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這邊的動靜,幾個丫鬟並林嬤嬤都趕了過來,把楚顏上下打量了一遍,確認她安然無恙才鬆了口氣,又問王爺去哪兒了,楚顏也不理,隻是讓櫻桃去給她弄洗澡水,她上午出了一身的汗,這會子心裏還亂七八糟的要好好的泡一泡,鬆鬆心思才好。

下午王太醫來的時候楚顏剛剛睡醒午覺起來,就聽見外麵有小丫鬟來傳話,說是請她過去,楚顏稍微收拾了一下就帶著碧桃過去了,那個王太醫是個白胡子一大把的老頭,她去得時候正在搖頭晃腦的歎氣,“看來病還是沒有好,而且又加重了幾分,唉,王爺身子要好生調養啊,藥也要按時吃。”

隻這麽幾句話,看來這王太醫也是沒什麽法子了,瞧他眼神中的惋惜,想必是覺得信王活不了多長時間了,楚顏心中暗笑,東方奕裝的也真是很像,要不是自己聽他說了這兩天沒有吃藥,還真的會以為自己給他的解藥不管用了呢。

“楚姑娘來了。”早有侍女瞧見她,忙通報道。

王太醫也知道陳貴妃請了楚顏來的真正目的,對著她搖頭道:“想來姑娘也是大意了,怎麽不好好照顧王爺呢。”

對他這種責怪中帶著些不屑的語氣,楚顏有些接受不了,對他說話也就有些硬邦邦的,“我又不是丫鬟要伺候王爺的起居,我隻是懂一點醫術而已,要論起來怎麽能跟您這太醫相比,您都沒法子我能如何?”

王太醫在宮裏多年,就算是主子娘娘們對他也都是客客氣氣的,見楚顏如此很是憤慨,但是她說的也沒錯,他的確是沒本事,救不了信王,隻能幹瞪眼,氣得胡子一掀一掀的,弄得楚顏不好意思起來

。心想他都這麽大年紀了。自己做什麽跟他置氣,這麽一想心思便軟了,“還是再想想別的法子吧,就算治不好也不能讓王爺的情況再惡化下去了,您老說是不是?”

見她肯主動服軟,王太醫也不跟她計較了。隻是沉吟著捋著自己的白胡子,“是這話,老夫回去再跟其他幾位太醫合計合計,看看能有什麽法子。”

“那就麻煩王太醫了。”楚顏殷勤備至的送著他出門。走到門口的時候王太醫停了步子轉過頭來,“老夫聽說你跟福安寺的悟覺大師學過幾年醫術,看來你比尋常的女子要明上幾分事理,知道醫學並不是上不得台麵的,但是不要以為自己學了三分醫術就囂張起來,看在你剛才跟老夫服軟的份上,老夫提醒你一句。早點離開信王府吧,這信王的病怕是好不了了。”

“王太醫,你這話……”楚顏驚愕道。

王太醫習慣性的捋著自己的胡子,“信王的病情又加重了,記得上一次也是如此,差點沒救回來,你一個姑娘家就不要嚇攙和了,真不知道你爹楚大人是怎麽想的,怎麽就讓你一個姑娘家來趟這渾水。”

雖然這話不怎麽好聽。但是楚顏知道他是好意,不想自己受牽連,便道了謝,送他離開後回到屋裏把他的話跟東方奕說了,然後歎氣道:“你的病要是好不了,受牽連的人怕是不少,你有沒有想好最終想要個什麽結果?”

東方奕的眼中閃過一絲陰霾,“可若是我好了呢,我怕是連命都保不住。我不要緊。反正幾次差點都昏死過去,可是我不能讓我母妃跟著傷心難過。她就我這麽一個兒子,若是我真的有個三長兩短,她得後半輩子可如何過?”

楚顏隻是歎氣,“那你想讓我怎麽幫你?”

“也許我可以當一個瘸子。”說完這話他笑了,“瘸子怎麽能成為太子將來繼承皇位呢?”

楚顏笑著搖搖頭,“好,王爺,我保證讓你如願

。”她有把握能調製出這樣的毒藥來,“但是需要時間。”這藥又要有效果又不能有損他得身子,她需要時間去做實驗。

東方奕點點頭,時間越長越好,那樣她就可以多一些時間留在她身邊,當初他苦求了母妃,母妃才答應讓她搬到府裏來的,若是不能在這段時間裏得到她得心,以後再想可就難了。

既然商量完了,楚顏就離開了他那裏,去了楚辰的院子,進去聽見裏麵鴉雀無聲,有的隻是偶爾從書房裏傳出的朗朗的讀書聲,心下安慰,隻要不影響到二哥哥就好了。

沒過了幾天,楚家大少爺楚風當真同文家的三姑娘文清訂了親,婚期就定在九月初,楚顏約了餘娜去文家看了文清幾次,想到自家那個冷麵大哥以後要和同樣清冷性子的文清湊成一對,她也想象不出來兩個人是會用什麽樣的法子來相處,但是她知道文清鐵定會是個好大嫂的。

