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行烈手中丈二紅槍化作萬千槍影,年憐丹忽然驚覺,隨著風行烈的迫近和槍勢的暗示,使自己守得無懈可擊的劍網,忽地變得漏洞處處,嚇了一大跳,連忙變招,劍網收回複成一劍,再化作長虹,往對方直擊過去,實行以拙製巧。

就在他變招的刹那,風行烈氣勢陡增,蓋過了他,丈二紅槍風雷迸發,先略住回收,才向年憐丹電射而去。

身在局內的年憐丹魂飛魄散,怎也想不到風行烈像變了另一個人似的,厲害了這麽多,竟能在這種氣勢相迫的情況下,把長槍回收少許,累自己錯估了對方的速度。

不過要怪也怪自己,若非他的重劍由巧化拙時,氣勢減弱了少許,風行烈便不能藉那些微壓力上的減輕,施出這麽渾若天成的絕世槍法。

呂隱瞬間下定了決心,殺掉年憐丹,獲得玄鐵劍。

而且,對於風行烈,他是打算幫上一把的。

覆雨翻雲的劇情不算複雜,可以簡稱為韓柏泡妞記……

人家風行烈和戚長征的武功都是在生死之間,一刀一槍的拚殺,而突飛猛進的。

可是韓柏這小子,一路泡妞,和女人**,武功就不斷的增長。

韓柏是個另類,因為,他是赤尊信逆反道心種魔**而創造出來的高手。

道心種魔**,播下魔種,身為‘爐鼎’者,必會精枯血竭而亡,而韓柏則是逆反了過來,赤尊信將自己化為了魔種,種在了韓柏身上,湮滅了自己成全了韓柏。

可以算是道心種魔**的變種了。

呂隱心中有些腹誹,若是向雨田知道,道心種魔**被人用來泡妞,會不會從天上跳下來,幹掉韓柏呢?

其實,無論是韓柏還是戚長征,都是色鬼一個,至於風行烈,也有三個老婆,不過比起戚長征和韓柏來,至少沒有見一個愛一個。

呂隱從天而降,反手將赤霄劍握在了手中,人劍合一,向著年憐丹刺去。

年憐丹頓時臉色一變,感覺到了刺骨的寒意,猛然立即拋開一切,排除萬念,身劍合一,化作一道精芒,間不容發地一劍回轉,封在呂隱的赤霄劍上。

當的一聲。

年憐丹虎口顫抖,踉蹌著倒退而去。

呂隱心中冷笑,與我拚內力?

若非顧忌赤霄劍可能會砸碎玄鐵劍,沒有敢使足內力,剛才那一下就足可以讓你噴血重傷。

風行烈的心神更是靈明透淨,一聲長嘯,以寒敵膽,倏地搶前,丈二紅槍彈上夜空,化作萬千鑽動的槍蛇,才蓋頭撲瞼地往年憐丹罩去。

年憐丹猛然轉身,手中重劍倏然雷射,竟化重為輕,在虛空中劃過靈逸的線軌,破入漫天蓋下的槍影裏。

叮叮當當的聲音響起,丈二紅槍和玄鐵劍撞擊在了一起。

“轟!”一聲勁氣交接的巨響,兩人同時踉蹌倒退。

區別在於,年憐丹退到一半時,再全身劇震,到退定時更打了個寒噤,心顫神搖,張口噴出了一大口血。

他不知道,風行烈體內的真氣異於常人,那是龐斑的魔氣,鷹緣的生氣以及厲若海的真氣融合而成的詭異真氣。

何況剛才被呂隱反震,所以,這才吐血倒退。

“風行烈!今日我給你一決雌雄的機會,想不到,你居然找人來埋伏。”年憐丹手持玄鐵劍,冷冰冰的看著風行烈和呂隱,喝道。

風行烈蹙了蹙眉,雖然對於呂隱剛才的出手有些感激,但是他依然想要自己解決年憐丹。

而且,風行烈轉頭看了看,然後抬頭看了看天,心裏有些不解,“周圍沒有任何藏身之地,難道此人是從天上飛下來的嗎?”

“你是誰?”風行烈問道。

呂隱笑了笑,“風行烈,等會兒再和你說。”

呂隱打量著年憐丹,目光主要是放在他手上的玄鐵劍上,平靜的說道,“花間派派主?無惡不作,**擄掠……特麽的,要是石之軒和侯希白看到你,會不會出手清理門戶呢?”

