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焰把車停在車庫裏,他回過頭,看著還在發呆的暖夕。

他伸出手,拍拍她的臉,“到家了。”

暖夕回過神來,“啊,到了?”

他性感地笑笑:“看來我的魅力還不夠,還讓你想別的東西出神了。”

他打開車門,繞到後麵,幫她把車門打開,並親自抱著她出來。

“我又不是小娃娃,放我下來啦,別人看到會笑的。”她抗議著,並下意識地往後麵看去,所幸後麵沒有人。

暖夕鬆了一口氣,安心地枕在他的懷裏,一手把玩著他的領帶,低語,“也不嫌我重。”

雷焰壞壞地笑了,也湊到她耳根那裏喃語了兩句,把暖夕弄得麵紅耳赤----這個壞男人,竟然拿床第間的事來作比!

她輕輕地捶了幾下,惹來他哈哈大笑。

雷焰開了門,直直地走進臥房裏,他像是對待珍品一樣把她放在床.上,自己跪在地毯上,親吻著她的額頭:“乖,我先去洗個澡,一會就來。”

他因為應籌,身上難免沾了些煙酒氣息。

暖夕點了點頭,往床頭爬去,並順手開了電視。

他揉揉她的發,唇勾起一抹笑:“不要睡著了。”

她聽出他話裏的暗示,不管不顧地抓起一個枕頭就往他身上砸去,“色胚!”

雷焰大笑著走進和房間相連的浴室。

暖夕聽到水流的聲音,間或是男中音唱著她不太的熟悉的歌。

他聽上去很快樂,暖夕表情柔和,身體柔軟地往床頭靠著,小手隨意地擺放著……

一種異樣讓她眉心皺了一下,她翻起身,把枕頭掀開,臉色驀然蒼白一片……

雪白的枕頭下麵,竟然壓著一條薄薄的紅色蕾絲內褲。

之前的心悸又出現了,那紅色的跑車,那一身火紅的裝扮……

----這個是林慕蓮的!

暖夕臉色更加慘白了,她可以確定雷焰是忠實的,再說,沒有一個男人偷腥會把女人帶到家裏,並且留下這麽重要的證據。

那麽這個是林慕蓮自己留下來的了?

她有這裏的鑰匙!暖夕想到這裏冷汗淋漓,她跑下床,準備去外麵看看。

正巧這時,雷焰從浴室裏出來了。

聽到他的腳步聲,暖夕來不及藏起手裏的東西,就那樣茫然地和他對望著。

雷焰的目光移到她的手裏,微微地皺著眉道:“這個沒有見過!你什麽時候買的?”說實在的,他不是很喜歡這個顏色,總覺得不是很適合她。

她應該像是一朵待開的花,而非這樣豔麗。

“哦!買了才發現自己不喜歡,正準備扔掉呢!”她有些緊張地說。

她下意識不想告訴他,因為不確定林慕蓮想做什麽,所以,她不想輕易破壞他們之間的感情,畢竟他們之間還夾著一個浩宇。

雷焰沒有察覺到她臉上的不自然,他手裏拿著毛巾,衝她笑著:“小情.婦,過來幫我擦擦頭發。”

暖夕瞪了他一眼,“不許再這樣叫我。”

他笑笑,隻是把手裏的毛巾遞給她。

“等一下。”暖夕走進浴室,把那條內褲扔到了垃圾筒裏,然後抽了很多的紙蓋住。

她走到洗臉池前,狠狠地用肥皂打了三遍才算完事。

走出去的時候,雷焰已經趴在床邊,毛巾隨意地放在一旁,他似乎睡著的樣子。

暖夕走過去,輕輕地坐在他的邊上,伸出手指,穿過他洗後更為黑亮的頭發。

雷焰睜開眼,淺笑著,目光有些迷離,“好了?”

她輕點了下頭,然後拿起一邊的毛巾幫他擦試著發上的水珠,他則是微微地閉上眼,享受著她的服務……

暖夕眼睛定定地望著他的俊臉,有些恍然,手上的運作竟然停住了。

雷焰閉著眼,一把抓住她的手,含糊不清地問:“好了嗎?”

