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夠了夠了,你到底要弄多少魚呀!”

陳飛終於是回過了神,看著岸上十餘條,活蹦亂跳的大魚,開口製止葉焰道。

“我才發現,原來釣魚是有癮的!”

葉焰停下了手,有些沒太盡興的道。

“陳大哥,這些都交給我,你把那塊巨大的岩石搬過去。”

葉焰用靈氣團包裹著食材,往帳篷處走去,指了一下河邊,一塊巨大的岩石道。

陳飛也是沒有多問什麽,走到巨大的岩石邊,雙手抓住,雙臂一較勁就把如同,大象一般巨大的岩石,舉過頭頂,跟在葉焰的後麵,朝帳篷處走去。

走到帳篷邊,葉焰見陳飛把巨石“轟隆!”放下後,也是不在廢話,控製著一柄綠色的飛劍,在陳飛和張老爺子,目瞪口呆,眼花繚亂的注視下,“嗖嗖。”聲不斷,一盞茶的功夫,就做成了一張長條石桌,和幾個石凳。

其餘的石料被葉焰按照心意,控製著飛劍,削成了魚叉的形狀,是用來穿插食材,放在篝火上燒烤用的。

“別愣著啊,用這石叉穿上食材,馬上開烤,爺爺是不是都有些餓了呀。”

葉焰見陳飛和張老爺子發愣的樣子,也是不在意的微微一笑,道。

葉焰不加顧忌的施展,也是有意為之,想盡快的讓陳飛和張老爺子,融入到修者境的生活中來,也同樣想告訴二人,修士的厲害與殘酷,把凡人看作,草芥螻蟻一般的主要原因,還是因為實力的差距太大。

陳飛和張老爺子對視了一眼,都是苦笑的搖了搖頭,然後走向石叉處,把豬腿和大魚,用石叉往上麵穿去。

“葉焰,我那寶貝孫女,也能和你一樣厲害嗎?”

張老爺子一邊手裏忙活著,一邊問道。

“當然了,這隻要是修士都可以的,陳大哥練體達到極高境界,也是沒有問題的。”

葉焰微微一笑解釋了一句道。

陳飛雖然練體,已經有了七重的境界,可以如同道修一般,感悟天地陰陽靈氣,可是對於陳飛來說,太過困難,葉焰之所以能在十餘年的時間,就凝結太極圖,主要還是因為,感應天地靈氣的速度,要快於常人不知道多少倍。否則也真的是千難萬難之事。

三個人把食材串好,插在火堆旁,這不大一會,就冒出了陣陣的肉香出來,葉焰圍在食材的邊上,手中不斷的出現,瓶瓶罐罐的東西,然後倒出一些往食材上麵撒去。

這些都是伊清心,早就給葉焰準備好的,這麽多年葉焰也是沒怎麽用過,葉焰總是找伊清心,去拿丹藥,可是伊清心不光給葉焰,提供丹藥,就連生活所需的一切應用之物,都是給葉焰準備好,放在儲物袋中,交予葉焰。

這麽多年,伊清心不光是,給葉焰打理著葉聯商盟。就連葉焰的方方麵麵,都是想的麵麵俱到,可以說真的是,用心良苦。

“這些都是你們修真者的調料嗎?”陳飛看著葉焰的舉動,好奇的問道。因為他早已經聞到了,一些辛辣等不同的味道出來。

“嗬嗬是呀,修者雖然不吃東西餓不死,但是在修真界還是有許多,帶有補充靈氣的食材,還是在很多的時候,都需要吃東西的。畢竟如果這修道修的,連口腹之欲都要杜絕的話,豈不是一件很遺憾的事情。我想就算是真正的仙人,也是有仙酒、仙果等好東西的吧!”

葉焰嗬嗬一笑,開口大概的,介紹了一下修真界的情況道。

時間不大,三個人圍坐在石桌旁,烤魚最先熟了,蟒蛇肉和豬腿還要等上一些時間,邊喝邊等,葉焰也是不急。

“爺爺,陳大哥!給你們嚐嚐好酒。”

說著話葉焰,一抖手在其旁邊,出現了一隻酒桶,取出幾隻玉碗,接滿之後遞向了二人。這綿柔的酒香,濃鬱的肉香,真是令人不斷的咽口水。

就在三人要開喝的時候,葉焰眉頭一皺,一抖袍袖,一股黑風從葉焰的袍袖處,被拋了出來,被拋出來之物,滴溜溜原地一轉,現出了一頭,咖啡色迷你的小熊出來。

正是山嶽海熊,饞了,與葉焰交流過後,被放了出來,被放出來的山嶽海熊,“嗖。”的一閃,一屁股坐在了桌子上,捧起葉焰的酒碗,“咕咚咕咚。”幾口就喝幹了。然後抓起桌子上一個比自己身型還大的,烤魚啃了起來。口水直流,滿嘴油腥,可愛至極。

