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願意,我想……”斯普拉猶豫了一會兒,一跺腳說道:“我想讓光明教會的牧師來檢驗一下你的魔力屬性,看看有沒有黑暗氣息。”

苦思冥想了一夜之後,斯普拉最後做出了這個決定。因為他覺得,目前隻有這個辦法值得一試。

“嗯,好的,老師”。艾薇很自然的答應了,這倒讓斯普拉有些差異。

看著神情愉悅、絲毫沒有昨天那種末日降臨般情緒的艾薇,斯普拉可能以為艾薇已經被嚇得神誌不清了,急忙解釋道:

“別怕孩子,隻是一個例行檢查而已,我用我的生命作擔保,即便是他們檢測出你的體內存在著黑暗氣息,你也會安然無恙的。”斯普拉奇安慰卡米拉道:“最近幾天,我一直在想,其實我們都有些大驚小怪了,你能夠召喚一個不死生物,隻是一個偶然情況,是錯誤施放了惡魔召喚陣,才讓那個死靈降臨世間的。你的體內或許根本沒有黑暗氣息的萌芽。即便有,如果發現早的話,還有辦法挽救。”

“老師,您不用解釋,我明白你的意思。”艾薇溫順的點了點頭,同意了斯普拉的建議。

斯普拉疑惑的望了艾薇一眼,看到這小姑娘眼中並沒有死誌萌發的前兆,才轉身離去安排同光明教會的接觸事宜。

而艾薇之所以答應同斯普拉一同去光明教會,自然是因為馬子建的原因:正愁沒有理由去光明教會,斯普拉就在瞌睡的時候送枕頭,太善解人意了!

別人不清楚艾薇體內是否有黑暗氣息,身為死靈的馬子建卻知道,艾薇體內根本沒有一絲暗黑氣息!

光與暗,本來就是兩個極端,彼此仇視,但也彼此了解。

契約之神雖然留下了契約魔法,但這魔法根本不可能讓魔寵與主人之間完全共享力量。否則的話,一個水係魔法師簽訂了一個水係魔寵,通過契約就可以水火雙修,那這世間上的雙係魔法也就太不值錢了吧?所謂的共享契約,實質上也隻是一種變相的高級平等契約而已。

光明教會在裏爾省設有一個教區,總部就是位於裏爾城市中央的米諾大教堂。與星辰魔法學院,隻有幾步之遙。

米諾大教堂建立的時間不長,隻有一百一十多年曆史。

在幾百多年前,裏爾省所在地區的居民還沒有皈依光明教,他們信奉的是自然女神,自稱聖教徒。

信奉自然女神的聖教徒,和信奉光明女神的神教徒在長達幾百多年的曆史中曾經發生過數十次戰爭。

在一百多年前,神教徒擊潰了聖教徒最後一隻抵抗力量,在裏爾省建立了分教區。

紅衣大主教米諾是半年前來到裏爾省的,他隻用了半年時間便使光明教會的偉業再創新高,為光明教會在裏爾省的發展建立了汗馬功勞。

光明教會為了紀念米諾的功勳,也為了讓其他省份的主教們能更盡心的傳播光明女神的教義,經教皇保羅批準,裏爾省大教堂更名為米諾大教堂。

米諾今年隻有四十六歲,是所有十三個紅衣大主教中年紀最輕的一個,屬於光明派當中的激進分子。米諾雖然年輕,但實力相當不俗,光明魔導士七階的修為,外加一身精湛的光明魔法令他傲視群倫。

最近幾年來,教皇保羅神奇上位,風頭一時無雙。令米諾驚異不小。本來,米諾並未對那個遊走在各個教派當中的說客隻是有所耳聞,但到神跡那次事件之後,米諾便成了保羅的忠實擁躉。

米諾自認為自己最忠誠的光明教徒,所以,為了彌補當初自己對保羅的那些不禮貌行為,他一直想辦法彌補這些裂痕。因為,有了教皇的支持,他的地位才能越穩固。

權利是依靠刀劍支撐的,這一點不僅僅適用於世俗政權,在教廷裏麵同樣適用。在控製了光明騎士團的一部分兵權之後,米諾曾經以為,憑著自己的實力和那些兵權,光明教會當中沒有幾個人敢和自己叫板的。可自從親眼目睹了神跡之後,米諾大主教才發現,自己所掌握的那些東西,那神的眼中,是多麽的可以忽略不計。

而保羅教皇是神在世間行走的代言人,身為最忠誠的神教徒,米諾自然千方百計地希望取得教皇的信任。

不過,此時榮耀加身的米諾卻遇到了一點小麻煩:上次在淨化那些死靈法師的時候,由於自己的疏忽,竟然讓一個死靈法師掙脫了火刑柱上的神聖束縛,引身自爆,竟然把火刑柱給炸爛了!

