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人,您是否可以送我回人類世界了?塔揚一定盡心做好您安排的任務,早日加入到死亡大軍當中。”塔揚終於忍受不了屁股上的傷痛,兢兢戰戰的說道。

塔揚並沒有癡迷在維克多的美貌之下,在馬子建施展活膚生肌術的時候,他卻立刻釋放了一個治療魔法,把屁股上的血止住。他雖然不是牧師,但是簡單的治療還是可以做到的。最重要的是他不敢回教堂找專業的牧師替他療傷,萬一牧師問他傷口的來源,他可怎麽回答?

血不流了,傷口也不疼了,塔揚的思緒冷靜下來之後,才注意到維克多的改變。隻不過,相對於其他人的癡迷來,塔揚更關注自己以後的命運。

維克多可以用活膚生肌術恢複生前的樣子,那毫無疑問的是,她手下的骷髏們都可以這樣。要是那些已經開啟了靈智們的黃金骷髏也強烈他們的君王給恢複一下,那自己豈不是要被剮成骷髏?

假如真的出現那種狀況,那自己還真不如一頭撞死算了!所以,為今之計,還是趕緊脫身吧

可事情被維克多這麽一攪合,從維克多的美豔當中掙脫出來的馬子建倒是想起了一些事兒:自己在塵世大陸,似乎還有留下了一些棋子。假如塔揚這次真的偷盜成功,那毫無疑問,塔揚從此便不能在塵世間露麵。

塔揚的身份,注定還可以為馬子建多做一些事兒。不過,為了能夠重返塵世大陸,馬子建也不圖塔揚做多少貢獻了。隻求他能在暴露身份之前,洗洗筷子、刷刷碗,把一些鋪墊做好就行了。

想到這裏,馬子建走進塔揚身邊,輕聲耳語一番。而塔揚自然誠惶誠恐的聽著。臉上的神色,一會兒狐疑、一會兒震驚、一會兒又崇拜,變幻不停,到最後,簡直快五體投地的時候,馬子建才又費勁割開空間,將他送了回去。

塔揚暫時解脫了,可是他的到來,卻給死亡之城帶來一絲小麻煩。而麻煩的根源,就是維克多的變身。

首先,維克多的變身,並沒有幫助維克多恢複多少記憶。但卻讓維克多改變了性格:自從維克多知曉自己是女人或者說是女骷髏的時候,她就特別注意自己的行為舉止。無論是聲音和動作,全都向塵世間那些精靈美女們靠攏。

而維克多又是那麽美豔無雙,她是一舉一動,卻又讓其他人都心馳搖蕩:穿著一件似遮還露的睡衣,一幅春睡半醒的慵懶風情,怎能不讓一群雄性生物荷爾蒙噴發?

賀科魯不再挑選女僵屍了,亨利也停止篩選吸血鬼新娘了,就連賈維斯跟潔西卡,似乎也鬧矛盾了。

賈維斯這裏還好,是潔西卡單方麵的嫉妒和吃醋:其實也沒什麽,隻是維克多那天一不小心找賈維斯打打架,想試驗一下有了新軀體之後,實力是攀升了還是下降了。結果賈維斯又一不小心挑掉了維克多睡衣的一角,讓維克多那種似遮還露的朦朧美當中又多了一絲淩亂美。又結果呢,潔西卡女士正好一不小心也來找賈維斯討教武藝,正巧碰上賈維斯慌慌張張替維克多掩蓋春光的那一幕。最最後的結果嘛,自然是賈維斯軍長大人悲催了

亨利這方麵也好,隻不過是在對比後有了落差之後,暫時陷入一陣低穀期:按說亨利這貨,要長相有長相,要風度有風度,要實力也有實力,要智謀更有智謀。本來是鬼蜮荒原當中挺驕傲的一吸血鬼,正打算確立自己的新娘,鼎定自己吸血鬼公爵的地位,一舉再現鬼蜮荒原吸血鬼傳奇的時候。可誰知,維克多的出現,一下讓亨利對那些女吸血鬼失去了興趣

