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重來一次,他絕不會這麽對她,就算,就算她真的回去何正陽的身邊,也絕不會再傷害她了。

在失去她的時候他才知道,有時候,她能和別人好好地生活在一起已經太好太好了,起碼,他會心安,他會慢慢淡忘,他還能見著她,淡淡地問一句:“近來好嗎?”

現在,他隻能帶著對她的回憶生活了,在每一天,每個街頭,他驀然回首之際,都渴望著她突然在背後拍拍他的肩,含笑對他說:“我回來了!”

可是,馬路在依然隻有車來車往,萬花雖好,可是,卻沒有他要尋的那一朵!

暖夕,你怎麽忍心這樣對我,難道我們之前的愛都不存在了嗎?

那天,我氣極了才會那樣的,我那樣殘暴地占有了你,我以為這樣,可以讓自己死心,卻不想把你逼到了絕路。

慕蓮對你不利,你也知道一切都是她的陰謀,那你為什麽不再給我一個機會,哪怕是你要殺了我,也比這般叫我好受。

暖夕,其實你比我更狠心,更殘忍……

你走了,卻留下我,每日每夜地煎熬著!

暖夕----三樓的臥室裏傳出一陣撕心裂肺的的嚎叫……

次日,雷焰剛到公司裏,黃俊就立刻迎了上來,恭敬地匯報著,“總裁,十分鍾後,瑞德銀行的代表會過來巡視。”

雷焰詫異地挑了下眉,把公文包放在辦公桌上:“這麽快,不是說幾天後才過來的嗎?”

“據說那邊原本定下的人選提前過來了,所以…”黃俊等著老板下一步的指示。

雷焰沉吟了一下,“把他的資料放在我的桌上,你先出去。”

黃俊點了下頭,“我已經放在總裁的辦公桌上了。”他轉身欲走,雷焰又叫住了他,“黃俊,下個月,搬到三十四樓的辦公室吧!”

黃俊詫異地看著他,雷焰淡淡一笑,“李總經理下個月退休了。”

黃俊受寵若驚,他完全沒有想到總裁會如此重用他,特別自從那件事被總裁驚覺後,總是覺得總裁待他淡淡的,不想卻……

“你有這個能力。”雷焰說完,便踱到自己的辦公桌後麵,並做了一個讓他出去的動作。

黃俊退出去以後,雷焰打開了對方代表的資料,一看,驚呆了。

上麵的照片上他再熟悉不過的美麗臉孔,英文名字‘蘇菲’。

她竟然是瑞德銀行的代表!

雷焰心裏震動著,從來沒有過的無措從頭到腳開始產生了,他呆愣了很久,完全沒有清醒過來。

他沒有想過再和蘇菲見麵的,他想,她也是吧!]

她一定也沒有想到他會是要合作的人,不然,她不會過來的,她的身份應該不低,是容不下那天發生的事情的。

雷焰看著那張和暖夕一模一樣的臉龐,眉頭鎖得死緊的。

他伸出手,撥打了內線。

“黃俊,交待下去,一會兒瑞德銀行的蘇菲女士要過來,讓所有的人見了她不要失禮,無論發生什麽事情,我不希望得罪了貴賓。”他的聲音有些冷,黃俊猜出是為何,他早已經看過了那份資料。

“是的,總裁,我一定會交待下去的。”他掛了電話,一一去通知。

雷焰坐了一下,然後把那份資料放到了抽屜裏,自己起身,往外麵走去。

外麵的秘書見了他,知道是去大門迎接瑞德的代表了,於是一起跟在後麵。

門外,已經站了一整排雷氏的高級人員,見了自家總裁,當然會屈膝卑恭一番。

雷焰現在完全沒有心思理會,他的一雙眼直視著前方,等待著。

瑞德銀行是歐洲最大的銀行,對於雷氏在歐洲發展舉足輕重,所以,他放下了自己的情緒,也要求他的下屬這樣做,他不能讓任何人把他三年來的心血付之東流。

包括他自己。

遠處,兩輛豪華的房車從遠而近,緩緩地停在了雷氏的門口。

黑色的車子鋥亮,加長型的車型看上去氣派無比。

第一輛車上下來兩名穿著西裝的外國年輕男子,都是二十七八歲左右,長得斯文有禮,簡直堪比模特。

雷焰的眼睛眯了眯,並沒有什麽動作,他在等,等他等的那個人。

後麵的車子先是司機下來了,他走下車,繞到後座打開了車門,然後,一雙美腿出現在車門外,美腿的主人移動著身體,跨出了車身……

除了黃俊和雷焰,所有的人都屏住呼吸,不敢置信地看著走出車的女子----這女人和已故的少夫人竟然長得一樣。

她穿著一身白色的套裝,頭發挽起來,看起來幹練知性。

她手裏拎著一個咖啡色的公文包,兩個外國男子迅速地上前,跟在她後麵走到雷焰麵前。

顯然她也是被這意外給震住了,但她隻是愣了片刻,很快就露出一抹淺笑:“雷先生,想不到這麽快又見麵了。”]

在她的臉上看不出半分羞澀,一點也不複見法國時小女人的風情,她現在冷靜無比,像個再盡職不過的銀行代表。

她伸出一手,纖長的手光滑細膩,雷焰上前輕輕一握!

