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433章,古之起源

————————————

為什麽?

為什麽毀滅者會把傳承留在魔鏡裏?

要知道在整個多元宇宙裏,同一時期內,毀滅者是具有唯一性,而當一個毀滅者留下傳承,就意味著這個毀滅者永遠失去了“毀滅者”這個身份。

眼睛恢複了焦距,看了一眼消失在天邊的三排珊瑚背鰭,白雪眼中充滿迷茫之色,不過隻是一瞬間,這迷茫就變成了怨恨。

“時間之毒的仇,我一定要報!”

雖然古歌留下毀滅者的傳承,但白雪不會感激他。

毀滅者本人如果在不死的情況下,丟棄毀滅者的身份,那會是出於什麽原因?

一個人長大了就自然不用爸爸媽媽牽著,同樣的道理,如果超越了毀滅者,就自然不需要“毀滅者”這個百害無一利的身份。

毀滅者傳承,並不是古歌特意留給她的,隻是把這無用之物扔掉,“碰巧”被白雪撿到罷了。

也許是因為並不存在的“父女”關係而丟在白雪的精神空間吧,不過事到如今,這又有什麽關係呢?

已經無所謂了,仇恨已經接下了。

“我要用你眼中的無用之物,殺了你!”

看著珊瑚背鰭消失的方向,白雪心中發誓道。

“白雪,你沒事吧?”

靈氣喘籲籲地跑過來,臉上充滿擔憂之色。

“抱歉了,廢材靈,我已經沒必要尋大獅龜了。”委婉的告別,從白雪口中傳出,她現在隻想用毀滅者的身份,獲取更強大的力量。

大獅龜雖然是法則的化身,更號稱世間一切能力的起源,從它們那邊獲得力量也是一種方法,不過很可惜。對於強者而言,大獅龜賦予的力量還不如他們本身持有的。

白雪是這樣,她起初尋找大獅龜,不過是為了接觸毀滅者的威脅。恢複自己的力量,在計劃裏,她並沒有打算讓大獅龜給她能力。

靈也是這樣,繞是被稱為廢材靈,可他尋找大獅龜的目的。隻是為了破除身上的神靈詛咒,並非向大獅龜索要能力。

因為對他們來說,本身的力量就已經淩駕於大獅龜的賜予了。

“是麽……”感覺到真正的離別將臨,靈雖然有了心理準備,但沒想到會這麽快,“我……其實我真的……”

喜歡你啊!

“閉嘴,我不想被多餘的因果束縛。”

冷冷的打斷靈的話語,留下一句話後,白雪轉身,沒有一絲留戀地離開了。

怔怔的看著遠去的麗影。靈伸出手想要挽留,可是他那什麽挽留,十幾年的相處,其實兩人算不上夥伴,互相利用的成分頗多。

幾秒後,靈收回手臂,臉上露出一絲苦澀的笑容。

“我真的很喜歡你啊,白雪……”

這句話,靈不知道自己是在心裏說的,還是直接說了出來。不過那已經不重要了,呆呆地站了一會兒,靈轉身回到小島邊緣,等待著看不見蹤跡的大獅龜。

或者說。等待著命運。

……

另一邊,靠著擺動的巨尾,在維度之洋裏緩緩前進的古歌一邊享受著久違的遊泳快感,一邊思考著這維度之洋的力量。

維度之洋,是普通的水加入維度間的幽光物質,形成的特殊汪洋。對一般的神靈或者精靈來說,都是致命的。

但是古歌,在這維度之洋裏遨遊,卻絲毫沒有受阻。

不單單是因為古歌現在身體的組成部分是幽光物質,即便他是一窮二白的靈魂狀態,依然可以安全的站立在海麵上。

強大的人可以直接靠力量安全的在維度之洋裏遨遊,但是古歌並未動一絲一毫的力量,是他身體內哥斯拉基因,那早已深入靈魂的基因,讓他擁有在維度之洋裏暢快遨遊的能力。

而且,在經過那道維度裂縫之時,哪怕被封印在白雪的精神空間裏,古歌仍然感覺得到基因的震動。

基因渴望回到那個維度裂縫裏。

既然如此……去看看吧。

下定決心,僅有三排珊瑚背鰭露在毀滅的哥斯拉緩緩下沉,朝著並不幽暗的海底遊去。

隨著距維度裂縫的距離越來越近,古歌也覺得體內越來越狂暴,這一切的原因,還是因為哥斯拉基因。

果然,那道裂縫和哥斯拉有很大的聯係。

散發著幽光的海底,唯有那道裂縫是無盡的黑色,那是第六維度的裂痕,無法愈合的傷,它沒有黑洞一般的吸力,但它比黑洞還要幽深。

古歌愣了一秒左右,然後擺動尾巴,頭也不回地遊了進去。

維度裂縫內的景色,與維度之洋的海底,出奇的相似,一直往前遊,卻無法看到盡頭,因為遙遙無期,除了周圍散發著幽光的海水,就是遠處無邊的黑暗。

維度裂縫,特別是這一道維度裂縫,對於神靈來說,簡直就是地獄,必死之處,然而那些高高在上的神靈永遠也不會想到,今天居然有一隻哥斯拉在維度裂縫內……欣賞風景。

哥斯拉……

因為他是哥斯拉才可以這麽安全的看著風景。

在古歌欣賞奇妙之景的同時,體內的震動也越來越大,視野之中,那無邊無際的黑暗也在震動。

是真的在震動,不是幻覺,而且節奏與古歌體內的震動正在靠近。

嘭嘭!

嘭嘭!

咚咚!

終於,在這個沒有時間概念的維度裂縫裏,不知道過去了多久,古歌體內的震動與維度裂縫的震動完全同步了,其可以改名為“共鳴”。

當開始共鳴之時,古歌的腦海裏多出了許多……不算好的情緒,直接說來就是暴虐,無比純粹的暴虐與破壞欲。

呃啊吼!

一隻猙獰的恐龍朝天嘶吼,它的聲音裏沒有一絲理智,它的氣息狂亂無比,那是世間組成最複雜的怪物,但是卻擁有最單純的意誌。

盡管這意誌並沒有自我意識,而且隻是純粹的為了破壞。

它要戰鬥!

不,它正在戰鬥!

和誰?

看不見的敵人,是世界!是多元宇宙!

然後,它輸了,倒下去了,它贏不了世界,因為它的一切都是世界、多元宇宙給予的,它從一開始就輸了。

它是誰?

人們稱其為“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