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輪回海被夷平,天庭一方士氣大振,而不死天皇一方則有些駭然。

呂瑩輕輕地笑了笑,她想不到,她的哥哥居然已經成為了如同大成聖體一般的存在,可以征戰生命禁區了……

星空深處,與寧飛大戰的那名至尊臉色一變,被寧飛一槍挑飛出去,爆碎在虛空之中!

“戰鬥之中何必分神?”寧飛淡淡的開口。

那名至尊重組身軀,雙眸生光,看向了輪回海的方向,臉色大變,喝道,“那小子到底是何人?”

“不知!”寧飛輕輕的搖了搖頭,“既然他說了今日沒有輪回海,那麽,你就該死去了……我也要加把力了,被一個後輩小子比下去,有些令人不爽了……”

寧飛依然淡雅溫潤如風,手持銀色長槍,衝殺上去,與至尊大戰在了一起!

地府方向,川英嘿嘿冷笑,一棒子將鎮獄皇逼退,喝道,“輪回海已經沒了,地府隻怕也要消失了吧!”

“去死!”鎮獄皇臉色冰冷,手持長戟,撕裂天空,斬向川英。

“我一定會拖著你們地府一同死去的!”

川英哈哈大笑,一棒子砸碎天地,帶動無盡精氣,粉碎虛空,橫掃天地。

金箍棒已經吸納了仙淚綠金寶瓶的碎片以及輪回海和輪回湖,上麵浮現出一層絢爛的光芒,有些令人迷幻,不過瞬間,重新恢複到了紫金色。

金箍棒的氣息也越來越強大,呂隱隱隱能夠感覺到。金箍棒似乎蛻變了。已經可以比擬帝器了。加上本身就號稱無堅不摧,若論結實度,已經超越了帝器。

呂隱將金箍棒拿到手中,沉默了一會兒,他深吸一口氣,一步踏出,來到了荒古禁地!

女帝神色冰冷的注視著其餘的生命禁區,呂隱到來。她也沒有任何神色變化。

呂隱站在她的身旁,與她並肩而立,同樣注視著生命禁區!

霎時間,生命禁區有些沉默了。

一個狠人大帝就足以讓他們不敢輕易動彈了,如今一個斬殺了逍遙天尊的呂隱也來到了這裏,自然讓他們更加沉默了。

“大帝,多謝前幾次相救!”

呂隱對著狠人大帝躬了躬身。

狠人大帝沒有任何反應。

呂隱輕輕的笑了笑,陪著女帝站立了許久,然後衝上了高空,向著無始大帝和不死天皇的戰場趕去!

呂隱之所以離開。是因為,此時此刻。君落雲等人已經將高端戰力斬殺,也衝向了無始大帝和不死天皇的戰場。

仙光飛舞,光雨漫天,無始大帝和不死天皇兩人打到了天崩地裂。

呂隱雖然後起步,但是卻與君落雲等人同時到達。

“來了?”呂隱淡淡的一笑。

“如今,你將逍遙天尊斬殺,你可以與大帝一戰了,所以,我們來了,要斬殺不死天皇!”

君落雲拍了拍呂隱的肩膀,笑道。

幾人都笑了起來。

造化玉碟的碎片浮現光芒,呂隱手持金箍棒,化為了龍人。

五片造化玉碟碎片浮現巨大的混沌光芒,將六人籠罩在了其中。

六人化為了一柄巨大的混沌長劍!

長劍撕裂天地,直接衝入戰場,狠狠的劈向了不死天皇。

不死天皇怒喝一聲,不死天刀猛然劈下,與混沌長劍相碰撞,同時倒退!

不死天皇口噴一口鮮血,怒吼道,“無始,你這個卑鄙小人!”

無始大帝蹙了蹙眉,仔細的打量著呂隱六人,搖了搖頭,“看不透啊!”

六人這些年在天庭也曾施展過這一招,曾經他們這樣對戰過古代至尊,所以,他們也曾練習過這樣一種合力。

無始大帝和蓋九幽青帝也曾研究過,但是一直研究不透到底是什麽,總之,他們隻能看出一點,在造化玉碟碎片的牽引下,六人似乎成為了一個整體,在造化玉碟碎片的牽引下,眾人的命運似乎都連到了一起!

曾經僅僅是準帝和大聖的他們,聯手就可以對抗自斬一刀的古代至尊了,如今,他們全都是準帝六重天的實力,而呂隱更是可以與至尊一戰的人。

幾人如今這一次的合力,真的可以比擬不死天皇了。

而不死天皇與無始大帝大戰,已經受傷,這一次對碰,居然以六人合力獲勝而終。

無始大帝搖了搖頭,隻是退後一步,伸出手,護住了這一片空間。

無始大帝直接將戰場讓給了呂隱等人。

混沌巨劍撕裂天地,斬向了不死天皇。

不死天皇不死天刀宛若星河,從天而降,斬向呂隱等人。

轟然一聲,星空崩裂,無始大帝揮了揮手,定住了這一片天地。

呂隱六人同時噴血,以呂隱受傷最重,因為,他們雖然合力可以發出傷害不死天皇的力量,但是自身的防禦力卻沒有那麽強,隻能受傷,而以呂隱的實力最強,所以,最大的攻擊傷害,被呂隱轉移過來,以他自身來承受。

隻是,眾人現在至少都是準帝六重天,配合者字秘,眾人足以與不死天皇僵持一會兒。

而且,君落雲本來就剩有十五顆仙豆,而呂隱手中也有兩顆,過來之前,呂瑩又給了君落雲三十顆!

