕忙也跟上蒼鷹的步伐同樣將柯爾特蟒蛇平舉移動射擊再現。叔侄二人的攻擊配合的天衣無縫一時間子彈呼嘯般打在無頭騎士的盔甲上,被子彈的衝擊力震的節節後退,身下的戰馬也發出不安的嘶鳴。

看著斯帕克和蒼鷹完美的配合,凱蒂也送了一口氣將其他人扶到遠處的牆壁處,作為語者的她同時也會一些魔法,隨著晦澀的咒語念出治療術化成一片綠光環繞在眾人身上,而艾薩拉也被gsd喂下了活力之水呼吸也均勻了許多傷勢總算穩定了下來。略微感覺到傷勢減輕的艾薩拉環顧四周不免苦笑起來到:“沒想到我們會如此狼狽,到現在戰鬥力竟然隻剩下蒼鷹和斯帕克二人啊!”

“哎...不知道那個狄瑞吉該怎麽辦了...”gsd也意識到眼下情況的嚴重性歎息一聲朝凱蒂問道,“能和我們講講狄瑞吉嗎?”凱蒂則是點點頭帶著一絲憂慮道:“狄瑞吉是我魔界第六使徒,是魔界最強的九人之一,這一次遇到他我們可能凶多吉少啊!”

聽了這話的眾人頓時苦笑起來,“凶多吉少嗎?也許能和你在一起也不錯呢

!”此時的艾薩拉看著身旁的gsd喃喃道,“隻是貝莎尼亞那孩子...”

而坐在一樣的貝莎尼亞此時也被尼爾斯照顧著,這小子現在將緩慢治療、快速愈合的魔法不要錢一樣甩在貝莎尼亞身上,而貝莎尼亞躺在尼爾斯懷中俏臉雖然蒼白卻是一臉幸福...“喂!叔叔,你不覺得我們在這裏拚殺那邊卻一副你情我愛的場麵很讓人氣惱嗎?”斯帕克一邊朝無頭騎士射擊一邊問道,“為什麽就我們倆光棍打生打死啊!”

“哈哈!你叔叔我好歹還有過羅曼蒂克史!”蒼鷹一腳瞬踢將衝來的無頭騎士頂住調戲道,“倒是你!還真是沒人疼沒人愛啊!哈哈!”

“唔!!我怒了!”隻見滿臉漲紅的斯帕克全力將兩把左輪甩出大喊道:“漫遊奧義:鷹搶!”兩隻左輪旋轉而出飛向無頭騎士身上,無數子彈夾雜著斯帕克做為光棍的怒氣發泄在了無頭騎士身上。而見到這一幕的蒼鷹也是一陣大笑後將兩把左輪交叉平舉對著無頭騎士道:“漫遊奧義:多重爆頭!”頓時兩把左輪的子彈如散彈槍般朝無頭騎士襲去。

而此時的無頭騎士已經沒有了先前的氣勢,被兩個以高頻率輸出的漫遊牢牢牽製住,每當他要舉起長矛或者策動*戰馬時總會被兩人中一人的子彈打斷,怒火中燒打他如今卻隻能一邊挨打一邊發出陣陣嘶吼。

斯帕克見無頭騎士敗相已露呼嘯一聲便衝了上去,而蒼鷹卻慌忙提醒道:“不要莽撞,等等!”沒等蒼鷹的提醒完斯帕克已經衝到了無頭騎士麵前,正當他舉起左輪準備瞄準無頭騎士盔甲縫隙給予對方致命一擊時,忽然感覺左肩一痛,待回過神來無頭騎士那巨大的長矛已經將他的的肩膀刺穿了!原來斯帕克由於停止攻擊朝無頭騎士奔去,從而使剛才那密集的攻擊有了間隔,頓時有了喘息之際的無頭騎士絲毫沒有猶豫的便揮起長矛狠狠刺在了毫無防備的斯帕克身上。

“斯帕克!”蒼鷹大喊一聲便衝了上去,而斯帕克有些詫異的看著自己的肩膀眨眼間已經被無頭騎士甩出數米砸在了石壁上,頓時鮮血從額頭流出。

見到斯帕克的傷勢蒼鷹一改平日裏插科打諢的嬉皮樣子,麵露猙獰的他將手上的左輪指向無頭騎士怒吼道:“你得死!”說完子彈咆哮而出...

(四更中的第二更,大家給點生日禮物唄嗬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