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下一站的征伐的目的地是食屍魔的毒沼。因為那種生物,你可以不征召,但你不能忽略它們的存在。畢竟,作為鬼蜮當中屈指可數的次級生物,食屍魔的能力是有目共睹的。

可馬子建還是暫時放棄了這次出征:亨利的偵察隊的發現讓馬子建改變了計劃。

用吸血鬼做偵察隊,絕對是物盡其用的經濟方式。鬼蜮荒原當中,除了真正的死亡君主那些土豪們可以奢侈的用幽魂(幽靈的晉級生物)作偵察兵外,一般亡靈將軍,都采用吸血鬼這種狡猾有腦子的生物作偵察兵。

“君王,據我族人可靠的發現,前方有一座已經廢棄的法老金字塔。”亨利麵無表情的說道。

“唔,那你認為我們應該怎麽做呢?”雖然心中早以有了決定,但馬子建還是想試探一下自己部下的忠誠。畢竟,隊伍人多了,人心也就斑雜了。而毫無疑問的是,自己的先期手下,肯定會成為日後大軍的主幹人物。這樣,這些人的能力和忠誠問題就要提到一個高度上來了。

“一切以君王的決定為我族選擇的終點,我族將無條件聽從您的決定。”亨利這招太極推手的功夫練的真是不錯,不僅輕易避免了他心中實質的想法,還順便表示了他的忠誠,

可是,這樣說出來的忠誠有幾分是真的?

馬子建沒有流露出任何的表情,隻是將目光移向了新當選的屍巫王克裏,

“我完全認同亨利伯爵的說法,您的決定將是我族進軍的方向。”克裏猶豫的看了一下亨利,然後緩緩的說道。

看來這位新當選的屍巫王在狡詐方麵要比上任的屍巫王強上太多了,至少,他學會了明哲保身。不過,他的這番表現,還真是丟盡了屍巫一族的臉。而且從他剛才看亨利的那一眼,馬子建知道,屍巫一族雖然沒有明確表示什麽,但是暗地裏卻跟吸血鬼一族,針對某件事情形成了一種不用明說的共識。

“君王,我認為我們可以先鏟除掉前麵的金字塔,雖然它不可以像生物的巢穴一樣可以為我們提供兵源,但是每個死去的法老都有他生前的陪葬品與他同眠,此外,他們生前的財富也可能一同與他埋葬。這些都是我們意想不到資源,將會對我們以後的發展有很大的幫助。”新加入冰魔長卡奧看到兩位將領言不由衷的說法後,略微有些急切的說道。

馬子建的臉上照樣還是沒有任何表情,隻是意識讓卡奧繼續說下去。

而這時亨利和克裏的表情卻像吞了一隻死蒼蠅一樣的難看:他們想不到冰魔這樣傲慢的種族,居然會在沒有任何戰鬥的情況下真心向一個亡靈巫師臣服。

自然,馬子建心中也有這樣的驚訝,不過,他更驚訝的是這位冰魔長在跟自己沒有過多交流的情況下,居然可以模糊揣測出自己將來要建立基地的打算,這讓他不禁對冰魔的智慧表示困惑:誰說冰魔一族都是一些沒有腦袋的冰棍兒?

“金字塔裏當然有守護的使者,但據我所知應該隻是一些木乃伊,而它們的戰鬥力最多能達到跟吸血鬼一樣的水平,雖然他們有天生的詛咒技能,但是有我們強大的冰魔為您開路,我認為贏取法老的寶物並不是很困難的事情。”卡奧在說話時無意瞥了一下亨利和克裏,眼神當中已經隱隱有了一絲的憤怒:忠誠並感恩的冰魔當然不認可兩位剛才模棱兩可的回答。

同時,卡奧剛才的話語也無情的貶低了吸血鬼一族,因為木乃伊的等級其實還沒有吸血鬼高,他這樣說無疑是鄙視了一下亨利的懦弱。

看來,自己的王國還沒有成立,就已經過早的出現了陣營分化。隻是是讓馬子建感到好笑的是,高級的冰魔居然率先表示了他們的忠誠,而略微低級的吸血鬼和屍巫卻還是心有芥蒂。

當然,這跟吸血鬼和屍巫都較具有狡詐的天性有所關係,他們的疑心不可能讓他們輕易臣服於任何一個人,而更令他們心有不服的是,馬子建隻是一個毫無名氣的死靈法師,而且好像還是隻會一些簡單暗黑魔法的死靈法師,最多可以令他們欣賞的就是這個死靈法師居然懂得精湛的戰術而已。以他們的聰明當然也看出了馬子建和惡魔的關係有一種說不出尷尬:惡魔似乎並不完全受他的控製,這恐怕讓吸血鬼和屍巫以為,馬子建隻不過曾經無意幫助了惡魔一族,而惡魔們現在也隻是順水推舟報答一下而已。就類似於那種信用借貸關係一般,人家惡魔還完馬子建的人情後,也就不管他的死活了……

事實上,拋去燈塔的強製命令,惡魔們還真不鳥馬子建這盤菜。正巧,馬子建也不是軟柿子,正足著勁兒準備禍害一把這些自大的惡魔們……

好吧,拋開馬子建和惡魔們這幾個歡喜冤家的事兒不說,就說冰魔一族,他們雖然不是鬼域裏最強大的戰士,但是他們的等級和實力確實要比吸血鬼和屍巫要強多了,冰魔長卡奧當然更是冰魔當中的個中翹楚,自從他第一次見到了馬子建時,就微微感覺到馬子建體內暗黑氣息的詭異,而且還有更多令卡奧感應不到的神秘氣息。更令他最為恐怖是的是馬子建頭上所帶和手中所持的聖品寶物,尤其是頭上戴的死亡麵具,甚至比聖品寶物還要珍貴。這些更加堅定了卡奧的想法。雖然卡奧也看出了惡魔和馬子建關係的異樣,但是他同樣看出了惡魔雖然對馬子建有些不屑,但實際上惡魔們是不能違抗馬子建命令的,隻不過馬子建從來沒有強求罷了。而對於惡魔們所追求的強者,他們冰魔一族當然毫無懷疑的選擇追隨。

“那好,就應卡奧的說法去金字塔看一看吧。”始終沒有表現出任何情緒的馬子建,仍舊隨意下達了命令。

“是,遵從您的選擇,我偉大的君王。”亨利、克裏和卡奧同時回答到,隻是三人臉上的表情大有不同。

縱馬前進,在亨利和克裏轉身離去準備指揮他們部下的時候,馬子建趁著亨利和克裏不注意的機會,給了卡奧一個愉悅的微笑:做得好,有眼力的部下,自然要表示一下嘛…

而這個千年不死的老妖怪,接到馬子建的好意同時,在受寵若驚之後,居然也向馬子建回了一個神秘的微笑:老板,您放心,俺明白您的意思…

可這個神秘的微笑,讓馬子建差點從不死戰馬上跌落下來…

“難道卡奧不知道自己的笑容比哭還難看嗎?”馬子建在心中十分痛惜剛才不理智的做法。

‘不過嘛…亨利和克裏,你們這兩個愛耍心眼的家夥,將會為自己的自作聰明而受到相應懲罰的,本公子可從來不是吃素的。’隨後,冷硬的嘴角微微向上一揚,馬子建在心裏暗暗想到:丫的跟我這讀遍三十六計的穿越人士玩心眼兒,你們是真的老壽星吃砒霜——活膩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