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一杯接著一杯的喝著﹐在我的眼裏所有的一切東西似乎都在打轉﹐已經感覺不到喝藍色心情的滋味了﹐我知道自己已經不行了。他咧嘴笑的影子似乎在我眼前不停晃動﹐他正在說吐字不清的話。我聽不清是什麽﹐也許是因為我的腦子已經完全麻痹。我端起一杯藍色心情﹐打算拚命喝下去。就在這時他伏倒在了吧台上。

我知道自己贏了他﹐一種輕鬆的感覺使杯子從我手中滑落了﹐眼前一切變得越來越模糊﹐隱約中似乎聽到葉可兒在叫我的名字。我似乎做了一個很長的夢﹐在夢裏我和葉可兒走了一段很長的路﹐走了很久很久。我聞到她身上淡淡的KENZO香味﹐還有藏在發絲中的莎宣清香。我緊緊的擁抱著她﹐感受她身上的味道。在她的香味中我開始迷失自我﹐我狂熱的親吻著她﹐在對她的渴求中我一步步陷落。本能的衝動使我無可救藥的放縱著自己﹐感受葉可兒最深的氣息。在深情的擁抱中﹐遊走在青春**的尖端﹐上演著一場夢幻癡迷的春夢。

當我醒來時﹐嘴邊似乎還殘留著葉可兒的味道﹐一切似乎那麽的真實。原來這並不是夢﹐我正緊緊的摟抱著葉可兒﹐而且是肌膚相親的抱著﹐我們正在酒店的**。我感到一陣暈旋﹐頭依舊還有點疼﹐慢慢的我意識到了這是一場真實的夢。我的心開始亂﹐我開始有點不知所措。身體輕輕一動﹐馬上就弄醒了葉可兒。

她睜開眼睛後﹐似乎還未清醒。當她意識到她正肌膚相親的在我懷裏時﹐她馬上大叫了一聲﹐從我懷裏掙脫了出來﹐不停的拽被子。邊拽還邊朝我喊要我不要過來。我也慌了﹐也不停的拽被子。她要我別動穿好衣服,她則把自己完全包裹在了被子裏。我帶著不安的心情慌忙的穿好了衣服,靠近完全蜷縮在被子裏的葉可兒。喊了她幾聲,她根本就沒理會我。我知道自己做了一件沒意想到的事,我開始深深自責了。愛一個人,並不意味可以糊塗的冒犯和侵占她,而我現在全做了,我不知道她會不會原諒我﹐這種滋味並不好受。

當我再次喊躲在被子裏的葉可兒仍然無應答時,我有點急了。我說:“可兒,你別這樣好嗎?對不起。”她還是沒應我的話。我接著說;“可兒,對不起﹐你要我怎樣都可以,不要不理我了。”這時她把頭探出了被子,用那雙美麗的眼睛直直的看著我,過了一會她說:“林哲,你愛我嗎?”我死勁的點了點頭,連聲說是。這時她用很認真的表情問我﹕“林哲,你會永遠和我在一起嗎?”我在回答是的同時狠狠的點了點頭。葉可兒微微的朝我笑了一下﹐然後說﹕“林哲﹐如果你違背了你說的話﹐我一定要你好看。”

但是她馬上收起了淺淺的笑容﹐頭也低了下來。我的心又開始不知所措了﹐我靠近了她一點﹐用手輕輕托起她的臉﹐對她說﹕“怎麽啦?”她靜靜的望著我﹐然後小聲的說﹕“我害怕…我…”她的臉變得越來越紅﹐似乎有什麽很難說出口。我說﹕“可兒﹐你告訴我﹐你怕什麽?”我看到她眼睛越來越濕潤了。她看著我的眼睛說﹕“林哲﹐我我害怕。我…我不…不了解這方麵的事情。太…太突然…突然了。”她的說話聲越來越哽咽﹐眼淚不斷的往下流。

