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手有些曖昧地往下,她輕喘著抓住他的手,美目對上他的,“雷焰,有些事情不是說開了,就能過去的。”他給她的傷太重了,她沒有辦法裝作什麽也沒有發生過。

“那雷太太,你想怎麽樣呢?”他的心情卻是極好的,很有耐心地問著。

“不知道,隻是,你休想碰我了。”她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翻了個身,睡下,把優美的背影給他看,不給摸。

雷焰摸摸鼻子,訕訕地躺下來,不一會兒,手又不老實起來。

她狠狠地拿開他放在她胸部的手,“男人是不是解決完上麵的事情,就想到了下麵的?”

雷焰平躺著,雙手枕在腦後,“別的男人我不知道,可是,我確實很想!這個答案滿意嗎?雷太太。”

她低低地咒了一聲,然後閉上眼睛,不再理會他。

他卻是像打了雞血一樣,興奮無比,又纏了過去,“我確實yy過醒掌天下權的風光,可是,對於美人,卻隻要一個就行了。”

說完,他眨眨眼睛。

暖夕隻得往後退了一些,用一種無法容忍的語調說:“我不知道你為什麽突然態度轉變,不過,你不覺得可笑嗎?就算我們從此過著幸福的生活,那之前的種種不都是一場鬧劇嗎?”

她實在不想在這深夜裏和他討論這些,她已經很累了,而且一閉上眼,他們的種種就浮在眼前,她發現,她沒有辦法像他一樣收放自如。

“那就當是鬧劇吧!”他握住她的肩,無比正經地說。

“我知道,你一下子可能不能放開心,可是,我會讓你知道,這次,我們不會錯過幸福了。”他放下她,小心地讓她躺在他的懷裏,“睡吧!不要想那麽多了。”

她閉上眼,聞著他身上淡淡的酒氣,有些暈眩,又有些心安,不一會兒就沉沉地睡著了。

看著她甜美的臉蛋,雷焰近乎虔誠地吻了吻她的麵頰,“晚安,雷太太。”

次日,雷夫人意外地看著自家兒子跟在媳婦後麵下樓,但她很快就恢複了平靜。

“媽早。”暖夕拉開離雷夫人最近的椅子,很自然地打著招呼。

雷夫人帶著淺笑,拉著她坐下,“今天李嬸做了她最拿手的金絲蛋餅,快趁熱吃。”

“好,我一定多吃點。”暖夕用叉子叉了一塊放到口中,一邊吃一邊讚著,“好吃!”然後又叉了一塊。

雷夫人笑著,“慢點吃,別燙著了,一會出門上班的時候,不要忘了把雞湯帶著,這可是李嬸五點鍾就開始熬的了。”

暖夕吐吐舌頭,甜笑著,“我一會得感謝她,多虧了李嬸的美食,不然上班時光那些數據就弄得我頭暈了。”

“就你鬼靈精!”雷夫人笑罵著,暖夕很是得她的緣,過去和蕾蕾錯過的母子情份似乎都從她身上補回來了,隻可惜……

“媽!又在想了,明天我休息,我們一起去看蕾蕾,不定哪天她就醒了過來。”暖夕拉著雷夫人的手,安慰著。

雷夫人恢複了神色,“好,今天我就讓人準備東西,你上次說的那款香水,我已經買回來了。”

她輕歎了一口氣,“我這個當媽的,竟然連她喜歡什麽都不知道。”

還是暖夕在蕾蕾的房裏看到那個牌子所有的款,才知道她喜歡收集這些,所以,現在隻要上了新貨,她都會在第一時間買了,拿給蕾蕾,說給她聽,隻要能刺激她的,暖夕都會想辦法弄到手。

她不得不感動,相對於她和雷焰的接受現實,暖夕更多的是積極,她想讓蕾蕾感覺到愛,讓她不再孤單,想回到這個世界。

兩個女人一唱一和,完全沒有雷焰插嘴的餘地,雷夫人甚至隻在第一時間瞧了他一眼,然後便再也沒有把目光落在他身上。

他看著,倒是覺得暖夕比他還像是母親的孩子,比蕾蕾也像。

暖夕喝了一口濃湯,吃完嘴裏的一塊餅,站起身來,“媽,我去上班了。”

雷夫人淺笑著:“去吧!我已經叫老劉等在門口了。”

“她坐我車就行了,反正也是順便!”雷焰忍不住地說。

雷夫人終於給了兒子一個正眼,“暖夕習慣了老劉開車。”

暖夕有些感激地衝著雷夫人笑了一下,翩然離開飯廳。

雷焰忍不住抗議:“媽!她是我的妻子。”她卻拚命地阻撓,哪有這個道理的。

“我沒有說她不是你的妻子啊!”雷夫人微微一笑,“過去,我把她送到你麵前,可是,每次都是受了傷回來,你說,我還放心嗎?現在,我不勉強你了,你倒是追到家裏來了。”

雷焰有種錯覺,暖夕是雷家大小姐,而他是外麵覬覦她的小子,而雷夫人正是看管美女的凶狠老媽!