最不好的就是賀科魯這廝,這廝原本就不是什麽堂堂正正的高尚人士,隻是在陰差陽錯之下,才得到了變異僵屍領主的地位。加之這貨一千多年來沒對鬼蜮荒原有認同感,心中還是常念塵世大陸的風光。所以,維克多出現之後,這廝居然動力春心,隔三差五就往維克多那裏湊。不是說一起討論一下死靈的變異了,就是要跟維克多過過招什麽的。攪得維克多心煩意亂,最後化身暴女龍,狠揍了賀科魯一番後,才讓賀科魯望而止步。

好笑的是,亨利和賈維斯看到賀科魯那副衰樣之後,不僅沒有安慰,反而是一副幸災樂禍的神情。尤其是賈維斯騎士大人,還特意安慰似的拍了拍賀科魯的肩膀,眼中一副高深莫測的神情

這下就讓賀科魯不淡定了:自己自忖智商不低,怎麽來到死亡之城之後,這些軍長們都是用看白癡一樣的眼神看自己?

不服氣之下,賀科魯愣是用自己的私藏打賭,讓那些眾軍長給分析一下自己到底錯在了哪裏?

結果可好,那些軍長們一個個都一幅諱莫如深的表情,搖搖頭之後,高深莫測的離開,留下茫然不知所措的賀科魯差點低聲抽泣。最後還是卡奧這頭冰魔看不過去,留下了一句話:

“賀科魯,你沒有發現,當維克多沒有變身之前,聽到亨利、賈維斯、還有你不顧君王感受就去談情說愛的時候,她就發飆了嗎?還有,當時製止戰鬥的時候,明明正在怒氣瀕發的維克多,怎麽會在君王一句話之後就消減了怒氣,還率先告狀?那是什麽?那是一個女子撒嬌求寵的本能表現啊!更何況,你不想想,維克多是如此覺醒的?他覺醒的路程上,誰給她的幫助最多?更重要的,你不要忘了,維克多的覺醒,就是因為她吸收了君王留在她靈魂當中的一絲印記才覺醒變異成功的。在一個女子的靈魂當中留下印記代表什麽意思,你不會不知道吧?”

說完之後,賀科魯真的哭了:不是為自己的夭折的初戀而哭,是因為自己這個高智商的變異僵屍,怎麽還沒有一頭早就在傳統認識上、被定義成’傻乎乎的冰棍兒‘的冰魔看得清?難道自己的智商真的是硬傷嗎?

賀科魯不信邪,他這幾天啥也不幹,就一直在觀察維克多跟馬子建。

可事實似乎真的如那些軍長們所料,維克多變身之後,呆在馬子建的身邊時間更長了,甚至,還跟馬子建學會了‘活膚生肌術’。而之後的維克多,就一直著手用‘活膚生肌術’對自己的身體進行改造,皮膚越來越白,胸脯越來越大。

最開始的時候,維克多的胸脯隻有饅頭大小,走起路來還能夠基本保持堅挺。

可是到了後來,維克多的胸脯越來越大,最後竟然大的像兩個大木瓜一樣。這樣的巨胸可不得了,伴隨著維克多的腳步移動,兩個大木瓜會上下翻飛,韻律十足地跳起舞來,導致每個雄性動物都渴望用雙手去切身感受一下大木瓜的形狀和彈性。

這下,賀科魯才真的看明白了:可能維克多還沒有意識到自己已經喜歡上了馬子建,但事實上,在一個女人靈魂當中留下了一絲印記。那麽,這個女人從此以後就隻會記住一個人的名字。而她的心和她的行動,都會主動向那個人靠攏。

這下賀科魯真的服氣了,他終於明白,當初在馬子建製止維克多跟賈維斯、亨利還有他爭鬥的時候,亨利和賈維斯為什麽用那麽一種複雜的、督促的、滿含深意的眼神看自己,而克裏跟卡奧也在思索一下之後,用那種‘朽木不可雕’的眼神看自己

原來真的是朽木不可雕,自己智商,真的是硬傷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