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焰輕輕地走進房間。

暖夕平躺在**,木然地看著天花板。

他默默地上了床,和她並排躺著,良久都沒有出聲。

靜默,充斥著整個空間。

“暖夕,我沒有碰她!”終於,他清雅的聲音打破了平靜,並側過身子,望著她的臉。

暖夕茫然地回過頭來,眼裏的空洞讓雷焰心驚不已,再也維持不了那份從容,他捧住她有些蒼白的小臉,低低地問:“你不相信我嗎?”

她還是沒有說話,隻是有淚緩緩地從眼裏流出來,沾染了他的手指。

“我是對她做了一些事情,但是最後,我真的認出她不是你,所以我沒有做對不起你的事情。”他知道她現在不能受刺激,耐著性子解釋著。

“是嗎?”她終於開口了,“那又怎麽樣?”

雷焰定定地望住她,“你是不相信我還是不能原諒我被人下藥,如果不相信的話,我可以叫人調出那天的監控,但是我想你不會想去看的,如果是不原諒,那你說,要怎樣才能原諒我,隻要你說得出,我就做得到。”

要是以往,他雷焰斷不會這般在一個微不足道的女人麵前乞愛,可是,她已經融進了他的血液裏,她的每一分的情緒,每一個決定都可以牽動他的全身。

這般地愛,這般地束縛了,他卻甘之如怡。

暖夕慢慢地抬眼望著他認真的眸子,嘴角浮現出一抹若有似無的笑花,“如果你真的能達成我的願望那就好了,那麽一切可以不發生了。”

“你是嫌我髒了是嗎?”他的聲音裏帶著幾分的激動。

暖夕的嘴張了張,沒有來得及說什麽,他就迅速地下了床。

她看著他用力地扯開自己身上的全部衣服,頭也不回地走進了浴室裏,然後她聽見裏麵嘩嘩地水聲……

那水聲響了很久,久到讓她不安。

她呆呆地望著浴室的方向,細白的手指絞得緊緊地,絞得越發地白了起來……

茫然地走下床,她赤著足打開浴室的門,就看見她的丈夫站在淋蓬頭下,花灑被他下了,於是巨大的水柱不流情地往他身上澆灌著,衝擊著……

暖夕被裏麵的冷意激得打了個寒顫,她抖了兩下,迷蒙的眼對上他堅毅的麵孔,帶著口腔的聲音有些撕心裂肺地喊著:“雷焰,你在幹什麽?”

他伸手抹了一把臉上的水,唇微微地動了幾下,“不是嫌我髒嗎?那我洗幹淨。”

他拿過一旁的浴沐用品,使勁地往自己身上搓去,本來光滑的皮膚變得紅腫。

她驚呼著上前抓住他的手,“不要這樣!”

他拿開她,“出去!這裏很涼,你想感冒嗎?”他心裏記掛她病才好不久,於是一把推開她。

暖夕站住了,淒美的眼神對上他深睛的眸子,再也忍不住了,衝過來,雙手緊緊地抱著他的腰,哭喊著,“要洗就一起洗吧!”

他要推開她,她不讓,無奈之下,雷焰隻得關了水,並把浴缸裏注上溫水。

伸手將她抱起,想要放在浴缸裏,可是她卻驚慌地抓著他的手,低泣著,“不要離開我。”

“我不離開你,不離開你!”他隻得抱著她一起隱沒進去,讓溫暖的水衝刷著兩人。

他伸手撫平她濕濕的頭發,帶著幾分愛憐道:“消氣了嗎?”

暖夕咬著唇,她的情緒已經堆積到一定的程度,再不渲瀉,她會發瘋。

“對不起,對不起!”她撲倒在他的肩頭,不停地道著歉。

“為什麽道歉,這件事情是我不好!”他拍著她的背,柔聲安慰著,“是我沒有注意才上了她的當。”

“乖,原諒老公一次好不好!”他說得柔情,可是她卻哭得更厲害了,抽抽咽咽地,快要喘不過氣來的感覺,雷焰自是心疼不已。

他歎一口氣把她摟得更緊了,大手不斷地撫著她的背,幫她順著氣,好性子問:“真不能原諒啊?嗯?”

她伏在他的肩上,搖著頭。

他大手愛憐地穿透她的發絲,“是原諒還是不原諒,嗯?”

伸出一手,輕輕地抬起她的下巴,“看你哭得和花貓似的,真氣了?”

她點點頭,又搖著頭。

雷焰輕輕地笑了,“那是吃醋了?”

暖夕本來有些蒼白的小臉透出一抹可疑的紅色,她重新把頭埋在他的胸口,然後伸出一手輕輕地捶打著他,“壞蛋!”