我的心很亂﹐特別是想起蟲子他們中彩的事﹐心裏一陣緊張﹐但我知道一個女孩子肯定會擔心更多。我輕輕摟住蜷縮在被子裏的葉可兒﹐我說﹕“可兒﹐如果有甚麽事發生了﹐我一定會對你負責的。你相信我﹐相信我好嗎?可兒﹐我喜歡你﹐我…我愛你…”﹐我越說越激動。葉可兒說﹕“林哲﹐我相信你。你別…別這麽激動好嗎?你弄得我更…更緊張了。我也愛你﹐所以﹐我才和你…”她的話沒說完﹐但我知道後麵的話是什麽。我克製不住自己情感的激動﹐再一次親吻了她的嘴唇﹐我輕輕的吻著她的嘴唇﹐想親吻掉她心裏的不安和害怕。

這時房間裏的電話想了﹐我知道肯定是小趙打來摧我們下去吃早餐的電話。葉可兒移開了自己的嘴唇﹐她朝我微微笑了一下說﹕“林哲﹐我們要出發了﹐不是嗎?你洗漱好了先下樓去好嗎?我馬上就下來。”看到她的笑容﹐我的心情平靜了很多。我對她笑著說﹕“我等你一塊下去。”她馬上說﹕“林哲﹐你矗在這我怎麽換衣呀。”我笑著故意說﹕“我不會偷看你的﹐你放心吧﹗”說完還故意賊賊笑了幾聲。她朝我白了一眼﹐然後說﹕“你倒底下不下樓去?”還用眼睛直直的瞪著我。我朝她笑了笑說﹕“我知道啦﹗你這麽凶幹什麽﹗”說著她笑了起來﹐然後說﹕“我就是這麽凶的﹐林哲﹐你知道了吧﹗”我笑著說﹕“是的﹐知道了。我就下樓去。”我洗漱完後背著我的NIKE包就下了樓。

我們和第一天一樣﹐吃完早餐就繼續開始了我們的陽朔之旅。我們去了世外桃源景區﹐欣賞了景區裏美麗的風光和有趣的民間風俗。然後去了銀子岩和蝴蝶泉等著名的景點。我們玩得很開心﹐玩全置身與山水美景中﹐隻是我發現葉可兒有時在發愣﹐好象在想些什麽。好幾次她都突如其來的問我是不是喜歡她﹐問我是不是真的愛她。我想她可能是為昨天發生的事感到擔心和不安。我總是很堅定的告訴她﹐我愛她。而我知道﹐我確實深深的喜歡上了這個女孩子﹐我喜歡看到她的微笑﹐我喜歡她身上淡淡的KENZO香味﹐她的一舉一動在我眼裏都是一道美麗的風景。

我們一起在這個景色秀麗的地方留下了我們第一次旅行的足跡﹐而時間總舍不得為天底下幸福的人駐足﹐轉眼我們就要離開陽朔了。我們在傍晚時上了旅行大巴﹐當巴士車經過一些沿路的景點時,大家都不由自主的往車窗外望去,都有點舍不得這個山清水秀的地方。葉可兒對我說:“林哲,要是我們能一輩子都生活在這種有山有水的地方,那該是多麽幸福的事哦!”我笑著說:“我聽過一句話,我們本在紅塵喧囂中,又豈能脫離喧囂而回歸淨土呢?”

她捂嘴笑了笑說:“這不是我說的嗎?”我笑著假裝正經的說:“哪個人說的我記不清了,我隻知道這句話是有道理的,因為我們是紅塵喧囂中人,所以永遠生活在這裏是不可能實現的夢。但我知道,我們不管生活在那裏,我們都會幸福。”這時葉可兒用美麗的雙眼深情的看著我笑了,感覺她的微笑印進了我心裏,使我對在青春年華的紅塵喧囂中尋找愛情永遠有了更大的勇氣……

(青春的衝動有時是縹緲的﹐像一場美妙的夢幻。當醒過來時才發現並不是一場夢﹐它真實﹐它深刻﹐它存在著……

這一章我寫了很久﹐應該有近一周﹐希望大家喜歡﹐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