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慶幸聖誕節不是中國人的節日,沒有那麽多人趕往某個地方過聖誕節,很容易就買到了機票。飛機到達長沙的時間是九點十幾分,有一點值得我高興的而且可以肯定的是在十二點聖誕鍾聲敲響前,我一定可以出現在葉可兒的麵前。下飛機後,我又感受到了長沙冬日裏冷冷的寒風,和帶有點幹冷的空氣。在去往嶽麓校園區的路上,透過車窗看到長沙熟悉的街景,讓我想起很多人和很多事,無數畫麵在腦海裏不斷閃爍,就像發生在不久前。

下車前我接到了葉可兒的電話,她對我說:“林哲,你在哪呢?”我說:“到學校門口了,正準備下車呢!”她說:“你遲到了,我要給你個懲罰。”我問:“什麽懲罰?”我聽到電話那頭她清朗的笑聲,她說:“校門口站著一個穿白色衣服的女孩,我想要她手上的那束玫瑰花。”下了車,我抬眼望去,果真看到了一個穿白色衣服的女孩子。然後我環眼看了一下周圍,可是就是沒看到葉可兒的影子。我知道她正在某處看著我,就像上次一樣藏在一個地方看著我。這時又聽到了她在電話裏的聲音,她說:“你別看了,我正看著你呢!你不會讓我失望吧!我等著那束花。”說完電話就掛了。

我知道自己是沒得選擇了,隻好博一把了。當我慢慢的走近那個女孩子時,心裏不斷的在祈禱那個女孩子不要罵我有病或是個瘋子。走到女孩子麵前,我尷尬的朝她笑了笑,然後說:“同…同學,我可以…”話還沒說完,她就向我瞟了一眼,然後說:“你要幹什麽?”我強裝著笑意說:“可以把你手上的花賣給我嗎?”她向我瞪了一眼然後說:“我幹嘛要買給你,別人送我的。那邊有賣,你去買吧!”我說:“我女朋友想要你的這束花。”她瞪著我說:“我管你誰要,反正是不賣,你給我走開,神經病。”我的擔心果然出現了,他罵了我是個神經病,還好她沒說我是個痞子之類的話。她也準備從我跟前走開了。

這時我有點急了,我說:“同學,希望你能幫幫我,賣給我你的玫瑰花。我女朋友想要你的這束花,我想因為她知道這是件難事,我不能輕易辦到,她說是作為對我的一個懲罰。”女孩子這時瞪眼對我說:“你說對了,是件難事,我是不會賣花的。”然後她朝我撇嘴笑了一下說:“不過可以給你個例外,但是有個條件。”聽她這樣說我知道事情沒我想象的那麽壞,有了轉機。我連忙說:“是價錢嗎?你說吧,你要賣多少錢?多少都沒關係。”說著我掏著自己的錢包。女孩對我說:“你別忙著掏了,我的條件是你給我行個屈膝下跪的禮,然後花就轉讓給你。”我驚訝的看著她,重複問了一句:“屈膝下跪?”“是的。”她回答說,臉上還露出了笑容,我弄不懂她的笑是在蔑視我還是在鄙視我。

她對我說:“你辦不到了吧!”然後捂嘴大笑起來,似乎準備離開了。這時我的大腦開始快速想一個問題,在這個人來人往的大學校門口我是否應該為了那束花而拉下麵子給那個女孩行個禮,而且我有預感就算我沒得到那束花葉可兒頂多隻是會抱怨我幾句。但轉念一想,麵子頂個屁用,可能在葉可兒麵前證明我是個為她能做任何事的人要珍貴的多。我心一橫,說:“行!”這時女孩子大聲的說了一聲:“OK”還用手做了一個OK的手勢,把我弄得有點莫名其妙。我感覺自己像一個卑躬屈膝的罪人,正在等待驕傲公主的宣判。

作為一個男人,不管怎樣在我骨子裏至少會有點愛麵子的基因在裏麵,我大約磨蹭了幾十秒鍾,準備為麵前的這個陌生女孩行大禮,剛彎下腰就聽到背後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林哲,你要做什麽呀?”我轉過頭看到了葉可兒那張熟悉的臉,她穿著粉紅色的毛衣外套,圍著一條白色的羊毛圍巾,在校門口白色路燈的照射下,顯得有些耀眼。她走近了我,對我說:“你準備做什麽壞事呀?”“壞事?”我問。“那你現在準備做什麽?”葉可兒繼續問。我笑著說:“還不是為了那束花,我為了…”這時身旁那個穿白色衣服的女孩笑著對葉可兒說:“為了花,給我行屈膝下跪之禮。”

這時葉可兒瞪著我的眼睛生氣的說:“林哲,你難道不知道一個男人一生隻能給他最心愛的女人下跪的嗎?而且是在求婚的時候。”我愣愣的看著她,一時都不知道說什麽好。這時那個穿著白色衣服的女孩大笑起來,我正在納悶,她把花往我懷裏一塞,然後笑著對葉可兒說:“可兒姐,我的表演不錯吧。你男朋友比我我相象中的帥多了,人也似乎挺不錯的。我走了,希望你們聖誕快樂!”葉可兒朝她笑了笑。我有點摸不著頭腦的站在那,因為她們倆原本就認識。

女孩走了,葉可兒笑著對我說:“又犯傻了吧!她是我學妹。”我滿腦的都是疑問,我問:“這是怎麽會事?”葉可兒說:“我說了隻是懲罰呀!誰叫你不準時的,現在都好晚了。花都提前準備好了,你還不快送給我?”我朝她傻笑了一下,然後說:“可兒,林哲今天沒有趕到可兒表演的時間,請原諒林哲?”說著把花遞給了她。她朝我撅了撅嘴還朝我瞪了一下眼睛,接過了花。這時我擁抱住了她,在那股另我沉迷的KENZO香味中,我在她耳邊說:“可兒,對不起,原諒我吧!”我聽到了她在我耳邊細柔的聲音:“林哲,你真傻,給了你一個捉弄的懲罰,早原諒你了。你是被事耽擱了,表演完了就出來等你了,我很想你。”說著她緊緊的摟了摟我。

而她這樣說時我心裏有種說不出的感動,心也暖暖的。她解開了圍在脖子上的白色羊毛圍巾,套在了我脖子上,笑著對我說:“這是送給你的,我說過每年冬天都會送給你一條圍巾的。”圍巾裏夾雜著KENZO的香水味,暗藏的她的餘熱,讓我的心有些沉醉。在聖誕前夜的夜空下,在冬意正濃的寒風裏,我和葉可兒看著遠處綻放的美麗煙花,一起迎接又一個聖誕的來臨。燦爛的美麗的煙花綻放在夜空中,驅走了黑夜的寧靜,滲透在了深黑的天幕裏。給夜空下每一個祈求快樂的人帶來了眼前絢美的色彩。

我親吻了她那張在煙花光輝映射下美麗的臉,微笑著對她說:“快畢業吧!我們一起在同一個城市工作,為了未來而努力。”她輕輕用手拭了拭我額前的碎發,微笑著對我說:“快了,鳳凰花開的日子不遠了,我快畢業了。我們為了未來而努力。”看著眼前的葉可兒,我陷入了對未來深深的憧憬裏,期待未來的我們像現在一樣美好,一年又一年過去,流轉的隻是不同季節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