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六清晨,嶽擎達在陽台上做完例行修煉功課後,收功而起,剛走進室內,就聞到一股清香味道,不由吸了下鼻翼,順著香味傳來的方向看去,發現香味來自於客廳。

踱步來到客廳一看,發現桌上已經擺好了早餐,那股清香味道就來自餐桌。

嶽擎達走近一看,好嘛,還挺豐盛,皮蛋瘦肉粥、醋溜土豆絲、爆炒豆芽菜、蔥爆雞蛋、糖水蕃茄,還有蕎麥小饅頭和麵包,雖然做的不如自己,卻也色香俱全。

桌上放著一張留言條,拿起一看,隻見上邊寫道:“嶽擎達,早上好!這幾天承蒙你的照顧,吃你的,喝你的,實在是不好意思。今天周六,本來我輪休,想親自做一餐,對你表示感謝的。可是飯菜剛做好,就接到醫院電話通知,要我去加班。沒辦法,不能陪你共進早餐了,請你原諒。

平時我工作忙,很少做菜,時間久了,手藝也就生疏了,也不知道我做的合不合你胃口。你先將就著吃吧,如果覺得還行,下次我再找時間重新做一次,當麵向你陪罪。

對了,前幾天你打贏那韓國棒子,給祖國爭了光。我們醫院護士站的不少姐妹都很仰慕你,她們知道小霜跟你是同一學校,都托我找小霜幫忙,讓她向你要親筆簽名呢?你說如果她們知道你在跟我同租的話,會是什麽樣的反應呢?”

留言之後是一個做鬼臉的俏皮笑臉。最後落款處沒有署名,隻有一朵雪花。

嶽擎達微微一笑,跟小辣椒周露霜相比,周露雪一向是溫柔甜美,給人一種寧靜安祥的親切感,象這樣的俏皮可愛的時候的確是少見。

在餐桌旁坐下,品味著周露雪做的飯菜,嶽擎達點點頭,看來周露雪的確是懂廚藝的,雖然這飯菜吃起來不如自己做的口感好,但比之一般人來說,也不算差了,至少清香可口倒是真的,最關鍵的是,周露雪懂得進行營養搭配。

飯菜雖然豐盛,但由於每個菜的量並不多,是以嶽擎達胃口大開之下,很快便將飯菜風卷殘雲似的幹了個淨光。

吃飽喝足,嶽擎達收拾停當,看看時間已經到了七點四十,便換了衣服,出門下樓。

駕著路虎轎跑,一路絕塵,向城西而去。

今天是嶽擎達走馬上任總教官後的第一次訓練。約定的是八點半在城西武警總隊特訓基地集合,雖然從嶽擎達所在的清源小區到特訓基地的路程不過半個小時的車程,但考慮到路上堵車的因素嶽擎達還是提前上了路。畢竟,身為總教官,如果第一天上任就遲到,那就是笑話了。

其實,嶽擎達完全可以不用開車前往,以他的實力,禦劍飛行一兩分鍾,恐怕就到地頭了,就算不禦劍飛行,用地走的,縮地成寸來上個幾次,也一樣能達到目的。

不過,現在是在大都市,嶽擎達不想太過招搖,這陣子自己因為中韓比武的事,已經成了風雲人物,如果再讓人用望遠鏡發現自己會飛,那還不被人當成妖怪之類的異端啊!所以為了低調,嶽擎達的最佳選擇也隻有步行或駕車了。不過既然有車代步,自己何必去步行呢?那不是找罪受麽?

一路順利,沒有遇到狗血的堵車橋段,當路虎拐上城西一個偏僻的山道後,車輛驟然減少,沿著山道蜿蜒而行,很快就到了一處把守森嚴的門樓前。門口旁掛著一方白漆黑字的牌子,上麵寫著中原省武警總隊特勤基地。門樓旁還有一方巨大的山石,上邊書寫著幾個醒目的紅漆大字:“軍事重地,閑人勿近!”

門前四個手持微衝全副武裝的武警正在站崗,見到路虎轎跑到了跟前,其中一個武警走過來,衝駕駛位的嶽擎達打了個停車的手勢。

待嶽擎達停穩車輛,那武警來到駕駛門旁,衝嶽擎達警了個禮後,要他出示證件。

嶽擎達淡淡一笑,取出自己的證件遞了過去。

那武警翻開證件,第一眼就看到了軍銜那裏醒目地印著大校,頓時嚇了一跳,再看職務,中國人民武裝警察部隊特種訓練大隊武術總教官,心中又是一震。看到這裏,他突然想起領導此前特別交待過,今天會有一位武警總部的首長來此擔任總教官,對省總隊的特戰精英們進行集中特訓。參加訓練的,不僅有省總隊的精英骨幹,還有市公安係統的精英份子。難道眼前這位開路虎轎跑的年輕人就是那位從總部空降來的首長不成?可是,這…這…這也忒年輕了點吧!

