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夜的車是停在一家私人會所前,暖夕猜雷焰是進去見客戶了,所以也不便留在這裏等。

林慕夜發動車子,問她:“去哪裏?”

暖夕想了一下,“到前麵的路口放我下來吧!”她不想讓慕夜知道她現在住在偏遠的小鎮。

慕夜不置一詞,是時候放手了,以後,她會幸福吧!

緩緩地把車靠在一個計程車的停靠點,他看著她下車。

暖夕站在外麵,淡笑著和他擺了擺手,他抿了一下唇,發動了車子。

後視鏡裏,那個女子的身影越來越遠,直到看不見了,林慕夜才收回目光。

一種空寂感漫延在心頭,他想要一種熱鬧的聲音,所以他想起一個女人來,於是掉轉車頭,撥通了她的電話。

那頭傳來一陣嘟嘟的聲音,他不死心,再撥,還是忙音……

這女人,竟然敢不接他的電話!

他靠在車座上,嘲弄地笑了,一個他愛的女人,他親手一次次地送她回別的男人身邊,一個是他不喜歡的女人,卻一次次地纏綿……

他不止一次地對自己說,該停止這種不正常的關係了,不是他玩不起,而是他清楚地知道自己並不喜歡她,他隻是…隻是喜歡她在身邊時,可以讓他忘記暖夕。

他們談不上情侶,甚至連朋友也不是,真要說得明白,用‘**’來形容比較合適,他也從不曾在她身上下過什麽功夫,隻是想肉搏一番了,自然首先想到她。

他也不是隻有她一個女人,一開始和她上過床後,他仍是和別的女人有來往的,也不知道從什麽時候起,他開始隻和她發生關係,並且持續了不短的時間。

該結束了,他林慕夜不會依賴一個女人的身體,沒有心,所有的女人都是一樣的,隻是一條通道罷了。

他猛然坐起身體,然後車子像是離弦的箭一樣飛了出去……

暖夕最後還是坐了公車回去的,她有些疲累地撫著後腰,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知道懷孕後,她就覺得累。

好笑地搖了搖頭,她什麽時候變得這麽嬌氣了,都是被雷鏤慣的吧!

一朵微笑在唇邊泛起,她開了門,剛換上室內拖鞋,就被房間裏的不速之客嚇到了。

笑容凝結在唇邊,她眨眨眼睛,不敢相信地看著坐在榻榻米上辦公的男人,他低著頭,雙手在鍵盤上飛速地移動著,好像他從不曾離開過一樣,一切都是那樣自然。

他並未因為她的突然回來而抬一下頭,隻是淡淡地問了句:“回來了?”

暖夕站在原地,半響才想起來問一句,“你怎麽過來了?”

雷焰合上筆記本,抬眼望她,麵無表情地說:“不歡迎嗎?”

他的語氣讓她有些無力招架,她走過去,想坐下,他卻站了起來。

暖夕錯鄂地看著他。

“我隻是回來看看,我合法的妻子會和別的男人廝混到什麽時候回來。”現在確定了,他當然得走,他不會蠢得再聽一次這笨女人的拒絕的。

暖夕有些生氣,他明明不是這樣想的,他明明就是找借口回來看她,為什麽非要說得這麽難聽。

他站起來,修長的身高給她壓迫感,暖夕有些呐呐地說:“吃了晚飯再走吧?”

他莫測高深地看了她一眼,慢慢地說:“我比較喜歡聽你說,今晚不要回去了?”

暖夕紅了雙頰,就是她有這種想法,也不敢說出口啊!

總覺得這次她的拒絕讓他們生疏了一些,他待她也不像以前了,像是準備好了那最壞的結局。

這讓她有些心慌,她很想立刻告訴他,她願意和他回去,隻是她該怎麽提醒他,小心林慕蓮呢?

這一遲疑,讓雷焰覺得她還是堅持著原本的決定,他的表情也有些難看了,今天在市裏無意中看見她,雖然她和慕夜過於親密了,可是他卻升起了一抹希望,她其實是去找他的。

可是他進了會所以後,就沒有見她追過來,他沒有心思談生意了,草草地另約了一個時間就出來,早已不見她的人影。

他不想打電話給她,那一點男人的自尊他還是要堅持的,他又到公司去呆了一會,最後實在是心神不寧,迫不及待地驅車過來了。

他早在窗戶看見她是一個人走回來的,這一點讓他籲了一口氣,如果,她是慕夜送回來的,他想他會失去理智,會氣得想殺了慕夜泄憤。

那他們也是巧遇吧!

