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頭那兩節課我差不多都是趴在課桌上度過的,好不容易終於挨到了下課。下課後我打算去葉可兒寢室去取她的拿MP3。站在陽台前我大聲喊了幾聲郭靜的名字﹐她馬上出來了﹐接著東敏也跟了出來。我對她們說﹕“可兒一切都很好﹐要你們別擔心。她覺得挺無聊﹐要我把她的MP3帶給她﹐在她枕頭底下。”說完東敏就回房間拿MP3去了。這時郭靜對我說﹕“林哲,我們正在為省裏的一個文藝比賽安排節目﹐最近都很忙。我晚上肯定過去醫院,你跟可兒說一聲哦。”我笑笑說:“郭敏你們都不用去了,有我呢。”郭敏向我鬼笑了一下說:“我們寢室肯定有一個人會去一躺的,你不知道可兒是個很愛幹淨的人嗎?”我突然一愣,想起同病房的那個中年婦女給病人擦背的事,葉可兒是個很愛幹淨和清潔的人﹐或許她是趕去給她擦背呢﹐接著我傻笑了幾聲。

當東敏遞給我MP3後,我裝在褲兜裏就回寢室了。到門口就聞到一股濃烈的煙味。看到蟲子和香帥正坐在桌上大口大口的抽著煙﹐呆子在陽台上洗衣服。看我回來了蟲子問我:“情聖,你幹嘛去了,呆子說你一夜都沒回來。小子,你該不會是去哪泡妞去了吧。”我沒好氣的說:“去你的,哪像你們整天就隻知道想這個無聊的問題。”我對呆子說:“這幾天我不在寢室住,要是有查寢的,幫我頂一下。要是有課沒去上﹐記住能混水摸魚的﹐幫我頂頂。”呆子笑著說﹕“知道啦﹐你放心好啦。”這時香帥說:“你要幹嘛去呀?偷情去呀?”覺得如果和他們說起葉可兒的事隻會讓他們想得亂七八糟的﹐還不知道會傳到哪成為別人的話資。我提高了嗓門說:“別亂說,我有個高中時的哥們進院了,我去陪他。”這才打消了他們的好奇心。

我稍微洗漱了一下﹐換了一件牛仔外套,帶上了我的簡單洗漱用品就出了門。我一手提著我的NIKE運動小包,當另一隻手隨意的插在休閑褲兜裏時﹐手不經意碰到了葉可兒的MP3。我拿出來仔細看了看,她的IPODMP3,正麵是白色,背麵是金屬原色。外殼全金屬製作的,十分精致。是觸摸按鍵,有一個屏幕。一看就知道是市場上最新上市的IPOD款。沒想到實物看起來比廣告上看到的更漂亮和精致﹐畢竟是至少二千多塊錢的東西。突然覺得拿在手上很沉。

我想大多數男孩子和我一樣﹐當你拿著一樣女孩子的東西時總會有些好奇﹐而且有人說從一個人愛聽什麽樣的音樂往往可以知道她是有這什麽心緒的人。當我坐在公汽上時﹐最終還是沒能擋住自己的好奇心﹐我戴上了耳機。一首柔情的英文歌從我耳邊響起。

我看了看屏幕上顯示的歌曲信息﹐原來是SavageGarden唱的,歌名是Iknewlovedyou。我的英文不是很好﹐不能聽懂每句話的意思﹐但能感覺是一首十分深情款款的情歌。才發現她的IPOD裏麵除了一些輕音樂外﹐全是SavageGarden的歌。而且歌名為truly,madly,deeply的那首歌反複儲存了十幾次﹐我很是驚訝﹐我想或許這首歌對她有什麽特別的意義。雖然我曾給葉可兒刻過SavageGarden的碟﹐但我沒仔細試聽過﹐而且換回的那張SavageGarden的原版CD現在也還靜靜的趟在我的抽屜裏﹐我對這些歌全然沒印象。

truly,madly,deeply調子有點緩和﹐有舞曲的輕快,也有抒情歌的優雅。但歌詞句句連得很快﹐我幾乎隻抓住了零星片語。總覺得這種柔柔的英文情歌除了歌詞有點不同之外﹐幾乎每一首都很像。也許是因為我這人天生對音樂鑒賞能力差﹐因為很多朋友老喜歡說我唱什麽歌都可以變成一種調。記得我們寢室的蟲子也曾說﹐比起聽我唱歌來﹐他寧願跳河自盡﹐想想這句話也真夠恐怖的。我低下頭看著IPOD屏幕上truly,madly,deeply的歌詞一句句滾動出來。

“Illbeyourdream,IllbeyourwishIllbeyourfantasy.

(我將成為你的理想﹐你的心願﹐你所神往之夢)

Illbeyourhope,Illbeyourlovebeeverythingthatyouneed.

(我將成為你的希望﹐你的珍愛﹐你所需的一切)

Iloveyoumorewitheverybreathtrulymadlydeeplydo

(我愛你之深就連每一個呼吸都為你深深癡迷)

IwillbestrongIwillbefaithfulcauseImcountingonAnewbeginning.

(我將變得堅強﹐變得忠貞﹐因為我指望著一次﹐

Areasonforliving.Adeepermeaning.

一個生活的理由﹐一個更深的意義)

Iwanttostandwithyouonamountain.

(我願陪你你待在山峰之顛)

Iwanttobathewithyouinthesea.

(我願與你沐浴與海洋之底)

Iwanttolaylikethisforever.

(我願這樣同你到永遠)

Untiltheskyfallsdownonme”

(直到天塌地陷…)

這首歌一次次自動重放著,似乎把我這個世俗的男孩也要帶進歌的世界。讓人的心有種觸動﹐又有點心醉。Untiltheskyfallsdownonme,一種直到天塌地陷的愛情,也許不會有這樣的愛情,但讓誰聽了都會感動。很多人在追求自己心愛的女孩時都喜歡唱深情的歌,也許就是歌的魔力。真希望有一天我也可以在自己心愛的女孩前唱她喜歡的歌,雖然在很多人眼裏我是我五音不全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