雖然那個死靈法師也在爆炸中化成灰燼,但是火刑柱被損是一件十分嚴重的事情,這直接影響到光明教會的威信。

光明教會對外宣稱,火刑柱是神賜給光明教會,讓教會用來懲罰異端的刑具,屬於神器範疇。

神器被異端摧毀了,光明教會的臉麵何在?

可事實上,火刑柱並非如此神奇,否則的話,一位隻是因為疏忽而未被禁錮魔法的高級死靈法師,也不可能一個自爆就將火刑柱給炸毀。

因此最近一段時間以來,米諾有些焦頭爛額,他一邊向教廷匯報事情的經過,一邊命令工匠們在最短的時間內製造出一根新的火刑柱來。

可是火刑柱好做,但是施加在火刑柱上的永久魔法——神聖束縛卻隻有教皇會使用。

米諾有些擔心,教皇會不會親自來主持火刑柱的落成典禮,並且給火刑柱施加神聖祝福魔法?

米諾更擔心,發生了這樣的事情,會不會影響他的聲譽,教皇會不會對他產生隔閡,自己同教皇剛剛修補好的裂痕會不會因此而產生不好的影響?

畢竟按照規定,凡是在黑名單最前麵一百位的異端,隻要被活捉,就要被送到教廷去聽從教皇陛下的發落。

米諾隻是為了彰顯自己的能力,越權燒死那些異端才導致這件事情的發生:誰知道那個自爆的死靈法師,是不是黑名單的第九十九位?

“主教大人,星辰魔法學院的斯普拉先生求見,說是有要緊的事情。”一個侍從打斷了米諾的思緒。

“斯普拉?”米諾皺皺眉頭:“讓他進來吧。”

作為一個紅衣大主教,地位極其尊崇,即便是一個公國的國王也有所不及,一般情況下是不會隨便接見一個高級魔法師的。

可是斯普拉不同,他不僅僅是一個魔法師,他還是一個技術高超的煉金師。

三個月前,米諾曾經委托斯普拉給教皇製造了一枚煉獄天使雕像。而所料不及的是,斯普拉居然答應了:自從神跡現世之後,魔法師公會同光明教會的關係一直不佳,而斯普拉能夠答應這個委托,實在出乎米諾的意料。

教皇收到煉獄天使雕像之後非常高興,當眾表揚了米諾,並寫信致謝。

因此米諾認為斯普拉是一個人才,有意拉攏他為教會服務。從此以後兩個人交往多了起來,並且還迅速成為了不錯的朋友:感謝馬子建吧,否則,斯普拉沒有任何原因會同一位紅衣大主教交好的。

不一會兒,斯普拉就帶著艾薇走進了米諾的會客廳。

斯普拉雙手扶胸,無比虔誠的說道:“讚美光明女神,主教大人,斯普拉冒然造訪,打攪了。”

“光明女神的榮光與你同在!斯普拉先生,您是不是又作了一個什麽好東西想讓我看啊?”米諾示意斯普拉奇坐下,然後對侍者說道:“給斯普拉先生上茶。”

很快,米諾的目光被斯普拉身後的艾薇吸引了。米諾的神情為之一振,臉上的肌肉不易覺察的抖動了幾下。

“斯普拉先生,是不是這個孩子有什麽困難需要我幫助?”米諾是一個果斷的人,看出問題就立刻開始詢問:“如果是贖罪懺悔,你可以帶她到懺悔室去。”

“這是我的學生艾薇小姐,她不是來懺悔的,她是來……”

直到這時,斯普拉和艾薇才發覺一件大事:自己沒事兒跑來要求做暗黑氣息鑒定,這不是擺明了此地無銀三百兩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