張老爺子和陳飛,看著這隻比人手掌大不了多少的,咖啡色小熊,也是有些吃驚,真懷疑他把酒都喝哪去了,但是又一想,靈獸可以變大變小的能力,便也釋然了。

“別理他,我們喝酒來,你自己去接酒。”葉焰從新接了一碗酒,對二人說了一句,然後又對坐在桌子上的,山嶽海熊道。

山嶽海熊聽見葉焰的話,朝著葉焰點了點頭,表示明白。

“嗬嗬這修真界,可真是一個奇妙的世界,就連這小熊也是這般的可愛。”張老爺子,看了看小熊,又看了看,蹲在自己肩頭的青雕,嗬嗬一笑道。

“叮。”的一聲三隻酒碗碰在了一起,然後端起咕咚咕咚,喝了個幹淨。

“好酒!”陳飛讚歎道。

“不錯,這是我張老漢,喝過最好的酒了。”張老爺子吧嗒著嘴,很是滿足的道。

這二人不愧是喝酒之人,這酒好酒壞,在喝酒人的嘴裏,一喝便知。

“那爺爺和陳大哥就多喝點,不要客氣,喝多了進入帳篷,睡去便是,明天天亮在啟程趕路。”

葉焰見二人都是,對這神仙醉大為讚賞,也是暗暗佩服,果然是懂酒之人。

“葉焰那,這烤魚的味道還真是不錯,好吃好吃呀,哈哈。”

張老爺子雙手捧著一條,烤的焦黃的大魚,咬了一口,外焦裏嫩,鮮香可口,很是高興的誇獎了一句,哈哈大笑了起來。

“‘哢嚓’果然不錯,哈哈想不到,以後去了修者境,倒是有口福了。”陳飛也是捧起了一條烤好的大魚,哢嚓的咬了一口,外麵很是酥脆,也是哈哈一笑,很是向往和滿足的誇讚道。

這美食是真的可以,讓人吃感動的,或哭或笑或狂叫!

“那就多吃些吧,一會在嚐嚐其它兩樣食物。”葉焰受其感染,也是來了些心情的道。

三個人連著幹了三碗酒,才放慢了喝酒的速度,在葉焰的青陽鎮,朋友聚首,都是先幹三碗酒,或是三杯酒,這早已成為了,他們那裏不成文的酒規了。

酒,甘冽適口,入口綿甜;烤魚,外焦裏嫩,鮮香可口;蟒肉段,鬆軟鮮滑,且沒有土腥味,入口即化;野豬腿,肉香濃鬱,肥而不膩。

三個人可謂是喝的吃的,都很盡興,山嶽海熊,肚中能容海量酒,葉焰、陳飛、張老爺子,還沒怎麽地的時候,一隻橡檀木的酒桶,滿滿的一桶酒,就被喝幹了,葉焰苦笑搖頭,收了空酒桶,又取出一隻酒桶,繼續喝。

夜空布滿星辰,成暗藍之色,滔滔河水自西向東,湧向天際;森林旁,有三頂帳篷,帳篷前有一堆篝火,篝火旁有三個人一隻熊,在吃著燒烤喝著酒,其樂融融,愜意恩仇。

“葉焰、陳飛,‘呃。’我老頭子不行了,跟你們年輕人比不了,來,老頭我在提一碗酒,喝完了,我得去睡覺了,你們接著喝!‘呃!’請允許我,在稱呼你們一句,葉焰少主,陳飛少主,你們是我青陽鎮的驕傲,我老頭子,能活到今天,能來到這裏,喝這麽好的酒,不白活呀,不白活!這要是幾位家主,知道了你們有這麽大的出息,我想九泉之下,也該名目了……”

時近午夜,張老爺子一邊打著,酒嗝與飽嗝,端起一碗酒嘮叨了起來,顯然是已經喝多了,說著說著,眼角隱現淚花,這話還沒有說完,酒碗脫手,人也朝石桌之上,撲了過去。

葉焰早就觀察著,見到張老爺子,這一個突變,靈氣團扶住張老爺子,接住酒碗,然後站起身,走到張老爺子的身旁,輕輕的把張老爺子背起,往帳篷處走去,此時在葉焰背上的,張老爺子,已經打起了響雷般的“呼嚕。”聲!

葉焰把張老爺子,小心的放到了,帳篷裏的**鋪之上,蓋好被辱,這才一挑帳篷走了出來。

來到酒桌旁,葉焰與陳飛對視一眼,都是搖了搖頭。

“張爺爺也老了呀!記得小時候,經常打獵給我們,烤著吃呢,以前怎麽喝都不醉的人,如今也是醉倒,不醒人事了呀。”

陳飛歎了一口氣,感慨的道,歲月不饒人,他可是深有體會的。

“所以在這個世界上,才會有那麽多的人,即使是希望渺茫,也許還會早死,也要不計後果,前仆後繼的,去修道,去圖那隻有一絲的,長生機會!”

葉焰也是很感慨的道,他這些年間,見過死去的修士太多了,不說別的地方,就這綿江山一戰,令多少年輕的豪傑,葬送了性命!

“不說那些了,你我兄弟難得,好好喝上一次。”

“對,不說了,喝酒。”

“叮。”

葉焰和陳飛的酒碗,叮一聲脆響,碰在了一起,端起酒碗,繼續的大喝特喝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