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牙宗是修者境,七大修真門派之一,門派實力在七大門派中,排前三。

月牙宗坐落在修者境內,一處內海的旁邊,內海的形狀與月牙相似,故得名月牙海。月牙海雖然隻是一處內海,但是也有著幾百萬平方公裏的海域,在月牙海上坐落著大大小小的島嶼,海中有各類海獸,強大者不在金丹之下。

月牙宗因月牙海而得名,坐落在月牙海邊上的,麒麟山脈之中,麒麟山脈有著大大小小上千座山峰,傳說當年此山之中,出過神獸麒麟,故得名麒麟山。

麒麟山脈有著數萬公裏的範圍,其中大部分屬於月牙宗勢力範圍,其中一小部分屬於,十大城之一,南嶽城勢力範圍,但是南嶽城城主也是出自月牙宗,在月牙海,麒麟山脈還有南嶽城之間,依附著不少的修真世家,大大小小的店鋪,酒樓,交易市場遍布其中。

在麒麟山脈放眼望去,一座座亭台樓閣,精雕細琢,騎著各類靈獸,催使著各類飛行法器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的修士們,淡然、灑脫,人來人往川流不息,勝似仙界一般的美麗畫卷。一片繁華盛世的空前景象。

月牙宗處於修者境南部,是修者境出了名的繁華之地,幾乎所有修者境的勢力,包括一些外來勢力,在這邊都有生意往來,和開設店鋪,修真資源及其豐富,隻要您有靈石,您在這裏就是最尊貴的上賓。

就在麒麟山脈,月牙宗的山門所在,一名身穿淡黃色長袍的青年,有些風塵仆仆的來到了這裏,被守門的執事攔了下來,“這位道友,再往前屬於月牙宗山門範圍,不是本派弟子,沒有特殊事情是不允許隨便進出的。”一名練氣期九層的修士客氣的,上前攔阻道。

“這位師兄,在下葉焰,是前來見呂前輩的。”葉焰手掌一翻,手中多出了一枚身份令牌出來。

守門的執事接過略一檢查,輕輕一笑抱拳客氣的道:“原來是葉焰師弟,這枚身份令牌是火陽前輩的,你是火陽前輩的愛徒。呂長老早就吩咐過了你會來。現在我就隱你去呂長老的洞府吧!”執事把令牌從新又遞到了葉焰的手中。

守門的執事召喚出了一隻三級白雕,白雕被召喚出後便大了倍許,青年執事跳了上去,葉焰則召喚出了冰原鬥狼,剛要騎上去。

“葉焰師弟,上我這吧,去呂長老的洞府,還是用飛的穩妥些。”執事站在白雕上客氣的道。

“那就有勞師兄了!”葉焰一抱拳,收了冰原鬥狼後,也站在了又變大了不少的白雕之上。

那日在葉焰離開無名山穀,一路走走停停,也是曆經了兩年的路程,才到達月牙宗。葉焰的修為已經在不久前突破到,練氣期第九層的境界,但是執事明顯也是第九層修為,但是靈力上感知要比葉焰深厚一些,所以葉焰便客氣的稱之為師兄。

站在白雕之上,不時遇到,月牙宗的弟子,飛過,執事都是熱情的打個招呼,顯得友好之極,“師兄請問怎麽稱呼呢?”葉焰站在執事身旁客氣的道。

“我叫穆劍春。葉焰師弟呂長老的洞府離這還遠呢。”穆劍春介紹道。

“哦,不急!”葉焰也是微微一笑道。

葉焰和穆劍春站在白雕之上,朝麒麟山脈深處飛去,一處處殿宇樓台,若隱若現的藏秘在山穀之中,縱橫交錯的河流,一片片靈田,偶爾經過的月牙宗美女修士,騎著可愛之極的各類靈獸,使站在白雕之上的葉焰也是,美不勝收,心曠神怡。

