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恨他恨到要以死來擺脫嗎?

不,他不允許她就這樣死去。

他還要愛她。

雷焰在海裏一次次地浮出水麵,他越來越心急,一次次地潛進水裏,然後,有更多的人跳下水……

可是,半個小時過去了,人仍是沒有找到。

如果不是有人把雷焰帶回遊輪上,他會累死在大海裏。

海裏的營救還在繼續,雷焰剛回到甲板上,就被一個耳光打得頭偏了過去。

“媽。”他回過頭,哽咽著:“暖夕她…..”

“畜生。”雷夫人想來也聽說了方才他們說的話,“她是你的妻子,你竟然這樣對她,我以為你愛她,不想你的愛竟然是這樣的。當我沒有生你這個兒子。”雷夫人說得極狠。

他們雷家難道是缺錢了?不是,她深知道兒子的脾氣,他一直是想掰倒林耕雲,所以不惜利用了暖夕。

“媽,我對不起她!”雷焰跪了下來。

已經這麽久了,暖夕怕是回不來了,雷夫人老淚橫飛,“你怎麽這麽糊塗,這麽對她,你難道看不出她愛你嗎?”

雷焰愣住了,難道她真的愛他嗎?隻有他自己感覺不出來?

雷夫人悲傷過度,一度暈了過去。

下人們連忙把她扶走。

雷焰望著大海,茫然地站了起來,再一次地跳了進去……

夜晚的海麵,是那麽平靜,雷焰拿著一杯酒,站在房間裏,望著漆黑的海麵。

暖夕,再也不會回來了。

他發出動物般的嚎叫,手上的杯子握得死緊死緊的。

“江暖夕,你回來…..”他喃喃地說著,手上的杯子用力一扔,落在了床角處,他的目光跟著落在**的一個東西上麵。

那是暖夕送他的禮物。

雷焰紅著眼睛,慢慢地走了地去。

他小心地拆開盒子,裏麵竟然是一對水晶人,正是他摔碎過的那對。

她為什麽送這個給他?

他拿出上麵的兩張紙,上麵一張----是醫院的驗孕單!

他全身猶如放了冰窖,顫抖著手,一再地看著上麵的幾個字----懷孕四周半!

懷孕四周半!

她有了孩子,她有孩子了!

那灘血,桌子上的那灘血,是暖夕的!

他親手殺了他的孩子,他不聽她的解釋,就這樣判了她的死罪。

他該死!

雷焰捂住頭,頭埋進那紙裏,從裏麵傳來一陣陣的低泣。

他那樣的殘暴,那麽不留情地把她給扯碎了,他不是人!

她說得對,他不配愛她。

他在乎的隻是自己的尊言,他明知道慕蓮的心機,卻讓她受傷害了,全是他的錯,他造成的。

雷焰抬起頭,拿出另一張信紙,迫切地看著。

他的手紙捏得死緊的,仿佛還能握住她僅留下的一點溫度。

----老公:

今天是你的生日,我不知道送什麽給你,可是,我知道,你最想要的東西是什麽……

你說,給我最後一次機會愛你,我愛你。

你知道嗎?我無數次地在心裏呐喊過,可是這份心情卻一直不能表露,任現實一次次地催殘我們的感情。

當你用那種懷疑的眼神看我時,你可知道,我的心裏有多痛,可是,再痛,我都必須離開你,因為我怕你受到傷害。

我不知道,什麽時候,你在我的心裏竟然比浩宇還要重要了,你的愛,本來已經是我下輩子的回憶了,可是,這時候,這個孩子來了。

這讓我無措,然後,我心喜,我告訴自己,為了孩子,我必須讓你知道我離開的真正原因,並說,我以後再也不離開了。

可是,我的心底知道,這隻是借口,真正讓我作出自私決定的唯一理由就是----我愛你!

雷焰,我愛你,不論別人怎麽看我,我都要說,我愛你!

永不放棄!

幸好,慕夜告訴了我事情的真相,原來,存在我們間的任何問題都不存在了,你知道嗎?我真的好開心好開心,我終於可以沒有負擔地愛你了。

雷焰,我還可以愛你嗎?

----妻:暖夕

那張信紙輕輕地從他的手裏滑落,雷焰呆呆地拿起那張驗孕單看著,喃喃地說:“為什麽,為什麽會這樣,原來你真的愛我。”

“是我害了你,如果,我早點告訴你,浩宇不是凶手,你就不會被慕蓮威脅,就不會帶著遺憾離開,暖夕,是我對不起你。”

可是,誰又來補償他的愛情,這一生,他隻愛過你一個女人,卻親手把她推向了深淵,他的心,破了一個洞,再也補不回來了。

----江暖夕,你回來!

回來!

回來!

從遊輪的房間裏傳來陣陣哀鳴聲,響了一夜。

這個夜晚,變得很孤獨,變得很傷感,原來的一場盛事,變成了世上最悲慘的故事……

一個月後,林慕蓮開著跑車,把車停在一家酒吧前麵。

這些天,她每天都來這裏買醉,江暖夕死了,她不是應該開心嗎?

