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竟然懷孕了!

想想雷焰來到黃岩鎮後,她就沒有吃過避孕藥了,而他似乎也沒有用過套子,有孕了也不奇怪。

都是她太不小心了,現在怎麽辦?

她一個人,為了雷焰為了浩宇,她可以傷心,她可以絕望,她可以一輩子活在陰影裏,可是,現在多了一個孩子,她又能怎樣呢?

伸手撫著小腹處,這個孩子已經一個多月了,從知道的那瞬間,她就沒有想過不要他。

抬頭望了望天,天是那麽明媚,幹淨----像是這溫暖的太陽下沒有任何的汙穢。

父母早逝,她太明白沒有雙親的孩子有多痛苦了。

可想而知,這孩子一生下來就沒有爸爸,人生會是怎樣!

暖夕簡直不敢想。

她走到市立公園裏,從中午一直坐到傍晚,直到華燈初上,她才感覺到一絲涼意。

挽緊了外套,走在繁華的街上。

人群中,多是年輕的男女,一對對地出現在街頭,都是那樣的親密無間。

她站在人群中,定格一樣地看著四周,一幕幕地從眼前晃過,看得她鼻頭發酸……

或許,為了這個孩子,她可以更自私一些,她想要告訴雷焰,她不想離開他,不想讓他們的孩子沒有爸爸。

不----下一秒,她就被她的想法震驚到了,她不能這樣做,這對林慕蓮不公平……

是啊,要對別人公平,對自己就不能公平了。

暖夕笑著流淚,她接起響起的手機。

“什麽事,慕夜。”她努力讓自己的聲音聽出來沒有異樣。

那邊的人似乎是有些急,“暖夕,你怎麽回事?我聽說你不在公司裏了。”

“嗯,不想做了。”暖夕避重就輕。

林慕夜咬了一下牙,“我們見麵行嗎?”

暖夕沉吟了一下,她現在確實是需要一個人的肩膀,想好好哭泣一下,渲瀉心裏的那份情感。

很快林慕夜就開車過來了,他把車開到一個停車場裏,並未下車。

“為什麽搬出去住。”他問得直接。

暖夕有些愣住了,半響才回過神來問:“你怎麽知道的?”

林慕夜平日的邪魅的麵孔,此時緊繃著,他低聲吼著,“你當我的傻瓜嗎?”

隻要有心,她的消息不難打聽。

再說,他那個姐姐那樣密切地行動,他不知道才怪。

他側過身子正對著她,嚴肅地問:“你是不是因為慕蓮的原因才離開的?”

“不是。”她答得非快。

“你到現在還不說實話嗎?慕蓮是什麽樣的人我再明白不過了。”慕夜抓了一下頭發,“她是不是和你說,是浩宇害得她斷了一條腿?”

暖夕的心裏抽了一下,沉痛地點了點頭。

“她說了你就信了?”林慕夜最近一直被派在外地,所以慕蓮的這些小動作才沒有發覺。

而且他以為,在這件事情上,父親是縱容的,原因就在於他的野心不能容忍自己有一個沒有家世背景的女婿。

但是他不會眼看著暖夕被人玩弄於手掌間。

“難道不是嗎?”暖夕急急地問著,浩宇一回想這事,頭就疼痛無比,醫學上沒有解釋,所以,她隻能相信雷焰的調查結果。

如果,事實不是這樣的,那她不就可以和雷焰在一起了嗎?

想到這個,她的心突突地強烈的跳著,一種前所未有的期盼在胸臆間升起,她感覺自己的每一下呼吸都小心翼翼的。

“當然不是。”林慕夜心裏也不好受,畢竟那個人是他的姐姐。

“其實,我姐撞上浩宇的車時,浩宇並沒有開車,他隻是站在路邊小解。”林慕夜拿出一張照片,暖夕接過來一看。

上麵有人模模糊糊的人影站在路邊,而不遠處,一輛紅色的跑車向人影的方向開過來,暖夕知道這就是浩宇,即將被車撞的浩宇。

握著這張珍貴的照片,她的手顫抖著,唇也顫抖著,抬起頭,艱難地問:“這張照片是哪來的。”

“從交警的視頻截下來的,所有的消息都被我父親封鎖了。”他也是無意中從父親的書房裏看到了那卷錄相帶,這才知道事情真相的。

“那天,慕蓮是喝了酒開車的,她不是故意的。”林慕夜說完看著暖夕的眼睛。

暖夕的目光茫然,喃喃地說:“可是,她為什麽要騙我,說是浩宇的錯呢?”

“因為她想得到雷焰。”林慕夜沉痛地閉了閉眼,“暖夕,我告訴你,不是讓你恨的,我隻是不希望因為慕蓮的錯而影響你的一生。”

“可是我已經被她影響了。”暖夕忽然大吼著,她低下頭,神色有些狂亂,“那我這些天的掙紮都是為了什麽?就是因為林慕蓮的一時心血來潮嗎?就是因為她想得到我的丈夫嗎?”