“葉師弟,這是喚養區,裏麵有著上萬種的各類靈獸,一些長老的坐騎,有的也放在這裏,喂養。”穆劍春指著前麵兩座山峰之間的,偌大一片草原道。

葉焰隻見偌大草原上,青幽幽的綠草隨風舞動,在草原之上正有不少的靈獸,或走或臥,懶散的曬著陽光。

草原南部是一條自西向東彎彎曲曲,綿延不知道多遠的湍急河流。北麵山峰根部坐落著幾座宮殿,在宮殿的附近正有不少男女修士,在給靈獸整理毛發,有的在喂養,從低級到高級,看的葉焰是眼花繚亂。

穿過喚養區,白雕順著河流直上,半個時辰後,在河流前方一處山峰遮擋處,傳來了沸水之聲,白雕很快的轉過了山峰,出現在葉焰眼前的是一道壯觀的景象,瀑布約三百米高,沿著兩座山峰之間峭立的岩壁飛瀉而下。

在瀑布的底下是一處,青綠的深潭,在瀑布中段左前方的深潭之上,有一處連接峭壁的白玉涼亭,白玉涼亭大半都懸在空中,在白玉涼亭的後方有一處洞府的入口。

“這就應該是呂前輩的洞府了吧,這呂前輩倒也會選地方,此地不僅靈氣濃鬱,也是一個修身養性的好地方。”葉焰剛一到這裏,就感受到了濃鬱的靈氣,和眼前的美景,不禁在心裏感慨讚歎道。

白雕落在了涼亭之中,“葉焰師弟,我們到了,等我發出一道傳音符去告知呂長老。”穆劍春笑道,然後取出了一枚傳音符,對著符紙輕語了幾句後,一道火光激射進了洞府之中。

葉焰背著手,觀察起這座白玉涼亭來,“觀瀑亭,不錯的名字。”葉焰看到涼亭之上,三個古色古香的大字,點頭讚歎道。

“是啊,向呂長老這樣級別的前輩,這樣的洞府不止一處。”穆劍春也是羨慕的道。

葉焰……

不多時一道火光飛了出來,穆劍春伸手一把抓在手中捏碎,“進來吧,我在大廳等候。”呂長老不怒自威的聲音,從傳音符之上傳了出來。

“我們走吧葉師弟。”穆劍春聽見呂長老的吩咐開口道。

不多時穆劍春和葉焰穿過長長的洞府通道,來到了一處大廳之中,在通道與大廳的牆壁之上,每隔幾步就有一塊月光石鑲嵌在上麵。呂長老正坐在大廳主位之上。

“長老,葉焰帶到,如果沒有什麽吩咐,弟子就先退下了。”穆劍春恭敬的深施一禮道。

“嗯,辛苦你了,沒什麽事了,你回去吧。”呂長老點了一下頭,吩咐道。

“是,弟子告退。”穆劍春說完,在一施禮退了出去,葉焰也是對穆劍春抱了抱拳。

“呂前輩。”葉焰恭送穆劍春離開後,轉身對呂長老深施一禮道。

“嗯,不錯嘛葉焰,練氣期九層了。”呂長老,難得露出一絲笑容,誇獎了一句,眼中有一絲欣賞之色閃過。

“晚輩也是在不久前,僥幸突破的。”葉焰恭敬的道。

“不驕不躁,不錯,你的事情都處理完了嗎?”呂長老關心的問了一句。

“晚輩的事情都處理完了。”葉焰回道。

“你坐吧,不要站著說話。”呂長老指著大廳一側的椅子道。

“晚輩還是站著說話吧,在前輩麵前不敢坐。”葉焰老實的道。

“嗯,你是火陽道友的愛徒,可在本宗享受築基期修士的待遇,自己開辟洞府。”葉焰不坐,呂長老沒有勉強,讚許的點了一下頭,再次開口道。

“前輩”

“說!”

“晚輩不想承蒙師父的恩情,月牙宗弟子也會看不起,我還是去,練氣期修士的區域,承包幾畝靈田,賺些靈石花花,走正常次序的好。”葉焰抱拳恭敬的說出了自己的請求。

呂長老聽葉焰如此一說,有些驚訝,想了想,倒也不勉強,本來金丹期的老怪們,收弟子最低是築基期級別的,葉焰到是個例外了。

呂長老斟酌了片刻後,“好吧,這是你自己的決定,我也就不再勉強什麽了。”……

《堅持看下去哦,好故事正在上演。》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