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夜你在哪裏,今夜淩晨照例陪你共度……」白天是白衣小護士,晚上兼差廣播人,兼成鎮台之寶、聽眾萬千她也很無辜,她很平凡,平凡得像個「大樓清潔婦」,千裏迢迢上山為求名醫而來,竟撞見個熊一般的男人對羊施行人工呼吸? 太詭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