“夠了,暖夕,她已經得到教訓了。”林慕夜抓緊她的肩,堅定地說:“聽我說,她已經失去了腿,而浩宇還是好好的,現在,她又不得不和關晉結婚,還把孩子打掉了,不要再追究了好不好?”

林慕夜知道自己這樣說是過分了,慕蓮的性子他是知道的,她可以過分到什麽地步他也是知道的。

暖夕一時冷靜不下來,她死命地搖著頭,覺得諷刺無比,上一秒她還在為肚子裏的孩子擔心,下一秒卻有人告訴她,這一切磨難全是一場笑話。

林慕蓮把她和雷焰都給玩弄了。

她無法冷靜,那些絕望的夜,都是因為一句諾言而已,是她太傻還是林慕蓮太聰明!

她不知道,她真的不知道。

林慕夜看她激動萬分,身體甚至有些**了,怕她傷著自己,於是一把把她摟到了自己懷裏,頭埋在她的秀發裏,不斷地說著:“暖夕,對不起!”這是他第一次對她做混蛋的事情,因為慕蓮是他姐姐,他既無法看著暖夕失去幸福,又不能看著慕蓮去坐牢。

所以,他隻能選擇把幸福還給暖夕,再求她原諒。

“看在我的份上,這事算了好不好。”他一再地請求著。

暖夕慢慢地冷靜下來,她抬起頭正想說什麽,卻在抬眼的刹那間呆住了。

林慕夜開來的時候,左邊的車位並沒有車子,而現在,那裏停了一輛車,從她的這個位子上可以清楚地看見駕駛座上的人。

那人一臉陰沉地看著她----和慕夜!

她心驚著,下意識地逃開慕夜的懷抱。

在林慕夜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暖夕迅速打開車門,下了車子。

她一下車,就焦灼地搜尋著雷焰的身影。

車子裏已經沒有了人,她跑了兩步,看見他朝停車場外走去。

“雷焰。”她鼓起勇氣喊著。

他的身體頓了頓,但沒有回頭,隻一會便又往前麵走去。

暖夕急了,她立刻追了上去,她有許多話想對他說,她想對他說,他們可以在一起了。

她顧不上許多,每次總是他在身後追趕,這次換她去追他。

唇輕輕地上揚著,心底更加堅定。

就在這時,一輛車子從一旁斜衝出來,暖夕“啊”地一聲驚叫,眼看著那輛車就要撞上她了……

她茫然失措地看著越來越近的車子,瞳孔放大----

一雙有力的雙臂帶住她的纖腰,迅速地往旁邊移動著。

把她放在安全的地方,雷焰冷著一張臉開口就訓:“你怎麽走路的?剛才差一點就撞了?”口氣很衝,暖夕被他罵得一愣一愣的,但是奇異的,本來焦躁的心卻因為他這一罵而變得安定下來。

心情放鬆了許多。

“誰叫你不理我?”她的語氣中有一絲撒嬌的意味。

這要是沒有看見她‘偷情的場麵’,雷焰會很開心於老婆的開竅,可是,方才那一幕太過於刺激他的神經,他不會輕易原諒她的。

“我應該理你嗎?”他冷冷地說著,然後看也不再看她一眼,徑自往外走,但還是很雞婆地說了一句:“下次自己注意點,不是每次都有人來救你的。”

她望著他的背影,真是絕情呢!

“你說的對,所以,我決定讓慕夜保護我。”她衝著他的身影大聲地喊著,保證他能聽見,而且聽得很清楚。

“你敢?”他猛地回過頭來,表情很凶惡的樣子。

她慢慢走過去,輕輕靠在他的身上,拉了拉他的領帶,有些調皮地說:“為什麽不敢?雷先生都不要我了不是嗎?”

他滯了一下,才僵著聲音說:“你怎麽能開出這種玩笑。”說完,便頭也不回地走了。

這回,暖夕沒有再叫他,因為她知道,他是真的生氣了,無關於吃醋還是什麽。

他隻是因為她而生氣了。

林慕夜走了過來,看了看那遠去的身影,“都解釋清楚了?”他指的是方才和暖夕親密的舉動。

暖夕迷茫了一會,才明白他說的事情是指的哪一件。

“我們這間,不需要解釋這個。”這點她清楚地知道,所以,並未急著說明。

林慕夜沉默了一會,低低地說:“暖夕,對不起!我太自私了。”

暖夕回給他一抹笑,“誰沒有自私過呢?慕夜,一直以來,你對我都太好太好,我怎麽會怪你呢~!”

她頓了一下,有些懷疑地問:“這件事情,雷焰他,不知道吧?”也不知道是什麽原因,她就冒出來這一句了。

林慕夜的眼裏滑過一絲火花,他很快就掩飾了,“當然不知道。”

有些事情,真相往往最傷人,她還是不知道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