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的生活裏周一似乎都很忙,宣傳部和設計室在周一是最多事的時候,而早上接到的兩個電話提醒我今天將是林哲更累的一天。首先是葉可兒,她大清早打來電話對我說:“林哲,葉炎昨天晚上打電話對我說希望你陪她去逛逛長沙市。你一定要幫我好好看著點她呀。”我在電話這頭笑了起來,我說:“葉可兒小姐,你妹昨天不是說不用把她當小孩子看嗎?”葉可兒顯然認為我不太願意,她說:“算了,不想去就不勉強你了。”聽出她有點抱怨的意味,我忙說:“可兒,能陪你妹逛長沙是我的榮幸,我知道你排練很難靈活安排時間。你放心好了,我會擱下所有的事,僅這件事為先。”她開心的掛了電話。

後來沒多久就接到了葉炎的電話,她要我在十點鍾在通程國際大酒店的門口等她。而這也是我第一次像接待某個重大人物一樣,擱置了所有其它的事。而最終的結果是,晚上有一個男孩在台燈下熬夜。帶來的負麵影響是,你會在第二天發現這個男孩上了黑黑的眼圈。

我很準時的在酒店的門口等著葉炎出現。讓我略感意外的是她很準時,在我的概念裏女人都是不準時的,就連她的姐姐葉可兒也不例外。她穿著綠色的尼絨短裝,看起來人很有精神。走向前來她似乎很自然的就挽上了我的手臂。我還是上次那樣拽了拽,她反倒挽得更緊了。對我笑著說:“你這人怎麽這樣保守,這有什麽關係。我們在英國接吻都是很經常的呢!”我對她說:“很遺憾,這不是英國。”她笑著擠了一下眼睛說:“挽手是我姐授權的。”看樣子我還真把這個小丫頭沒辦法,還真隻能依了她。

我雖然對長沙很熟,但對先帶她去哪看看還真沒什麽主意。我說:“你想去逛市區還是去看景點。”我想大多數人都會選擇去湖南長沙幾個出名的景點去玩玩,像嶽麓山什麽的。她卻對我說:“去市中心吧,我多的是時間,景點就一個個慢慢看。”我愣了一下,這句話似乎暗示著她要我陪她再次出來的可能性相當的大。而在我看來一個出生在特區深圳,在英國讀書的女孩對長沙市區不感興趣才對。現在她是主導,我也隻有聽從的份。

通常來到長沙市中心,是少不了逛步行街一帶的商業區的。這裏和往常一樣,無論是周末還是工作日人都是那麽多。我時常想一個問題,是不是很多人都不用上班和工作,因為畢竟是工作日,而在商業區逛街的人比起周末似乎並沒少。而且因為聖誕節馬上到了,很多店子和大商場都用聖誕樹和聖誕老人的畫像裝飾著自己的店麵,而且有很多促銷活動,一派熱鬧的景象。

葉炎並沒要求我陪她進哪個大商場去看看或去買什麽東西,她和我在街道上漫無目的的走著。她不時地問我些問題,譬如這是不是長沙最繁華的商業區,步行街建了多久了,最出名的長沙老商號是什麽等等。好多問題我都回答不上來。她不停的取笑我說:“林哲,看樣子你對長沙也不是很了解嘛。”她對我們一路走過的每個長沙特色小吃店都不放過。我想這肯定與葉可兒對長沙風味小吃的大力吹捧有關係。葉可兒不隻一次對我說過她對長沙小吃的喜歡,雖然她常常因為怕辣而不能吃太多。在小吃店,葉炎對那種方便外帶的臭豆腐,麻辣香幹什麽的,她每一種小吃都買一些,但每一種她都隻嚐一點,剩下的就逼吃掉。我覺得這一點她和葉可兒倒很像,我還深刻記得葉可兒生病住院時逼我喝湯的事。

當我們路過一家音像店時那正在搞促銷,店門口有個青年拿著麥克風大喊:“本店所有盤片半折優惠,部分盤片十元三張。路過的先生女士快來搶購呀,機不可失,失不再來呀!”葉炎開始笑起來,她對我說:“你不覺得很好笑嗎?是些翻版碟吧,這麽便宜。”我笑著對她說:“你這是少見多怪呢!沒那麽好笑吧!當然是翻版的,在長沙買好的正版碟要去好的正規店,我們學校附近就有一家。”她摸了摸自己的頭笑著說:“好像是一家叫…叫胖子的音像店吧。”我很驚奇她知道胖子音像店,我說:“你怎麽知道?”她笑著說:“你真傻,我當然是聽我姐說的啦,她還和說了你們因為那張SavageGardenCD的有趣故事呢。”

我想葉可兒肯定和葉炎還說了不少我和她之間的事,感到有一絲尷尬。這時葉炎好像突然想到了什麽,用手拍了一下自己的頭說:“我忘記一件事了。”我問:“什麽事呀?,看你這麽緊張。”她向我笑了一下說:“我給我姐從英國帶了一張SavageGarden的精裝CD,是珍藏版的。我忘在家,忘記帶過來了。”我笑著說:“沒關係呀,我以為是什麽重要的事呢,我們再過兩個多月就放假了。”可是葉炎很認真的對我說:“你不知道我姐有多喜歡SavageGarden的歌,要是現在就給她,她該會有多高興呀。”她一臉可惜的表情。

這時我想起了葉可兒IPODMP3裏的歌曲。除了一些輕音樂外﹐全是SavageGarden的歌。我還記得那首歌名為truly,madly,deeply的歌她反複儲存了十幾次。我對葉炎說:“你姐姐是不是特別喜歡那首truly,madly,deeply。”她略提高了嗓子的音量說:“是呀,她很喜歡那首歌呢!”我問:“那你一定知道原因吧。”她翹了一下頭得意的說:“我是她妹妹,我當然知道啦!”我笑著說:“葉炎,那你能告訴我她喜歡的原因嗎。”她朝我笑了一下說:“好吧,我告訴你,她說很喜歡那首歌的曲調,她說歌詞寫得很感動。她還對我說她要是有歌詞裏描述的那種愛情就好了。”葉炎接著說:“我記得這首歌有幾句歌詞是:Iwannastandwithyouonamountain,/Iwannabathewithyouinthesea./Iwannalaylikethisforever,/Untiltheskyfallsdownonme,翻譯成中文就是我願陪你在山峰之顛,我願與你沐浴與海洋之底,我願這樣同你到永遠,直到天塌地陷。那樣另人感動的唯美愛情誰不希望有呀,我也希望呢!”

她細細品味歌詞時我都有點走神了,我還記得第一次從葉可兒的IPOD裏聽這首歌時的感觸。我想有時候有人很喜歡一首歌,又或者被一首歌感動得流下眼淚,或許是因為那首歌包含有他的期望和夢想,夾雜有和他期待的同樣情感。我想學這首歌了,因為這首歌也許承載著葉可兒對愛情的期望。如果在聖誕節把這首歌親口唱給她聽,連同那一條水晶海豚墜子項鏈作為禮物,她該有多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