靠著仙豆和造化玉碟,他們今日,真的有可能將不死天皇斬殺在這裏!

蒼茫天宇中,星域炸開,隕石飛射,一片混沌,星空徹底被打到沸騰。

巨劍光芒閃爍,一條紫色盤龍盤旋,演化出點點星光,宛若一片星空,紫色的宇宙星空無限,繁星點點,一顆又一顆的大星散發耀眼的光芒。

不死天刀刀刀粉碎天地,將天地湮滅為混沌,長刀刀芒宛若長河,徜徉在紫色的星空之中,覆滅一顆顆星辰,似乎想要將宇宙重新衍化為混沌一般。

巨劍與不死天皇對戰之處,虛空扭曲,混沌崩塌,宇宙粉碎,像是兩個無物不殺的破壞神,沒有什麽能阻擋一步一般,狠狠的撞擊在了一起!

“不死天皇,今日,你的不死到頭了!”呂隱大笑,六人同時催動力量,造化玉碟碎片閃爍混沌光芒,長劍上噴出一條紫色的星河,直接將一片混沌崩碎,混沌光芒氤氳,破碎開來,衍化成為了宇宙,向著不死天皇衝擊了過去!

“哼,你們這群混蛋,當初見你們,不過是螻蟻而已,如今,居然能夠與本尊大戰,本尊後悔當日沒有將你們全部抹殺啊!”

不死天皇長嘯,他像是一座魔嶽般,雄偉高大,巋然不動,待到星河衝擊而來,才猛然一拳擊出,攪動了無盡的混沌氣息。

這像是一場末日災難,席卷大地,山嶽崩壞,群星仿佛都在搖顫,漫天星河潰散,混沌破碎,開天辟地,霞光氤氳,絲絲縷縷,散向虛空。

不死天皇神威滔天,有一種唯我獨尊,俯瞰天下人傑的自負,他仰天咆哮,天宇被吼碎,明明是一人,卻宛如十萬天兵下界,殺氣鋪天蓋地!

“殺!”

呂隱六人同時一聲大吼,渾然不避,直接向前,巨劍紫色光芒閃爍,像是紫火在熊熊燃燒,粉碎混沌。

兩者對撞,不死天皇肋部出現一條血痕,神血灑落,染紅了星空。

呂隱六人全部大口噴血,胸前一個大洞,剛才不死天皇一擊,差點將六人全部橫斬了。

服下仙豆,眾人再度衝殺了上去,劍指不死天皇,像是刺破乾坤,鋒芒畢露,殺機無盡,星空大動蕩,無數星辰粉碎。

不死天皇手中的不死天刀閃爍,他一連劈出了九刀,化成了一片絕世牢籠,向著巨劍籠罩而去!

一邊是宇宙鴻蒙,一邊是洪荒混沌,恐怖到極致,兩人撞擊在了一起,宛若在開天辟地,混沌初生,生命輪回,皆在一念間。

轟然一聲,虛空粉碎,不少隕石和星辰隕滅,不死天皇和呂隱六人同時倒飛了出來,眾人都是肌體崩裂,血液灑落飛濺,而後各自倒退,險些同歸於盡。

“咳咳咳!”

不死天皇同時大口咳血,無窮無盡的天地靈力被牽引而來,化為了無盡的靈力,順著他的天靈蓋灌輸了進去。

六人再度服下仙豆,衝殺上去,不能給不死天皇調息的時間。

天地宇宙大爆炸!

無始大帝輕歎一聲,“後生可畏,隻是,為何看不出他們之間到底有何聯係?若說命運聯係到了一起,可是他們卻分明是**的命格,若是說沒有聯係到一起,那他們的一切又是如何水乳交融的融合到一起的呢?”

“那所謂的造化玉碟,到底是什麽東西?仙器不是仙器,帝器不是帝器,奇哉怪也。”無始大帝微微蹙眉,自言自語道,“隻是,他們可以與不死天皇對戰,但是最終卻未必能夠獲勝啊……不過,今日,不死天皇必死無疑!”

無始大帝已經下定了決心,今日必殺不死天皇。

呂隱等人並不知道無始大帝的決心,他們隻是在一次次的與不死天皇攻殺,六人合力,在造化玉碟的幫助下,與其戰了個兩敗俱傷。

幾人都是雙眸通紅,都殺到了狂,這是一場慘烈的搏殺,像是針尖對麥芒、雲中龍遇見霧中龍,各展所能,激烈對抗,沒有一方後退。

眾人鮮血飛濺,又是兩敗俱傷的局麵,全都從虛空中倒飛了出去,渾身都是傷口,不斷的淌血!(未完待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