雷夫人像是嫌還不夠一樣,繼續說道,“我聽說你喜歡上了一個叫汪芷菁的女孩子,本來我也是反對的,可是現在我就想著,暖夕無緣當我的媳婦,當個女兒也是不錯的,所以,你不用勉強自己了。”

言下之意就是該和誰在一起,自己看著辦吧,沒有人再等著你了!

雷焰傻眼了,有了母親的撐腰,暖夕哪裏還肯甩他,要是她下了決心每天都回老宅,不肯回去,那他不……

難道要他在這裏用強的不成?

雷焰光是想想就覺得一個頭兩個大,看著兒子苦惱的英俊麵孔,雷夫人相當愉悅,“門口的車子好像開走了。”

雷焰猛然起身,急急地向外走去。

雷夫人的手邊,壓著一張報紙,上麵的頭條正是“花心總裁情歸何處,且看正室力挽狂瀾”,圖文並茂的,她的兒子上半身赤.**,頭發淩亂,相當狂野。

他的手裏抱著暖夕,暖夕的長發糾纏在兩人身上,兩人俱是潮紅著麵孔,想也知道是經過了什麽事情。

他們在鏡頭前相偎,極美極登對,雷夫人微微一笑,好心情地喝著奶精。

一輛奔馳和一輛法拉利一前一後地停在雷氏的停車場裏。

老劉下車幫暖夕開了車門,暖夕抱著保溫瓶走到電梯口,電梯開了,她走了進去,轉身的時候,看見雷焰往這裏走過來,她按下閉合按紐。

“總裁,你坐下一部吧!”她用唇形無聲地說著。

想逃,沒門!

雷焰快步地走上前,猛然按下了上鍵,電梯門沒有關起來,她急了,死命地也按著閉合。

但天不從人願,電梯還是無情地打開了,雷焰嘴角勾起一個得意的笑,正要走進去。

“焰,”一聲嬌滴滴的聲音響起,緊接著是一個惹火的尤物滾進了雷焰的懷裏,他錯鄂地看著懷裏的汪芷菁,咬著牙:“滾開!”

汪芷菁眨眨眼,反而把手圈住他的頸子,在他臉上啵了一下,引來無數圍觀----

天哪,正牌的雷太太還在電梯裏麵,外麵小三就公然挑釁了,有人歎息,有人嘲笑。

雷焰看著暖夕眼中的冷意,有些急了,大手使力地把身上的八爪章魚抓開,可是本來按著開關的手就鬆了,暖夕立刻關上電梯,電梯無情地上升。

“我做得好不好?雷總裁?”汪芷菁有些諂媚地說著。

雷焰的手頓了一下,然後把她一把拉近,唇貼著她的唇半寸的距離惡狠狠地說著:“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是故意的。”

他方才那麽著急地追著,他不相信她看不出來,還故意破壞。

“再有下次,我會讓你汪家集體去牢裏吃免費的。”他粗暴地甩開她,根本不把她當個女人。

周圍的人都傻眼了,怎麽,這個汪小姐不是總裁的新歡哪,看總裁這個樣子,似乎是相當在乎少夫人的,豪門的夫妻總是難以理解啊!

雷焰整了整衣服,高大的身子朝專用電梯走去。

汪芷菁揉搓著被雷焰捏疼的雙臂,嘴巴不饒人地罵著:“看你的樣子,就是一副欲求不滿的,活該!”姑奶奶就是故意的,怎麽樣?

看不慣你不行嗎?

她轉過身,就被麵前的一堵肉牆所嚇到了。

她拍拍胸口:“拜托,一大早的不要來嚇人好不好?”

她認得他,種馬界的花花公子----林慕夜!

“那汪小姐一大早的不也在勾引男人。”林慕夜看向她的眼神有些鄙夷,這大大地惹火了我們的汪芷菁小姐。

她伸手纖纖玉指,不客氣地戳著他的胸口,“關你什麽事?”

他驀然抓住她的手指:“是不關我的事,但是就你兩下子,也敢出來丟人。”

汪芷菁挺直了胸,不怕死地貼近了他,那傲人的本錢摩擦著他的胸腹間,場麵噴火,性感撩人。

她的唇,吻上了他的下巴,誘惑地問,“你說,我就隻有兩下子,要不要找個地方,好好地切磋一下?讓你知道,我究竟有哪兩下子。”

林慕夜勾起唇,輕舔了一下她的嘴唇,聲音低沉暗啞:“怎麽切磋?”

她退後一步,媚笑著:“你想怎麽切磋就怎麽切磋,敢不敢?”她的美目裏全是挑釁。

“你都敢下戰書了,我還不敢接嗎?”慕夜捏住她的下巴,“今晚八點,不見不散。”

她比了一個ok的手勢,很快跳離了他的掌控。

望著遠去的玲瓏身段,林慕夜冷笑著,果然是**!

他信步走進了電梯,一路往三十三樓。

走進財務總監的辦公室時,暖夕正在核對帳目,他輕輕地走了過去,繞到她的背後,輕輕地把手放在她的眼睛上,“猜猜我是誰。”

“慕夜,不要鬧了。”她笑著拉開他的手,示意他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