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區內到處晃動著紅色的三角聖誕帽,一首首輕快的聖誕歌曲在寒風中飄蕩,掛滿小裝飾和七彩燈的綠色聖誕樹,櫥窗上貼滿著寫有聖誕快樂的彩色圖畫,從花店出來拿著一束束包裝精美的紅玫瑰和白玫瑰人,吃著一顆顆甜心巧克力的人,手中晃動著美麗煙花的年輕學生和天空中不斷綻放的美麗煙花,這就是十二月二十四日,2002年的聖誕前夜﹐地球上上億人苦苦等待和盼望的一天。我似乎也等了這一天很久,在這之前是數個寒冷夜晚奮戰與電腦前。現在我終於可以輕鬆的舒氣了,口袋裏放著那條有著愛情故事的水晶海豚墜子項鏈,耳邊還回蕩著兩周內聽了無數次又唱了無數次的那首truly,madly,deeply。

我在想是不是也像蟲子和香帥那樣去買幾支玫瑰花送給葉可兒,他們說女孩子看到玫瑰花就激動,而且他倆還為買多少枝玫瑰的問題掙爭論不休。香帥說買十二朵最好,十二是個吉利數,別人都說月月紅,十二朵玫瑰是最幸運的數。而蟲子卻說用不了買那麽多,一朵就可以,既代表唯一花費又很少。

當我還在想是不是要買這種華而不實的東西時,正好從我身邊經過一對情侶,女孩子手捧著一束火紅的玫瑰,笑得很燦爛。我想如果買束玫瑰花在這個特殊的夜晚送給葉可兒,她一定比剛才那個女孩子笑得更燦爛。我走進學校附近的一家花店,切確的說應是擠進去的,很多男孩子像我一樣也是來買花的,小小的花店被擠得水泄不通。我最終買了一十一朵,因為我看到店內牆上貼有一張介紹花語的紙,一十一代表一生一世。我是一個渴望愛情能長久的人,雖然青春的愛情大多轉瞬即逝,但我還是希望能努力抓住,不要草草收場。

我手捧著玫瑰花向學校的表演大廳的方向走去,還記得第一次見到葉可兒就是在表演大廳的後台。她穿著一套白色的束身西服﹐用冷冰冰的表情直視著我,要我為一個本不應由我負責的意外道歉。而現在她成了我女朋友﹐我們手牽著手一起走在熟悉的校園﹐在秋冬的季節裏站樹下數片片葉子飄落。有很多事的方向我們永遠都預想不到﹐我沒想到那個冷冰冰表情的女孩有一天成了我最摯愛的女友。

通往表演大廳的路兩旁掛滿了彩色的小燈﹐更加充滿了歡樂和喜慶。路上除了一對對親密的情侶外﹐還有三五成群的人﹐滿臉都是高興和興奮。我不由得再次感到聖誕這個西方最傳統和重要的節日在新的一代年青人心中已經播下了種子。越來越多的人把他當作了一個重要的日子慶祝﹐特別是表達愛情的日子。而我在這種大氣候下也不由自主的成為了這些人中的一人。

表演大廳的入口處已經聚集了很多人﹐在戴著紅色袖章的學生會人員的引導下有次序的入場。我很慶辛這次聖誕晚會所有的幕後工作和安排都分配給了本期新加入宣傳部和學生會的學妹學弟們﹐要不然我準逃不過充當幕後工作人員的厄運。加入校宣傳部那麽久來﹐能感到的唯一好處就是學校大大小小的晚會和活動﹐隻要是出示宣傳部工作證必然可以進入會場。特別像今天這種情況﹐當大多數入場票都分配給了大一的新生﹐隻剩下一小部分給大二大三大四時﹐我這張宣傳部工作證無疑有著很高的價值﹐我不必為一張票而奔波。

表演還沒開始﹐大廳裏坐無虛席﹐我掛上了宣傳部的工作證﹐不是我想炫耀什麽﹐而是如果隻是個“平民”學生﹐絕對會被維持持續的校保安隊趕走。我在表演舞台下麵最左邊的角落裏選了個位置站著等待晚會的開始。這時我收到了葉可兒發來的一條短信﹐短信說﹕林哲﹐記著要給我狠狠鼓掌哦﹐不然有你好看。她還在後麵打了一連串的感歎號。我給她回了一條﹐我說﹕知道啦﹐我會給你狠狠鼓掌的。我也打了很多感歎號在後麵。她回了一個微笑符號給我。