為什麽,為什麽雷焰不理她,還打壓林家的事業,現在,就連父親也不理會她了,看著她的眼神好冰,好冰!

她隻是想讓雷焰愛她,有錯嗎?

他不愛她,不要緊,她還有關晉!

想到這裏,林慕蓮帶著醉意拿出手機,撥通了那個久違的號碼,“喂,是關晉嗎?我是你老婆,現在我在……你來陪我喝酒好不好?….”

她等了半天,那邊依然沉默,她傻笑著:“不理我,哈,不理我!”她拿開手機,離得遠遠地對著裏麵喊著:“你以為我稀罕嗎?你隻是我身邊的一條狗,我想起來了才會喚你兩聲,真當我在乎你嗎?”

她說完用力扔掉手機,朝酒保喝著“拿酒來,給我拿最好的酒。”

不一會兒,桌上多了兩瓶烈酒,她倒了一杯,搖晃著那透明的**,眼神迷蒙著,“都不理我,沒關係,我還可以喝酒。”

她猛然地喝下一大口,一張美麗的臉被酒精嗆得皺起了眉,但是她渾然無感,又喝下一口,像是不要命一樣,一杯一杯地下肚…...

晚上十二點半,她搖晃著身體,走到停車場,拿出車鑰匙,正要打開車門,嘴巴被人從後麵捂著,另一隻大手也牢牢地抓緊她…..

緊接著,她被拖到一邊,其中一個人搶下她手裏的鑰匙,迅速地打開車門,並把她塞了進去。

林慕蓮上了車子,極力甩開抓住她的人,美目在黑暗中瞪著他們,“你們想幹什麽?”

車內的燈亮起了,映在她眼裏的是兩張有些熟悉的臉,兩個男人一左一右坐在她兩邊,“林小姐,還認識我們兄弟嗎?”

“錢不是給了你們嗎?”林慕蓮看著他們,酒一下子醒了。

“可是,你沒有說那個女人對雷總裁那麽重要,你說他們要離婚了,兄弟們信了你的話,可是,結果怎樣,我們天天被人追殺,外麵已經放出了話,要花一百萬買我們的手,林小姐,你說,這筆帳我們能不和你算嗎?”

林慕蓮挺了挺胸:“我可以給錢讓你們偷渡出去。”

那人鄙夷著:“錢,你還有什麽錢?我們早就打聽過了,你老子已經凍結了你所有的銀行卡。”

他打量了一下她的全身,“就是這喝酒的錢也不知道是從哪裏來的。這樣吧!隻要你讓我們兄弟爽了,我們也算是死而無憾了。”

另一人也跟著嘿嘿地笑了,上下看著她嬌好的身段,“我們還沒有玩過殘廢呢!不過也真是美。”他的手撫上她的臉。

林慕蓮飛快地打掉,覺得惡心極了。

“嫌我們惡心?待會還有你惡心的。”那人使了個眼色給夥伴,那人會意,立刻爬到車的前座去,並熄了燈,迅速地開走了車。

林慕蓮的嘴巴被人緊緊地捂著,她雙腿亂踢著,一雙眼驚恐地望著兩人…...

半小時後,車子停住了,那個拖她下來。

林慕蓮微微睜大了眼,她竟然被帶到了海邊。

那裏,竟然糾結了十幾個人,她的喉頭緊張地動了一下,竟然全是她找來想**江暖夕的,現在他們……想幹什麽?

那人拖住她,一把把她扔到人群中間,頓時,那群男人像是狼一樣,包圍住她,開始扯她的衣服,直到她一絲不.掛為止,甚至還有人,拆走了她的義肢,拿在空中當玩具……

林慕蓮哭喊著,抗拒著一個又一個男人的侵襲,她感覺自己被撕裂了,全身都在痛著,她趴在地上,嘴巴裏全是沙子,她一下一下地被人從後麵推動著,身體被磨得全是傷。

後麵,還有很多男人,他們前仆後繼地享用著她的身體,任意地踐踏著她…像是野獸一樣地撕扯著她…

天,微微地亮了,最後一個男人才從她的身體上起來,他拉起褲子,朝她呸了一口,“千金大小姐和妓女沒有什麽兩樣。”

其餘的人也嘲弄著笑著她,那一張張的臉在她麵前晃著,獰笑著,林慕蓮的頭發裏糾結著淚水和汗水,已經結成一塊一塊的,她的身上沒有一處好地方了,全是青青紫紫的,很是嚇人。

她慢慢地動了一下手指,然後眼睛死死地望著前方的義肢,一點一點地向那個方向爬著,她的腿,這是她的腿…..

她什麽都可以失去,就是不能失去她的腿!

伸手觸及到那冰涼的義肢,她努力向前,想要抓住。

一隻男性的腳掌踏在上麵,她吃力地抬眼,微弱地說:“給我。”

那個冷笑著,然後蹲下身體,當著她的麵,把那東西拿起來,看了一眼,然後舉起手,用力一扔,隻聽到撲地一聲……掉到了海裏!