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睡到午後才醒,雷焰又纏又抱地把她拉起來,心情極好:“陪我去吃飯。”

暖夕渾身酸痛著,不想起來,他隻好侍候她起床,哄著她出門。

到了門口,她覺得腿軟,磨磨蹭蹭地,雷焰彎下腰,一把橫抱起她,無奈地說:“這樣可以了嗎?”

她有些害羞地伏在他的胸口,“到了樓下就放我下來。”

“還知道害羞啊?”他笑著捏了一下她的鼻子,十分地寵溺。

兩人的身影消失在了電梯口,走廊裏走出一個美麗的女人,她的表情相當憤怒。

江暖夕,我不會讓你好過的!

沒有人能奪走雷焰!

她冷笑著拿出手機,撥通了一個號碼。

這些天,他們的感情進展得極好,似乎一切都回到了婚前那段美好的時光裏。

這讓暖夕有些如置夢中,這一切,美好得不像是真的。

她真的能夠幸福嗎?

她的心裏時常有著不安,每個歡愛的夜裏,本應該是困極了的,但她卻經常睡不著,隻是側著身子,用手指輕輕地劃著他堅毅的輪廓。

有時候他會醒過來,帶著一絲睡意問她怎麽了,望著他溫柔的臉,她有種想哭的衝動。

幸福來了,可是她卻有種握不住的感覺。

她甚至不敢帶浩宇過來,也不讓他們見麵。

雷焰從不曾說什麽,於是她知道,他心裏仍是介意著的。

浩宇現在忙著學業,不覺得有什麽不對的。

可是時間長了,他會懷疑的,哪有姐夫常年不見人影的。

那時,她拿什麽來說服他。

她不想拿這事來煩雷焰了,一來,她心裏真的愧疚,二來,她不想破壞這好不容易得來的安靜。

快到初冬了,夜裏有些涼,她把身子往他懷裏縮了縮,卻仍是感覺有些冷。

這天,雷焰外出,讓她在辦公室裏等他。

此時已經過了下班的時間,外麵的秘書和財務室的同事都已經下班了。

暖夕無聊地玩著電腦上的遊戲,不時地瞄了一下放在辦公桌上的手機。

忽然紅燈閃亮,她想也不想地拿起電話,脫口而出:“你到了嗎?”話裏是掩不住的興奮。

可是那頭卻沉默了片刻,然後一個女人的聲音響起:“江暖夕,現在方便見麵嗎?”

“你是?”聽聲音好像很熟悉,但是暖夕一時想不起來。

“這麽快就忘了我了,我是羅美薇。正陽的未婚妻。”那邊的聲音有些冷。

暖夕下意識地問:“是不是正陽出了什麽事情。”

“見麵說吧!我在鬆江路的花語咖啡廳等你。”不等暖夕應,她已經掛了電話。

暖夕掛了電話,有些遲疑,不過還是撥了一個電話出去。

對方很快就接通了,聲音相當愉悅:“暖夕,等很久了嗎?再過十分鍾就到了,餓的話,去我辦公室的抽屜裏拿點東西墊一下。”這陣子,她也經常陪著他加班,所以他放了些零食在裏麵。

“哦,我想告訴你,美琴約我去逛街,我可能會晚點回去,你自己回家吧!”暖夕扯了一個謊,她不想讓他知道羅美薇約她的事情,怕他多想。

雷焰沉吟了一下,開口:“那好,小心點。回來的時候打電話讓我接你。”

“不用了,我打的就行了。”她有些慌亂。

“怎麽,不希望我接你嗎?”他語氣輕鬆。

暖夕被逼得簡直沒有話回答,半天才想了一句甜言蜜語來搪塞他:“你一天下來也很累了,人家舍不得你。”

“就你這句話最動聽了,早點回來。”他滿滿的笑意,聲音很是性感磁性:“不許太累了,要是影響我晚上的福利,絕不輕饒!”

“知道了!”要是往常,她一定會覺得害臊,但是現在她隻覺得鬆了一口氣,還好他沒有懷疑什麽。

她直覺羅美薇找她不是什麽好事,她也可以不去,但她更知道,有些事情不是能躲就能躲得掉的。

雷焰掛上了電話,撥了三十五樓的電話,這時候,黃俊應該沒有下班。

“總裁!”

“立刻到一樓,想辦法跟著少夫人,我馬上到。”雷焰說完,加快了車速。

暖夕拿起桌上的包,乘電梯到了一樓,伸手招了一輛出租車。

二十分鍾後,她走進了羅美薇定下的咖啡廳。

羅美薇已經坐在那裏了,看見暖夕過來,身子沒有動,隻是冷冷地看了一眼。

“坐,江小姐。”

暖夕坐了下來,開門見山地問,“羅小姐,找我什麽事?”

羅美薇怪笑一聲:“怎麽,急著回去侍候你的金主老公嗎?”

她看著暖夕瞬間蒼白的臉,有些快意,湊過來低聲道:“別以為你現在戴著總裁夫人的頭銜就沒人知道你是個出來賣的!”