聖誕晚會總算開始了﹐一個歡快的舞蹈拉開了聖誕晚會的序幕﹐氣氛越演越烈﹐每個學院選送的節目都很精彩﹐還有輕鬆搞笑的小品引來大家的一陣陣歡笑。而我最想看到的是葉可兒站在舞台上﹐我急切的盼望著。一個獨唱過後﹐台上的聚光燈暗了下來﹐接著勁暴的電子舞曲起﹐幾個女孩開始在雷射燈光下起舞﹐我一陣激動﹐我馬上就要看到那個舞動的精靈了﹐葉可兒。舞台上的等光越來越明亮﹐她的臉的輪廓也越來越清楚。黑色的襯衫配黑色領帶﹐深紅色的方格子短裙﹐加上黑色的小短靴﹐看起來異常的酷。她和她身後的幾個舞伴在節奏感很強的舞曲中快舞﹐我癡迷的看著舞台上舞動著的葉可兒﹐直到台下響起陣陣掌聲。要不是我手捧著玫瑰怕花瓣震落﹐我定會狠狠再狠狠的拍手。

她們離台後﹐雖然節目都很精彩﹐我已沒有任何心思看節目﹐我希望晚會快點結束後去找葉可兒。葉可兒給我發了一條短信﹐說她出表演廳了﹐問我能不能出來。我告訴她為維持現場秩序﹐校保安早把出口門關了﹐不能出來。她回短信說晚一點打電話給我。似乎等待了很久﹐聖誕晚會終於在一首聖誕歌曲中隨著主持人的告別致辭而結束﹐總算散場了。

我隨著人流緩緩像出口走去。這時葉可兒打來電話了﹐我聽到電話裏傳來很大的音樂和說話的雜聲﹐她的聲音有點聽不清而她也似乎在扯著嗓子和我講電話,她說﹕“林哲﹐林哲﹐你能聽到我說話嗎。”我也提高了聲音說﹕“我能聽得到﹐不過有點吵不是很清楚﹐可兒﹐你在哪?”她接著回答說﹕“我在墮落街的季候風KTV吧﹐你過來吧。”我回答說:“知道了,我馬上就過來。”

當我推開季候風KTV吧的門進入KTV吧的大廳時,遠遠就看到葉可兒在向我招手,還看到她同寢室的三姐妹,另外還有兩個不知名的男孩子和一個女孩子和她同圍坐在大廳中靠左前方的一張吧桌周圍。我走近了他們,東敏馬上笑著對葉可兒說:“哇,可兒,你瞧,林哲給你買了玫瑰花,真有心。”接著她們寢室的劉金嘉也跟著起哄。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畢竟我是第一次給女孩子送花,而且還當著那麽多人的麵。

我把玫瑰花拿到葉可兒麵前笑著對她說:“可兒,送給你,聖誕快樂!”她看著我的眼睛,開心的笑了,眼神裏充滿了激動。接著她開心的用雙手接過了花,微笑著對我說:“謝謝你,林哲。”我傻笑著,葉可兒輕捶了一下我的肩,對我說:“傻笑什麽﹐快坐下吧。”這時郭靜開始向我介紹那三個不認識的人,原來那兩個男孩子是和她讀了三年高中的同學,和她關係很好。他們也在長沙念大學,學校離我們這也不是很遠。而那個女孩子是其中一個男孩子的女朋友。他們是在榮灣鎮耍了一會後過來和郭靜一起過聖誕的。郭靜覺得在KTV吧唱唱歌,喝喝東西氣氛挺好,就叫上了寢室的姐妹一起過來。

不一會大家就熟了起來﹐開始喝酒和聊天,聽著大廳裏的人接連不斷的唱著一首首表達愛情和節日喜慶的歌。突然音樂停了下來,KTV大廳裏的七彩大燈全部打開了,DJ拿著麥克風說:“聖誕的鍾聲馬上就要敲響了,讓我門一起來倒數,十,九,八,七,六…….”我緊緊的抓住葉可兒的手,和她倒數著聖誕鍾聲敲響前的最後幾鍾。隨著最後一秒的倒數,歡快的聖誕樂曲奏響,整個吧廳的人沸騰了,舉杯的舉杯,擁抱的擁抱,每個人都很興奮,臉上洋溢著開心和激動。我用雙臂緊緊的抱著葉可兒,激動的對她說:“聖誕了﹗”她把頭在我大衣裏埋了埋﹐雙手緊緊的擁著我。我們都很激動,也許是被周圍的氣氛感染了。當再次有人要開始唱歌了﹐我才鬆開緊緊抱著葉可兒的雙臂,然後尷尬的朝同桌坐的郭靜他們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