即使如此,他仍是為著他們那過於親密的擁抱而嫉妒著,所以,他沒有給她好臉色看。

看著她變得酡紅的臉蛋,他自然心裏情意滋生,可是……

雷焰硬了硬心腸,冷著一張臉說:“再一個星期,是我的生日,到時會有一個遊輪餐宴,你準備一下,到時我派人接你。”

現在,她仍是雷少夫人,她有義務去參加。

他的生日!暖夕這才想起來,她有些歉疚地看著他,“對不起,我忘了這事。”

他冷笑一聲,扯動了唇角。

暖夕想解釋,但轉念一想,既然沒有幾天他的生日了,那到時候給他一份驚喜是不是更好。

她隱藏起心裏的那份開心,望著他的眼波動人,雷焰別過臉去,拒絕受她的影響,硬著聲音說:“沒有其他的事,我先走了。”

她點點頭,送他到門口。

他本來有些快的步子忽然在門邊的時候停了下來,暖夕跟在他的後麵,差點撞到他的鼻子,她‘呀’了一聲,迅速想跳開,卻又想起自己現在已經不適宜做這些動作而沒有敢動。

雷焰飛快地撈起快要跌倒的小女人,她就那樣倒在他懷裏,身體和眼神都是那麽地無助,他黯黑的眸子牢牢地盯著她,看得她渾身發熱。

“暖夕。”他情不自禁地叫喚了一聲。

她卷俏的睫毛顫抖著,身體也抖得像是乳白的小鴿子一樣惹人憐愛。

這叫他怎麽把持得住,本來就對她興致極強,現在分別了這些天,雷焰早已情難自禁了。

嘴上說得無情,可是心裏終究是放不下的,有時候,男人的身體比女人的更誠實。

他看著她,唇角也浮動著一抹若有似無的笑意,慢慢地收緊了手臂,讓她直抵到他的胸膛間。

他堅硬的胸口抵住她的,讓她習慣他的熱度,讓她感覺到他有多熱,讓她也飛速地竄出一樣的火苗。

“嗯….”她忍不住輕輕地低吟了一聲,這無疑給發.情中的男人莫大的鼓勵,就見他一俯身,熱燙的唇已經覆了上去。

他含著她的唇瓣,急切地吮吻了一會便把舌尖探進她的唇裏,瘋狂般地攪動著她嘴裏的蜜液…..

這不夠,遠遠不夠,他找到她的小舌尖,濕滑的舌勾引著她,纏住她一陣猛烈地吮吸…..

他嚐遍了她唇裏的每一寸,然後勾著她的舌頭,退回自己的嘴裏。

暖夕想逃開,他卻不讓,緊緊地堵住了她的嘴,讓她甚至無法呼吸,她捶著他,他才慢慢地渡了些氣息給她,並暗示她吮吻他的。

她被他如此激烈的吻嚇到了,渾身軟軟地倒在他的懷裏,如果沒有他的支撐,她一定會立即跌坐下去。

雷焰擁緊了她,一隻手悄悄地拉開她上衣的衣擺,從腰後後把手伸了進去…..

靈活的大手微微地動了一下,她的內衣應聲而解,他順著她的身體摸到了前麵,握住她的一隻柔軟,輕撫慢撚了起來。

他的另一隻也沒有閑著,就著剛才的位置,從她的褲口擠了進去----

他的手熱熱的,帶著一絲薄繭的男性的手刺激著她最為柔嫩的肌膚,她顫抖得更厲害了…..

雙手改圈在他的頸後,小手在他的脖子後麵抓得死緊。

“啊…不要這樣….”她受不住地輕扭著自己的身體。

雷焰自然是感覺到了她的激動,他努力平複著自己的情潮,不在這門口就要了她,彎腰抱起她,他大步往床鋪走去。

放下她的身體,她還是這樣軟這樣香,他迫切地扯下自己的衣服,轉眼間,身上就隻剩下一條平角褲了。

暖夕無力地躺倒在床.上,看著麵前的這隻美麗的獸,他全身都散發著強烈的火焰,想要把好焚燒怠盡,她無力阻止,她也渴望他!

雷焰壓下身體,迫切地開始解開她的扣子,他從她的衣擺下緣開始,一顆顆地往上,到了那高聳的地方,留戀地停留了一會,然後再往上去。

他脫得很慢,但是不代表他不急切,暖夕可以看見他額頭上細細密密的汗水,胸口也是。

他好性感,她近乎迷戀地看著他,小手顫抖地撫上他的身體,他在瞬間變得緊繃,聲音沙啞著:“慢點,寶貝。”

他忍住想把她撲倒的**,堅持著慢慢地脫去她的衣服,為什麽有這麽多,一件裏麵還有一件?

暖夕跪在**,親吻他的小腹,並用牙齒輕咬著…..

“嗯…”雷焰仰起頭,吐出隱忍的呻.吟。

她一點點地往上,......雷焰低吼一聲,低斥了一聲,‘小妖精’,他再也忍不下去了,他一定要立刻得到她。

手往下一拉,把自己僅有的褲子褪到臀部以下,他用力一送,填滿她的身體,暖夕扭動著,暗示他更進一步……

“嗯…”他喘息著,正要全力開火,就見門口傳來一陣尖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