她話裏的惡意讓暖夕覺得無須客氣,這時恰巧服務員過來,她順手點了一杯藍山。

然後,她身子靠後,表情也變得極淡地:“就算我是,那好像也不關你的事吧?”

“怎麽不關我的事?江暖夕,你這個虛偽的女人,就是戴著這副可憐的外表來博得男人的恩寵,雷先生是,正陽是,就連林太子也是。”

暖夕心裏咯噔了一下,按理說,羅美薇不應該認識慕夜的,那麽這是誰告訴她的,那人才是躲在暗處真正的敵人!

“我和正陽已經過去了。”她淡淡地說著,希望能說服羅美薇不再糾纏過去的事情。

“過去了?你真的以為過去了?”羅美薇冷笑著,“正陽愛的是怎樣一個薄涼的女人?”

暖夕有些動怒了,“羅小姐,你已經和正陽訂婚了,再來翻這些舊帳有意思嗎?”

“對於偉大的雷少夫人可能過去了,可是,你卻把惡夢留給了我!我知道,他隻是想找個女人來斷了自己對你的念想,我不介意。”

羅美薇喝了一口咖啡,才繼續說:“我父親是他大學的導師,所以,他很自然地接受了我,之前我真的以為和他訂婚了,他的心總會分些在我身上的,可是,你知道嗎?就在訂婚的晚上,他喝醉了,心裏嘴裏念的全是你,叫我情何以堪!”

“現在,你還說可以置身事外嗎?你家庭幸福,可是,你帶給正陽的,帶給我的,是一生的痛苦。你知道嗎?他從來就沒有碰過我,直到現在,就連一個淺吻也沒有。”說著,話裏已經有些悲憤了。

“你應該慢慢地用情來打動他,我想,我不是那個去勸說的人選。”暖夕平靜地說著,其實內心已然翻湧。

“不用了……”羅美薇的表情有些悲涼:“我們已經解除了婚約,以後,不會再有痛苦了,就是有,也隻有他一個人,因為,他得不到最想得到的東西。”

“這是他的懲罰,我那麽愛他,為什麽他就不能愛我?不愛我,為什麽要和我訂婚?”

“你……”暖夕想抓住她的手安慰些什麽,也想再勸勸她爭取。

羅美薇卻一手打掉暖夕的,她漂亮的臉上浮現出一種近乎詭異的表情,“沒有關係,我不在乎他了,他要想著你,就讓他想著。或者,我還能成全你們。”

暖夕的心裏升起了一股不妙的感覺,就見羅美薇從包裏掏出一疊東西,啪地一聲扔在暖夕的麵前。

暖夕打開一看,竟然全是她和正陽戀愛時候的一些合照,有些就連她自己也沒有見過。

“很精彩吧!如果我把這些交給媒體,讓他們寫一篇關於雷氏總裁夫人攀龍附鳳的故事,你覺得是不是很轟動呢?”羅美薇的臉上透露著一種瘋狂。

“如果我是你,我不會這麽做,因為對你沒有一點好處。”暖夕淡淡地說。

羅美薇看著她平靜的臉,有著一絲地困惑----江暖夕怎麽能這麽淡定,但她隨即就笑了起來,用一種似乎看穿別人心思的目光注視著暖夕,“我差點被你騙了,江暖夕,你別以為你作出一副無所謂的態度我就會相信你不在乎。”

她甩了一下頭發,風情萬種,但表情卻相當邪惡,像是在慶祝毀了一件恨極了的東西般。

“當雷少夫人一定很過癮吧!你說,媒體報導了這件事情後,你的老公雷焰還會不會繼續愛你呢?”羅美薇湊到暖夕的麵前,相當享受讓對手恐懼的過程。

暖夕的身體往後挪了一下,仍是淡淡的,她用湯匙輕輕地攪動著杯子裏的咖啡,靜默著,像是在想些什麽。

羅美薇有些沉不住氣了,她一把抓住暖夕的手,“怎麽,害怕了,為什麽不求我呢?也許我會放過你。”

“求你就有用嗎?”暖夕終於抬起了頭,輕輕地啜了一口香濃的咖啡,才繼續說著:“你今天來,無非是想羞辱我罷了,無論我的態度如何,至於怎麽做,我想你應該早就想好了。”

“我不得不說,江暖夕你很聰明!可是,你再聰明也改變不了命運,你這個豪門夫人坐不坐得穩,還得看你自己的本事了。”羅美薇咬牙切齒道。

暖夕深深地望著她,然後目光望向遠處,有些幽幽地說:“有時候,我必須放棄我愛的人,但是,無論發生什麽事情,我都會保護他!不讓他受到傷害,因為我欠了他的。”

她慢慢地把目光移到羅美薇的臉上,“其實我很羨慕你,可以毫無顧慮地去愛自己想愛的人,愛一個人,不在乎多深,而在於長久,你若持續地愛他,那麽,他就是你的。”

她了解正陽,他是一個負責任的男人,絕不會因為她而破壞另一個女人的終生,他會訂婚,也是在心裏許了這個女人一生的----就是沒有愛情,也會有親情。

誰說親情不是愛情的一種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