對比照片,這位武警仔細打量了一眼嶽擎達,確認與照片上的人為同一人後,衝門樓中的同伴揮揮手,示意放行,然後將證件雙手遞還給嶽擎達,立正敬禮,並大聲道:“首長,請原諒!職責所在,不得不查!”

嶽擎達接過證件,衝那武警微笑著點點頭,駕車衝進了基地。

看著路虎消失在視野盡頭,那位武警抹了一把頭上的冷汗,乖乖,真想不到這位總部來的總教官首長居然這麽年輕,年齡隻有18歲,自己18歲的時候在幹嘛呢?似乎剛剛入伍吧,還是新兵蛋子,可這位總教官首長就已經是大校了!大校啊!18歲的大校,18歲的首長!這樣的事,自己也隻有在做夢的時候想一想罷了,沒想到竟然會讓自己在現實在見到了。同樣是人,這人跟人之間的差距怎麽就這麽大捏?

心中想著,腳下卻不敢怠慢,快步奔進哨卡內,手腳麻利地打電話將嶽擎達已經到達的事報告了上去。

當嶽擎達到達路盡頭的廣場的時候,省武警總隊的黃誌豪少將和市公安局長陳誌濤已經各自率眾列隊相迎了。在黃誌豪身側,有一位與他穿著同樣少將軍服麵目和善的中年人。

嶽擎達一下車,三人就大步迎上前去。

三人的舉動,引起了諸位列隊的武警精英們的注意,當眾人看清那從車上下來的人後,所有人都狠狠吃了一驚。大家早已知道今天會來一位總部派來的首長,擔任精英訓練營的特訓總教官,專門教授大家功夫絕技。據說這位首長是位很厲害的武學大師,實力不在莊仁慶莊大師之下。因此,一個個對這位新來的教官都很期待,都曾幻想這位教官會是個什麽模樣。

他們幻想過這位教官是個滿臉大胡子的彪形大漢,也幻想過這位教官是位上了年紀的中老年人,可就是沒人想過這位教官會如此年輕,如此陽光帥氣。一時間,所有人都傻了。

黃誌豪揚了揚手中的懷表,大笑著道:“哈哈…嶽老弟,你可真是守時的信人,不早一分,不遲一秒,剛好踩著時間趕到。”

嶽擎達快步迎上前去,目不斜視地對黃誌豪立正敬禮道:“大校嶽擎達奉命前來向黃大隊長報到!”

黃誌豪回了一禮之後,上前拉著嶽擎達,跟他介紹身畔的中年人:“這位是省總隊的秦世昌政委。世昌,這位就是莊大師極力推薦給咱們的武術大師嶽擎達老弟。”

嶽擎達對秦世昌也同樣立正敬禮,秦世昌同樣回禮之後,握著嶽擎達的手搖了搖,同時微笑道:“早就聽說嶽老弟年輕有為,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如此年輕,就已經是一代武學大師,實在是讓我等汗顏啊。我相信在嶽老弟的訓練下,這幫猴崽子們的實力一定會有不小的進步。”

嶽擎達充滿自信地淡笑道:“秦政委過獎了。訓練方麵我的確是有信心讓大家的實力得到提升,隻要大家按我的要求去做,雖然我不敢保證讓每個人都能實力翻倍,但最起碼讓大家武技提升一個檔次的信心還是有的。”

說話聲音不大,但聽在眾人耳中,卻如春雷般炸響。什麽?讓大家的武技提升一個檔次?真的有把握?還是他在吹牛皮?

秦世昌聞言,一愣之後,心中不由對這個年輕人看低了幾分,年輕人就是年輕人,事情還沒做,就已經先開始自吹自擂起來了,如此毛毛燥燥,又能成什麽大事?還大師呢?我看是大屎還差不多。心中雖然做如此之想,但表麵上卻還是表現的很熱情的模樣,再怎麽說,人家也是上邊派來的總教官,最少維持表麵上的尊敬還是很有必要的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