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很快地壓下她的身體,一條腿蠻橫地壓製住她,然後嘴唇渴切地吻了上去。

她用力地捶打著他堅硬的身體,他不為所動,索性單手把她愛鬧的兩隻小手抓住扣在床頭,他騰出一手,撫著她細致的臉蛋,輕啞著聲音:“今天,我不會放過你了。”

他的舌頭很快便淄到她的嘴巴裏,纏住她的小舌頭,他的手也開始探索她的身體,大手一扯,她腰間的腰帶便鬆了開來,裏麵是一件薄透的真絲睡衣,那高聳的胸部誘人的挺著,引人去品嚐。

雷焰自覺像個急色鬼一樣迅速地拉開她內衣的帶子,急切地覆住那方柔軟.......

“還說沒有感覺嗎?”他抬起頭來,輕笑著,用手把玩著她的敏感之處,她又羞又氣,頭偏過一邊,無力地掙紮著:“放開我。”

“不放!”他霸道地宣誓著,然後堅定地用力扯開她全部的衣服,一個美麗誘人的女體出現在他的麵前。

昨天是在沐池裏,所以看得不清楚,今天一看,他激動不已。

她的身體竟然比三年前更柔細了,那腰也更加圓軟了,還有那誘人的胸部也更挺了,直接就升了一個罩杯。

說實話,他此時有些佩服何正陽,竟然坐懷不亂了這麽久,不過,想到她每天穿得這麽誘人地和另一個男人相擁而眠,甚至間或有個情人間的吻,他就怒意難耐,最後全部化成了欲.火。

他開始難耐地開始扯自己的衣服,幾秒的時間,他全身已經沒有任何遮蔽物了,床.上的女人看著他這般模樣,也嚇得有些傻了,結結巴巴地說:“你…你不要…亂來。”

他看著她,溫柔似水,一邊輕輕地覆住她的身體,一邊想起以前的情事來,笑著說,“我會好好地來。”

她有腦中像是閃過了什麽,卻又突然忘了,正在想間,卻見那個男人的身體往下移去,他的唇也一路往下,留下一串濕濕的痕跡,最後,他停留在了她最神秘的地方……

不,她難耐地搖著頭,痛苦又有些不知所措地嗚咽著,忍不住伸手捶打了他….

“你好壞!”不要碰她那裏…她痛苦地扭動著自己的身體。

“是,我是壞,給我,暖夕。”他誘人的嗓音染上了濃濃的情.欲,更加沉醉動人。

“不要,我不能….”

“告訴我,他也能讓你這般的激動嗎?”他啃吻著她雪白的大腿。

他?誰?

正陽!

天,她在做什麽?

暖夕一下子清醒了過來,她迅速地坐了起來,一把推開在她身上忙碌的男人……

雷焰不及防,被她一下子推到了地上,他錯鄂地看著她,狼狽地抹了一把臉,“你在搞什麽鬼?”不是好好的嗎?他已經感覺到她準備好了。

該死的,他全身都繃得快死了。

“你走開。”小女人顯然還沒有解氣,也下了床,用力把他給推出了房間,“你給我出去。”

“暖夕,你講講理,這是我的房間,你不能趕我走。”他拍打著門,聲音大得驚人。

她輕靠在門板上,門被她在裏麵鎖上了,“你走開,我不想看見你。”

雷焰煩燥地轉來轉去,渾然沒有察覺自己是真空上陣的。

直到一聲尖叫響起來:“哥…天哪!這是怎麽回事?”

他猛地頭一看,就見著了他母親,妹妹,女兒全都目瞪口呆地看著他----的裸.體!

“姨,有小鳥。”小茉茉指著那活脆生生地說著,“它在飛!”

他迅速地捂住關鍵的部位,“快帶茉茉出去。”

幾個女人很快便走了。

這一生,雷焰從來沒有這般狼狽過,他無奈地看著門板,又好氣又好笑地搖了搖頭。

他走到放運動器材的地方,找了一套運動服穿上,雖然下麵沒有穿內褲有些怪怪的,至少總算是把身體擋住了。

他走下樓,看見小茉茉正在用甜點,而母親大人和妹妹則一臉滿足地看著小茉茉。

小家夥忽然抬起頭來,“姨,你是不是也很想吃?”

蕾蕾笑眯眯地擺了一下手,“不,姨不想吃,茉茉你吃吧!”

“那姨為什麽老是盯著我看呢?”小茉茉偏著頭,咬著湯匙,不解地說著。

“姨喜歡茉茉才會盯著茉茉看。”

“那,叔叔是不是喜歡我媽媽?他老是盯著媽媽看,比姨盯著我看還要久。”小茉茉眼珠子一轉,忽然指著樓梯上的雷焰。

“嗯,這個你可以自己去問問叔叔。”蕾蕾忍住笑,揶愉著自家大哥,“哥,你究竟喜不喜歡茉茉的媽媽。”

雷焰的嘴唇掀了掀,還未說話,這裏茉茉又想起了媽媽,於是怯生生地說,“我要我媽媽…哇…”一下子哭得稀裏嘩啦的。

蕾蕾無措地看著小姑娘變臉的絕活,拍了拍額頭,無奈地說:“以後家裏熱鬧了。”

雷夫人心疼孫女,便要抱她。

雷焰已然快她一步,把小茉茉抱在了手裏,咧開一朵好大的微笑:“茉茉,還認識叔叔嗎?”