在楚風成親之前,楚顏如願的配出了符合東方奕要求的毒藥來,並連解藥一並給了他,東方奕當即就服下了,那是早飯的時候,不少奴仆下人都在跟前伺候著,就那麽眼睜睜的看著他倒了下去,登時府裏慌亂起來,連楚辰那裏也聽到了動靜,慌裏慌張的丟開書就衝了出來,楚顏忙扯著他把事情給說了,他才鬆了一口氣,但是為了瞞過眾人,兩人還是要去正院走一趟。

結果是連皇上都驚動了,同陳貴妃一起親自來看兒子,陳貴妃早就知道了實情,自然沒有那麽驚慌,但在皇上麵前戲還是要演下去的,哭的甚是淒慘,皇上也很是心疼,當即傳了四五個太醫來會診,結果太醫全都束手無策,王太醫抹了一把額頭上的汗,“回稟皇上,信王爺的這條腿,怕是……保不住了。”但同時又極力安慰道:“但是身子已經無大礙了,能保住這條命已經是萬幸了。”他年輕的時候救過當時剛剛登基的皇上一命,知道皇上不會怪罪他,說話便比其他太醫直接了些。

聽了這話皇上才欣慰了些,能留住命已經是難得了,反正他是皇子,就算是瘸了,也會有人伺候,不會缺衣少食,等自己老了,他得兄弟登上皇位,想來也是不會為難他的。

當皇上從信王府離開一刻鍾後,信王再也站不起來的話傳的沸沸揚揚的,幾個皇子那兒得了信也沒什麽動靜,反正他們從來也沒把這個病秧子五弟放在眼裏過,但是各家內宅裏卻都是一片惋惜之聲,信王才貌雙全,本是良配,可現在也隻能歎息一句,沒有誰願意嫁給一個瘸了腿的王爺的

這件事一了,楚老太太就把楚顏喝楚辰兄妹兩個給接回了家裏,東方奕再三挽留,老太太也不肯再讓楚顏留下了,本來讓她去就有些為難,是想著要攀上他這門親,可是如今他成了個廢人,楚家自然不願意巴巴的再把自家姑娘給送過去了,倒也不是為了楚顏的幸福著想,實在是楚顏的出身和模樣可以有更大的用途,比如其他幾位皇子那裏。

再過幾天便是楚風成親的日子,因為是長房嫡長子,所以老太太很是重視,就連文氏也出了佛堂,不敢什麽都依靠陶氏,自個認真張羅起來。

楚顏愁眉苦想了半日也不知道該送什麽禮物給大哥的好,最後還是同五姑娘楚冉一起給她繡了一幅雙蝶嬉花的繡屏,兩個人連著繡了五六天才完工,私下裏搬了去給老太太瞧了瞧,得到了讚許之後這份禮便送得更有信心了,便趕在楚風成親的前一日給他送了去,沒想到一向冷麵冷心的大哥此時竟然衝她們笑了笑,還把從外麵買的桂花糖給了她們兩包,回去的路上楚冉高興的扯著楚顏的袖子說了一路的不敢相信,其實別說是她,就是自個也鮮少見到大哥的笑容,但是不得不說大哥笑起來真是好看的很,比以容貌俊美出名的信王東方奕也不差什麽。

轉過一天便是楚風成親的日子,楚顏一大早就醒了,讓碧桃給她換上了海棠紅繡纏枝菊花的秋衫、同色係六幅湘裙,頭上也多簪了幾支明晃晃的簪子,櫻桃見了笑道:“姑娘平日裏愛那淡雅的裝扮,其實穿起鮮豔的衣裳來也很好看,瞧著倒真有幾分氣勢。”

“可不是,咱們姑娘穿什麽都好看。”春杏這個護短的立刻接口道。

楚顏笑著斥了她一句,瞧著銅鏡裏碧桃給自己整理衣飾,碧桃瞧見她手腕上空著,就取了一個紅寶石的鐲子給她戴上,又從梳妝匣子裏拿出金累絲攢珠項圈來給她戴在脖間,這才笑著點了點頭,“好了,姑娘快走吧,老祖宗怕是等著了。”

楚顏笑著點點頭,家裏有喜事,她的心情也跟著好了許多。剛走出門口,就遇見了楚雲同楚琴,兩個人見了她都是一愣,再瞧著她通身的打扮,楚琴閑閑的說道:“二姐姐在信王府待了這許久,莫非貴妃娘娘賞了你好些寶貝?怎麽今兒個打扮的這般閃人的眼睛。”

楚雲冷哼了一聲說道:“能賞她什麽寶貝?不是說去伺候信王嗎?指望著能攀上這門好親呢,現在信王瘸了,貴妃娘娘沒因為她而遷怒於楚家就是咱們祖上積了德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