雷焰抓住她的手,放在自己掌裏把玩著,玩了一陣,又張開五指,和她十指相扣,他們麵對麵擁著,她的頭埋在他的懷裏,看不到他的表情,但她知道那定是十分溫柔的。

她從那個破屋裏出來的時候,就遇見了雷焰,他把她帶到了車上,安慰了一會,到她平靜下來的時候,他叫人送她回黑爵,並讓人守在門口。

她有些懷疑他是否知道了那條內褲的事情,但他什麽也沒有說,隻是出去了一會,回來的時候心情不錯。

“雷焰,其實要被原諒的是我。”她在他的懷裏悶悶地說著。

“為什麽這麽說?”他沒有動,隻是擁她更緊了。

她想起身望他,但他不讓,隻是牢牢地按著她,不讓她脫離他的懷抱。

“你讓我起來說話。”她微微地喘著。

“要說就這樣說。”直覺讓雷焰知道那個並不是一個愉快的話題,所以,就是說,也得在他懷裏說,讓他能隨時碰得到她。

暖夕的反應是張口咬了他,他動也不動地任由她咬著……

她鬆開嘴,呆愣地望著他肩處一個深深的牙印,他的笑聲震動了胸膛,“開心了嗎?”

她的淚水迷蒙了眼睛,然後一下子就倒在了他的肩上,“不開心,一點也不開心,你不要對我這樣好,我不值得的。”

“怎麽就不值得了,你是我的小妻子,是我的小蘇菲,是我最愛的女人。”他的聲音低沉性感,分外撩人。

“之前對你不好,所以,我想補償你,加倍寵你,寵到你忘了我的那些傷害,那些不好的過去,隻要我一個記著就好了,我記著是為了不再傷害你,你忘了,是為了更開心,暖夕,難道你還不明白嗎?”這次他捧起她的小臉。

她的唇顫抖著,麵色緋紅,眼睛亮晶晶的望著他,有些期待,又有些害怕的樣子。

“知道嗎?我無法抗拒你的出現。江暖夕,我愛你!”他終於一口氣說完,然後定定地望住她。

她的身子在他的注視下輕輕地抖著,但又舍不得離開視線,就那樣膠著,忘記了他們所處的地方,忘記了周遭的一切,忘記了過往也不去想未來,隻知道,在這樣一個夜晚,他們擁在一起說愛了。

“暖夕,你愛我嗎?”他的聲音更沉,魅惑人心。

她紅著臉,終於輕輕地別過臉,“我…我不知道….”

他知道她臉皮薄,存心逗她,“這個怎麽會不知道呢?讓你想三秒鍾吧!”

她卻一把抓住他的手,搖了搖頭:“不用想了,雷焰,在我說之前,我想和你說剛才沒有說完的事情。”

他看她的臉色變得很正經,也稍稍坐正了,把她放在懷裏,讓她背對著他,不用看著他眼睛,這樣更容易說得出口。

暖夕在他惑人的懷裏,有些心安。

她整理了一下心緒,然後輕吐出一口氣,萎萎道來:“你知道嗎?對你,對媽、對蕾蕾,我都有一種愧疚感,所以,當你那麽傷害我時,我反而平靜,認為是理所應當的,那時,我想,就算是發生了最為糟糕的事情,我都能接受。”

“你說的最糟糕的事情是指----我有了其他的女人?”他的語氣裏透著一股危險,手也很危脅地放在她的腰上,隻要她敢應一聲,隨時可以將她就地正法。

她沒有敢直接說,隻是輕輕地點了一下頭,在明顯感到他緊繃得身體後,她連忙補充:“可是,在我見了林慕蓮和你一起的情景,我發現我做不到,死也做不到,就是我死了,也不能眼睜睜地看著你屬於別的女人。”

她頓了一下,然後惡狠狠地說:“你是我的。”

他輕笑一聲,吻了一下她的後頸,愉快地說:“我就喜歡你這股子狼勁。”

她沒有理他的胡言亂語,隻接著說:“其實說起來,我也虧欠了林慕蓮,當時,我可以在第一眼叫出來的,可是當時我卻怎麽也叫不出口,因為我欠了她,所以在潛意識裏,我退縮了,這是我第一點要你原諒的地方。”

“那第二點呢?”他輕哼了一聲,對於某人的說法不以為然。

“第二點就是……”她忽然轉過身來,萬般柔情地看著他。

“不要這樣看著我,不然,你接下來的話說不下去。”他意有所指地說,一雙眼火熱地注視著她胸前的位置。

暖夕後知後覺地迅速低頭望了一眼自己的光裸的胸口,低啐了一句:“不要臉。”並用手擋住他的眼睛。

“這怎麽是不要臉了,你都送到眼前了,不看白不看。”他說得相當無賴。

“還總裁呢?我看,你和混混差得不遠了。”她抗議著。

“總裁怎麽了?總裁也是人,也會想女人,也有身體需要的。”他說得天經地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