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 挖掘工程

> / > 【150】挖掘工程

按理說地下三十多米了,應該不會那麽冷才對,唯一可以解釋的就是,挖掘工作已經離陰南門越來越近了,想到此,我心裏開始興奮起來,對下麵的人大聲喊道:“大家加油啊,事成之後工錢加一倍!”

挖掘的民眾一聽工錢加一倍,頓時就來勁了,要知道我們先前開的價格都已經很高了,差不多五十元,加了一倍就是一百元,這一百元是什麽概念,在七十年代的時候十塊錢就可以供好幾個孩子讀書了。

大概挖到天黑的時候,下麵傳來了挖掘工人的聲音:“下麵的泥土太硬了,挖不動啦!”

我用量尺再次量了一下,差不多已經五十米了,按理說就算是挖什麽也應該挖到了吧。我興奮的抓住一根繩子滑了下去,下麵的人一見到我便說:“領導,這下麵好像是一塊大石板,要不要撬開看看!”

我突然想到掌櫃說的六十年前,挖掘陳家祠堂時大聲的那件詭異的事件,於是多長了個心眼,道:“這件事到此為止,現在天已經黑了,你們就早點收工吧。”

那些工人一聽收工了,頓時就來精神了,一個個抓住繩索便爬了上去。見他們都走光了,我便獨自查看了起來,正如剛才那個人所說,此刻在我腳下的,的確是一塊大石板,整體呈墨黑色,摸上去感覺很是冰涼。我於是向上麵的嚴瞎子打了個招呼,告訴他下麵的情況,嚴瞎子又驚又喜,他說:“那塊石頭肯定就是寒冰石基,也隻有陰門墟才會有的。”

說完,嚴瞎子顧不得危險,從地上摸索了一番,終於摸到了一根繩子,然後拴在身上便跳了下來。話說這廝雖然看不見,但身子骨倒還挺靈活的,居然穩穩當當的落在了我的麵前。他臉上掛滿了笑容了,不知道怎麽的,我就感覺到那笑容有點怪怪的。

嚴瞎子在基石上摸索了一把,歎道:“果然是稀世之物啊,連質麵都是那麽的有手感!”

看嚴瞎子如此的癡醉於寒冰基石上,看來這下麵必定是陰南門無疑了,我試著搬動基石,奈何基石太大,憑我一個人的力量根本就不足以搬動,如今也隻有等明日那些工人來了再做打算。

有了發現,整個人都變得輕鬆了起來,小胡也是如此,她請我們去酒館大吃了一頓,也當是小小的慶祝一下。飯桌上我說了很多胡話,有很多我都不太記得了,我隻記得其中的一句:“小胡,你真漂亮!”

當時小胡的臉紅撲撲的,大概是因為喝酒喝得太多的緣故吧,她微微笑了笑,說:“看來你真是醉了...”

一頓酒足飯飽之後,回到客棧倒床便睡。

雨下得很大,我們拿著鐵鍬撬著寒冰基石,費了很大勁終於撬開了一條縫。就在眾人都在歡呼之時,那縫隙裏麵突然冒出了一股黑氣,黑氣肆意的鑽進周圍的每個人的身體之中,我看到他們慢慢的腐爛,坑裏麵哭聲、求救聲混成了一片。緊接著寒冰基石一下子爆炸開來,一個全身白毛的怪物從裏麵騰空躍了出來!那是?是紅燈老祖,不,像是那具蛇頭人身的怪屍?我分不清楚到底是誰?坑裏麵的人全部都死了,我慌亂間向前方跑去,但是雙腿就是不聽使喚,這個時候,嚴瞎子出現了,我向他呼救,他好像沒有聽到一樣,依舊目光癡呆的看著基石下麵。我拍了拍瞎子的肩膀,剛想開口,瞎子卻一下子轉過頭來,這不轉過來還好,一轉過來居然變成了剛才那白毛怪物,還未等我反應過來,瞎子便張大了巨嘴便向我撲了過來!

“啊!”我禁不住的大聲叫了起來。

“玄子,怎麽了?”屋子裏的煤油燈亮了,嚴瞎子摸索著走了進來。此刻的我全身早就被汗水濕透了,看著依舊還是原樣的瞎子,愣是深深的緩了一口氣,看來剛才隻是做了一個夢而已。看了看手表,現在正是淩晨四點鍾,還有兩個鍾天就亮了。

但是不知道為啥,我總是覺得那個夢絕不是夢那麽簡單,那感覺是那麽的真實,我於是將剛才的夢境告訴了嚴瞎子。瞎子微微一笑,拍了拍我的肩膀,道:“那就叫做日有所思,夜有所夢,或許是你壓力太大了,所以才會做那樣的夢吧!”

想想也是,或許真的是累了吧,等複原了傳國璽,我一定給自己放個大假,什麽都不用想不用做,好好的睡一覺,想著想著,不知不覺兩個小時便過去了,直到東方開始露出了魚白肚。

今天的雨明顯比前幾天小了許多,不過天依舊是灰蒙蒙的,讓人感覺特別的不舒服。來到挖掘現場,那些挖掘的鎮民早早就在等候了,他們正在等我發話,但是我卻突然猶豫了,我害怕那夢境裏麵的一切會成為現實,畢竟那夢境的畫麵是那麽的真實。為了保險起見,我從鎮裏麵買了一些炸藥,那時候的炸藥還沒有受到什麽管控,所以很輕易就買到了。最後在幾個施工人員的幫助下,我們將炸藥埋在了寒冰基石的四個角落,並拉了一條長長的引線直到地麵。

此時小胡也趕到了現場,她告訴我上麵下來人了,叫我們抓緊時間,如果被那些人發現了,追究事小,要是傳國璽落在了那些爺子手上事就大了。

我從荷包裏摸出火柴,伴隨著“哧”一聲,黃色的火焰冒了出來。火光隨著炸藥的引線慢慢的向坑裏麵蔓延,就如同煙火一般美麗而又短暫。炸藥的力量很猛,為了避免傷亡,我們在點燃引線之後,便跑得遠遠的。

大概過了三十秒左右,伴隨著一陣“轟隆”的爆炸聲,三元鎮的上空頓時冒出了滾滾濃煙,飛石被炸到了數十米的高空,然後忽地掉在了離我們僅兩米的地方,空氣中到處彌漫著硫磺的味道。等待了大概十多分鍾,煙霧漸漸的淡了去,雨又開始下得大了,天空烏雲密布,雲際間不時的劃過一道道閃電。要說夏天打雷也就罷了,但是冬天打雷就著實有點說不過了,但是此刻我們看到的,的確是雷公電閃,那麽的真實。

等到煙霧漸漸的淡了些,我們便蜂擁走到深坑邊上,奈何下方的煙霧並未散去,還不能看清楚下麵的情況,不過糟糕的是,在深坑左側已經垮塌了一部分。我不由得擔心起來,要是垮塌的泥土將洞口掩蓋了,那我們的工作可都是白忙活了。

熱門推薦:

新書推薦:

《》是作者“晗葉”寫的一部小說,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