她回過神來,才繼續著手上的動作,雷焰的手被她挪開了,便順勢放在了她的大腿上,有一下沒一下的輕撫著。

夜,很平靜,注定要發生些幹什麽的。

當那些很平淡很正常的動作逐漸脫軌,他們的呼吸都急促起來,兩人俱沒有動,隻是一個仰著頭,一個俯下身子,目光膠著……

“暖夕。”此時,從他的嘴裏叫出她的名字是那麽地動聽。

“嗯。”她輕輕地應了一聲,然後再低了身子,輕輕地覆上他的薄唇。

雷焰閉上睛,承接住她的吻,大手收緊,把她軟軟的身子圈在自己的懷裏。

她柔軟的小身體半壓在他的身體上,兩人衣衫淩亂著,有些急切地撫著對方的身體……

在路上的那場歡.愛本就沒有滿足,現在一旦再度點著了火,竟然比之前更加地猛烈。

雷焰漸漸地不滿足於她的淺吻,大手捧住她的小臉,舌尖一探就淄了進去,自是一翻翻江倒海。

他的雙腿卷上她修長的**,再一個翻身,她就被他壓在了身下。

他抬起頭,眼睛亮亮地望著她緋紅的小臉,誘惑地問:“想嗎?”並用下麵磨蹭了她的身體一下。

暖夕本就軟了的身體更像是沒有了骨頭一樣,癱在他的身下,像一汪春水……

她的目光迷離,胸口也微微地起伏著,把緊貼著的健胸摩挲的舒服極了。

“你這個小妖精!”雷焰低咒一聲,低下頭,吻住她的唇,一手在她粉胸上操弄著,另一手往她下麵探去……

確定她準備好了,他一個挺身便進了去。

“啊…”兩人都為這突如其來的結合而驚歎著,顫抖著……

一整個晚上,他們都瘋狂地愛著彼此,暖夕放開了自己,努力迎合他的索取……

她心裏因為林慕蓮的挑釁而不安著,隻有不斷地被他占有著才有片刻的平靜。

“愛我嗎?”他邊動邊揮著汗水,在她耳邊低問。

暖夕的身子粉紅一片,刹是好看,她輾轉著小小的頭顱,麵上都是細細的汗珠,她的雙腿糾纏在他結實的大腿上,她的手圈住他的背,因為激情而在他的背上留下一道道淺淺的痕跡……

“小野貓!”他輕笑一聲,使壞地更加用力地欺負她。

“嗯。”她輕哼一聲,雙手隨著他激烈的動作垂下,雷焰捉住她的手,釘在她身體兩側,牢牢地握住,身下動作不斷……

她承受不住,哀求著要他停止,他卻不肯,結束了一兩次還不出來,持續地在她身體裏衝撞著,她嗚咽著,身體因過度的歡愉而一再地顫抖……

深夜裏,暖夕靠在他的懷裏,輕輕地撫著雷焰的胸膛,迷糊地說:“今天不小心把家裏的鑰匙弄丟了,把鎖換掉好不好?”

他平躺著,半閉著眼,沉吟了一下,“是不安全,這樣,明天一早我就讓人換了。”

伸手捏捏她的粉頰,“別怕,這裏的保安措施很好,就是拿了鑰匙也未必進得來。”

暖夕往他身上靠了靠,無聲地歎了一口氣。

----“雷太太真美。”

本市最大的造型沙龍裏,暖夕穿著一襲黑色的晚禮服站在鏡子前麵。

“雷先生,這身衣服完美地突出了雷太太的身材優點,也隻是雷太太這種細到極致的肌膚才能襯得出衣服的質感。”沙龍老板杜紗夫人驚歎地說:“雷太太的皮膚幾乎看不見毛孔。”

雷焰今晚也是盛裝,穿著平時極少穿的黑色禮服,他帶著淺笑,走上前,圈住暖夕纖細的腰,低吟:“傾城傾國,為卿狂。”

暖夕望著鏡子裏的一對璧人,把頭輕靠在他的肩上,低低地啐了他一句。

他輕笑著,把她正了一下身子,然後兩人一起對著鏡子,帶著調侃:“還說不是嗎?”

她的臉熱熱的,嬌嗔地望了他一眼,嫵媚無比。

雷焰看著那嬌豔的模樣差點把持不住,但想起稍後的晚宴,還是按耐住了。

他單手從口袋裏掏出一個絨布的盒子,然後繞到她麵前打開。

暖夕的眼睛亮了,在她麵前的是一整套鑽石首飾,全是粉鑽的,尤其是那枚戒指,正是他們一起去挑選的。

她的眼有些濕潤,抬眼望著他。

他也正凝視著她,久久地,才說:“本來,早就想給你了,可是一直找不到機會,今天我要告訴所有的人,你是我雷焰的妻子。”

他有些感性,有些傷感,還有些緊張,怕她不接受,畢竟之前,他那麽惡劣地對待過她,現在看到舊物,難免不會再度生氣。

暖夕望了他良久,燦然一笑,調皮地伸出右手,舉得高高的伸到他麵前,“還不快給我戴上。”

他輕抿了一下唇,淡淡地笑著:“是,雷太太。”

他緩緩地把那枚粉鑽戴到她纖細的手指上,並想把那個白金的給扔掉。

暖夕連忙製止了他,寶貝似地把那個護在手心裏,“隻要你給的,我都會留著。”

“暖夕!”他動容了,伸手把她擁進懷裏。

她靠在他的懷裏,輕輕地說:“你相信我,我自然也會同樣地對你。不管是好是壞,都是我們的回憶,沒有壞的開始,哪有今天呢?”

她抬眼看他,眼裏一片真誠。

他沒有再說什麽,隻是默默地把項鏈和手環給她戴上。

“你真美,雷太太,你讓我情不自禁。”他忍不住俯下身子,湊在她耳邊讚美著。

她轉了轉身體,然後在鏡子裏看見那禮服背後是**的設計,她肩上的那朵火焰便暴露在外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