年憐丹微微蹙眉,“好熟悉的兩個名字呢,在哪裏聽過呢?”

“我雖然和侯希白的關係比不上我和寇仲等人的關係,但是,也算是好朋友了。既然小白不在,那麽,我或許可以替他清理門戶呢。”

呂隱赤霄劍劍芒吞吐,指向了年憐丹。

年憐丹突然神色一變,嗔目結舌的喝道,“邪王石之軒,多情公子侯希白?你……”

風行烈不解的看著。

呂隱聳了聳肩,“大唐時期,石之軒融合花間派和補天閣功法,創出了不死印法。石之軒是何等的瀟灑?侯希白雖然為花間派傳人,但是其為人琴棋書畫、文韜武略樣樣精通,文采**,智勇兼備。”

“沒想到,如今的花間派派主,再度變成了你這樣一個**賊。”

呂隱晃了晃手中的赤霄劍,“我好歹和石之軒、侯希白有過一份交情,他們已經不在了,我幫他們清理門戶應該沒錯吧。是不是啊,風行烈?”

呂隱沒有問年憐丹,反而問了風行烈。

風行烈和年憐丹嗔目結舌的看著呂隱,年憐丹喝道,“胡說八道,狗屁不通!石之軒和侯希白祖師爺明明是六百多年前的人物,你如何會與他們有交情?”

“你知道我是誰嗎?”呂隱晃了晃肩膀,“不僅僅是石之軒和侯希白。你們兩晉南北朝的祖師爺,和我也有交情呢。額,說是祖師爺也不對,不過,論輩分,他的確算是你不知道多少輩的祖師爺了。他叫向雨田,你知道嗎?”

年憐丹冷笑了一聲,“胡說八道,接招!”

年憐丹一聲大喝,玄鐵重劍由肩上揚起,變成平指前方,身往前傾,炮彈般射出,人劍合一,往呂隱刺去。

狂大的勁氣隨著年憐丹向呂隱直迫而去。

呂隱眼神銳利.一聲狂嘯,赤霄劍化作一條怒龍,絞擊而上。

當!

兩柄劍撞到了一起。

年憐丹倒退一步,一聲斷喝.一劍劈出。

呂隱不敢施加太多的內力,怕毀掉玄鐵劍,赤霄劍一轉,一個圓圈劃出,使出了太極劍!

年憐丹攻擊不輟,在僅隻數尺的短距離內,玄鐵重劍竟生出數種極不同的變化,忽然重若萬斤巨鐵,忽又輕若隨風起的鴻毛,教人完全摸不到重劍力道的變化。

呂隱慢悠悠的一個圓圈接著一個圓圈,赤霄劍也不與年憐丹的玄鐵劍相交。

漸漸地,年憐丹感覺仿佛陷入了一個泥潭,手中的玄鐵劍越來越重,幾乎要提不動了。

“用意不用力……”風行烈看著呂隱的攻擊,呢喃了一句,“借力打力,好。”

當的一聲,年憐丹一劍拄在了地上,感覺手臂酸軟無力。

呂隱冷笑一聲,幻魔身法陡然展開,仿佛幻化出了好幾個呂隱,他身形一陣模糊,瞬息之間便已閃至年憐丹麵前,在他氣海處連印十七掌!

砰砰砰砰……十七記掌擊聲幾乎連成了一響!

不死印法----生離死別摧肝腸!

年憐丹乃是一代宗師,武功其實僅僅弱了鬼王虛若無一籌而已。

按照覆雨翻雲的等級劃分,最強者便是龐斑、浪翻雲和鷹緣活佛。

接下來的第二等級就是鬼王虛若無,水月大宗,裏赤媚,紅日法王,秦夢瑤等人的級數。

然後便是年憐丹等人的層次。

至於現在的風行烈和韓柏等人,也是接近了這個層次。

按照鷹緣活佛的說法,其實年憐丹的實力與呂隱相差不大。

但是,呂隱占據了內力深厚的優勢,加上年憐丹與風行烈戰了一段時間,內力耗費不少,加上呂隱的偷襲,風行烈的衝擊,年憐丹已經受了傷。

而且,呂隱以太極劍法牽製年憐丹,讓他再度耗費了不少內力,這才一擊得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