蕾蕾急急地叫了一聲:“哥,你怎麽不讓她叫你…”

“蕾蕾,這事情尊重你哥哥的意思吧!”雷夫人使了個眼色。

雷焰點點頭,他並不急著讓茉茉認他為父親。

他已經錯過了許多,現在冒然地說他是她的爸爸,小孩子一下子一定接受不了的,倒不如先培養些感情再說。

小茉茉窩在他的懷裏,這樣的高度讓她開心極了。

“叔叔,你要帶我去找媽媽嗎?”

他點了一下她的小鼻子,“如果茉茉聽話,那叔叔就帶茉茉去找媽媽,好不好。”

小茉茉用力地點了一下頭,然後又像是想起了什麽一樣,湊過小小的臉蛋,在雷焰的臉上親了一記,親完了,笑吟吟地看著他。

雷焰被那小嘴兒一親,覺得身體麻麻的,一種無法言諭的感動之情逸出胸口,再看小茉茉那張可愛的小臉蛋,他恨不得把世界上最好的東西全部都搬過來給她才好。

這就是父女之情嗎?

他的眉眼都是笑意,伸手指了指自己另一邊臉,小茉茉咧開笑,從命地又波了一記。

蕾蕾酸酸地說:“唉,從此以後,我要失寵了。”

雷夫人看了她一眼,啐道,“你都多大的人了,要寵,自己去找個男人回來。”

蕾蕾翻了一個白眼,“又沒有哪個男人願意要我。”她的嘴巴扁著,因為想到不開心的事情而抑悶著。

“幸福是要靠自己爭取的,像你哥,不是圓滿了嗎?”雷夫人喝了口茶,心滿意足地說著,她的目光落在蕾蕾身上,這丫頭也該上上心了。

蕾蕾聽了雷夫人的話,再看看那邊玩得不亦樂乎的父女兩人,輕哼了一聲,“媽,您什麽時候這麽樂觀了!”

她的目光投向樓上,然後誇張地歎了一口氣:“革命尚未成功,同誌仍需努力啊!”話是對著雷夫人說的,但卻是說給雷焰聽的。

隻見她那高貴的哥哥,一邊和女兒玩著,一邊淡淡地說著,“一個星期,看著好了。”

蕾蕾張大了嘴巴,不敢相信地看著他,“哥哥,你要用強?”

他冷冷地看過來,她嚇得往雷夫人的方向縮了縮。

雷夫人說了句公道話,“蕾蕾已經為你創造了兩次機會了,以後,你得靠自己了,還有,不許用你以前的技倆了,否則,我也饒不過你。”

雷焰的臉色微紅著,再怎麽放得開,被自己的母親和妹妹這樣談論自己的性.事總不是個光彩的事情,最重要的是,他還沒有出運。

心裏暗暗發後誓著,定要拿下她。

快到中午的時候,傭人開始過來傳報可能用飯了。

一行人移到餐廳,雷夫人皺著眉頭,哈哈下人,“再擺付碗筷過來。”

她回頭看著蕾蕾,“你去叫你嫂子下來吃飯吧!”躲得已經夠久了。

蕾蕾起身,小茉茉奶聲奶氣地問:“姨,‘你嫂子’是誰?”

眾人呆住,一時不知道怎麽回答茉茉的話。

良久,雷焰才輕咳一聲,“你嫂子就是茉茉的媽媽。”

茉茉驚疑地看著他,“什麽時候我媽媽成了姨的‘你嫂子’了?”

她年齡雖小,但也是懂得嫂子的意思的。

“媽媽又不是叔叔的老婆。”她正兒八經地更正著,“奶奶,你說錯了哦!小茉茉棒不棒?”

雷夫人鄂然,蕾蕾壞笑。

雷焰慈愛的撫著她的頭,彎腰抱起了她小小的身體,“叔叔帶你去找媽媽好不好,媽媽該吃飯了。”

小孩子果然健忘,一下子就忘了剛才的事情,開心地跟著他來到二樓。

他放下茉茉,輕輕地敲了兩下門,裏麵沒有什麽動靜,他又敲了兩下,這時,門板‘轟’地一聲巨響…

雷焰苦笑著,不知道她摔了什麽東西!

“裏麵的是媽媽嗎?”小茉茉吐了吐舌頭,好暴力啊!

“嗯,媽媽在生氣,茉茉能不能讓她不要生氣了。”他蹲下身體,誘哄著小女兒,“隻要你能讓媽媽出來,叔叔可以答應你一件事情。”

“什麽事情都可以嗎?”小茉茉漆黑的眸子眨也不眨地看著他。

“嗯,對,什麽事情都可以。”

小茉茉放下心來,她奶聲奶氣地對著裏麵叫著:“媽媽,我好餓,叔叔不給我吃飯,他還說要把我扔出去。媽媽,快來救我呀!”聲音好不悲慘!

雷焰目瞪口呆,不敢相信地看著小茉茉,這是他的孩子嗎?演技這麽高?

是和誰學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