蘇菲側過頭,向他介紹,“這是我的兩名特助,彼特和賈思汀。”

雷焰鬆開了她的手,和兩名特助點了下頭。

黃俊上前,“蘇菲女士,請這邊。”他引著一行人來到三十四樓的會客室裏。

偌大的會議室裏,雷焰靜靜地坐著,幾個高級主管也陪著,沒有人發出一點聲音,隻在坐在雷焰對麵位置的蘇菲偶爾翻公文發出的一點聲音。

很久以後,她才抬起頭來,微微一笑,“雷總裁,你們公司的財政不錯,這一點,我會如實向柏特匯報的。”

雷焰看著她,看著她那抹笑,敏銳地察覺到她的疏遠和客套,她好像完全忘記了法國的事情般,做什麽說什麽全是公事公辦。

比他還冷漠無情!

蘇菲放下公文,用眼神示意了一下特助,於是其中之一用很簡短的語言來表達他們總監的意思:“我們需要兩間辦公室,就在雷氏。”

雷焰沉吟了一下,“沒有問題,黃俊,就在三十五樓騰出兩間吧!”他不想她的外貌在別的樓層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另外,如果三位需要住的地方,我也可以安排的。”他補充著,這並不是對對方公司的一種示好,而是因為她的臉。

雷焰雖然在心裏做了許多的建樹,但是在麵對這張容顏的時候,仍是不免地動了些情緒,這點,他無法控製。

“謝謝雷總裁的好意,我們自己會解決的。”她很快就拒絕了。

他心裏有些悵然,本來是想好和她公事公辦的,可是麵對比自己還要幹脆的她時,他又失落起來,分不清自己心裏想要的是什麽了。

她站了起來,臉上掛著淡淡的公事笑容,“雷總裁,希望這段時間你能配合我們的工作,讓瑞德和雷氏的合作能夠早日實現。”

“當然。”他也站起來,送她走到門口。

蘇菲走到門口的時候,忽然轉過頭來,有些奇怪地問:“我很好奇雷氏這三年的業績為什麽會突飛猛進!”

雷焰的目光直直地看進她的眼裏,因為她一句無心的話而悸動著。

他看了她良久,才輕歎著說:“這個,不會是你想知道的。”

“是嗎?你有權不說,可是,這點對我們的合作很重要。”她的眼神也變得稅利起來,“我們必須要排除雷氏有涉嫌引誘投資的疑點,我也有必要對我的公司負責。”

她的直入,她的決斷,讓雷焰恍惚了一下,如果是暖夕就不會這樣,他的暖夕總是有些感情用事,不會當著他的麵說出這麽冰冷的話出來。

他有些艱澀地開口:“如果是私人方麵的事情,你也要了解嗎?你的工作也包括打探客戶的**嗎?”

“我很抱歉這點涉及到了你的**,但是我想讓你了解,隻要關於公司的利益,我得掌握所有的情況,瑞德的每一項投資都必須掙錢。雷總裁,希望下次見麵時,你能把一份完好的報告交給我!”她看了一下手表,衝他輕點了一下頭,便轉了身體,帶著兩名特助離開了。

雷焰站在門口望著她的背影許久,黃俊走到他身邊,沉聲道:“總裁,她就是瑞德最厲害的會計師,這是我剛得到的資料。”他拿出一張傳真,上麵全是英文。

雷焰伸手接過,但是看了沒有看,隻是揉成一團,直接扔到了垃圾筒裏,他麵無表情地吩咐著:“按她的要求做報告。”

“隻是,那畢竟是總裁的私事。”黃俊有些遲疑,也有些不安,總覺得有些地方不對勁。

“我說了,去做。”雷焰已然走出了會議室。

他走回辦公室裏,拉下百葉窗往樓下看去,隻是依稀看到她上了車,離開……

他煩燥地扯了扯頭發,然後拉開了自己的領帶----

他在自己的辦公室裏不停地踱著步子,不停地回憶起過往,最後,他閉著眼睛,那相似的臉孔不停地在腦海裏交替著…

“暖夕,你會怪我嗎?”最後,他坐在辦公桌前,雙手撐著頭!

忽然他像是無處發泄一樣,一下子把桌上的資料全部都掃到了地上,那散亂的紙張四處飛著,正好飄到了剛進來的人腳上。

來人驚呼一聲:“哥…”

他抬頭看了她一眼,“蕾蕾…哥哥是不是很差勁?”

暖夕是他心裏的痛,今天卻被人活生生地挖了出來,而且是被那個長相相似的女子所挖,這是對他的報應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